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章 斬殺白玉霄

  “多謝三位師兄出手相助。”陳宗抱拳,由衷感激。

  “同為真劍學宮弟子,應該的。”石長青說道,旋即驚訝不已:“師弟的修為竟然突破了,還達到練勁境四轉中期,不可思議。”

  “不僅修為達到練勁境四轉中期,實力也冠絕同期。”出劍雄渾的武者笑道。

  他們三個的實力不錯,但與他們三人戰斗者的實力也不錯,最終看到陳宗將六個練勁境四轉擊殺之后,紛紛退走。

  經過石長青介紹,出劍雄渾的武者,名為項展,而出劍凌厲狠辣的那個,則叫做黃立松。

  “接下去,師弟是打算一個人,還是與我們結伴?”石長青問道。

  與石長青三人結伴,可能會比較安全,但也不絕對。

  “多謝三位師兄好意,但我的實力,可不比三位師兄,只會拖后腿。”陳宗念頭一轉便說道。

  自己現在的修為達到練勁境四轉中期,一身實力的確不錯,不過和石長青等人相比,多少還是有差距的。

  石長青他們可以更深入西荒,自己就不行了。

  結伴聯手,那是建立在實力差不多的情況下,不然,就等于一種無形的施舍。

  “既然如此,師弟要當心。→↘長→↘風→↘文→↘學,ww≧w.cf︾wx.ne$t”石長青沒有強求。

  “師弟告辭。”項展和黃立松紛紛說道,三人聯訣而去,陳宗則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向。

  這是陳宗進入西荒的第十五天。

  死在劍下的妖獸,已經有一百多頭,最弱是三級下品妖獸,最強是四級下品妖獸。

  短短半個月時間下來,被殺死的妖獸,多達上萬之數,這是一個很大的數目,何況,還有半個月時間。

  當然,妖獸被大量殺死的同時,也有不少武者被殺死,或者是死于妖獸的爪牙之下,又或者是死在其他的武者手中,還有死在黑妖門武者的手下等等。

  千錘百煉,方見真才。

  西荒雖然看起來荒蕪一片,但其中也擁有不少寶物,有些武者機緣巧合得到了,對自身的修為和實力,都會有不小的進展。

  比如陳宗奪得的一顆小破境果等等。

  “修為終于達到四轉巔峰了。”白玉霄微微一笑,滿臉冷意,眼底殺機縈繞:“陳宗,再讓我遇到你,你必死無疑。”

  殺死陳宗,就是白玉霄現在的目標。

  或許是上天的安排,陳宗再一次和白玉霄相遇了。

  “陳宗,看來是上天要亡你。”白玉霄長笑不已,聲音盡顯殺機凌厲,直接展開身法,飛速逼近陳宗,出劍。

  一劍,仿佛刺破云霄,不僅快,而且凌厲至極,無物可擋。

  強橫的紫極劍勁涌現,直接將長劍覆蓋,泛著一絲紫色光澤,與空氣摩擦而過,似乎因為高溫而彌漫出淡淡的火紅,與紫色交匯,紫紅一片,像是天火流星擊落。

  沖勁術一劍沖霄!

  白玉霄一出手,就是最快最強的一劍,要將陳宗直接擊殺,不留絲毫機會。

  修為達到練勁境四轉巔峰,讓白玉霄的實力,又有明顯提升。

  可怕的殺機和凌厲,直透空氣率先襲擊,那種劍壓,幾乎讓陳宗窒息,感覺身軀好像要被貫穿似的。

  深吸一口氣,陳宗渾然不懼。

  若是修為突破之前,面對這一劍,或許力有不逮,但現在……

  一身內勁奔涌,驚雷劍勁以驚人的速度沖擊而出,盡數涌入手中長劍之內。

  達到練勁境四轉,無需什么特別的手段,內勁便可以外顯,差別只在于有的人能夠更快做到,有的比較難,有的可以一下子就讓大部分內勁外顯,有的則需要通過一次次的練習才行。

  陳宗就是屬于那種又快又有效率人。

  驚雷劍勁涌現,直接覆蓋了長劍,似乎化為一絲絲的電弧環繞。

  閃極雷殺劍!

  一劍殺出,劍化為一道閃電,撕裂長空,霸道狂暴而犀利的力量,達到極致,擊碎一切。

  “練勁境四轉中期!”白玉霄悚然大驚。

  這才多久,自己因為一些奇遇,修為從練勁境四轉后期提升到四轉巔峰,陳宗的修為,竟然從練勁境三轉后期突破到練勁境四轉中期,這種速度,太可怕了。

  要知道,從三轉到四轉,存在著一道溝壑,對天才來說,突破或許不算難,卻一樣需要花費時間沉淀,像陳宗這般,在短短時間內就從三轉后期突破到四轉中期,并且一身內勁沒有半分虛浮感,太過不可思議。

  念頭剛剛升起的剎那,雙劍已經碰撞。

  閃極雷殺劍!

  沖勁術一劍沖霄!

  閃電之下,紫紅色的劍光被擊潰,勢如破竹,無物可擋。

  沖霄之勢也在剎那被擊破。

  論內勁的精純度,白玉霄不如陳宗。

  勢如破竹,一劍,直貫而去,殺向白玉霄。

  這一劍,太快太兇太強,將快準穩狠發揮得淋漓盡致,無可閃避也無可抵御。

  連最后的聲音也來不及發出,白玉縣咽喉被刺穿,透過脖頸刺出。

  雙眼瞪大,嘴巴張開,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白玉霄五指松開,手中劍無力墜落,不自然卷曲的手指,顫巍巍的指著陳宗,最后不甘落下,耗盡最后一口氣息。

  陳宗看著白玉霄劍落人倒,也由衷的呼出一口氣。

  自從知道白玉霄是白家人之后,陳宗心中就有一根梗,只是,當時白玉霄沒有出手對付自己的意思,陳宗也不會主動去找他,自從白玉霄裝扮成黑衣人截殺自己開始,就注定了這一段恩怨。

  一次兩次三次。

  事不過三。

  終于恩怨了結。

  驀然,陳宗轉頭看向右側,數百米外正有一人看過來,陳宗心頭不由一沉。

  殺死白玉霄,自己是不會后悔,相反,心念通透,但問題在于,白玉霄和自己都是真劍學宮的弟子,若傳出去,只怕對自己不是什么好事。

  數百米外那人反應極快,立刻抽身后退,生怕被滅口似的,速度極快,眨眼遠去,那種速度,幾乎接近練勁境五轉,陳宗就算是想追趕,也難以追上,何況還是在一身內勁大幅度消耗的情況下。

  “事已至此,只能隨機應變。”呼出一口氣,陳宗從白玉霄的包袱中,找到了二十幾顆妖獸內丹,大部分是三級,還有兩顆四級,價值不菲,此外,還有一些回勁丸等等。

  “這是……”

  又從白玉霄的衣服暗袋內,找出一本秘籍,上書沖勁術三個字。

  練勁境武者的秘術,如同氣血境層次的燃血術一類禁術,但副作用沒有那么大,頂多是施展時消耗的內勁劇增。

  練勁秘術修煉的最低要求,就是練勁境四轉,因為到此,內勁能夠外顯。

  “有沖勁術,我的實力又可以進一步增強。”陳宗暗喜不已。

  像沖勁術這等秘術,不算多么珍貴,回到真劍學宮,便可以隨意修煉,不過如今是在西荒之中,能盡早學得,自然更好。

  服用回勁丸恢復內勁,陳宗翻開沖勁術秘籍仔細看了起來。

  “將內勁進行壓縮,壓縮到極致時反彈,瞬間爆發出來,將之引導,變成一股沖擊之力……”

  過人的悟性,讓陳宗能夠更快的領悟到其中的奧妙,何況,沖勁術本身也不算多么高深莫測,正常的武者都可以領取,區別在于,短時間還是長時間練成。

  因為沖勁術的原理,就是用自身的精神意志去控制一部分內勁,將之壓縮,就像是彈簧一樣,然后反彈,控制反彈之力化為沖擊之力。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控制部分內勁進行壓縮,這需要扎實的修為和對自身內勁有高度的掌控,不然就需要通過一次次的練習,熟能生巧。

  如白玉霄,足足花費了十天時間,才練成沖勁術。

  一身內勁完全恢復,陳宗便嘗試沖勁術,第一次嘗試,難度很大,體內的部分內勁剛剛聚集起來,正要壓縮之際,卻自己潰散掉。

  陳宗沒有氣餒,再次嘗試,這一次,內勁已經開始壓縮,卻因為不夠穩定又自行潰散。

  進行第三次嘗試,這一次,結合前兩次的失敗,陳宗終于將部分內勁成功的壓縮,完成沖勁術的第一步,只是感覺有些勉強,散掉內勁,再次嘗試。

  直到第十次時,陳宗才能夠做到,熟練的將一部分內勁壓縮,過程需要一秒鐘,而后,嘗試將壓縮之后的內勁反彈化為沖擊之力。

  一次次嘗試。

  “沖勁術!”

  一劍刺出,內勁壓縮爆發沖擊,令得這一劍的速度提升三成。

  “不錯,劍速提升明顯,威力也有所增強,但前后需要兩秒鐘時間,太長。”陳宗暗道,指出優勢和弊端。

  對練勁境武者來說,一秒鐘足以做出好幾次攻擊,兩秒鐘太長。

  陳宗覺得不滿,繼續修煉。

  必須將沖勁術修煉到念動而發的地步,對生死戰斗,才能起到作用。

  達到那一步,白玉霄前后足足花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一次又一次,一邊嘗試,一邊前行,發現妖獸便出劍擊殺,反反復復,內勁消耗得差不多時就停下來恢復。

  第三天。

  “沖勁術!”

  念頭一動,一部分內勁在瞬間壓縮反彈,化為一股沖擊之力,在陳宗的引導之下,透過劍身,直接刺殺而出,強橫迅疾的一劍,如同驚雷破空,將空氣刺穿,劍身直接留下一道筆直軌跡,刺入飛撲而來妖獸的頭顱,從腦后穿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