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94章 信仰之力

  眼睜睜看著這些無名的白魂靈在自己身邊盤桓良久,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那是一團白魂靈突然忍不住撲進關橫懷里!

  這團白魂靈的目標,是關橫身穿的達威靈護心鎧,它哧溜一下鉆進了護心鎧中間裂開的縫隙,“唰!”原本因為歲月經久失修,而變得破舊裂開的護心鎧,突然收緊了一道缺口,隨即破舊的位置,就變得像嶄新的一樣!

  “啊!這是怎么回事?”關橫心中又驚又喜,他心中暗忖:“難道這些無名的白魂靈,有修復達威靈附魔套裝的功效嗎?”

  “我想想,這好像和一個什么傳說有關系?”關橫腦中倏忽靈光一閃,似乎想起了什么,可又像一時沒抓住線頭,理不清頭緒。(..)

  這時又有一團無名的白魂靈,呼的一下飛過來,這次卻是徑直奔向關橫背部!

  “嗤!”這白魂靈,竟然鉆入那枚蛋里!

  見此情景,關橫嚇了一跳,趕緊從背上摘下蛋查看,只見奇怪的蛋寶寶,此時周圍光暈繚繞,綻放著爍爍白光。

  這光芒,頓時引起了房間內漂浮其他白魂靈的注意,一個個亮白的光團,紛紛沒頭沒腦的竄入蛋殼,最后消失不見了!

  “啊!我想起來了!”看到無名的白魂靈沖進蛋里,關橫這才想起了關于鑒定師恰卡恩傳承記憶,恰卡恩的那一部分記憶傳承里,有一個很有意思的訊息:凡是屬于光明、黑暗兩大教廷的附魔套裝,一旦出現損壞,都可以用“信仰之力”修復!

  信仰之力,是這個大陸上的平民們,為自己信奉的神祗奉上的誠意與信心,一般來說,身為神祗,擁有的信仰之力越多,那他的神力也就越深厚!

  這個艾什頓大陸上,五大主神的信徒是最多的,所以他們才能位列“主神”之位。光明、黑暗兩位主神在教廷成立的初期,曾經賜下幾套珍貴的附魔套裝,分封給對教廷有特殊貢獻的圣騎士、主教!

  只可惜,就算是神明所賜的附魔套裝,也會有損壞的時候,所以虔誠信徒對神祗的信仰之力,便成了修復兩大教廷專屬附魔套裝的好東西。

  但是隨著數百年前,五位主神無故的神秘失蹤,教廷逐漸陷入各國爭權奪利的漩渦中,神跡不再出現,信眾逐漸稀少,信仰之力也就在歲月流逝中消失殆盡了。

  但是這座大神官宮殿中,居然還有數量眾多的白色魂靈,這些都是純凈的信仰之力,在經過多年潛移默化的變遷中,演變而成的。

  無名的白魂靈是如何形成的,關橫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的鎧甲和那枚蛋,正在拼命吸收著這個房間內的信仰之力,那些白色的魂靈光團,也是自發自覺的涌了過來,似乎是在進行什么理所應當的犧牲一樣!

  “唰唰唰唰!”在這無數信仰之力形成的純白光團洗滌下,關橫身上這件達威靈套裝的護心鎧,竟然爍爍綻放光芒,那一道道一條條,因為歲月造成的創傷裂痕、破損的地方,全部愈合如初!

  就像是一個傷重之人,得到了靈丹妙方和最妥善的治療,這件護心鎧和腰帶,現在全部變為了閃耀銀光的嶄新模樣。

  “果然是信仰之力的作用嗎?”關橫雖說心中有些疑問,可是自己平白修復了這件半舊的護心鎧,算是占了個大便宜,倒也樂得順其自然,可是那枚怪蛋所發生的情形,卻讓關橫越來越搞不懂了!

  關橫的達威靈套裝,只不過吸收了百十個信仰之力化作的白色魂團,就已經變得如同嶄新一般,沒有任何瑕疵、和裂痕。

  但是那枚怪蛋……到現在,依然拼命的吸收著信仰之力的魂團,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蛋寶寶,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呀?”關橫無可奈何的搖搖頭,看著這枚一直讓自己很為難的蛋,說真的,關橫真的有心把它扔下就跑,可他轉念又想起,那頭雪白獅子臨分別時看著蛋,那戀戀不舍的眼神。

  最終,關橫嘆了一口氣:“罷了,蛋寶寶,你想吸多少就吸吧,只要對你自己有好處就行!”

  既然蛋寶寶要繼續吸收信仰之力的魂團,那就免不得要在這個大房間內多逗留一些時間了。

  此時此刻,關橫卸下自己身上的護心鎧,美滋滋的擦拭打量:“喔呵呵,原先的護心鎧實在太破舊了,我就好像穿著一身破爛裝備走在街上,到處都有人指指點點,時間久了,我都覺得臉紅尷尬!”

  “現在好啦,看看,多漂亮的新鎧甲和腰帶!”關橫帶著幾分心滿意足,再次將護心鎧及腰帶裝備穿戴好,就在此時,這個房間的門外,突然傳來了由遠至近的沉重腳步聲:“咚咚咚……”

  “是誰?”關橫心中凜然一驚,卻發現自己的護心鎧和腰帶,又開始閃亮發光!

  “來人的身上,肯定有達威靈套裝的其他部分!”關橫雙眸頓時發亮,他可沒有忘記最初來到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達威靈套裝的下落!這時房間外卻突然有人開始對話。

  “都是你不好!”一個尖銳的男聲響起:“要不是你前一陣不慎丟了那條腰帶,現在早就該輪到我佩戴了!”

  “哼,丟了就丟了,一條破腰帶而已!”另一個像破鑼似的嗓音回答道:“我只不過順著傳送陣到外面遛了一圈,誰知道東西就不見了!”

  “那你把手甲護腕再給我戴兩天!”尖細的聲音說道。

  “不行!本來這副套裝就剩下腰帶、靴子和護腕手甲在咱們手里,腰帶丟了,你又想誆走我的護腕?!”破鑼嗓子哼了一聲:“除非你先把那雙靴子換給我!”

  兩人絮絮叨叨的,就此開始吵嘴,關橫在房間里豎起耳朵也聽了個大概!

  這兩個什么人,好像是這座大殿里的護衛或者看守,他們不知從哪里找到幾件附魔盔甲套裝的部分,自己穿戴起來玩耍,可是尖細聲音偷偷溜出宮殿遺跡,到土城高臺附近去曬太陽,不慎把那條腰帶丟了,現在二人為這件事情吵吵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