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33章 失蹤的狼王

  “行了,趕緊進村回家吧。”關橫對阿肯和阿隆擺擺手:“今晚村子外面不安全,記得讓大人們多做準備,嚴加防范魔獸來奔襲村子!”

  兩個小孩答應一聲,邁開小小的步伐鄉村口的護莊河跑去。

  關橫目送他們進了村子,這才看了一眼手里的狼崽,他嘆了口氣說道:“唉,你這小家伙也算是給我添了不少麻煩,走吧,我送你回自己的爸爸媽媽那里去。”

  萬幸的是,關橫依稀還記得自己是從什么方向的山坳中跑出來的,于是他把還在打盹的狼王幼崽輕輕裹進懷里,轉回身往那個方向快速前進。

  走出去約有十幾分鐘的路程,借著月光關橫辨別著剛才經過的道路,逐漸走到了方才與狼獸群發生沖突的地方,但是現在,這里卻是寂靜無聲,別說是狼嗥獸吼,就連草窠里蟲兒的叫聲都聽不見了。

  “咦?好像有些不對勁……”關橫提鼻子一聞,感到空氣中有濃重的血腥味道,他心中驟感不妙:“難道說此地又有變故?”

  急匆匆向前走了幾十步,關橫倏地繞過了一道山梁拐角,眼前的情景卻讓他大吃一驚!

  映入關橫眼簾的,滿地都是橫躺豎臥,瞪目倒斃的草原荒狼,他輕輕俯身,伸手摸了摸:“嗯,狼尸和血跡都是溫熱的,看樣子剛死不久,也就是我離開之后發生的事情!”

  關橫站起身之后四下尋找,他嘴里低聲說道:“這里倒斃的草原荒狼大概有四、五十只,但是唯獨不見狼王夫婦的尸骸,可能他們逃過了對方的毒手也說不定!”

  關橫看得出,死去的草原荒狼無一例外,全部都是被某種生物用重手法格斃擊殺,可見對方出手狠辣異常。

  不過這狼獸族群的狼王夫婦,能力幾乎接近擬神期魔獸的等級,自然有一兩種保命手段,所以關橫推測它們可能是因為不敵對手,所以落荒而逃了!

  成群草原荒狼倒斃的地方附近,還有幾行狼獸的腳印,看樣子是急匆匆向遠處逃避。

  “這狼獸腳印比其他的群狼要大上幾圈……”關橫上前用手比了比,心中思忖道:“應該是屬于狼王夫婦的,腳印周圍有零星血跡,看來,狼王夫婦也許是受了傷,嗯,跟過去看看吧!”

  “噌噌噌——”關橫順著狼王的腳印,壓低身形向前一路疾奔,在他接連拐過幾道山坳之后,這帶有零星血跡的腳印,突然消失不見了,就像是一根線被突兀地掐斷了似的。

  “奇怪,腳印是到這里附近不見的,可狼王夫婦會去哪里呢?”關橫沉著臉,皺眉暗忖:“而且周圍并沒有人類或是其他魔獸的腳印在追逐它們,這兩只草原荒狼王,消失的也太詭異了。”

  關橫想到這里,突然覺得自己遺漏了什么重要的線索,他在原地踱了兩圈,又看了看會里的小狼崽,低聲說道:“小家伙,這真是太糟糕了,你的爹媽消失得無影無蹤,你說奇怪不奇怪?”

  小狼崽此時還在呼呼睡著,一點也感覺不到任何危險的征兆,它倒是個隨遇而安的好性格,關橫緩緩搖了搖頭:“真是莫名其妙,難道狼王夫婦是憑空飛走了嗎?”

  “飛……等等!”關橫念叨這句話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對呀,我千算萬算,卻一直沒有想到,對方可能是在空中突襲的狼群和狼王夫婦,他們說不定和我一樣,有類似金眼雀那樣的飛行魔獸!”

  “啪!”關橫打了個響指,微微笑道:“沒錯沒錯,極有這個可能性,狼王夫婦的腳印突然消失,恐怕也和空中飛行的魔獸有關系!”

  “金眼雀——出來!”關橫陡忽拿出金屬圓筒,放出了火紅怪鳥,他噌的一下跨上金眼雀的背部:“走吧搭檔,從天上搜索一下,看看附近有什么異常情況。”

  “呱呱呱!”一陣怪叫聲中,金眼雀雙翼一振,帶著關橫直接飛上了半空,一人一鳥四只眼睛,在沿途仔細觀察著,就在飛行了將近兩分鐘后,關橫突然發現前方響起了車輛轱轆的滾動聲音。

  “左邊數百米有人在活動……”關橫輕輕拍了拍金眼雀的頭:“不要發出太大動靜,咱們悄悄跟過去看看。”

  金眼雀微微頜首,表示明白,它輕輕震動翅膀,倏地滑翔了過去,卻是悄無聲息,幾乎沒有聲音。

  當他們飛到那里上空時,只見前方的蜿蜒山路上,有七、八個手拿兵器的黑衣勁裝男子,正押送著一個馬車拉著的大鐵籠子,籠中無精打采的兩只魔獸,正是草原荒狼王夫婦!

  馬車旁邊還有一匹坐騎,那是個矮胖的中年壯漢,他沉著臉,面上布滿凝重之色,時不時還催促著同伴:“你們幾個動作快一點,那邊的人都要等急了,好不容易活捉了這兩頭接近擬神期的魔獸,咱們可不能再出紕漏了!”

  “總算是有驚無險的把這件事辦成了。”矮胖壯漢此時還嘀咕了一句:“這群草原荒狼為數不少,咱們要不是有大師的魔獸幫忙,還真抓不住狼王!”

  “老大,剛才抓住這兩頭荒狼王的魔獸還真厲害,啪嗒啪嗒扇兩下翅膀,就把它們抓住了。”旁邊有個黑衣人問道:“那到底是什么魔獸,我們聽都沒聽說過。”

  “哼,真是沒見識的小子,那是一頭進入成年期的飛翼毒龍!”矮胖壯漢說道:“這是‘大師’為了生擒草原荒狼王,特意從密洞那邊派遣過來的。”

  “你們要知道,大師的這頭飛翼毒龍從來沒在生人前出現過,他是為了對外人保密,才一直匿藏在自己身邊。”矮胖壯漢接著說道:“所以一捉到荒狼王,它就急匆匆飛回去向大師復命了。”

  “老大,你說,咱們上峰被派到這個神秘的大師身邊也有幾個月了,可是壓根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另一個黑衣人憂心忡忡的說道:“再加上身邊的同伴總是莫名其妙的失蹤,我、我有些害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