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18章 路遇

  “駕、駕、駕……”一陣策馬揚鞭,關橫、梅爾蒂二人,就此趁著黑夜離開了芳香小鎮。

  只是誰也沒注意,在他們離開的時候,鎮上最大的那間豪奢宅邸,也就是香粉商人辛查的家,突然燃起熊熊大火。

  不過因為辛查平日為富不仁,總是欺負老實的鎮民,所以根本沒人上去潑一盆水熄火!

  于是,算是順應大家的愿望吧,辛查家的豪宅,就在一夜之間,毫無懸念的被燒成了白地!

  時至上午,荒野外,樹林間的大道,在一連串噠、噠、噠聲響中,只見有兩匹馬翻蹄亮掌,不疾不徐的跑著,由遠處走來!

  “吁——”關橫突然勒住坐騎的韁繩,他扭頭對身旁的梅爾蒂說道:“我聽到前面好像有水流的聲音,咱們過去飲飲馬匹,休息一下,去鄰鎮還有好長一段路呢!”

  “呃?”梅爾蒂在馬上一直想著心事,聽見關橫說的話,她這才有些茫然的抬起頭:“哦,好的!那我們就過去吧!”

  “梅爾蒂,喝水!”在小溪邊上,關橫把汲完水的水囊遞給對方,他有些好奇地問:“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覺得報仇有望,心里有些緊張啊?”

  “關橫,我想說……”還沒等到梅爾蒂完全把話說出來,二人幾乎同時聽見,樹林外不遠處響起一陣疾馳的馬車轱轆軋路聲音!

  “吁——吁——”這時候趕車的人緩緩拽住韁繩,讓拉車的牲口停了下來,就聽見有人高喊:“老爺!歇一會吧,咱們的馬跑了幾個小時,有些盯不住勁了!”

  有個非常沙啞的說話聲響起:“嗯,就這樣吧,不過休息一會之后,咱們最好快點上路,在中午之前趕回芳香小鎮!”

  關橫和梅爾蒂二人對望一眼,陡然覺得有些奇怪,他們起身將自己的兩匹馬牽到隱秘的樹叢后,而自己各自找地方躲了起來!

  這個時候,對方的馬車已經停在了大路邊,“噌、噌、噌!”有三條矯健的身影,率先跳下了馬車,緊接著,其中一人掀開馬車的掛簾,一個腦滿腸肥的胖子,晃著一身肥膘走了下來。

  “哼,真是倒霉!”那個胖子氣喘吁吁的擦著滿頭汗,有些抱怨地說道:“我要等的大人物,原來已經臨時改道了,他沒有去鄰鎮,居然讓我白跑一趟!”

  其他三個人腰間背上都帶著兵器,很明顯是胖子的保鏢,當中一個矮壯漢子說道:“嗨,辛查老爺,這也不能怪人家沒有通知到,聽說來送信的人,三天前走到鎮子附近,被人敲暈了,再醒過來時,身上的斗篷都讓人搶走了!”

  “啊!胖子就是辛查這個混球!!”躲在樹后的梅爾蒂,一聽到這個讓她恨之入骨的名字,立刻憤怒到雙眸赤紅,額頭青筋凸起,她緊握劍柄,就要沖出去拼命!

  “喂,你先別沖動啊!”關橫急忙向梅爾蒂打了個手勢,女孩這才壓住心頭無盡的怒火,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縮身在那里不動了!

  “莊頓,恰克,我去小溪邊打些水喂馬,你們在這里陪著辛查老爺!”一個瘦高的漢子說了一聲,隨手提著一個木桶,徑直向溪水邊走去。

  這水源的位置,離著停靠馬車的大道,有個四、五十米,路上灌木叢生,荒草密集,倒是很隱蔽!

  關橫沖著梅爾蒂一使眼色,二人倏忽竄入草窠內,眨眼就不見了蹤跡。

  “啦啦啦……哼哼哼……”打水的瘦高漢子,一邊哼著小調,一邊蹲在小溪邊汲水,誰知他只是向水面漂了一眼,卻猛然發現水里倒影中,自己背后有人!

  “啊?!你是……”不等這瘦高漢子叫出聲來,早已出現在他身后的梅爾蒂,手起劍落,噗嗤一聲,這漢子的脖頸邊,立時多了一條線狀印痕,“滋滋滋……”一篷紅霧,立時從他的脖子細線飆了出來,霎時間染紅了小溪!

  “同胞們、族人們……這是第一個!”梅爾蒂把劍鋒上的紅漬,輕輕一甩,紅珠紛紛點點落入小溪,隨即又在對方衣服上,緩緩擦了擦,她喃喃自語道:“然后,就是辛查和他另外兩個爪牙了!”

  “梅爾蒂,快隱蔽起來!”關橫在低矮的灌木叢中警戒著,他低吼道:“好像又人過來了,動作快一點!”

  “呼!”梅爾蒂聞聲而動,身形倒縱間,霎時消失在樹叢的陰影之中!

  “喂,沙德!你動作怎么如此之慢!”來的正是矮壯漢子——莊頓,他高聲叫道:“辛查老爺都等得不耐煩了,你打個水,難道還要在那里睡個午覺嗎?”

  “這個臭小子!我叫你呢!”

  由于看見同伴正在那里,一動不動趴在小溪邊,莊頓有些惱火的過去,一腳踹在了對方后臀上:“我和你說話呢!耳朵聾啦!”

  “噗通……”毫無反應的沙德,直接栽進了水里!

  “不對!小溪里都是紅的!出事了!鏘——”面帶緊張,莊頓迅速反手拔出腰間的佩劍,他正要回頭時,只聽唰的一聲,對方的攻擊已經襲到自己后頸!

  “啊!”腦后惡風不善,莊頓來不及迅速招架,惶急之間向前一撲。

  “嘭!”好巧不巧,莊頓正好摔在自己那個倒霉蛋同伴、先走一步的沙德身上!

  “嗤!噗!”重劍和精鋼短劍,分別搠入莊頓的左右兩肋,這小子在傷重難忍中,剛要大呼,卻被關橫抬腳,倏地將腦袋踩入了小溪中:“咕嘟……咕嘟……”短短幾秒鐘,這家伙就已經聲息皆無了!

  “走!去擺平剩下的兩個人!”關橫扛起重劍,后面的梅爾蒂順手撿起地上的佩劍,現在是一手持短劍,一手拿佩劍,因為關橫把自己從書上看的,精靈族雙劍的技擊方法,粗略的教了她幾招,現在她覺得持著雙劍,比原來順手多了!

  “什么人?”最后一個站在馬車邊的保鏢——恰克,看到關橫和梅爾蒂大搖大擺從樹林里走了出來,然而,他卻沒有發現自己兩個同伴的蹤跡,這番情景顯得異常怪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