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89章 新的線索

  請到棉花糖www.mht.la]

  沒等哈伍茲跑出三步,他就聽見自己面前一聲咴咴的烈馬嘶鳴!

  正是暴龍侍女薇妲雙手運勁一勒馬韁繩,這匹拉車的馬,在陡忽受驚之下,頓時揚起一雙碩大前蹄,劈頭蓋臉踩向哈伍茲面門!

  “啊啊啊!噗嗤!”馬蹄呼的一聲落下,毫無懸念的轟碎了哈伍茲的天靈蓋,紅白之物頓時遍灑天際!

  “踏踏踏……”這匹馬大哥真是給力,不但用一招“踏馬開山蹄”了結哈伍茲的小命,而且直接用蹄子把這位踩成了肉泥!

  “嚯哈哈哈!好馬!干得不錯!”趕著馬車的薇妲陡然開懷大笑,聲音異常豪邁!

  就在這時,關橫對辛迪婭一招手:“夫人,孩子要是脫險了,就趕緊跟我離開吧!再耽擱下去難免會出現意外!”

  “恩公說的極是!”辛迪婭抱起還在昏睡的尤麗嘉,快步奔過來,噌的一下跳上了馬車!

  “薇妲!目標城門——我們走!”吼聲中,關橫一搭車轅翻身跳到侍女身邊。愛↑去△小↓說△網www.aixs

  “駕駕駕駕……咕嚕嚕嚕……”這輛馬車瘋了似的,徑直奔向迪阿城的城門!

  “什么人?”守城門的巡邏士兵一晃手中配刀,對著趕車的侍女吼道:“不知道現在城內宵禁嗎……”

  “混賬東西!是本將軍!”從車篷窗戶探出腦袋的卡遜,沒好氣的怒罵道:“老子要出城,快開城門,放下吊橋讓馬車過去!”

  “是卡遜將軍?!”守成士兵頓時嚇得打了一個寒顫,他和另外一個值夜士兵立刻動手,趕緊拉開了尖木做的鹿角叉障,開始松開城門吊橋的絞索!

  “吱呀呀,咣當!”城門打開,吊橋轟然倒在護城河上,“咕嚕嚕!”馬車的車輪滾動,一溜煙直接出城遠去了!

  剛才被迫叫開城門的卡遜簡直有苦說不出,那時候這家伙正被利刃頂住腰肋,稍有反抗叫嚷,就會被搠個透心涼!

  “關橫!”薇妲一邊趕車一邊問道:“咱們下一步往哪里走?”

  “嗯……先把車趕到你老爹在沼澤地的木屋吧!”關橫考慮了一下說道:“反正離得不是很遠,辛迪婭夫人和尤麗嘉,一個受驚,一個受傷,必須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了解!”薇妲在這之前,從關橫嘴里知道自己老父親摔斷了腿,本來就想回家看看,這下正遂了心愿!

  “呃……媽媽!?”尤麗嘉被大治愈術治療之后,因為失血稍多的緣故,這時候才醒了過來。(www.mht.la棉花糖)

  “女兒,你終于沒事了!”辛迪婭撫摸著尤麗嘉的小臉蛋,輕聲說道:“乖乖的別亂動,多休息一會!”

  “嗯……咦?關橫哥哥你也來了!”尤麗嘉看見關橫先是一喜,目光又落在一旁尷尬惶恐的的卡遜身上!

  “壞蛋!大壞蛋!”尤麗嘉掙扎著從母親身邊坐起,指著卡遜叫道:“關橫哥哥,我手上沒力氣啊,你替我打他,給大家報仇!”

  “咳咳,妹妹,對付這種人間敗類,光是打他不夠讓你出氣的,而且那樣也太沒勁了!”關橫突然露出一絲壞笑,他搓著手說道:“哥哥現在就讓你看一場‘馬車飛人’的好戲!”

  關橫隨即提高嗓音叫道:“薇妲,麻煩你先把馬車停一下……”

  下一刻,馬車上少了一個不受歡迎的人……可車轅后擺上,卻用繩子拴住了光著雙腳的迪阿城守備將軍!

  “薇妲,把馬車駕駛起來吧!”關橫摸著下巴壞笑道:“注意啊,開始不要趕得太快,這叫溫水煮青蛙,好戲在后面!”

  “噠噠噠……”被馬車拉住的卡遜,邁著一雙沒穿靴子的雙腳,踩在滿是尖石的道路上,沒走出二百米,就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喊叫:“呃啊啊!疼死我了!”

  “哼!想想被你禍害的那些老百姓,這點痛算什么!”關橫好整以暇坐在車里,和眉開眼笑的尤麗嘉看著狼狽的卡遜,接著他高聲說道:“薇妲,馬車提速嘍!”

  “好嘞!寶貝兒!撒開四蹄跑吧!啪啪啪——”薇妲雙手的韁繩一振發出信號,這匹拉車的馬頓時撩開四蹄,卯足勁跑了起來!

  車輪倏忽揚塵飛滾,四周景物不斷飛速后退,緊接著,就聽見車后響起一連串慘號!

  卡遜那兩只肉腳,怎么跟的上馬車飛奔的速度,他這個時候,已經直接被拽得離地飆起啦!

  “哈哈!真的飛起來了!”尤麗嘉拍手笑道:“活該,誰叫你害人的!”

  “大爺!饒了我吧!”飛在半空中的卡遜苦苦哀叫道:“行行好吧,饒命啊——”

  “大姐!先停一下!”關橫揮手讓薇妲倏忽剎住了馬車,只聽噗通一聲,卡遜的臉蹭著地面滾出去老遠,疼得他哦嗷嗷直叫!

  “啪嗒!”關橫縱身跳下馬車,大步走到暈頭轉向的卡遜面前。

  抬腳踩在他的臉上,關橫冷冷的說道:“你這家伙惡貫滿盈,壞事做盡,憑什么求饒啊?想活命,先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我、我、我這個……”卡遜拼命思索想了半分鐘,愣是沒想到自己這輩子干過什么好事,這小子的履歷用兩句話就能概括:平生只好金銀物,不會積德會缺德!

  眼看著關橫臉上表現出不耐煩的神情,甚至將拳頭捏得嘎巴直響,卡遜臉上的冷汗層出不窮,急切之中,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卡遜忙不迭喊道:“對了!您不是要找一些奇怪的甲胄裝備嗎?”

  卡遜結結巴巴說道:“我、我知道,大概知道另一件東西的下落!”

  “噢?你說的是真的嗎?”關橫雙眼倏忽一瞇,他仔細打量著卡遜的表情,想看看對方是不是在忽悠他!

  “是真的!一年前,我帶著士兵出外辦事,正巧路過距離迪阿城五十公里外的一處土城!”用衣袖蹭著額角上的冷汗,卡遜拼命回憶著說道:“您手里這條腰帶,就是、就是我在那個土城中的高臺上得到的!”

  ——第五更,之前章節被系統鎖定,已被刪掉,這是重發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