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04章 冥蛇教

  “呃啊!!噗通!”就算勉強避過灰袍壯漢正面的攻勢,但是拳風掃蕩之下,他的肋骨已然出現了裂痕,此時,已經疼得他跌到在地!

  “什么人!?”灰袍巨漢,是教長手下的近身衛隊長,實力還算不錯,然而他卻沒有感覺到,此時有人悄無聲息的到了自己背后,這如何不叫灰袍巨漢心中凜然一驚呢?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掠下地牢階梯,指點諾頓躲過兇狠的一拳,此時此刻關橫掌中的單手劍,倏忽一刺一點,灰袍巨漢身后僅剩的兩個同伴,頓覺自己的眉心和頸嗓一涼,同時中劍栽倒!

  “唰!”關橫將單手劍收回鞘內,他滿臉寒意走到灰袍壯漢面前,冷厲說道:“你很喜歡欺負弱小嗎?好得很,現在輪到我欺負你了!”

  眼見關橫兩劍解決了自己的同伴,灰袍巨漢明知對方不好惹,只得硬著頭皮大喝一聲:“殺!!”隨著煉體術氣勢爆發,他左拳挾裹無匹勁風急轟而至關橫面門!

  臉上只有一絲冷酷的微笑,關橫這一次出奇的竟然沒有與對方拼拳硬撼,倏地,他雙手高舉過頭猛地合握,轟然砸在了灰袍巨漢的小臂之上!

  “砰!咔嚓!”對方的臂骨,被徹底毀得粉碎!

  “你敢用那只手欺負一個孩子,我就毀了它,讓你今后再沒有逞兇的工具!”

  這,就是關橫的心思!

  電光火石之間,關橫一拳又鑿在灰袍巨漢的下頜上,這拳勁直接打碎對方整副下頜骨,讓他叫不出聲來!

  “小子,把你妹妹的眼睛捂上,別讓她看到!”關橫冷冷吩咐了一聲,早已掙扎起身,護在妹妹旁邊的諾頓,聞聽此言趕緊用手擋住了朱蒂的眼睛!

  “砰!啪!”關橫兩拳轟在壯漢頭上,不用看也知道此賊已經絕氣!

  迅速抱起朱蒂,關橫隨手把一件灰袍扔給諾頓:“穿上!咱們要抓緊時間跑出去!”

  幾分鐘后,關橫已經帶著身披灰袍、帶著妹妹的諾頓跑回了自己開鑿的那條水道通路里!

  “聽著,諾頓!”此時此刻,關橫已經知道了兩個孩子的名字,他拍著男孩的肩膀說道:“我現在要返回那座教堂調查情況,這里很隱秘,你和朱蒂躲在此處絕對安全,一兩個小時內,我一定會回來帶你們走!”

  “知道了!關橫大哥!”諾頓點了點頭,男孩都有崇拜強者的情結,諾頓也不例外,他看見關橫出手營救自己和妹妹,心中更是敬佩的不得了,所以無論關橫說什么,諾頓都會老老實實遵照吩咐的!

  “老蝎出來!”關橫低喝一聲,六目魔蝎隨即爬出他的衣袖,關橫吩咐道:“你隱藏在附近保護這兩個孩子,一旦有灰袍人的同黨過來,別跟他們客氣,全部蟄倒了事!”

  “吱吱!”六目魔蝎微微一顫身軀,表示會意,它嗖的一下突然變到半通明化,而后隱匿到了附近灌木叢中!

  而此時,女孩朱蒂因為連番驚嚇,在極度疲勞之下,已經昏昏睡去,關橫看了看她的情況,知道不要緊,這才松了一口氣。

  緊接著,關橫又用碎石、荒草將洞口附近做了偽裝,讓一般人都看不出破綻,當他做完這一切安排,自己才轉身再次前往大教堂方向。

  片刻之后,關橫已經悄然混入了滿是灰袍人的教堂大廳,此時眾人都在虔誠的大廳高臺上一座巨大的石頭雕像膜拜,一個站在雕像旁邊的灰袍人,顯得格外與眾不同。

  首先此人灰袍的衣襟鑲滿了金絲,而且衣袍背上有一條惟妙惟肖的猙獰巨蛇,這巨蛇,和所有灰袍人正在參拜的石頭雕像一模一樣!

  “諸位冥蛇教的信眾,我的兄弟們!”身穿巨蛇灰袍的,這是這一群人嘴中的“教長”,他提高聲音喊道:“經過我們的多年努力經營,冥蛇陛下的信徒才越來越多,這其中不乏住在喀烏魯王都的皇親貴胄和高官!”

  “由于他們的加入,所以我們得到的供奉和支持變得多了,也因為如此才能和的光明教會分庭抗禮!”

  “但是……卻偏偏有不識好歹的家伙,將我們視為異端,在國王面前說盡了我們的壞話,在他的慫恿和挑撥下,勢單力孤的我們被國王趕出了王都,只剩下幾十人,被迫來到了這貧瘠荒蕪的破舊城塞!”

  說到這里,灰袍教長倏忽對信眾們大吼道:“大家告訴我!我們冥蛇教最大的敵人、光明教廷的幫兇,是誰?”

  “是凱隆!!是喀烏魯的大元帥——凱隆!”

  “沒錯,就是凱隆這個膽敢冒犯冥蛇陛下的混賬東西!”灰袍教長森然說道:“所以,今日我特意為冥蛇陛下準備的活祭品,就是凱隆的一雙兒女!”

  揮舞著手中的蛇首拐杖,教長瘋狂喊道:“喀烏魯的大元帥又怎么樣?凱隆必須為自己冒犯冥蛇陛下,付出慘重的代價!”

  “對對對!讓凱隆付出代價!”灰袍信眾們眼中透露著瘋狂,一個個振臂高呼,他們早就在多年的潛移默化下,被教長舌燦蓮花的言論洗了腦,變成了只會擁護邪惡冥蛇的傀儡信徒!

  “真是一群瘋子!”關橫暗中厭惡的搖了搖頭,就在這時,突然有個灰袍信眾跌跌撞撞的闖入了大廳:“不好啦——教長大人!那兩個小鬼被人救走了!”

  “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教長聞聽此言,頓時勃然大怒:“我不是叫你們嚴加看管嗎?一群廢物!近衛隊的隊長呢,叫他趕緊滾過來見我!”

  “衛隊長、衛隊長也被殺了……”來報訊的灰袍信眾被教長一吼,頓時嚇得噗通匍匐在地,他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此外還有三、四個兄弟都遭了不幸!”

  “咚咚咚!”火冒三丈,灰袍教長氣得不停用蛇杖頓地:“混賬東西!這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事?”

  “這個嘛……依屬下看……”報訊的人結結巴巴說道:“應、應該在不久之前,因為牢房地面的血跡還沒有干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