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103章 救人

  關橫決定趕緊開始找到那兩個被灰袍人抓住的孩子,免得他們出現危險,可就在這時,只聽灌木叢外的石板路上,突然傳來腳步聲。(..)

  “快、快!教長大人已經敲響集合鐘聲了!”有兩三個灰袍人一邊互相催促著,一邊往前前方跑,有人問道:“喂,知道大人為什么集合我們嗎?”

  “不知道,可能是找到供奉給冥蛇陛下的童子祭品了!”

  “別再啰嗦了!遲到的話,可是要遭到五十次鞭撻的!”

  這些人聽到“鞭撻之刑”這幾個字,都是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趕緊加快腳步,徑直朝著廓因堡內東面,帶著塔樓的大房間跑去!

  “哼,被抓走的那兩個孩子,說不定就是要當成祭品!”關橫雙眸中寒芒迸射,氣得他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這群混球,把人命當成什么了?”

  就在這時,有一個灰袍人急匆匆追著前面的同伴而來,一邊跑,他嘴里一邊喊:“喂喂,你們倒是等等我啊!”

  “嗖!”旁邊灌木叢中突然掠出一道黑影,啪的一下打在這個灰袍人的后脖頸上,此人身子一歪,立時斜斜軟倒!

  關橫伸手一提,將灰袍人拎進了草叢,唰唰唰幾下,關橫就把這一身灰袍套在了自己身上!

  拽下昏倒之人的腰帶,關橫把他雙臂栓了個結實,一把枯草爛泥塞嘴,讓他就算醒了也無法叫出聲!

  關橫就此大搖大擺,追上了前面那些灰袍人同伴,因為教長鐘聲傳喚的時間緊迫,眾人都沒有看出或者懷疑關橫是假冒的,大家就此奔入了那間帶著塔樓的教堂式建筑!

  這間巨大建筑物的回廊曲折蜿蜒,少說也有數千米,關橫一邊跑,一邊搜索剛才獲得的鬼魂記憶,他知道在過去的廓因堡里面,設有光明教廷分部!

  但是隨著城塞荒廢,教廷已經把神職人員都撤走了,他們現在身處的,就是原來的光明大教堂所在位置!這個廓因堡光明大教堂里,原先設有關押、處罰犯錯教徒的地下牢房!

  關橫想到這里,突然放緩了腳步,他心中暗忖:“如果是我的話,說不定會把孩子們先關押在地牢里……”

  前方三三兩兩出現的灰袍人,都是行色匆匆,緊張兮兮的,似乎都是聽到了教長大人敲響的緊急鐘聲才趕過來的,他們手里拿著各種祭祀用的物品,前往教堂大廳進行布置。

  這些忙碌的灰袍人們都沒注意到,一個兩手空空的“同伴”倏忽拐進了通往地下牢房的樓梯,就此消失不見了。

  “諾頓哥哥……朱蒂好害怕……”八、九歲的小女孩,抱著膝蓋縮在地牢的角落里,眼角噙著淚水,她低聲道:“我真不該私自跑出來玩,要不是如此,你也不會因為出府找我一起被壞人抓住!”

  “朱蒂,別怕,哥哥會保護你到最后的!”那個十幾歲的男孩,眼中眼中閃露出倔強異常的光芒,他輕輕把妹妹攬到懷里:“我知道,咱們兩個媽媽的去世,對你來說實在太沉重了!”

  “但是你要記住,自己是喀烏魯元帥——凱隆的女兒,絕不能、絕不能向那些壞人屈服,不能在他們面前哭泣,那是軟弱的表現!”

  “嗯!我是爸爸的好女兒!”朱蒂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可是她隨即怯怯地問道:“哥哥,你說爸爸怎么還不來救咱們啊!”

  “不知道!也許父親是因為太忙了,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們被壞人抓住的消息吧!”男孩諾頓有些不肯定的說。

  “噠噠噠……”就在這時,地牢走廊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快一點!教長大人吩咐,要立刻把這兩個小鬼頭押到教堂大廳的祭壇!”有粗豪的聲音喊道:“供奉冥蛇陛下的祭品儀式,馬上就要開始啦!”

  “哥哥!”滿臉驚惶的朱蒂,聽見有人用手擰開牢房鐵鎖,那嘩啦啦的響動聲音,就像是恐怖的催命符一般,讓小姑娘嚇得渾身顫抖!

  男孩諾頓面無表情一言不發,他只是緩緩站起身,隨即攥緊雙拳,攔在了自己妹妹身前,等著即將來臨的危險,男孩那強者父親的血脈傳承,在他年幼的身體里沸騰,為了保護摯愛的親人,不惜與敵人決死一戰!

  “唰!咔咔咔……”只聽見一陣骨骼與肌肉繃緊的脆響,男孩諾頓的身軀,陡然魁梧長高了一頭,要是有大人看見,已經會驚奇地發現,這是戰士的煉體術初步發揮威力的征兆!

  這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居然憑著強者的血脈,和自身平日暗地里的苦練,邁出了成為戰士職業的第一步,就只因為一個念頭:“我要保護自己的妹妹,保護這個和我一樣,失去了母親的親人,不讓壞人碰她一根頭發!”

  “吱呀呀……當啷!”牢房的鐵門終于被人推開了!

  “豈有此理!這兩個小鬼是什么時候把繩子掙脫的?!”沖進來的灰袍人不耐煩地說道:“快來人!再把他們綁起來……”

  “休想碰我妹妹!呀啊啊啊——”諾頓發瘋似的揮舞著雙拳,疾撲向迎面而來的灰袍人!

  “砰!”最前面的灰袍人,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打中小腹倒飛出去,順勢還撞倒一位同伴!

  “臭小鬼!”一個身材高大的灰袍人見同伴受傷,立刻勃然大怒,他唰啦一下掀掉兜帽,露出滿是橫肉的猙獰面孔:“區區初級煉體術,也敢拿出來現眼,老子教訓教訓你!”

  “看清楚!這才叫真正的煉體術!砰!!”同樣是戰士的高大灰袍人,出手殘忍之極,破空一拳竟然轟向了對方的側肋,這一拳要是挨個正著,輕則骨斷筋折,重者立刻嘔血而死!

  就在少年對這一拳避無可避之際,一個聲音倏忽高喊:“側身踹他的膝蓋,借力跳出去!”

  聞聽此言,男孩諾頓根本來不及多想,身體早就在剎那間做出自然反應,啪的一腳踹中灰袍巨漢的膝蓋,身體就此側飛而出,“唰!砰!”巨漢挾裹勁風的拳頭,緊貼著諾頓軟肋,狂猛轟在了牢房的磚墻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