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26章 路遇

  “切,我出手救他,可不是為了貪圖謝禮!”關橫聳聳肩膀說道:“那個十七王子啊,是個出名的小惡霸,經常欺負別人,我希望經過今天在生死邊緣轉了個來回的經歷,能讓他以后收斂一點,導人向善才是最終目的嘛!”

  “哼,我——不——信!”夏妮晃了晃腦袋,乜斜了關橫一眼:“你難道只想著救人來著,一點其他心思都沒摻雜進去?”

  “呃……這個丫頭究竟想說什么?”關橫心中苦嘆一聲,他趕緊岔開話題說道:“你不是要給春兒買零食嗎?東西呢?”

  “啊呀!”夏妮這時才一跺腳,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呵呵,光顧看熱鬧了,完全不記得這檔子事!”

  “嗷嗚!”定春這時不滿的叫了一聲,夏妮趕緊安撫它說道:“別著急別著急,我們這就去!”

  接著,夏妮對關橫說了一聲:“在這里等我啊!”隨即帶著定春就往雜貨店那邊跑去!

  片刻之后,關橫、夏妮趕著馬車,出了喀烏魯王都的城門,奔著王都以北平原的方向而去。

  喀烏魯以北平原,有七成是綠色的肥沃平原,其他的地域,都是零零散散的沼澤、河流與山谷,這里名義上屬于喀烏魯王國境內,實際上是附庸喀烏魯的“德瑪奇公國”的領土。

  因為德瑪奇公國和喀烏魯簽署了《百年附庸國憲章》,所以名義上一直歸于喀烏魯王國,實際上除了每年上繳一定數額的賦稅與供奉,德瑪奇公國的軍隊、政務全都自成一體。

  這個公國最高的集權者是德瑪奇大公,每一任的德瑪奇大公與喀烏魯王室都是姻親關系,大公迎娶喀烏魯王室貴女,以此表示對喀烏魯王室的忠心。

  而德瑪奇公國以麾下的數千鐵騎,常年守衛喀烏魯以北平原,防止魔獸之潮和獸人族游騎兵部隊的侵擾,堪稱喀烏魯王國北方的屏障!

  “噠噠噠……”兩匹駕著車轅的馬四蹄翻飛,不急不虛的在路上奔馳著,關橫和夏妮此時正議論著關于盜賊公會分部的事情。

  “嗯,盜賊公會分部設立在喀烏魯平原以北、隸屬德瑪奇公國的地盤,那里是個叫‘伽夏’的小鎮!”

  夏妮展開了地圖,把要去的位置指給趕車的關橫觀看:“你見到的那張鬼面甲武士的卷軸上說,十天之內,這群家伙會對盜賊公會分部有所行動……”

  “說起來,咱們為了哈桑的寶藏、小島和狄貢唐吉拉的事情,耽誤了兩天,應該還有七、八天時間趕往伽夏小鎮!”夏妮掰著手指頭算了算行程,她歪著頭想了想:“八天時間應該勉強夠用,如果想快點,咱們最好是能夠抄一條近路!”

  “啪!”關橫手上振動馬鞭,他隨口說道:“抄近路?說得輕巧,除了咱們手里這張地圖上標示的官道,你還知道有什么近路嗎?”

  “老大問得好!”夏妮攤了攤手,很痛快的回答道:“小妹我完全不知道!”

  “呃……”關橫白眼一翻,險些從馬車上栽下去,他扶額苦嘆道:“說了等于白說,咱們還是老老實實走官道吧,大不了日夜兼程也就是啦!”

  “嗯,也只能如此了!”說到此處,夏妮隨手取出一塊肉脯,遞給趴在后面上太陽的定春。

  不經意間,夏妮抬眼看了看馬車后方,她突然帶著幾分驚奇說道:“哎?后面揚塵滾滾的,還像是有什么大隊車馬要經過!”

  “是嗎?那就先靠邊停一停!駕——”說著,關橫手里一挽駕車的韁繩,把雙轅馬車往路邊的一側趕了趕,生怕和后面的車隊有所沖撞!

  “噠噠噠……”率先從后方跑過來的,是二十幾匹高頭大馬,馬上面端坐的都是身披明亮鎧甲的騎士,這些人鎧甲的護心鏡上,都有喀烏魯王室直屬護衛團的徽記,身份顯而易見!

  “吁——”為首的一名騎士倏地勒住馬韁繩,他的坐騎噠噠噠慢跑了幾步,來到了關橫和夏妮的馬車面前,這人抬高嗓門喊道:“喂,趕路之人,你們誰會修理馬車的車轅?我們的車隊上有一輛車的車轱轆和車轅崩壞了,需要個工匠幫忙……”

  “咦?你是……”這人開始說話大大咧咧的,完全是官兵對老百姓的傲慢口吻,可是他突然瞥見關橫的臉,突然神色大變!

  此時,馬上的騎士來不及多說別的,他噌的一下從馬鞍上跳落,三步并作兩步走到了二人的馬車跟前:“哎呀呀,這不是關橫先生嗎?我居然一時沒認出來,真是怠慢了!”

  “嗯?這位侍衛大哥認識我?”關橫微微一笑反問道:“不知我們在哪里見過面?”

  這個長相粗豪,留著一臉絡腮胡子的侍衛笑道:“哈哈,小弟我叫艾薩克,原先在凱隆元帥府當差,關橫先生剛到王都的時候,我們在元帥府見過!”

  “噢,我好像有印象了!”關橫腦子里晃過當時的記憶片段,想起來的確有艾薩克這么一個人。

  “沒錯沒錯!”關橫笑道:“我記得當日您就站在霍德利護衛長的身邊,據說您是元帥府的資深侍衛小隊長,大家經常夸您能干呢!”

  “關先生真是客氣,這差事其實也不是好當!”艾薩克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這不,剛出王都就遇到麻煩了,真是出門不利,呵呵……”

  “看來艾薩克大哥這是要出遠門,你們車隊的馬車壞了?”關橫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幫個忙吧。”

  “夏妮,麻煩你把工具箱遞給我!”關橫扭頭對夏妮使了個眼色,后者無所謂的晃了晃腦袋,她早就對關橫這種喜歡管閑事的性格習以為常了,于是將手邊的工具箱遞給了他:“喏,老大記著早去早回,咱們還要繼續趕路呢!”

  “關先生,真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艾薩克此時牽著馬,和關橫兩個人走在前面,后面跟著的是他一票屬下,艾薩克訕笑道:“別看我們這一行幾十號人,可都是大老粗,對于修理馬車這種細致活,實在感到有些棘手,說出來真是慚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