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P文学
 
关键词:长生不死  武动乾坤  异界魅影逍遥  重生之贼行天下 灵罗戒 弄潮
您当前所在位置:PHP文学>> 历史小说>>寒门状元

第二〇五九章 倾向决定立场

更新时间:2018-09-08  作者:天子
在搜索引擎输入 "寒门状元 PHP文学" 或者 "寒门状元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寒门状元 第二〇五九章 倾向决定立场
沈溪送走王琼时,尚是中午,沈溪匆匆吃过午饭,然后回书房把成立战时衙门的事情写成奏疏,然后前往兵部。

因为朱厚照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活动,沈溪没打算此时去面圣,至于当晚又或者是来日见朱厚照,沈溪并没有强求,毕竟事情不是很急,他要看看京城内各方反应。

他故意在跟王琼的对话中,把成立战时衙门的消息泄露出去,便在于他认定王琼会把消息散播出去,尤其是告知谢迁。

至于王琼是亲自拜访时说出来,还是通过旁人之口转达,沈溪不是很关心。

沈溪知道,王琼离开京师前一定会去拜见谢迁,此人能力出众,做事务求滴水不漏,谁都不得罪。

下午沈溪在兵部衙门查询河套地区的资料,消息传来,说是王琼亲自登门拜访了吏部尚书何鉴和户部尚书杨一清,但没见谢迁的消息。

沈溪放下手头的活计,心想:“难道王琼知道我跟谢老儿有矛盾,故意不去阁老府辞别,只是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让谢老儿知晓,以便让他保持中立?”

因为沈溪对王琼的行事风格完全不了解,没法断定王琼如何把消息传递出去的,最后甚至产生怀疑:“莫非王琼故意装作不知,抽身事外?”

等下午沈溪从兵部衙门出来,回到家中,才知道王琼并没有逃避问题,因为何鉴已到他府上拜访,似有要事相商,以沈溪敏锐的洞察力自然明白是为成立战时衙门而来。

“何尚书,久违了。”

沈溪年后跟朝中重臣少有会面,大年初一豹房的赐宴他没去,只有朱厚照遇刺时跟何鉴打过照面。

何鉴在沈溪陪同下,一起进到府中,来到书房。

何鉴道:“年后休沐,朝廷没多少事,天天待在家中,迎来客往,并未觉得轻松多少。好在衙门里对于官员的考核全都有了结果,近来天气晴朗冰雪消融,道路恢复通畅后滞留京城的官员终于可以返回任职之地……”

路上何鉴跟沈溪闲话家常,等到了书房,才开始逐步涉及公事。

沈溪点头:“吏部天官历来如此,访客多些可以理解,你看我这府上就无人问津。”

何鉴哈哈一笑:“还不是你闭门不见客,否则前来肯定送礼的人会把门槛踏破。”说到这里他幽幽一叹,“吏部尚书责任太过重大,老朽这把老骨头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年后便准备跟陛下辞呈。”

沈溪有些诧异地看着何鉴,见对方不像是在开玩笑,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何鉴是不想晚节不保,马上朝廷就要跟鞑靼人开战,有可能重演英宗土木堡之变一幕,在这种情况下,何鉴萌生退意,想置身事外。

何鉴道:“之厚,共事多年承蒙你照顾,这里我就不跟你见外了,有话直说……今日德华到府上拜会,提出一件事,说你想要在兵部外临时成立一个衙门,以应对今年战事,对此你有何深意?”

沈溪没有马上回答,他在想何鉴为何这么着急来询问,难道他提前把事情告知谢迁,现在是来探口风的?

何鉴见沈溪似乎是有回避话题的意思,又道:“既然之厚要在面圣时提出建议,那这件事便隐瞒不了多久,我便自作主张来问问。说起来你跟陛下提请设置临时衙门并无不可,但很多事需要朝议,但现在……唉,你也知道现在朝廷不成样子,事情一旦拿到内阁和司礼监进行批复,很多时候都会石沉大海!”

沈溪点头:“其实在下提出成立临时衙门,便是为方便协调统筹,简化流程,如果战时很小一件事还得要各衙门商议后才能决定,又或者要通过通政使司、内阁、司礼监等程序批阅执行,必然会耽误战事进程,需要一个强有力的衙门进行处置!”

何鉴叹息道:“想法是好的,就怕很难得到于乔认同。”

沈溪当然明白何鉴的意思,摇摇头道:“谢阁老本就不支持这场战事,如果成立这样一个衙门,必然会在粮草和兵器调拨上占据主动,也就违背之前在下答应自行筹措作战物资的承诺,同时他还担心我利用这个衙门获得更多资源,趁机扩大势力。”

何鉴微笑着看向沈溪,大概意思是……你明白就好。

沈溪再道:“这样一个衙门,不是为了跟朝廷要钱要粮,而是为了更好地调度指挥,如果战时一切要等京城回复的话,前线战事又如何进行下去?”

何鉴想了下,未置可否,但他眉头紧皱,似乎是在告知沈溪,要成立这样的衙门实在太过困难,最后他劝解道:“之厚,你还是多跟谢尚书商议,若能说服他的话,相信朝中不会再有人反对,这件事……老朽没法帮到你。”

沈溪微笑以对,他知道就算何鉴是个中立派,但涉及表决等议程时还是会站在谢迁一边,只是何鉴会在他和谢迁间进行调解罢了。

因为何鉴完全没表达看法,沈溪大概明白,现在所有的阻力都来自于谢迁,当即道:“这件事,在下不会独断专行,贸然去面圣跟陛下议定,会先征求朝中人的意见……何尚书认为如何?”

“哈哈,这就好,这就好。”

何鉴欣慰地笑道,“就怕你跟陛下直接把事情定下来,这会让你跟谢阁老那边矛盾更加激化……你知道谢阁老这个人,脾气太倔,你跟他为了开春后对鞑靼一战闹得很不愉快,是时候缓和一下了……”

“既然你不肯放弃出塞作战的计划,谢阁老也坚持己见拒不配合,作为晚辈你就该想办法缓和矛盾,不要轻启争端……咱们大明不能因为一场战争伤了内部和气,对外夷开战,首先要保证上下一心。”

虽然何鉴话说得漂亮,但归根到底就是此人是个老奸巨猾的中庸派,但沈溪还是领情了,点点头道:“最重要的还是得到谢阁老同意,在下明白。”

何鉴没多少主见,基本处于与世无争的状态。

他得到消息,都会原封不动告知谢迁,只是觉得见谢迁前有必要先跟沈溪商议,把沈溪的目的搞清楚,这样才会有的放矢。

等他从沈溪这里得到先征得谢迁同意才会成立新衙门的承诺,便迫不及待去了谢府。

结果谢迁听到后没说当即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而只是带着些许不屑,用嘲讽的语气道:“他倒是能耐了,要在六部外成立新衙门,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这朝廷的条条框框就拴不住他?”

院子里摆放着个火盆,炭火烧得旺旺的,上置烤架,谢迁兴致很高,不时地翻滚搁置在上面的鹿肉……这是在辽东任职的门生拜访时送来的礼物,寒冬腊月鹿肉冻得硬邦邦的,从长白山运到京城来也不会变质,到屋子里热和的地方放置一晚便解冻,此时烤起来鹿肉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异香扑鼻。

不过何鉴没什么食欲,他年老体迈,除了牙齿几乎掉光外,五感也有退化,并不觉得黑乎乎的烤鹿肉有什么特别。

何鉴道:“于乔,凡事都有两面性,之厚虽然说要新成立个衙门统筹战事有些不靠谱,但想他成立军事学堂,并未影响到大明朝廷正常运转,反倒培养了些军事方面的人才……有何不可?”

谢迁黑着脸问道:“你要替他说话?”

何鉴赶紧解释:“老朽可没这层意思,这些不过是内心的真实想法,如果你觉得不妥,大可反对……这次老朽先去见过之厚,他说得很明白,如果这次于乔你不同意,他开设新衙门的事情便会作罢。”

“算他识相!”谢迁带着极大的怨怼说了一句,等他说完后,心里又有些空落落的。

他有些纳闷儿:“这小子不跟我争,为何我心里会失落?难道非要争得头破血流,把他打压得体无完肤,我才觉得这胜利有价值?他先服软,我反而不能接受?这是什么心理?”

何鉴见谢迁沉思不语,好奇地问道:“于乔,你有何看法,难道单纯就是反对?”

谢迁抬头瞥了何鉴一眼:“我做事素来讲究公事公办,既然他提出新设衙门,那就一切按照流程办理,上疏后由内阁和司礼监做出批复,再由六部和各寺司衙门给出意见,总归一切务求合情合理……他有本事的话,还可以请陛下开朝会,若朝议上他能说服满朝大臣,我还能反对什么?”

何鉴摇头苦笑:“你倒是会给他出难题!”

谢迁道:“你我在朝摸爬滚打多年,朝中哪件事可以轻易为之?这对他来说能算作困难吗?既然要新设衙门,就应该通过朝廷公议,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不要怪我在后面扯他后腿。”

“其实当初朝廷开设军事学堂我便觉得有失体统,但大明素来以文制武,那些武夫就算在学堂学到点儿什么,也不会有多大影响,才没有反对。但这次他居然想增设衙门,而且听你的意思还想从六部拿权,如此必须得到朝臣认同,最好的方式便是在朝会上定夺,而不是他跟陛下闭门商议后便把事情定下来!”

何鉴苦笑连连,打量谢迁,心想:“谢于乔嘴上说支持,但其实是变相利用沈之厚,让他劝陛下将朝会变成常态……这谢于乔真是太狡猾了。”

谢迁把烤架上的烧鹿肉取下,招呼道:“世光来一块?”

“不必了!”

何鉴摆摆手,“这么油腻的东西,还是留给你自个儿享用吧,老朽一大把年纪实在没那牙口……年后老朽便要跟朝廷提请致仕,这里先跟于乔打一声招呼。”

谢迁瞬间紧张起来,问道:“你要退下去?”

何鉴捻着胡须道:“人老了,做什么都力不从心,不退下来难道要赖在吏部尚书位子上?说起来,你该好好想一下,谁人来接替老朽……以老朽看来,之厚便不错,不过他要兼顾兵部的事情,陛下未必愿意,但让旁人来,怕是没人合适……马上就要启程去三边履职的德华回朝担任部堂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谢迁黑着脸道:“不会是我说你几句,你便萌生退意吧?”

何鉴笑容灿烂:“你当老朽这么脆弱?当初刘瑾擅时,当面叱骂老朽都坚持下来了,你这点儿算什么?实在是力不能支啊!老朽当官这些年,什么事都看清楚了,何必再眷恋权位?于乔,老朽跟你不同,实在太累了,你就让老朽安享晚年吧!”

谢迁本来已开吃,听到何鉴的话后,却好像比沈溪新设衙门还要在意,连手中的烤肉都放了下来,整个人显得意志消沉。

半晌后,谢迁才道:“最起码,你要再坚持一年,把今年熬过去,现在临时换谁来执领吏部都不合适……若沈之厚凯旋,回朝必然会接替你的位置,难道让他一直留在兵部,穷兵黩武不成?”

何鉴皱眉:“于乔,你不再反对之厚打这场仗了?”

谢迁恼火地道:“反对有用吗?陛下下定决心要打,臭小子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让我说什么好?朝中始终要有人安定民心,换作旁人来当吏部尚书,怕是朝臣和百姓都会无所适从,唯有你何世光能镇得住场面。”

何鉴苦笑道:“也就于乔你这么看重老朽,若真论能力,朝中许多人都远在老朽之上。”

谢迁用热切的目光望着何鉴:“谁不信服你何世光?之厚这小子总归要去边关打仗,那就由得他去闯,若打赢了就回朝当吏部尚书,就算不想,老朽也会推着他去做,这样他就不用再惦记军旅之事,若失败了……他自己怕是也没脸回来,到时候他卸职闲居,你我也能放心退下来,安享晚年。”

何鉴皱眉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是防着之厚?”

“这满朝上下,谁都没他有能耐,不防他防谁?”谢迁又叹了口气道,“近来司礼监张公公也开始咄咄逼人,看来他当上司礼监掌印后,从无到有逐步培养起了依附于他的势力,想干涉朝政了。”

何鉴道:“看看,谁都惦记着权柄……你以为换旁人掌司礼监,就完全听我们这些文臣的?”

谢迁叹息道:“始终还是在可控范围内,张公公到底是内臣,只要没有外面的人跟他里应外合,他便当不了刘瑾……这个时候更需要你来帮我,绝对不能轻言乞老!”

何鉴想了下,再次摇头苦笑:“有些事,实属人力不可为,既然老朽身体不能支撑,又何必苦苦强求呢?”

谢迁打量着何鉴,鼓励道:“世光,你还没到走不动道的地步,有余热就要尽力散发光辉,朝廷有多少比你更年老体迈的大臣为大明立下汗马功劳?远的不说,马负图年七十收复哈密,便是你我学习的榜样!”

“世光兄,这朝中老朽能倚重之人,除了你之外,实在没旁人了!”

寒门状元 第二〇五九章 倾向决定立场

在搜索引擎输入 "寒门状元 PHP文学" 或者 "寒门状元 phpwx" 就可以找到本书
上一章  |  寒门状元目录  |  下一章
全站强推小说编号
所有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