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208章 始末緣由

  為這個傷患包扎,塔娜完全是出于好心,最后她還取出錢送給對方,以作周濟。

  那個老婦人千恩萬謝,在離開的時候,硬塞給了塔娜一個晶瑩剔透、流光溢彩的蝴蝶別針,說是給善心的小姐留作紀念。

  看出了這個蝴蝶別針價值不菲,塔娜本來不想收下如此貴重東西,誰知這老婦人起身僅僅走出幾步,眨眼間就不見了蹤跡,這讓一旁的普朗男爵和塔娜,都是驚異不已!

  當天黃昏,塔娜和普朗男爵在自家城守府門口分手,二人從那時候開始,各自返回家中籌辦婚禮,誰知道,以后一連串的詭異事件,就此揭開了序幕!

  從那之后的每一天夜里,城守府中開始出現大量自動漂浮的物體:鍋碗盤碟、桌椅板凳、庭院裝飾花盆等等,詭異的在半空中盤桓飛舞,這番情景,直接導致一到夜里,所有的傭人嚇得都不敢走出房間半步!

  然而此時,城守堪布里卻因為執行緊急公務,離開了自己的府中前往王城之外,他對此事毫不知情,就這樣,女兒與男爵婚禮當天,這位堪布里大人才返回了家中,所有的人包括塔娜小姐在內,都對此事諱莫如深,沒有對他透露什么信息!

  于是堪布里帶著府里的人,為女兒準備嫁妝、婚禮用的華貴服飾,就此迎接普朗男爵來接新娘,可就在普朗男爵踏進城守府的那一刻,塔娜小姐身上突然發生異變!

  那枚晶瑩剔透的別針實在太漂亮了,以至于,塔娜身穿著滿身婚禮盛裝,還不忘將蝴蝶別針裝飾在花冠之上,就在眾人矚目的一瞬間,別針突然綻放起漆黑的詭異光芒,將塔娜全身籠罩起來!

  下一刻,塔娜雙腳離地,被一種莫名的力量,強行帶到了半空中,接著,塔娜張嘴說話卻發出男聲,聲稱自己是個叫“埃塔倫”的亡靈,他現在掌控了塔娜的這副身軀,并命令面前的人立刻準備自己需要的東西,否則就要殺光府內的人!

  城守堪布里氣得渾身發抖,他命令自己家里的傭人和私兵,想撲上去制服懸浮半空的塔娜,誰知道,“塔娜”信手一揮間,無數物體騰空而起,打得傭人和私兵抱頭鼠竄,就連來迎親的普朗男爵和堪布里頭上,也挨了好幾只盤子的敲打!

  普朗男爵一氣之下,迅速返回自己家中的圖書館,去拿自己的發明的新式武具,試圖給那個叫埃塔倫的亡靈一點教訓!

  “這么說?你的未婚妻塔娜,現在被那個叫埃塔倫的亡靈附身了?”

  關橫皺著眉問普朗男爵,看見后者連連點頭,關橫心中暗忖:“會附在活人身上的亡靈,可見已經凝成魂體很多年了,這可不比我以往對付的普通鬼魂亡靈,不過在吞鬼獸面前,它沒什么威脅!”

  “普朗男爵,我要去城守府看看,嘗試對付一下那個附身你未婚妻的亡靈埃塔倫!”關橫對男爵說道:“至于閣下你嘛,最好就留在這里,我會讓霍德利和辛爾這兩位元帥府的侍衛長,留下來幫你善后府里的事情!”

  “謝謝您,關橫先生!”普朗男爵面露感激之色:“你可是幫了大忙了,還望多加小心,我覺得那個叫埃塔倫的亡靈不簡單!”

  “好了,我會注意的!”關橫說完這些話,領著普朗男爵下了圖書館的樓層走出大門,接著他把事情經過對霍德利、辛爾說了一遍,在安撫好男爵之后,關橫自己帶著定春匆匆趕奔城守府而去!

  此時此刻,城守堪布里家的府門外,已經聚集一些人,他們都是看了告示、或者聽到城守的千金塔娜小姐中邪的消息趕來的,畢竟五千金幣的賞格是相當誘人!

  這些人都是誰呢?

  其中有喀烏魯魔武學院的美露,她因為在中心大街購物,突然聽到了塔娜中邪的消息,自己作為和塔娜相識了多年的閨蜜,必須來看看!

  另外一個二人組:是黑袍小伙子“史當”和他的弟弟“甘遜”,這兩個人身負奇能,如今全卻是盤纏路費耗盡,因為急需要一筆錢維系溫飽,繼續上路旅行,這才為了高額賞金趕到這里來!

  此外還有一些流浪的魔法師、劍士和戰士,這些有職業稱號的家伙,也是為了賞錢而來!

  目前,眾人已經在城守府門口等了將近十五分鐘,可還是不見對方有什么人出來招呼大家,于是人群中便開始議論紛紛,甚至還有莽撞的人開始行動了!

  “咚咚咚——開門吶!快開門吶!”有一個等得不耐煩的黃袍魔法師,因為來了許久沒人應門,所以開始拍打門扉:“喂喂,城守府貼了告示,召集我們前來千金小姐驅邪,為什么現在倒讓我們吃閉門羹?你們是在消遣大爺么?”

  別看一座王都的城守官職不小,其實頂多就是嚇唬嚇唬老百姓,在這些職業人群當中,卻沒什么威懾力,故此這個黃袍魔法師在盛怒之下,嘴里就有些沒遮攔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城守府的大門突然吱呀一聲,拉開了一道縫隙,有個仆從模樣的人探頭出來,仔細打量這些門口的眾人。

  “看什么看?沒見過本大爺這樣英俊瀟灑的魔法師嗎?”黃袍魔法師滿臉都是憊懶之色,看起來并不像什么好人,他哼聲說道:“快把門打開,咱家要去為你家小姐趕跑邪靈,耽誤了時間,你負得起責任嗎?”

  那個仆人連看都沒看黃袍魔法師一眼,只是默默的拉開了大門,這時,從里面突然走出一副兩人抬的擔架,上面趴著一個鼻青臉腫、昏厥不醒的家伙,他身穿法師袍、雖然處在昏迷中,依然緊攥著半根斷折的法杖,一看就是個魔法師!

  “扔出去!”開門的傭人對兩個抬擔架的同伴喊道:“扔遠一點,別臟了府門口的地方!”

  “呼——噗通!!”擔架上那個倒霉魔法師,身子陡忽飛起,在空中劃出了拋物線,緊接著在十幾米外摔了個狗啃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