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13章 擒獲與盤問

  “哼,估計這兩個人拿了上一次,老爺給的賞錢,不知又去哪里吃喝玩樂了!”

  先說話那個人嘴里帶著幾分怨氣:“他們干的活又輕松,賞錢又多,哪像咱們東奔西走累得要命,出了數不清的牛馬力,拿的報酬卻是最少,真不公平!”

  “別抱怨啦,誰讓人家是辛查老爺的心腹呢?”他的同伴微微搖頭:“咱們也就是撿他們剩下的肉骨頭,勉強混口飯吃而已!”

  “哎呦!”二人正說著話,突然有一位腳下一絆,險些摔倒:“這該死的石頭!”

  “小心些呀你!”旁邊的人正想扶他,卻沒留神身后灌木叢唰啦聲響中竄出一人。

  “砰!”關橫揮拳一個小子的后腦,此人頓時委頓軟倒在地!

  他的同伴吃驚之下剛要叫嚷,只見一根荊棘倏忽從他背后纏了過來,“唰唰唰!”荊棘在此人嘴上連匝了好幾圈,徹底封住了他的嘴!

  黑夜中,只見關橫的雙眸發亮,閃動著凌厲的光芒,他對梅爾蒂迅速一揮手:“你去警戒四周的動靜,我要盤問盤問這小子!”

  “好!噌——”梅爾蒂點頭答應,身形一晃隱入黑暗之中,實則已經開始游走周圍,看看有沒有其他人要走過來的跡象,好順手除之。

  關橫上下打量這個被荊棘困住的家伙,發現他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仆打扮的家伙,此時已經抖似篩糠,怕的不行了!

  “看這個家伙的相貌,不像是個骨頭硬、嘴巴牢,可以嚴守秘密的人!”關橫眼珠一轉,心中暗忖:“稍微施加一點壓力,準能嚇得他實話實說!”

  “喂!”關橫抓住這個俘虜的衣領厲聲問道:“現在這個時候,辛查在什么地方?”

  “你是問老爺?他不在家啊!”那個小子看了一眼倒地不起,嘴邊泛白沫的同伴,立刻嚇得手足無措地說道:“老爺傍晚的時候接到個緊急通知,說是鄰鎮要來一個大人物,他坐上馬車連夜趕去迎接了!”

  “哼!算這混球命大!”關橫冷冷瞪了他一眼,繼續問道:“那這宅里還有什么人嗎?”

  “沒了,老爺沒娶夫人,他又舍不得雇傭侍女,宅邸里只有幾個保鏢,都跟著他一起走了!”

  “我和他,是這個宅子里僅有的兩個仆人……”這個小子一指地上的同伴:“今晚奉了老爺的命令要去郊外辦事,所以才留下的!”

  “哼,你在騙鬼啊!啪!”關橫揚了他一個嘴巴:“不說實話!辛查家大業大,要是沒有看家護院的保鏢,只留下你們兩個飯桶,這才是天大的怪事呢!”

  “啊、啊……我剛才忘了說啦!”疼得直掉眼淚,這小子捂著被打腫的腮幫子說道:“宅邸的地下室是個儲藏庫,老爺的家當都放在那里,平常有一個魔法師和一個劍士,會在那里不分晝夜的看守!”

  “真的只有這些了嗎?把魔法師和劍士的事全給我交代清楚!”關橫再次冷冷的問道。

  這小子忙不迭的答應著:“是是是,我知道的,一定全部都告訴您!”

  緊接著,關橫又問明了宅邸中藏書室的情況之后,毫不客氣的將對方一拳揍倒在地!

  梅爾蒂一聽說辛查不在宅邸里,頓時有些失望,她隨即問道:“關橫,咱們現在該怎么?”

  關橫微微一笑:“很簡單,現在收拾不了辛查本人,也要把他心里最要緊的東西毀了!”

  “咱們現在就去大宅的儲藏室!”關橫說道:“只要出其不意干掉魔法師和劍士,把他的錢財寶貝全部搬空,肯定能把他氣到嘔血!”

  “而且拿完了東西,再點一把火,燃了這所大宅子,讓這混球無家可歸!”關橫笑著說道:“你看怎么樣?”

  “同意!”梅爾蒂點頭稱贊:“咱們馬上就過去吧!”

  “嗯,你只要記住一點!”關橫對梅爾蒂說道:“盡量別讓他們聯手,咱們只要把對方拆開、落單,各個擊破就行了!”

  二人當下也不耽擱,“噌噌噌——”直接撲奔這座建筑最大的主宅。

  “吱呀……”關橫輕手輕腳推開門,觀察左右無人之后,他對躲在門柱后的梅爾蒂一打手勢,二人就此悄無聲息的溜進了屋里!

  關橫低聲對梅爾蒂說道:“剛才問過那個辛查手下的仆人,咱們都聽見了,他說魔法師沒什么特殊的癖好,但是那個叫馬特的劍士,卻是一個離不開杯中物的酒鬼!”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梅爾蒂眼睛一亮:“你是說趁那個家伙出來找酒的時候……”

  “等等,我好像聽見了什么動靜!”關橫對梅爾蒂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緊接著豎起耳朵仔細聆聽起來。

  此時廚房內,有個大胡子男人正在哼著小曲,到處翻找著東西。

  “奇怪,我明明記得這壁櫥里放著一瓶上好的葡萄酒,怎么現在卻不見了呢?”有些困惑的大胡子撓著后腦勺,嘴里低聲嘀咕著:“唉,這沒酒喝的滋味,可真難忍受啊,酒啊酒,你到底在哪兒呢?”

  “嘿,酒倒是沒有,先請你吃個咖啡壺吧!”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呼!”一把咖啡壺直接拍向大胡子的后腦!

  “不好!有人偷襲!”大胡子雖然好酒貪杯,每天總是七分醉三分醒,可畢竟他是一個職業保鏢,警惕心還是有的!

  “噌!”千鈞一發之際,大胡子敏捷的一側身,“啪嚓!”咖啡壺斜飛落地,應聲摔了個粉碎!

  “鏘!”一柄五尺長的重劍,迅速被大胡子反手拔出劍鞘。

  “是誰?好大膽子!敢、敢偷襲你馬特大爺!”大胡子劍士馬克,瞪著通紅的醉眼往前看去,只見對面一個小伙子正在似笑非笑看著他。

  “臭小子!我劈了你!”

  “唰!”馬克一劍由上至下,疾劈而落!

  能當上辛查這種惡人的保鏢,馬克當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輩,相反倒是心狠手辣!

  眼見重劍劈向自己的面門,關橫也不躲閃,他有心試一下馬克這個劍士有多大能耐,所以一晃掌中那半截漆黑木杖,呼的一下迎了過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