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25章 救治

  “呼、呼、呼……有個小鬼……”夏妮帶著定春跑過來時,喘著粗氣說道:“有個小鬼在前面飯館門口和人吵架,突然就撲倒在地,好像是患了什么急癥的樣子!”

  “是嗎?”關橫聞聽就是一皺眉,他隨即對夏妮說道:“趕緊帶我過去看看!”

  當二人趕到出事地點的時候,那里已經圍上了一圈看熱鬧的人,只聽人們議論紛紛,說是有個蠻橫的小男孩纏著大人吵架云云。

  這個時候就聽見里面有人說話:“大家可都是證人,看得清清楚楚,我和這個小鬼根本不認識,他突然跳出來撞了我,還硬要我道歉,我和他爭執幾句,結果這孩子自己就倒在地上,和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關橫聽了這些話,沉著臉一言不發,伸手分開人群擠了進去,他一眼看見地上倒著一個小男孩,此時臉色憋得青紫,呼吸極為困難,而且伴著滿頭大汗!

  那個站在男孩身邊的中年人,還在口沫橫飛的說著,極力為自己辯解,對那個滿臉痛苦的小男孩卻是無動于衷!

  “啪!”關橫一個箭步撲過去,掄圓胳膊扇了中年人一個嘴巴:“混賬東西!放著急癥病人撒手不管,就知道在這里為自己撇清辯白,你還是個人嗎?”

  “我……”這中年人疼得一捂臉,他本想發作,但是看到關橫滿臉怒火的瞪了他一眼,這家伙立刻低著頭不吱聲了,他的腳步這時不由自主的后退,最終灰溜溜的鉆出了人群。

  關橫這個時候扶起孩子仔細檢查,此刻,夏妮急匆匆擠進人群問道:“關橫,這孩子得了什么急癥?”

  “呼氣延長,伴有喘鳴音……應該是哮喘!”關橫低聲說道:“我得先想辦法緩解這孩子的癥狀!”

  說著,關橫輕輕松了松對方衣領,讓男孩呼吸順暢一些,緊接著,關橫采取各種急救的按摩手法,舒緩改善男孩的心肺功能運轉,讓他吸氣、呼氣保持步驟一致,這個男孩的臉色這才逐漸和緩下來!

  “咦,這張臉看著有些面熟啊……”關橫在救治這個衣飾華貴的男孩時,才發現自己好像見過對方,就在這時,人群外突然響起急躁粗魯的吼聲:“殿下!殿下你在哪里?”

  話音未落,就已經有幾個人異常蠻橫的驅散著人群:“都滾到一邊去,你們這些刁民不要擋路……”

  “嗯?”為首的一人突然叫道:“倒在地上的那個,不是王子殿下嗎?我的天吶!”

  “大膽!快放開王子殿下!”原來這是幾個身穿盔甲的宮廷衛士,“鏘!唰!唰!”他們看見關橫抱著男孩,以為此人想意圖不軌,于是各自拉拽兵器出鞘,就要對關橫動武!

  “哼,春兒,攔住他們!”關橫連頭也沒抬一下,只是語氣平淡的吩咐了定春一句。

  “嗷——吼!!”小白獅子定春猛然跨前一步,一雙厲目狠狠瞪視著那幾個人,定春自從開啟血脈天賦之后,形神氣勢都遠勝從前,此時頗有些不怒自威的架勢!

  “啊!”幾個侍衛被定春怒目而視,頓時心里打了個哆嗦,腳下忍不住后退一步。

  “你們現在再打擾我施救,這孩子萬一救不過來,出了意外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關橫一邊按摩男孩的心肺位置,一邊冷冷說道:“老老實實在一邊等著,別沒事找事給我添亂!”

  “呃,是是!”為首的一個侍衛像是頭目,他看到關橫似乎并無惡意,頓時松了一口氣。

  半分鐘后,昏昏沉沉的男孩,倏地長舒了一口氣,關橫這才微微頜首:“嗯,小命算是保住了!”

  “喂!”關橫扭頭看向那幾個侍衛說道:“誰的身上帶著這孩子專用的哮喘恢復劑?”

  “我、我這里帶著呢!”侍衛頭目趕緊取出一個瓶子遞了過來。

  “啪,吱吱……”關橫擰開瓶子蓋,將里面的恢復劑喂男孩服下,看著他臉色和緩起來,這才放心。

  “嗯,抱走吧!”關橫這時才把病人遞到侍衛頭目手上:“你們也真是的,讓他一個病人到處亂跑,這條小命差點扔在大街上!”

  “是是,這是我們的疏忽!”侍衛頭目連連點頭,他隨即恭敬的問道:“您好像是凱隆元帥府幾位少爺小姐的家庭教師,關橫先生對嗎?”

  “呵呵,我在城守府夜宴的時候,隨便報了一個假身份,想不到這幫小子倒是記得挺清楚!”關橫想起當時的事,十七王子和凱隆元帥府的大少爺諾頓起了沖突。

  一個叫卡薩雷的宮廷武師企圖打傷諾頓,讓關橫一拳就把他揍趴下了,然后關橫就說自己是凱隆元帥府的家庭教師,護著諾頓、尤麗嘉匆匆離開。

  此時此刻,關橫面前這幾個侍衛就是十七王子的麾下,而他剛剛救治、突發急癥的這個男孩,可不就是十七王子嗎?

  “關橫先生,萬分感激您不念舊惡,出手救了王子!”侍衛隊長,名叫漢森,他此時對著關橫深鞠一躬:“王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這些屬下都要跟著賠上身家性命,您等于是救了我們所有人!”

  “關先生,我漢森是個有恩必報的人,您今日的恩情,咱記下了!”能在喀烏魯王庭中做到侍衛長的職位,漢森也算是個八面玲瓏的人物,他看得出關橫這個人實力不凡,又能不念舊惡出手相助十七王子,可見人品也是極佳!

  能對關橫這樣的人物及時示好、表示友善,以后對自己也有好處,這就是漢森心中的考慮。

  “呵呵,漢森先生言重了!”關橫微微一笑,隨即說道:“路遇危難,出手相助,這是我一向的原則,就算今日倒地發病的不是十七王子,我也會出手相救的!”

  “這位關先生果然不同凡響,找機會一定要結交一番!”漢森心中贊嘆一句,又說了幾句感激關橫的話,便抱著昏厥過去的十七王子離開了!

  “哇喔,你竟然救了一個王子啊!”這個時候,夏妮笑著說道:“嘖嘖,想必以后,這位王子奉上的謝禮一定不少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