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17章 兩帥之爭

  但是兩大元帥從不約束手下人,因為他們知道,侍衛和下人們動手都很有尺寸,從來沒出過人命,下人們愿意鬧騰,就隨著他們去!

  再說,府中侍衛之間的爭斗,這樣也算是凱隆和岡狄烏斯變相較量,他們二人倒是樂得坐山觀虎斗!

  就算是自己府上的人輸了,兩帥也可以借此鞭策侍衛們上進,努力提高自己,因為無論哪一方贏了,回府之后不但不會遭到訓斥責難,反而會有豐富嘉獎以茲鼓勵。

  久而久之,兩大元帥府的侍衛在街頭干架,倒成了喀烏魯王都的一大景觀,甚至還有為兩方開出了盤子,用他們之間的勝負狠撈了一筆!

  關橫聽到這里都不由自主有些吃驚了:“嚯,這么說,兩大元帥府現在是龍爭虎斗,互不相讓嘍?難道王室就不出手干預嗎?”

  “呵呵,岡狄烏斯元帥和我們的凱隆大人,有個不成文的默契,就是從來不在朝堂上翻臉!”笑了笑,霍德利把杯中酒一飲而盡,接著說道:“他們萬一因為某件政事起了爭執,當天晚上在街頭,兩府侍衛一定會大打出手!”

  “第二天上朝覲見國王,府中侍衛獲勝那一方元帥的意見,必被國王采納!”霍華德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微笑:“兄弟,聰明如你,難道聽不出這里面的門道嗎?”

  “原來如此!”關橫立刻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國王對兩大元帥府的侍衛爭斗,并非一無所知,相反還有暗中觀察孰強孰弱的意思,想必,這就是國王陛下制衡權臣的手腕吧?”

  “關兄弟果然聰明,真是洞察秋毫,觀察敏銳!”霍德利一翹大拇指笑道:“你要是在喀烏魯的官場里混上幾年,掌璽大臣或是宰相這樣的高官,一定是你囊中之物!”

  “呵呵,大哥別開玩笑了!”關橫微微搖頭:“小弟有要緊的大事,需要在艾什頓大陸四處流浪旅行,我哪會做什么大官啊?”

  霍德利聽關橫這么一說,禁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兄弟,容老哥多問一句,你來喀烏魯王國到底有什么事?”

  關橫淡淡一笑,也不對霍德利隱瞞任何事,他隨口說道:“簡單一句話,見國王陛下,向他討一紙引介信前往精靈森林!”

  “這……”聞聽此言,霍德利的神情在霎時間就凝固了,直到過了幾秒鐘,這位憨直豪爽的魁梧漢子輕輕嘆了一口氣,才苦笑著說:“關橫啊關橫,你可是為自己出了一個大難題啊!”

  “看樣子你也不像是開玩笑,那老哥我不妨指點你幾句!”霍德利看了一眼關橫說道:“一般平民百姓,想見國王那是難如登天!”

  “國王陛下現在很少走出王宮,他一般情況下只會接見下面幾類人物!”霍德利接著說道:“第一,在戰場上立下三次以上的軍功,返回王城一定會受到國王的親自接見和嘉獎!”

  “第二,喀烏魯王國的魔武學院,每年都會與其他兩大強國進行老師、學生之間切磋,如果能在三國舉辦的學院比武大會上脫穎而出,一定會受到國王的接見,甚至親自賜予貴族勛位!”

  “第三,如果有特殊的事情,想要求見國王陛下,必須有三位以上王室成員,或者王國高官的引薦,只有這樣,國王陛下才會勉強答應接見來人!”

  “第四,國王每年大壽的時候,會親自在王宮接見各國來送賀禮的使臣,只不過……今年國王的壽誕正好在一個月前過完了!”

  “呃!”關橫聽了霍德利這一番介紹,低頭暗中思忖:“我可沒什么熟悉的王室成員和高管引薦,再加上國王這該死的生日已經過完了,只能從戰場上立軍功,或者在三大強國學院舉辦的比武大會上拿名次,也就是這兩個方面想辦法了!”

  “不過呢,要是現在臨時上戰場立軍功,恐怕有些來不及了!”不由自主眉頭稍皺,關橫隨即問霍德利:“大哥,三大強國學院比武大會每年在什么時候舉行?不會也已經結束了吧?”

  “哈哈哈,學院比武大會正好在一個半月之后舉行,而且不管是三大強國,還有幾十個其他大小公國、領主的勢力也要參加!”霍德利笑道:“怎么?你想參加么?可你既不是學生,也不是老師啊!”

  “嗨,就這么個簡單身份,我相辛迪婭夫人會幫忙解決的!”關橫輕笑一聲:“你說對吧?”

  “看來,關老弟你是鐵了心決定下來這件事了!”

  霍德利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回府之后,我就先替你打聽一下學院方面的事情,還有夫人那里我也替你說一聲!三夫人她為人善良,你又是咱們元帥府上的大恩人,這點小事一定沒問題!”

  二人一邊吃喝,一邊就此商議著,正說得熱絡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咴咴的烈馬嘶鳴之聲!

  “嗯?!這不是我那匹棗紅馬在叫嗎?”霍德利豎起耳朵一聽,他立刻扔下酒杯霍的站起身:“不對勁!我得出去看看,可能是有人在騷擾我的坐騎!”

  “我也去!”關橫說了一聲,隨即放下手中的餐叉和餐盤,和霍德利快步走了出去!

  來到門口,二人定睛一看,禁不住勃然大怒,原來霍德利那匹棗紅馬不住的叫喚,是有人正在它的臉上胡亂涂鴉!

  拿著一只白色墨水筆正畫得不亦樂乎的,是一個身穿侍衛鎧甲的矮壯漢子,他身后幾個手下放聲大笑:“哈哈哈!這匹馬本來就難看,現在辛爾老大添了幾筆,簡直比豬玀還要丑陋!”

  “殺千刀的辛爾!!”霍德利見狀立刻怒吼道:“果然又是你們這幫子岡狄烏斯元帥府的侍衛,你這混賬東西竟敢在我的坐騎上涂鴉,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

  “哈哈,傻大個霍德利,這是你的馬嗎?”矮壯漢子辛爾,正是智帥岡狄烏斯府中的侍衛長,他本人雖是五短身材,可實力不俗,三天兩頭就和霍德利打一架,二人互有勝負,誰也不服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