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68章 綠袍召喚師

  “我說、我說!其實我們也就是一般的雇傭兵來著,根本就不是了解內部的核心成員!”

  被面前關橫手中的利刃嚇得不輕,黑甲武士滿頭大汗的說道:“最開始,我們是大陸上一些郁郁不得志的傭兵組織的小嘍啰,勉勉強強的,也只是能混一碗飯吃!”

  “可是就在十幾年前,有一股神秘的勢力,花了大量人力、財力將我們整合在一起,付給我們高額報酬,卻命令我們秘密蟄伏、參加各種殺人的訓練,偶爾才會出一次暗殺,或者襲擊其他組織、勢力任務!”

  黑甲武士顯然不是個能嚴守秘密的人,面對死亡的威脅,他索性來了的竹筒倒豆子,全說了出來:“其實我們屬于最外圍的成員,到現在除了知道組織的名字,對于高層的事真的是一無所知,我們的工作就是收到報酬之后,執行任務,僅此而已!”

  “這個組織叫什么名字?”關橫冷冷的問道。

  “誅、誅神之三叉戟……”黑甲武士終于在對方冷厲的目光下,把組織的名字交代了出來!

  “你真的不知道關于‘誅神之三叉戟’這個組織的詳細情況嗎?”關橫的眼中,寒芒一閃而逝,他見已經問不出什么信息,心中已經頗感到不耐煩了。

  “我、我真的只是個小人物!”那個黑甲武士渾身抖如篩糠,正要繼續求饒:“那……”

  就在這時,他們所處的巨大深坑邊緣,驟變忽生!

  “轟隆!!”坑洞正中,一個深不見底的地窟,突然發出震天巨響,霎時間土石崩飛,煙塵滾滾!

  伴隨著這巨響,一個充滿陰森可怖的聲音,尖聲怪笑著從地窟里傳了出來:“哈哈哈哈!原來這就是天候咒文的奧秘,古人的智慧和手段,的確是今人難以比擬的,我一定能將其掌握,哈哈哈哈!”

  “啊!救……”聽見這個怪笑之聲,黑甲武士本來要高聲呼喊,關橫卻不容他有任何異動,“嗤!”劍鋒掠過此人頸嗓,黑街武士頓時雙膝一軟,兩眼失神軟倒在地,就此絕氣身死!

  “哼,最后一個要出來了嗎?”關橫心中暗自戒備,但是并沒有感到什么吃驚或者棘手,只因為就在剛才地窟異動的一剎那,他突然感到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精神聯系,在他腦中開始交流溝通!

  “是白狐!好極了!”關橫心中暗喜:“它就在附近,而且還聽見了這里的響動,正和藍領兔往河邊趕過來了!”

強援即將到來,關橫自然沒什么顧忌,他不慌不忙走向深坑中的地窟。(WWW.mht.la好看的小說  就在這時,一道慘綠身影,邁著大步也從地窟中走了出來,二人正好走了個面對面。關橫將此人相貌瞧了個一清二楚,男性,年約五十左右,一身慘綠色法袍,手中拄著一個長約六尺的法杖。

  此人相貌丑陋之極,碩大的鷹鉤鼻子,兩只小綠豆眼,嘴唇極薄,卻有兩顆黃板牙凸出唇外,而且滿臉長的都是皮瘡疙瘩與水痘,任誰看了都有忍不住反胃的沖動!

  綠袍法師雙眼倏忽一瞇,心中充滿警惕,他低聲喝問:“小子!你是什么人?”

  “哼,你就是那個叫什么亞斯隆的法師對吧?”關橫嘴角上翹,露出一絲冷笑:“我是誰?你也不需要知道,你只要清楚,我是專門和‘誅神之三叉戟’這個組織作對的人就行了!”

  “真是大言不慚!”

  綠袍法師亞斯隆頓時勃然大怒,他的眼睛,已經看見遠處倒斃的兩個黑甲武士,心知對方肯定是個棘手的敵人,于是緩緩抬起自己的法杖,指向關橫:“很少有人知道我們組織的名號,還不被嚇破膽的,小子,我亞斯隆不殺無名小輩,報名再戰!”

  “記住關橫這個名字,因為這就是要把你送入深淵地獄的人!”關橫微微冷笑道:“在這之前,我想有必要讓你知道一件事。”

  于是,關橫把自己之前擊殺的那兩個人——瘦高男子、矮矬子的相貌說了一遍,然后他對亞斯隆說道:“你覺得自己的實力比他們二人如何?”

  “哼,原來普利、蒂亞戈這兩個人久無音訊,原來已經被你給殺了!”亞斯隆表面不動聲色,心中難免吃驚:“我和瘦子普利、矮矬子蒂亞戈雖然只見過兩面,可這倆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魔獸使,沒想到他們卻死在這個年輕人手里!”

  關橫對著亞斯隆攤開自己的掌心:“那個瘦子臨死前,還送了我一個小禮物,聲稱我只要帶著這個黑色三叉戟印記,就會一直被你們組織的人追殺,你說,我還會放過像你這樣的人嗎?”

  “真的是三叉戟詛咒!”亞斯隆雖然只是誅神組織的外圍成員,但對三叉戟暗記可是相當熟悉,他冷笑一聲:“也好,既然你送上門來,我正好殺了你,為那兩個人報仇雪恨!”

  “只怕你沒這個機會了!”關橫眼中寒芒一閃而過:“因為,我的幫手已經來了!”

  “嗷嗚——”

  “吱咕咕!”

  隨著兩聲鳴叫,藍領兔和白狐噌噌兩下,同時落在了關橫的身邊!

  “啊!他竟然擁有兩只魔獸?!”亞斯隆這下知道了,為什么瘦高男子和矮矬子會死在關橫手里,原來對方能同時掌控兩只魔獸,是艾什頓大陸上罕見的超魔獸使!

  眼中透出一絲凝重,亞斯隆感到自己現在未必是對方的敵手了,此人并非是個主修魔法的法師,他擅長的是召喚術,利用魔法陣,從異度空間召喚出各種強援、幫手,輔助自己殺敵!

  “這個超魔獸使相當棘手,而且看他拿著單手劍,應該是非常擅長近戰的類型,說不定還是使用斗氣的劍士,這是我這種不擅長遠攻魔法的法師,最難應付的種類!”

  亞斯隆額頭滲出豆大的汗珠,他心中暗忖:“可惡!眼看我剛剛得到古代魔法師遺跡中,關于那種秘術的學習方法,居然在此刻驟遭強敵,真是倒霉透了!”

  未戰先怯敵,就是亞斯隆現在的心思,他早已收起了之前剛看到關橫時,那種輕視之意,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幾分警惕的忌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