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82章 沼澤木屋

  打定了前往強國——喀烏魯的注意,關橫算是有了下一步計劃,突然開始全力對付面前的飯食,三口兩口把東西吃完,關橫往桌上扔了幾個錢幣,徑直走出了餐館。愛↑去△小↓說△網www.aixs

  “真是活見鬼啦!這是什么破地方?”本來打算前往喀烏魯王都的關橫,因為聽信了一個打柴樵夫的指路,竟然七拐八繞地走著、走著,來到一處廣袤無際的暗綠沼澤!

  這里到處是骯臟腐臭的氣息,每走出一步都是滿腳泥濘!越走越憋屈的關橫,氣得破口大罵那個指路的樵夫,其實真怪不得人家,也并非關橫的方向感很差,而是之前突然起了一陣濃霧,導致關橫一時間看不清前面道路,這才走錯了地方!

  最重要的是,這個破地方不只是路難走,竟然還有一些死纏爛打的飛行魔獸緊追著關橫,它們是一種藍喙怪鴉,一直盤桓在關橫頭頂不肯散去,似乎是等著關橫最后不小心失陷在沼澤里,怪鴉們好趁機飛下來啄食!

  “啪!”帶著幾分不耐煩和惱恨,關橫隨手將撿起的石頭拋向怪鴉:“滾滾滾!真是晦氣鳥兒!”

  “呱呱呱!”被飛石所驚,藍喙怪鴉立刻振翅搖翎四散而逃!

  “唉,這枚蛋……最近變得越來越燙!”關橫摸了摸負在背上包袱里的蛋,嘴里低聲嘀咕著:“可是里面的小家伙到現在還不孵化出來,到底是什么意思?”

  四周圍除了參天古樹,橫七豎八的古怪灌木,就是濃霧濕沼!

  眼見天色漸黑,步履艱難的關橫臉上越來越難看,倏地,他突然停住了腳步,因為此時此刻,關橫發現前方居然出現一棟建筑物!

  “太好了!終于不用露宿在這該死的沼澤地了!”關橫大喜過望,三步并作兩步飛奔了過去!

  抬起手剛要敲這座木屋的門,這時門卻突然吱呀一聲開了!

  “砰!”關橫和快步走出來的人直接撞了一個臉對臉,兩個人在撲通聲中同時坐倒在地!

  “哎呀!”對方捂著被碰疼的腦袋,嘴里嚷嚷著:“哪里來的冒失鬼,你想撞死我嗎?”

  “混球!我不但要撞你,我還要殺了你!”關橫看見此人的臉,頓時勃然大怒,他伸手薅住對方的衣領吼道:“你這該死的樵夫老頭!指的什么破路?害得我在沼澤地里走了一整天,活活累個半死!”

原來開門的,就是今天早上在沼澤外給關橫指路的樵夫,這里就是他的家。[看本書  請到棉花糖www.mht.la]

  “我、我……我可沒有給你指錯路!”老樵夫看見關橫也是一愣,這時對方揪住衣領的手越來越緊,他差點被勒個半死,樵夫忙不迭的叫道:“小伙子!松開,快松開我……要出人命啦!”

  “哼!”關橫松開樵夫,他自顧自大步走進木屋:“不管怎么說,你害得我迷路,今晚我就住在你這里了,晚餐呢?”

  “唉,行吧,住在我這一宿倒是沒問題!”老樵夫嘆了一口氣,隨手關上門扉,他先是倒了一杯水遞給坐在桌子旁邊的關橫,隨即說道:“我待會去為你弄些吃的,不過,我正為一件為難的事發愁,小伙子,你就出現了!”

  “怎么了?什么為難的事?”關橫喝著水隨口問道。愛↑去△小↓說△網www.aixs

  “我現在走不開,卻有要緊事去沼澤前面的迪阿城!”

  老樵夫說道:“我的女兒,是迪阿城守備將軍府的侍女,前一陣她托人捎給我一封信,說是近日有急事和我商量,讓我去一趟迪阿城,可就在今天下午,我打柴的時候把腳摔傷了!”

  關橫這才注意樵夫老頭現在拄著一根木棍,腿上胡亂裹著一些碎布包扎著傷口。

  “小伙子,我看你行色匆匆,肯定也是個長途旅行之人,明后天肯定能路過迪阿城!”老樵夫對關橫懇求道:“這樣吧,你不如替我送個給口信給女兒,就說過一陣我養好傷,再去找她!”

  “這個嘛……好吧!”關橫點了點頭:“反正也是舉手之勞,老人家,你就放心在這里養傷吧,給令嬡捎口信的事就交給我了!”

  “太好了!謝謝你小伙子,我老頭子算是遇到善人了!”老樵夫滿心歡喜,坐在火爐旁邊的他搓著手說道:“嗯,我的女兒叫薇妲,她……她是迪阿城守備將軍府里最漂亮的侍女,你到了那里一打聽就知道了!”

  “哦,我知道了!”聽完這話,關橫倒是也沒有過多在意,只是牢牢記在了心里。

  吃過簡單的晚飯,關橫在火爐邊和老樵夫閑聊了起來。

  從老樵夫的口中,關橫得到了一些關于喀烏魯國,以及附近迪阿城的訊息。

  迪阿城,位于強國喀烏魯的北方邊境,與獸人族領地并不接壤,所以獸人們較少到這片區域游獵、擾襲,相對于喀烏魯其他與獸人族開戰的地區,迪阿城這里相對平靜。

  這里本城的守備將軍,名叫卡遜,是個貪財的庸碌之輩,仗著手里有些權利,對城中的百姓增添了不少苛捐雜稅,開始了無休止的橫征暴斂,可以說,迪阿城的百姓現在的生活,也是苦不堪言。

  關橫聽了這些事,也只是微微搖頭,此時心中,算是對迪阿城的卡遜將軍充滿了厭惡之意。

  “像卡遜這種極品人渣,喀烏魯王室的高層竟然任其胡作非為?”關橫喝著熱茶問道:“難道就沒有人伸手管管嗎?”

  “嗨,管個屁啊!”帶著幾分憤恨,老樵夫爆了一個粗口,隨即說道:“卡遜手底下有一幫狗腿子替他賣命呢,除了迪阿城的常備守衛隊,卡遜的府里還養著一票私人傭兵,普通人哪里敢招惹他!”

  “至于喀烏魯王都那邊的大官,年年都收到卡遜送過去的重禮,他們,給卡遜撐腰都來不及呢!”

  將手中的粗木柴呼的一下扔進火爐,火苗燎著木柴劈啪作響,老樵夫接著說道:“我女兒薇妲,前兩年去迪阿城看望自己的表妹,結果被將軍府的那群混球搶去做了侍女,害得我們父女兩地分隔,連面都見不上,唉!”

  ——第三更,大家晚上好,老沙繼續拜求點推藏↖(w)↗——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