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24章 意外

  片刻之后,因為聽到巨大響動,而聞聲趕來的坦蘭嬤嬤和管家薩特,急匆匆的趕到了地下室。

  坦蘭嬤嬤氣急敗壞的把普朗罵了一頓,說他背著自己不知道,竟然又開始在圖書館的地下室做危險實驗,緊接著,這位男爵的保姆揪著普朗的耳朵,把他拽回了大宅房間!

  普朗和坦蘭嬤嬤的關系,與親生母子無異,皆因為這位保姆從小照顧無父無母的他,二人如同相依為命差不多了,所以普朗不敢對坦蘭嬤嬤有半點違拗,他也知道嬤嬤是為了自己好,生怕自己出危險!

  “呃,我現在被嬤嬤禁足了,看來暫時只能在這間大宅里走動,連圖書館都沒辦法去了!”

  “嘿嘿,這也是你平日里常做危險的實驗,已經劣跡斑斑了!”關橫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修養一陣子吧,要不然,就算自己沒事,也會把坦蘭嬤嬤和管家嚇出病來!”

  此時此刻,普朗正坐在臥室的安樂椅上,他悠閑地對關橫說道:“不過呢,這樣也好,最近我也不打算再做別的試驗了,就此安心為你準備那個蟲卵催生的魔法陣,我那些資料和試驗用具,不是都在你的空間戒指里嗎?”

  “對,嘩啦——”關橫把黑曜石戒指中,所有從異空間區域收集回來的典籍、瓶瓶罐罐等器皿,全部倒在了臥室的床上,他對普朗說道:“我走了以后,你就安心在這里準備魔法陣吧!”

  “我接下來的行程,是要前往喀烏魯以北的平原地帶!”微微一笑,關橫繼續說道:“有什么風土特產,我會捎回來給你做禮物的!”

  “嗯,呵呵,記得回來的時候,再給我準備一些晶核!”普朗嬉皮笑臉的說道:“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可是多多益善!”

  “我說男爵閣下,你可真是窮瘋了!”關橫揉了揉發脹的額頭:“好吧,不過是晶核而已,你要多少我就給你多少!”

  二人閑扯了一陣,又商量了不少關于魔法陣布置的細節,直至午夜時分,而后關橫告別了普朗,他便直接回到了自己在貧民窟的住處——那間小型圖書館。

  “什么?!你也要和我一起去?”關橫看了一眼滿臉討好諂媚、吐著舌頭的定春,他有些無奈的說道:“春兒哎,枯燥的旅行中風餐露宿,又沒有什么好吃的,我本來不打算帶你去,而是把你寄養在凱隆元帥府!”

  “諾頓、尤麗嘉和朱蒂那三個小家伙,都很喜歡你,一定會拿出好多好多美食款待你的!”關橫對定春說道:“你不如就在元帥府等我回來如何?”

  “嗷嗚嗚!”定春聽完關橫說的話之后大搖其頭,它啪的一下張嘴咬住關橫的衣角,那意思是說:“你不帶我去,我就死咬住不放啦!”

  “這個淘氣鬼,快松、松嘴!”關橫伸手在定春頭上拍了一巴掌:“別再咬了,衣服都給你扯破了!我帶你去還不成嗎?”

  和小白獅子糾纏了半天,關橫總算是把它安撫了下來,這時候,關橫心中暗忖:“本來想著和夏妮輕裝簡騎,直接去平原一帶,這下要是再加上定春的話,就得把單人騎乘的馬匹改成馬車了,唉,小家伙真纏人,帶上就帶上吧!”

  第二天一早,喀烏魯王都的北城門口。

  “喂!關橫!”遠處跑過來的正是氣喘吁吁的夏妮,關橫看了她一眼,隨口問道:“怎么樣?你師妹唐吉拉的問題解決了嗎?”

  “嗯,事情辦得很順利,所以我就急匆匆趕回來了,生怕耽擱了咱們匯合的時間!”此時此刻,夏妮口渴的厲害,她一把抓過關橫手里的水囊,咕嘟咕嘟喝了兩大口,這才舒了一口氣:“唐吉拉現在還留在狄貢呢,有些收尾工作正需要她去辦!”

  “是嗎?你們都平安無事就好!”關橫聞聽此言微微頜首:“這樣我就放心了!”

  “咦,那兩只黃金盜鼠跑到哪里去了?”關橫看到夏妮身邊空空如也,于是開口問道:“怎么不見它們跟著你?”

  “呃,卷毛和小胖自從離開那座島之后,顯得有些萎靡不振,也打不起精神了!”夏妮皺著眉說道:“所以我把它們留在了唐吉拉身邊,讓唐吉拉完成任務以后帶它們去盜賊公會總部,那里有專門的醫師可以聽魔獸診病!”

  “哦,原來是這樣……”關橫聽了之后若有所思,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喏,金眼雀的圓筒還給你,它可真是一只行動快捷方便的飛行魔獸!”夏妮把金屬圓筒遞給關橫,馬上又對蹲坐在關橫身邊的小白獅子來了興趣:“喲,這不是定春嗎?才幾天不見,你怎的長得這么大了?”

  “呵呵,這鬃毛好白、好暖和,呵呵,個頭是變大了,可依然是這么可愛……”說著,夏妮撫了撫定春的白鬃。

  “嗷嗚……”被夏妮一夸獎,定春也顯得很高興,小白獅子歪著腦袋,用鬃毛蹭了蹭夏妮的臉頰,后者咯咯直笑:“好癢啊!”

  “喂,你們兩個先別玩兒了!”關橫抱著肩膀說道:“咱們要到喀烏魯王都以北平原的路程可不近,因為定春也要跟著去,所以我準備好了馬車,現在跟我去采購干糧和帳篷那些需要準備的東西吧!”

  “是,走吧定春!姐姐給你買好吃的!”夏妮笑著對定春勾了勾手指,小白獅子屁顛屁顛跟著二人走向王都的中心大街。

  片刻之后,采購的物品已經堆滿了半輛馬車,“呼——啪!”關橫把最后一袋干糧扔到車上,然后拍了拍手,自言自語說道:“這已經是采買的最后一部分了!”

  “奇怪……”此時此刻,關橫回頭看了看:“夏妮這丫頭,說是帶著定春去買一些小家伙愛吃的肉干肉脯,走了十幾分鐘,怎么到現在還不回來?”

  “關橫!噠噠噠……”遠處傳來夏妮略帶惶急的呼喊和急促的腳步聲,關橫看到她火急火燎的跑了過來,于是開口問道:“怎么了,夏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