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09章 秘密房間

  “嗯,看樣子,獸人族戰士的重錘揮擊、人族兵士的長矛攢刺,同時命中了自己的對手!”

  關橫摸著下巴,心中暗自分析當年的戰況:“看樣子,他們在這個隱秘的房間發生了一場惡戰,但是二十多年前,廓因堡的戰役都發生在上面的城塞里,他們為何會出現在這兒?”

  又往前走了兩步,關橫俯下身子,先去檢查人族戰士的遺骸,因為這人族戰士顯然是在受創之后,一時未死,他拼命向前爬行,似乎是想要做什么事!

  人族戰士的左手伸出食指點著地面,那個位置有些深深的劃痕,關橫揮手掃去地面的浮土,卻發現上面是一些潦草的字跡!

  “元帥……朵力斯德元帥……屬下無能……我本來帶著您托付的、那柄真正的附魔神兵來到此處,想要妥善藏起……沒想到我被獸人族戰士跟蹤了,力戰之下,我身受重傷已經支撐不住了,阿托斯枉費您的重托,但是我沒有辱沒喀烏魯鐵甲軍的榮耀,我的敵人,已經先一步死去了,哈哈哈……”

  “后來的人啊……不管你是誰……請替我的元帥朵力斯德,向喀烏魯王室復仇,我們是在廓因堡內無糧草、外無救兵的情況下,被王室的……出賣……元帥的神兵,情愿相贈……”

  兵士的遺言,讀到此處就告一段落了!

  關橫皺眉沉思,一幕幕假設的情形在自己腦中浮現:喀烏魯的不敗戰神、大元帥朵力斯德,被王室中的某人陷害,避居到了偏僻的廓因堡,然后獸人族來襲!

  一場慘烈的鏖戰之后,朵力斯德元帥和自己屬下的兵士全部戰死,但是他手中拿的那柄聞名天下的神器,卻是個外形酷似的贗品!

  就算如此,朵力斯德僅憑著自身強橫的實力和那柄贗品之劍,依然斬殺上百獸人族強者戰士,絕對無愧于“第一戰神”的美譽!

  忠心耿耿的近身衛士——阿托斯,則帶著朵力斯德托付給自己的真正神器,來到了地下屯兵洞!可能是因為行色匆匆,走得太急,阿托斯很不走運的,被一個眼尖的獸人戰士盯上了!

  這個獸人族戰士尾隨阿托斯來到秘密房間,也就是這個大型的書房!二人展開了殊死搏斗,惡戰之下,獸人族戰士小腹被矛槍搠穿,當場絕氣身亡,而他臨死一擊揮出的重錘同時重創阿托斯!

  傷重瀕死之際,阿托斯掙扎著藏起朵力斯德元帥的神兵,并且留下自己的遺言……

  “事情的經過,大概也就是這樣吧?”關橫這時站起身,打量著四周擺放的書架,和一些懸掛在墻壁上的兵刃,他心中暗忖:“這些東西都太普通了,怎么看也不像是元帥的神兵,阿托斯藏東西的地方,到底在哪里呢?”

  “噠噠噠……”一邊邁動腳步,一邊想著,關橫走到了一座書架前,上面有懸掛這一塊小小的金屬牌,牌子上寫著:艾什頓大陸山川地貌、各國重要布防城市資料。(..)

  “哦,這是軍事機密和地理圖冊的收集處!”關橫微微頜首,他隨即有些疑惑:“可是書架之上卻是空的,看來早就有人把書籍都取走了!”

  又走到另一處書架,上面的金屬牌子寫著:各國王室成員、功勛貴胄花名冊。

  緊接著,關橫又走到其他幾個書架,發現原來書架上的那些,自己以為是精裝本的書籍,全部都是有書皮的白紙!

  “奇怪!書架上原來的資料和書籍,都跑到哪里去了?”關橫原以為自己可以在這里撿到寶了,可以獲得大量知識的儲備,誰知道卻是空歡喜一場!

  “唉,這里的書籍原本儲存的很多,對我來說肯定助力不小,只可惜現在不知所蹤了!”

  微微搖頭輕嘆著,關橫又把目光落在了人族兵士——阿托斯的骸骨上:“嘶……此人的遺言中,提到的‘朵力斯德的神兵’在什么地方呢?”

  “就算找不到這里豐富的藏書,如果能找到朵力斯德的武器,那也算是不小的收獲啊!”

  可是關橫繞著阿托斯的遺骨轉了三四圈,也沒發現什么端倪!

  這個阿托斯,簡直是身無長物,他的身上別說是藏寶地圖、或者開啟機關的鑰匙,就連一個銅幣也沒有!

  關橫急得直搓手,他自忖在這里不能逗留太久,畢竟外面還有兩個孩子等著自己,如何能迅速尋找到那柄神器,現在成了當務之急的事!

  “冷靜、冷靜!我得好好思考一下!”關橫此事再次陷入沉思:“能成為大元帥朵力斯德的近身衛士,這個阿托斯也算是個智勇雙全之輩!”

  “所以朵力斯德在危難之時,才會把自己的神器托付給自己這位最好、也是最后的屬下!”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我是阿托斯,會把東西藏在什么地方!”關橫倒背著雙手,他離開了阿托斯的骸骨身邊,走到了那一具獸人族戰士的骸骨前面!

  關橫歪著頭看了看這位勇猛的獸人族戰士,只見他還保持著生前的動作:身子前沖,手臂大力揮出,掌中那一柄重達幾十斤的精鋼之錘,此時因為錘柄部分朽爛斷折,鋼制的錘頭已經掉落在骸骨腳邊。

  “嗯,這一身粗糙的皮甲,看來就是獸人族戰士的常用裝備了!”

  關橫摸著下巴仔細打量:“獸人族地處荒蠻,人民多數粗鄙少智,又不擅長精細的工作,所以他們對于防具制造和兵器冶煉的技術,在整個艾什頓大陸上是最低劣的!”

  “看這獸人族戰士簡陋的皮甲和武器,就可窺一斑!”關橫微微搖頭:“人族兵士阿托斯的甲胄就比他的強太多了,對自己的防護措施,也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就比如說阿托斯頭部被重錘……”

  “等等!”關橫腦中突然靈光一閃,似乎是抓到了什么緊要的契機:“對啊,阿托斯要不是戴著重鐵盔,怎么可能遭到錘擊之后,沒有當場斃命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