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08章 地底建筑

  身體的同時,關橫覺得頭上倏忽烏光一閃,格外的扎眼,“噌噌!”雙腳陡然蹬踩石壁,極力向上翻,“啪!”關橫迅速伸出手,頓時攥住此物!

  “這是……那塊什么魔星盤碎片!!”關橫心中不覺有幾分狂喜,原來剛才他最后一腳蹬飛教長,誰也不注意到此人身上掉落下了此物,現在卻無意中被關橫抓在了手中!

  來不及多想其他,關橫隨手將魔星盤碎片揣進了護心鎧內部,現在安全落地才是第一位!

  單手劍倏地一點身前的巖壁,關橫霎時間將自己蕩離原處,借此減緩下墜力道!

  “懸浮術啟動!”這是阿方索套裝的附魔效果之一,但是初級懸浮術能否托起一個人,關橫心中還是沒底!

  于是關橫全神貫注觀察自己下墜的方向,就在即將落地之時,關橫聚集手中的火元素向下一拋,頓時照亮身下的場景,這是一個鋪滿地磚的人為建筑,好像是什么地下室!

  “啪啪啪!唰唰唰!”緊貼著巖壁,順勢卸去下墜力道,關橫噌的一下安然落地!

  “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趕緊尋找出路!”關橫用手聚集一些稀薄的火元素,以此充當照明工具,邁開大步向前走,他心中暗忖:“需要快一點出去啊,水路通道那里還有兩個孩子等著我呢!”

  “噠噠噠……”自己的腳步飛快行走著,關橫甚至還啟動了加速術,開始在這龐大的地下建筑里搜尋出路!

  “砰!”再次踹開一個緊閉的房門,關橫又是失望的搖搖頭,他已經在這地下建筑里轉了四、五分鐘,可這里四通八達,似乎就和自己頭頂的廓因堡的面積對等!

  “難道這地下建筑把整座廓因堡的地下都打給通了?”

  關橫皺著眉思索:“可是我最初進來時,搜尋那些死去兵士的鬼魂亡靈,他們并沒有這地下建筑的記憶,連駐守在這里的兵士都不知道的地方,唉,這個地下建筑還真是隱秘!”

  關橫一路尋找出路時,發現這里像是一個巨大的屯兵洞,有部分建筑房間堆放的是兵甲器具,另外就是糧倉和起居室,似乎是有什么人在這里私藏兵士和糧草,要搞什么大動作!

  “不過,我看這些器具和糧食,像是廢棄了很久都沒人管理,看糧食的發霉和兵器生銹的程度,起碼二三十年的光景了!”

  關橫一邊走一邊思索:“二、三十年前,好像是那個什么大元帥朵力斯德率眾力抗獸人族軍隊,戰死在廓因堡的時候吧?”

  “難道說,這里是那個朵力斯德搞出來的?”倏地,關橫突然駐足不前:“私自藏納大量的武具兵甲、囤積糧食,難道他想……”

  “算了,這些根本不關我的事!”關橫晃了晃腦袋:“趕緊找出路要緊!”

  七拐八繞地走著,關橫前后已經在這地下屯兵洞轉了將近十分鐘,他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巨大部分區域都已經逛到了,這時,關橫已經停留在了一堵高大無比的石墻前面!

  “唉,可惜我讓老蝎陪著那兩個孩子去了!”關橫苦笑著摸了摸下巴:“否則的話,我們兩個在一起三下五除二,輕而易舉就能把這堵墻打穿!”

  “現在只好我自己動手了!”關橫歪著頭自己估算著這堵墻的厚度,看看從什么薄弱地方下手比較容易!

  就在此時此刻,關橫的耳朵倏忽一動,他聽見了滴答滴答的輕響,這是有水掉落的聲音!

  關橫仔細凝神聽著,地下巖層中的水滴緩然低落,正落在這堵石墻的上面!

  “咦?左面石墻遇到落水的聲音,好像和其他位置不一樣!”因為各種巖層的構造都不一樣,有薄弱就有堅固,關橫敏銳的感覺到,左面石墻似乎和其他的位置的材質不一樣!

  “好!先試試這里!”

  “唰啦!”先用護腕手甲和勛章拳環,裹住了雙腕,關橫尋找著石墻最薄弱的破點,呼的一下斗氣出現!

  “砰!砰!砰!”接連三記重拳打在同一個位置,只聽見這堵石墻的表面,在咔嚓一聲脆響中,竟然出現了一圈圈的蛛網紋龜裂痕跡!

  出現裂痕的,就是石墻左面位置,顯而易見的,關橫這一回選擇對了!

  “砰砰砰砰!”挾裹斗氣的拳頭,接二連三不停轟在石墻之上,只聽“咯剌剌,嘩啦,咔嚓”聲音絡繹不絕,僅過了數十秒,左面石墻便已經坍塌了大半,終于出現了里面的場景!

  “又是一個碩大的房間,嗯,過去看看,是不是通往外面的路!”關橫矮身穿過石墻,仔細打量著面前這個房間的大門,金屬大門漆黑锃亮,獸頭門環爍爍放光,在這異常潮濕的環境居然沒有生銹,可見使用最上等的材質鑄就!

  關橫過去試著推了大門一下:“沒鎖?!”

  “吱呀呀……”門開了!呼的一陣風吹起順勢而出,里面潮濕霉變的氣味,頓時涌了出來!

  微皺眉頭,關橫輕輕掩住鼻子,靜等房間內的濁氣散盡,十幾秒鐘后,這才邁步走了進去!

  關橫抬眼一看,只見房間內,滿布都是蛛網灰塵,這里的布置像是一間巨大書房,四周都是擺滿書籍的木架,而且似乎都是保存尚好的精裝書籍,心中頓時大喜:“這些都是珍貴的知識,正是我所需要的,看來有必要在此稍微逗留一會!”

  再往前走了兩步,關橫的眼神頓時一凝:“啊!這里居然有兩具骸骨!”

  走過去仔細觀察,關橫發現這兩具骸骨都保持著自己生前的姿勢:其中一具披著皮甲,身材高大,骨骼奇粗無比,質地縝密緊湊,加上手持重錘做揮擊的動作,一看生前就是個獸人族戰士,導致他斃命的傷害,是摜入的半截長矛!

  至于另一具中等身材的骸骨,在正前方,擺出了掙扎爬向遠處的動作,此骸骨披著人族戰甲,身份顯而易見,就是一個鎮守廓因堡的人族兵士,他的后顱破損嚴重,顯然是被獸人族戰士的重錘掃中所造成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