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99章 定春

  在抓緊時間的情況下,大神官又和關橫商量了不少事情,如何收集信仰之力、前往隱秘地點喚醒光明之神等等的細節。(..)

  最后,大神官對霍特和佩羅說道:“你們兩個,趕緊拿著白色小家伙剩下的蛋殼,到偏殿圣杯那里碾成粉末,然后散落在這里四下的角落,小家伙的蛋殼吸收了無數信仰之力,現在應該還有一些破邪之力,可以勉強抵御魔域的黑氣!”

  “是,大神官閣下!”恭恭敬敬回應了一聲,兩個神仆立刻施禮轉身,開始去干活了!

  “我的舊軀體就留在這里,繼續吸引那些魔域黑氣,在這身體上和周圍地面,我會布下數十個光明法陣禁制,讓它們徹底封住這座地下宮殿!”大神官拖著疲倦的身軀,一邊干活一邊對關橫說:“好啦,只差這一個……完成了!”

  片刻之后,地下宮殿突然震顫著,發生了轟隆巨響!

  三條身影動作快似閃電,嗖嗖嗖順著土城高臺的階梯,關橫、霍特和佩羅三個人站在土城最高處,開始商量下一步計劃。

  關橫抱著肩膀笑道:“按照大神官的吩咐,你們兩個也要分頭出發了吧?”

  “嗯,我要往大陸的東面去!”霍特微微頜首說道:“而佩羅則是向北方寒冷的區域前進,等到取得了大神官閣下需要的那些東西,咱們就在預備喚醒那位‘陛下’的地方碰面好了!”

  “就這么說定了!”嘴角上翹,關橫突然露出一絲笑意:“我說二位神仆,你們可別光顧著吃喝玩樂,把正事忘了,畢竟在土城的地下宮殿待了幾百年,你們肯定有什么想去消遣的念頭吧?”

  “呵呵!被你猜對啦!”霍特和佩羅不約而同的尷尬一笑:“我們倆不過是想去大吃大喝幾頓,畢竟在地宮不食人間煙火太久了,想去打打牙祭而已!”

  三個人說笑了幾句,最后各自告別,上路行事。

  此時此刻,關橫臂彎里抱著還沒睡醒的小白獅子,他不由自主的微微皺眉,嘴里嘀咕著:“哎哎,這小家伙也太貪睡了吧?”

  雖然打死他也不愿意承認,這小家伙是獅子,完全是一副呆萌困懶的小狗狗樣子,不過它那個‘疑似家長’可是貨真價實的白色巨獅,所以在沒給小家伙正式取名之前,還是叫它小白獅子吧!

  “還有你……我說老蝎啊!”關橫看著趴在自己手上,耀武揚威的六目魔蝎,微微苦笑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越來越怪了?”

  就在被大神官的神魂附著之后,六目魔蝎的外貌又起了一層變化!

  原先通體漆黑的小蝎子,現在突然罩上了一層銀白光澤,然而這只是在陽光下的形態而已,只要進入黑暗無光的地方,六目魔蝎的身軀馬上與周圍環境同化,斂息隱匿絲毫不被人察覺!

  當然,六目魔蝎的顯著變化的不止這些,它現在的體型并沒有變大,可身體重量卻突然陡增了十幾倍,要不是關橫膂力過人,拿著它根本抬不起手!

  體重暴漲的六目魔蝎,力氣也大的驚人,它的蝎螯,現在可以輕易敲碎大塊巖石,甚至迅速在上面打洞,簡直是一個蟲型碎石機!

  最重要的是,六目魔蝎的速度,居然要用快似閃電來形容,反正在不用加速術的情況下,關橫根本追不上它!

  “由于大神官的神魂此時在魔蝎體內,信仰之力應該也會對它起作用!”關橫抱著肩膀想道:“不過這些新能力嘛,還有待于證實!”

  “老蝎,回去休息吧!”關橫微微一笑,魔蝎在他的吩咐下,哧溜一下鉆進了袖口里不見了!

  “呵呵,土城門口,居然還給我留了一匹坐騎,真不錯!”這匹馬,原先是給雷丘、海瑟和妮蘭,這倒霉尋寶三人組拉車的,現在成了關橫的坐騎!

  “目標,沼澤地木屋!駕駕駕——”關橫的雙足輕磕馬腹,精神抖擻的坐騎,倏地咴咴一聲長嘶,立刻撩開四蹄跑了起來!

  “關橫哥哥,你回來啦!”

  沒想到,打開木屋迎接自己的是尤麗嘉,關橫微微一笑問道:“是啊,回來了,你媽媽和薇妲呢?”

  “薇妲姐姐在屋后,幫助樵夫老爺爺劈柴、燒水!”尤麗嘉眨著大眼睛答道:“媽媽在準備晚餐,咦?你懷里是……”

  “哎呀!好漂亮的小獅子狗!”尤麗嘉一看見可愛的小動物,立刻歡喜的不得了:“我要抱抱!讓我抱抱小狗狗吧?”

  “呃,尤麗嘉妹妹,這個小家伙其實是……是獅子!”滿頭黑線,關橫帶著滿臉不自信,怯怯的說道。

  “哼,關橫哥哥,你在騙人!媽媽說,撒謊不是好孩子!”尤麗嘉面無表情的說道:“不要以為人家年紀小,就什么都不知道,這明明是一只白色小獅子狗嘛!”

  “啊啊啊啊!我就知道,說出來都沒人相信這小家伙是獅子的后代!”強忍住要狂飆出來的眼淚,關橫心中似乎有千萬只羊駝歡跳咆哮著,霎時間狂奔而過:“這種丟人現眼的實話我以后再也不說了!”

  “好啦好啦,你既然喜歡這小家伙,就先抱著它吧!”收拾心情,關橫換上一副笑臉,把懷里已經打上“獅子狗”標簽的的小家伙遞到尤麗嘉手上:“它還在睡覺,就一直沒醒過呢!”

  “我知道啦,不會吵醒寶寶的!”尤麗嘉接過小家伙的時候可得意了,她隨口問道:“那,它叫什么名字?”

  “呃?這個嘛……”關橫摸著下巴想了又想,直到尤麗嘉拽著他的衣襟催問,關橫隨口說道:“就叫它定春吧!”

  尤麗嘉眨著大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小家伙:“為什么叫這個名字?”

  關橫仰面大笑:“哈哈哈,只是突然想到的!夠任性吧?”

  “關橫?!你回來了!”辛迪婭這時腰系圍裙,雙手端著餐盤從廚房走出來,她笑著說道:“呵呵,正趕上咱們的晚餐要開始上桌,餓了吧?開飯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