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92章 內訌

  但是發動附魔效果有個前提,必須在拳環上附著斗氣,暈眩重擊術才會生效!

  金屬帶中間的部分,可以拉拽出來,這才是真正的腰帶,附魔效果——加速術,說白了,就是可以讓持有者稍微加快速度,不用額外消耗本身的體力!

  “呼——唰啦!”戴好一雙勛章拳環,關橫吹了一聲口哨:“好啦,讓我們看看,土城遺跡,這個什么光明大神官的宮殿里,到底有什么好東西吧!”

  片刻之后,關橫已經悄無聲息的盯上了雷丘、海瑟和妮蘭的馬車,遙遙望去,車上果然堆放著幾塊古文拓片,看大小,應該約有兩米見方,相當厚實,肯定分量不輕!

  山賊盤踞的石頭山,距離土城,約有六、七公里,一路上馬車行進,本來相安無事,誰知走過大半路程的時候,猛聽見“當啷、咔嚓”兩聲脆響,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馬車一歪,登時動彈不得了!

  趕著馬車的海瑟下去一檢查,立刻對其他兩個同伴說道:“遭啦!車轅因為過大震蕩,斷裂了!照這種程度,恐怕沒法前進了!”

  在車上找到一些工具,海瑟說:“我去樹林里砍伐一些木材回來修補車轅,你們在這里等著!”說完,海瑟大步走進了附近的樹林。

  過了兩三分鐘,妮蘭突然說道:“我聽見附近有水聲流動,肯定有山泉,好些天沒仔細洗過臉了,我現在去梳洗一下,回頭見。”就這樣,這女人也消失在了雷丘眼前。

  “唉,這女人家就是麻煩!”雷丘感到無聊的時候,那拉車的馬的后腿倏忽抖動,嘩啦啦聲一響,頓時撒了一地便溺!

  “可惡!”看到這匹馬很痛快的解決了三急,雷丘猛覺得自己的小腹一陣發脹,他低聲嘀咕著:“原來這尿急也是可以傳染的?!”

  快步走到一顆大樹下,雷丘背朝著馬車開始嘩嘩放水!

  “加速術啟動!”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條迅捷無倫的身影,倏忽掠過馬車側面!

  “唰啦——嚓!”劍光一閃之間,一角石頭拓片陡然被斬落下來!

  “懸浮術!呼!”這石片被懸浮術引力輕巧吸進了關橫手里!

  “噌!”當關橫的身影再次消失的時候,無論是人或者馬,都沒有絲毫察覺到他曾經出現過,這一番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僅僅在數秒之內就已經完成!

  “嘿嘿,沒了這塊拓片,想必這三個人之間又是一番猜忌!”關橫躲在附近樹后,笑著將手中的石片拋了兩拋:“這就好比在滾油里倒進一勺涼水,我就讓你們噼里啪啦爆起來!”

  數分鐘后,砍來木頭的海瑟,三下五除二動手修好了車轅,洗完臉的妮蘭也回來了,三人就此繼續上路!

  都沉浸在即將獲得巨大寶藏的遐想,或是企圖干掉同伴獨吞好處的謀劃中,這三個人各懷鬼胎,各想心事,所以,誰都沒察覺馬車上的石頭拓片少了一角!

  荒廢的土城,巨大無比的高臺上。

  “為什么這石頭拓片上會少了一角呢?”雷丘率先吼道:“是誰?是誰把拓片私藏起來了?”

  “是不是你?”雷丘突然一指面前的海瑟,滿臉怒氣的問道,他和妮蘭關系密切,當然不會懷疑到那個女人身上,所以雷丘一開始就把矛頭指向了海瑟!

  “放屁!你這混賬東西憑什么懷疑我!?”海瑟氣得七竅生煙,他攥著拳頭罵道;“你這無知的粗鄙莽夫,不過是個暴發戶,竟敢懷疑貴族出身的我,是不是找死?”

  “貴族?窮得叮當亂響的貴族是吧?”雷丘滿臉不屑的說道:“你家的祖產早就被敗光了,要不然也不會火急火燎的,來找我和妮蘭尋找大神官宮殿遺跡,不就是想大撈一筆嗎?”

  “我看,缺的那塊拓片,就是你藏起來的!”雷丘滿臉都是殺氣騰騰的怒意,他手握著腰間的錘柄說道:“你看定是想借此要挾我們,打算多分一份,我說的沒錯吧?”

  “你、你、你……簡直是血口噴人!”面對殺心頓起的對方,氣勢稍弱的海瑟氣得手腳冰冷,眼見現在情況不利于自己,一向自負智計百出的海瑟,不停思索著對策,他也悄悄摸向自己的兵器,暗中戒備。

  現在兩個男人的矛盾已經激化到了臨界點,只要稍微擦出火星,立刻就會爆發一場不死不休的搏命惡戰!

  就在轉瞬之間,海瑟、雷丘同時咬著牙下定決心,他們不約而同的吼道:“妮蘭!動手吧!”

  話音未落,身為戰士的雷丘,渾身陡忽運起煉體術氣息,他揮動一柄碩大鋼錘,挾裹狂風般的攻勢擂向海瑟的面門!

  “呀呀呀——”作為劍士的海瑟,掌中的佩劍不及鋼錘沉重,但是在斗氣的輔助下,頓時與對方兵器激烈相撞!

  “砰!”佩劍、鋼錘轟然巨響!二人都覺得臂膀酸麻!

  就在這時,驟變忽生!

  “噗!”一把鋒銳的狹長鋼刃,倏忽搠入海瑟小腹!

  海瑟驟遭突然襲擊,顫抖著手指妮蘭:“呃!你這個惡……毒……女……”只可惜話沒說完,他就噗通栽倒,登時絕氣!

  “妮蘭,干得好!”雷丘眼見強敵斃命,不由得咧嘴狂笑,他下意識撤去了防御自身的煉體術:“我……”

  沒等著高大壯漢說完話,面帶惡毒冷笑的妮蘭,腕子一翻,登時彈出另一把短鋼刃,噗嗤一下摜進了雷丘肋弓之間的地方,順手一攪……

  “呃啊啊啊!”自己的內腑,頓時被攪得稀爛,這般劇痛襲腦,讓雷丘陡忽覺得天旋地轉,雙膝發軟,他兩眼翻白呼呼喘著粗氣,撲通一下跌坐在高臺上!

  “為什么?為什么背叛我?”傷重的雷丘悲憤的吼道:“你可是我的未婚妻啊!”

  “那又怎么樣?不過是未婚夫而已,我又沒嫁給你!”土城高臺上,唯一站立的妮蘭,像是一大片烏云擋住了太陽,讓雷丘的眼前充滿了黑暗!

  “男人嘛,有錢還愁找不到嗎?”妮蘭甩著鋼刃上的血滴說道:“等拿了大神官宮殿的寶物,我可以去找好多小白臉,一個月換三十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