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學
 
關鍵詞:長生不死  武動乾坤  異界魅影逍遙  重生之賊行天下 靈羅戒 弄潮
您當前所在位置:PHP文學>> 兄弟小說>>我的傳奇歲月

第1458章:重用

更新時間:2019-03-15  作者:做夢無罪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傳奇歲月 PHP文學" 或者 "我的傳奇歲月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我的傳奇歲月 第1458章:重用
“草擬嗎,魏天,你不是找我嗎,老子來了!”大聲叫罵著。

隨后孟亮和劉瑞,還有元元也都全都下了車,對面看見我們下了車,全都向我們沖了過來。

劉瑞拿著菜刀,孟亮拿著軍刺,而我和元元手里拿著從地上隨手撿的鋼筋,我們瘋了一般,沖向對面,一頓大片刀,足足砍了得有十多刀,鮮血直接染紅了雪地。

而拉我們的出租車,沒有絲毫停頓,直接跑上公路,消失不見了。

“你們幾個小b崽子還敢過來,給我往死里砍他們,出了事,我他媽兜著!”魏天站在后天大聲的喊著。

“去你媽的,哥幾個,就他媽抓著他砍!”我怒吼一聲,舉著鋼筋就沖了過去,其它人緊隨其后。

“聽見天哥的話沒,別弄死人,出多大事,有天哥兜著,給我砍他們!”斌子拽了一下魏天,向后退去。

隨后三十多人,如潮水般,向我們幾個沖了過來。

最近我打過的架實在是不少,膽子越打越大,我輪著鋼筋對著擋在我面前的一個人砍去,那人抬起鎬把子,擋在腦袋上。

半米長的鋼筋,一下子劈在了鎬把子上,說實話,鎬把子這種兇器,有長處,也有短處,優點是打人疼,打對正確位置的話,兩下就能放躺下一個,缺點就是太過笨拙,不能被近身。

所以第一下砍空,我的速度非常快,向前邁了一大步,直接一下子砍在他的大腿上。

這時候根本不能考慮別的,要打就必須打怕他們,他人多勢眾,一旦我們退縮,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揮舞著大片刀,砍在我們身上,如果那樣的話,不死也是重傷,所以我沒有絲毫猶豫,迅速的拔出軍刺,再次扎了進去。

那個人一下子被我砍躺下了,這個時候我腦后飄來一陣涼風,我下意識的一縮頭,鎬把子貼著我頭皮打了過去。

我還沒等轉身,后膝蓋出一陣吃痛,仿佛腿都要折了一般,一下子跪倒在地,隨后砍刀如雨點般,向我身上砍來,我在那瞬間,真的以為自己死了,身邊響起七嘴八舌的叫罵聲,噪雜無比,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同時打我。

“草擬嗎!都他媽給你們弄死!”就這我快被踢暈過去的時候,終于聽到了孟亮的聲音,我連續聽到三四聲慘叫,隨后費力的抬起頭一看。

只見孟亮跟發瘋了一半,拿著軍刺一陣瞎輪,也沒有個準確目標,不過這招也真好使,圍著我的人,讓出一條道路,孟亮邁著大步沖進人群,快速跑到我身邊,伸出強壯的手腕,拉著我......

我剛要站起來,人群再次圍了過來,這次他們比較聰明,拿砍刀的人在后面,拿鎬把子的在前面,對著孟亮一頓猛砸,孟亮的砍刀比較短,硬挨了好幾下鎬把子,我們兩個再次栽倒在地。

我此時已經有些脫力,孟亮紅著眼死死抓住我的手,趴在了我身上,替我擋了不知道多少刀,他腦后鮮血,順著頭發滴在了我的臉上。

“亮子!你他媽給我起來!”我眼睛都有些濕潤了,聲嘶力竭的喊道。

劉瑞跟元元看見我倆倒下了,發瘋般的沖過來。

“亮子!,你他媽起來!”我推了幾下孟亮,只見他閉著眼睛,后背全是鮮血,手掌緊緊拉著我的手,我拽了他一下,他的手臂聳搭著,仿若沒有了骨頭一般。

魏天這群人很快就將我們幾個圍了了起來,我們四個個渾身都是鮮血,我不知道我挨了多少刀,因為此時不知道為什么,我一點疼的感覺都沒有,只是感覺冷,很冷.....

“嗡嗡嗡!”就在這個時候,倉庫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引擎聲,大約得有二十多輛摩托車呼嘯而來。

“草擬嗎的,再不來我們幾個就得扔這了……”聽見摩托車聲我躺在地上咧嘴笑了笑說到。

“全都給我,干死!”打頭的許風摘下腦袋上的頭盔,大聲的沖后面喊道。

魏天看見又來人,直接撿起一把砍刀,帶著人向許風他們沖了過去。

我看見許風來后,連忙拽著孟亮劉瑞還有元元往倉庫里面跑去,進入倉庫后我一眼就發現被綁在椅子上的楊父還有楊松,我們上去解開綁在他倆身上的繩。

“大爺你沒事吧?”我看著楊松的父親,有些害怕的問道。

“沒什么大事,還算你們有點良心,知道來救我們!”楊松的父親也沒矯情,冷哼了一聲活動活動身上的筋骨。

“這樣,劉瑞元元你倆帶著大爺先走,我去看看許風那邊……”

“好……你倆注意點安全……完事我們在龍哥那等你倆……”

說完劉瑞跟元元背著還在昏迷的楊松,帶著楊父就從倉庫后門跑了出去。

“許風怎么來了?”孟亮跟我一邊往外面跑一邊問道。

“許風就是那個一直給我們發短信的人,楊松被抓來的消息也是他告訴我的。”

“今天上午你出去見得那個人就是許風?”孟亮接著問道。

“沒錯……”

“他為啥幫咱們?”

“因為他跟魏天有仇,他是奔著魏天來的,剩下的事咱們不用管了,許風會處理……”我現在不想跟孟亮說太多,所以簡單的給他解釋了一下。

孟亮聽完沒在說話,跟著我一起往倉庫外面跑去。

倉庫外,兩邊人對峙。

許風走到他們面前,拿著軍刺直接頂到了魏天的胸口處,緩緩說道:“草擬嗎,你認識我不?”

“草擬嗎的,你誰啊?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魏天這個時候也沒慫指著許風罵道。。

“呵呵,我跟你提個人,你還記不記兩年前你打死過一個學生?他叫小峰!”許風一臉冷漠的表情看著魏天問道。

“……你是說那個傻逼啊!咋地你是來給他報仇的?”魏天回憶了半天終于記起這個小峰是誰了。

“草擬嗎,今天你別想活著出去!法院判不了你,那他媽我就判了你!”許風此時完全爆發了,紅著眼睛大喊著說道。

“斌子,把槍拿過來!”魏天回頭一喊,斌子不知道從里掏出了一把,頂在的許風的腦門上。

“草擬嗎!你扎啊!你不牛逼嗎?你不說我不能活著出去了嗎?你動手啊!”魏天一邊喊一邊拍打著許風的腦袋,樣子及其囂張。

許風看著斌子手中的獵槍,一聲不吭,腦門開始冒起了冷汗。

“草擬嗎的,給我弊了!”魏天一揮手,扭頭對著拿槍的斌子喊道。

低沉的槍聲響起,魏天睜著大眼睛,直愣愣的望著天空,一頭栽倒在地,嘴中不斷流著血沫子,鮮血噴在斌子還有許風的臉上,他可能到死也不會想到,斌子真的開槍了,但是是朝他開的!

時間一瞬間定格了,我們完全懵了,魏天的瞳孔慢慢擴撒,一雙大眼睛瞪的圓圓的,僵硬的躺在地上,鮮血如梅花一樣,染紅了土地。

斌子放下手中的獵槍,走到魏天的尸體前,靜靜的看了一會咬著牙說到:“小峰原名劉小峰,他女朋友原名郭倩,那他媽是我親妹妹!”

“殺人啦!”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喊道,隨后魏天的小弟,頓時鉆上一輛金杯面包,消失不見,對地上的魏天絲毫沒有理會,跑的比兔子還快。

整個倉庫,就剩下我,孟亮斌子還有許風以及他的小弟,和一個已經死透了的魏天。

到現在我才明白過來,許風為什么能對魏天的動向這么了解,原來郭斌竟然就是那個小峰女朋友的親哥哥,似乎整件事就都是他們倆個安排好的一樣,而我們幾個竟然只不過是他們手中的一顆棋子,一顆早就安排好的棋子。

一切的一切,命運似乎早有安排!

“死……死了?”我望著魏天的尸體渾身直哆嗦,磕磕巴巴的問道。

“仇終于報了,他倆在底下也能瞑目了!”許風走到斌子面前輕聲說道。

“恩,妹妹,哥哥終于給你報仇了……啊”斌子突然仰頭對著天空大聲喊道。

“跟你們沒關系,你們走吧!我給他埋了,然后跑路,就這么簡單!”斌子異常冷靜,回頭對我們說道。

“說他媽什么呢?事是我引起的,我他媽不走,!”我心理特別愧疚,根本沒想過要逃跑。

“這事跟你們沒關系,讓你們走就趕緊走……”許風也跟著說到。

說完后,許風跟斌子抬著魏天的尸體騎上了摩托車不知道去了哪里,留下我跟孟亮兩個人在空蕩蕩的倉庫不知所措。

“這……這幫人是干啥的啊?”孟亮反應了半天終于結結巴巴的對著我說到。

“我他媽哪知道啊!”我現在腦袋也特別,心情變得特別壓抑。

“魏天死了,咱們也算報仇了吧……”

“可是我想到他們真的會殺死魏天……行了,別在這站著了,一會Jǐng察該來了,咱倆也走吧!”我拽了拽發呆的孟亮就往倉庫外面走去。

大約走了得有十分鐘,我倆走到公路上,攔了一輛出租車上了車。

上車后,我孟亮和不停的抽著煙,身體不停的顫抖,而司機一直回頭看著我倆,畢竟我倆渾身是血,樣子實在是有點嚇人。

人就是這樣,可能你在看電視電影或則聽別人說的時候,覺得殺人沒什么,也沒那么可怕那種懼怕的心情,但是當你親眼見到的時候,那種情緒是常人根本無法體會,何況我倆還是個還在上學的學生,說害怕,那他媽的是扯犢子。

“咱們怎么辦?”孟亮渾身哆哆嗦嗦的看著我問道。

“沒事,殺人的不是咱們,咱倆先回龍哥那找劉瑞他們……”我看出了孟亮的心思,安慰道。

我說完,掏出手機,給劉瑞打了過去。

“喂,人送回去了嗎?”

“送回去了,我倆現在在龍哥這呢,你們那怎么樣了?”劉瑞焦急的問道。

“沒啥事了,我倆這就回去了。”由于還有司機在,我就沒跟劉瑞說魏天死了這回事。

“沒事就好,趕緊回來吧。”劉瑞提到嗓子眼的心終于放下了,聲音也變得輕松了起來。

“對了,你倆把龍哥的菜刀還有鐵鍋給我捎回來,我記得好像讓我讓在倉庫門口了,龍哥找我要呢!”劉瑞嗓門頓時提高了不少,他以為我們可能真的沒事了。

“恩,掛了啊。”我現在心情十分復雜,沒心思跟劉瑞扯淡簡單的答應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他倆沒事了,一會就回來……你瞅看我干啥,一會他倆就把你菜刀還有鐵鍋拿回來,看你那個摳唆樣……”劉瑞掛掉電話后,心情非常不錯的對著元元還有龍哥說到。

“嘿嘿,沒事了就好。”元元聽到我倆也沒事后,頓時開心了不少,傻笑了一聲說到。

另一頭,傍江開發區分局接到報案,Jǐng察去的時候,老舊酒廠已經燃起了熊熊烈火。

半個小時候后,火被撲滅,未發現尸體。

但魏天失蹤,據目擊證人描述,魏天被槍殺,嫌疑人郭斌,許風!

開發區老酒廠,今天熱鬧無比,酒廠區域內全部被Jǐng察封鎖,辛苦的刑Jǐng正在勘查著現場。

這次案件,雖然沒有發現尸體,但一人失蹤。據大量目擊證人反應,有人開槍而且還放了火,這非常明顯就是在銷毀證據。

“……電話打通了嗎?”魏三坐在家里快速問道。

“聯系不上少爺……”一名帶著墨鏡的精壯男子額頭冒冷汗。

“這個混犢子,讓他消停點就是他媽不聽啊……”魏三腦袋嗡的一聲,身子仿佛被抽空一般噗通一聲坐在了床上。

“少爺可能……!”墨鏡的男子一口接一口的裹著煙嘴。

“誰動的手?”魏三搓著手掌,心里傳來特別無助的感覺。

“目擊證人說是郭斌!”墨鏡男子一咬牙,干脆利索的回道。

魏三聽到這話,猛然抬起了頭。

“就是那個您給少爺找的保鏢……”墨鏡男子嘴唇干裂的說道。

“……!”魏三看著墨鏡男,嘴唇抖動,一句話都沒有。

“造孽啊……給鐵面打電話讓他回來……”沉默了一會,魏三又接著開口說道。

墨鏡男聽到這話,也沒接著說什么,干脆利索的轉身就走。

空曠的室內,沒開燈,光亮微弱,魏三低頭聽著墨鏡男的腳步越來越遠,口中發出吭哧吭哧的聲音,雙眼含淚,捂著胸口直接栽倒在了地毯上。

半個小時后,魏三直接被送到了本市最好的醫大一院。

魏三前腳進醫院,市局局長后腳就跟了進來。

“魏哥,大侄子出了這樣的事,大家都很難過,但是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局長看見魏三醒了,連忙上前安慰道。

魏三看了看局長,聲音微弱的說道:“大庭廣眾之下,持槍殺人,我希望能盡快破案!”

“魏哥,從公來講,你對咱們市的貢獻大家看在眼里,從私來講,小天管我叫叔叔,省公安廳已經做出批示,馬上就會有結果!”市局領導連忙說道。

“好……”魏三點了點頭后,接著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

大案發生兩個小時以后,全市基本就被封死了,國道,高速,客運站,火車站,機場,黑車聚集地,全部都有防暴隊和掛著特Jǐnglogo的巡邏車。

大街上,Jǐng燈來回穿梭,交Jǐng全部出大勤,卡在主要干道,幾乎每車必檢!

此時我跟孟亮已經回到了龍哥麻將館。

“你倆咋才回來啊?菜刀呢?鐵鍋呢?”劉瑞看見我倆進來,連忙跑過來問道。

我進屋后直接一屁股坐在了龍哥床上,而孟亮也是躺在床上喘著粗氣,我真的特別累,無論是心里還是生理。

“你倆咋了啊?咋不說話呢?”劉瑞看見我倆沒搭理他,跑到床邊推了我一把問道。

“發生了什么嗎?”元元也看出了我倆的不對勁。

“有水嗎?”我嘴唇發白,感覺嘴里特別干。

“不就出去打個架嗎,怎么還造成這樣了……”龍哥伸手遞給我一瓶礦泉水。

“咕嚕嚕……”接過礦泉水,我一口氣喝了半瓶多。

“你倆到底咋了啊?”劉瑞看我喝完水著急的問道。

我把礦泉水遞給了身邊的孟亮,然后沒有一絲隱瞞的把事情從頭到尾給他們講了一遍。

“什……什么?你說的都是真的……”劉瑞聽完我的話之后,就好像吃到屎一樣,嘴巴張的可以放進一雙皮鞋。

“都他媽這時候了,你認為我有心情逗你嗎?”我心情十分煩躁的沖劉瑞喊道。

“我艸,魏天竟然讓郭斌和許風給殺了……太他媽解恨這也……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親眼看看魏天咋死的……”劉瑞此時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但是這倆人也太他媽狠了,為了報仇整了這么大一個局……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無間道啊……”劉瑞看見沒人搭理他,又接著說到。

“那魏天死了,會不會牽扯到咱們啊?畢竟事情是因咱們而起?”元元這個時候終于說出了我所擔心的事情。

“我不知道會不會牽扯到咱們,但是以魏三的性格,他肯定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一直躺在床上的孟亮說到。

“魏三咋地?人又不會咱們殺的!他找咱們有什么用?”劉瑞無所謂的說到。

“呵呵,殺人這倆孩子有點意思……”一直在邊上聽著的龍哥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反應,只是一直抽著煙靜靜地聽著我們說話。

“龍哥,你說我們該怎么辦?”

畢竟龍哥是成年人,他應該能比我這些學生想的多一些,我看了看他,低聲問道。

“死的是什么人?有沒有什么背景?”龍哥問道。

“死的是咱們市魏三爺的兒子,龍哥你認識不?”我簡單介紹了一下魏天的身份。

“魏三啊,我知道他……”龍哥回答道。

“咱們市有幾個不知道魏三的……”劉瑞在一旁傻逼兮兮的白了龍哥一眼說道。

“你閉嘴,龍哥你接著說!”我指了指劉瑞情緒非常不好的喊道。

“……”劉瑞看見我心情不好,也沒再說話。

“主犯那兩個孩子跑了,魏三肯定會找到你們,在他眼里你們都是一伙的,他兒子的死是因為你們,你們才是這件事最重要的那部分,魏三能夠抓到兇手還好,一旦抓不到,他就會把注意力放在你們身上。所以我覺得你們現在情況并不好……”龍哥抽著煙分析道。

聽完龍哥的話,我心里咯噔一下,雖然早就知道魏三不會放過我們,但是龍哥這么一說,我才知道情況是這樣的危險。如果魏三找到我們,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面對魏天我們都沒有什么還手之力,何況是魏三呢!

“那我們該怎么辦?”孟亮思考了一會問道。

“躲……”龍哥實話實說。

“但是這么躲著,我們得躲到什么時候?”我皺著眉問道。

“躲到魏三抓到兇手……”

“那要是抓不到,那我們就得一直躲著?”這個時候劉瑞也嚴肅了起來,看著龍哥問道。

“不行我自己去找魏三,把事情扛下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咬著牙說道。

“你他媽瘋了,出了事你自己一個人去扛雷?”孟亮死死看著我說道,此時的我們神經都非常脆弱,都很不理智。

“別他媽吵了,這幾天都在我這待著,哪也別去!事情還沒到你們想的那個地步,現在害怕了,早他媽干啥來的!”龍哥突然站起來扯著脖子喊道。

第二天早上五點,醫大一院。

“魏爺情況怎么樣了?”醫院走廊內,一個頭戴面具的青年男子語速飛快的問道。

說話的這個人就是魏家的二把手,鐵面。

鐵面可以說是sz市最神秘的一個人了,出道不久卻深得魏三賞識,來魏家短短不到三年就成為了魏三的左膀右臂。現在魏家大大小小的生意基本上都是靠著鐵面一個人去搭理。

鐵面剛到魏家時,他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魏天,此人救過魏天無數次,這樣才慢慢的走進的魏三的視線當中,得以重用。

我的傳奇歲月 第1458章:重用

在搜索引擎輸入 "我的傳奇歲月 PHP文學" 或者 "我的傳奇歲月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我的傳奇歲月目錄  |  下一章
全站強推小說編號
所有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