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剝奪身份

  (多謝大家的祝福,鞠躬鞠躬)

  白玉山金絲內甲被破開,胸口皮膚被刮起一層,鮮血淋淋觸目驚心,他的臉色變來變去,回想之下,方才那一指,似乎沒有真正擊中陳宗。

  陳宗神色有些冷,方才白玉山的破血指,其實沒有真正擊中自己的心口,被貼在心口處開啟山壁石室的鐵片所抵擋,不然,自己很可能如白玉山所說,一身氣血會隨之衰敗,直至最后消失淪為廢人,那種后果想一想,就不寒而栗。

  之前看眾多書籍,就看到相關記載,有一些比較奇特甚至堪稱毒辣的武學,專門破壞氣血等等,只是很少,也不容易修煉,沒想到白玉山竟然有。

  殺意,在心中凝聚。

  只是,楊導師在這里,自己想要殺他是不可能的事。

  “同堂師兄弟切磋,不是生死戰,你們太過了。”楊導師臉色發寒聲蘊怒意,銳利冰寒的目光,仿佛要將白玉山和陳宗刺穿:“此戰,到此結束,算平手。”

  擂臺下眾人也沒有意料到,一場挑戰賽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眼力不差的人都可以看出,最后關頭,白玉山一指點向陳宗的心口,盡管他們不清楚那是什么招式,卻能肯定是一種指法武學。

  心臟乃氣血之源,一旦受損,輕則要休養上個把月甚至更久,重則落下病根,影響到修為的提升,等于斷絕前途。

  由此,陳宗才爆發出那一劍,欲將白玉山斬殺,關鍵時刻被白玉山避開。

  這已經演變為生死戰了,是不被允許的。

  “身為大師兄,你讓我感到失望。”楊導師看向白玉山,冷冷呵斥道。

  對白玉山,他比較熟悉,抱有很大的期望,至于陳宗,則是因為幻云劍客的點名才真正讓他印象深刻,然而,了解很少,今日看一戰,竟然能以氣血境八層對抗白玉山而不落于下風,正暗自震驚欣喜。

  畢竟不管說,陳宗都是劍耀堂弟子,他的天賦過人實力強大,對劍耀堂而言,就是一種榮譽,作為劍耀堂的導師,同樣面上有光。

  之前他認為陳宗狂妄自大,看到陳宗的實力之后,雖然被打臉,卻一點都沒有惱怒,反而更看重陳宗。

  一個之前就被他看重的弟子和一個剛剛被他看重的弟子,竟然要殺死對方,無法接受。

  “你們兩個都回去好好反省。”楊導師揮手說道。

  “是。”白玉山點頭,收劍入鞘,轉身作勢要離去,陳宗也收劍入鞘,楊導師背負雙手身形一閃,離開擂臺。

  異變陡生!

  “沸血術第三重!”

  “星芒之力!”

  “飛星逐月!”

  剎那,白玉山爆發,一身氣血沸騰起來,好像煮開的水,體溫急劇升高,皮膚通紅一片,似乎有絲絲的白色氣息彌漫上升。

  沸血術第三重,直接增強兩千斤的力量和三成的速度,讓白玉山的實力,瞬間達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旋即,白玉山所修煉的星芒功第四重也隨之爆發,凝練出來的一道星芒之力展現,珍鐵劍出鞘,好像有一點星芒注入劍身之中,化為一顆絕世流星撕裂長空,十分突兀又狠辣至極,速度再次提升,施展出大成之境的人級上品武學,帶著白玉山全部力量,刺向陳宗。

  一萬兩千斤的臂力、增加三成的速度以及第四重星芒功所凝練出來星芒之力的增幅,可怕至極,擂臺下的眾人,只感覺自己的思維好像停頓了,眼力,根本就無法捕捉到那一劍,哪怕是三個實力強大的天耀堂弟子,也只能看到一抹星芒飛逝。

  這一劍的速度,已經有超越氣血境極限的跡象,無限接近尋常練勁境。

  “白玉山,你敢……”楊導師回身看去,面色陡然大變,一邊暴喝一邊爆發出內勁,身如利劍出鞘,快到極致,同時拔出背后長劍,瞬間斬出,強勁的劍風將空氣撕裂,宛如一道透明的殘月劈向白玉山之劍。

  只是,楊導師之前已經離開擂臺有些距離,白玉山的爆發又十分突然,頗有遠水救不了近火的情況,慢了一線。

  陳宗也沒有料到,眾目睽睽之下,白玉山竟然會如此喪心病狂,完全出乎意料,只是,驚訝之余,陳宗臨危不亂,反應十分迅速。

  過人的思維速度讓自己在剎那做出最準確的應對。

  白玉山這一劍極快,難以閃避,只能硬抗。

  “沸血術第二重!”

  “天絕真劍力!”

  陳宗已經將沸血術修煉到第二重,能增強一千斤力量和兩成速度,這比不上白玉山沸血術第三重的增幅,旋即,那一道潛伏在心臟處的天絕真劍力爆發。

  白家作為極武主城的八大勢力之一,自然也有人級極品功法,但只有一門,并且只有極為重要出色的子弟才能夠修煉,白玉山在白家內頗有地位沒錯,卻也沒有到修煉人級極品功法的資格,他所修煉的是人級上品的星芒功。

  同樣,在七耀武院當中,自然也有人級極品功法和武學,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煉的。

  星芒功前三重能夠增強出手威力一成和速度一成,修煉到第四重,便會凝聚出一道星芒之力,施展之下,又能增幅一成力量和一成速度,好像飛星掠空一般。

  身為劍耀堂的首席大師兄,白玉山天賦的確過人,早已經將星芒功修煉到第四重的地步。

  只是,真劍天絕功超越人級極品功法,修煉到第四重能增幅出劍五成威力,十分可怕,凝練出來的一道天絕真劍力,也同樣可以增幅五成威力,疊加之下,變得更加驚人。

  “天光云影劍!”

  白玉山這一劍帶著必殺之意,陳宗也毫不客氣,全力爆發之下,施展出最強橫的一劍。

  強烈到極致的光芒閃耀,幾乎要充斥整個擂臺,擂臺之下,哪怕是那三個天耀堂弟子也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武耀堂首席大師兄展鷹震撼不已,這一劍他曾經看陳宗施展過,還是在不久之前,并且親手硬碰過,當時,還沒有現在這么強。

  現在這一劍施展出來,完全看不到劍在哪里,更感受不到,只有一種令他驚悚的感覺。

  強烈刺耳的聲音從強光云影之中震蕩開啟,空氣如水波紋四溢,與此同時,楊導師殘月般的劍風也劈殺而至,直接將強光擊碎驅散。

  陳宗持劍,面色蒼白一片,正踉踉蹌蹌的連連后退,反觀白玉山則倒飛而出,手中珍鐵劍脫落插在擂臺上,他的胸口有一道劍痕,深可見骨,大股大股的鮮血涌現。

  陳宗那一劍,若非有珍鐵劍直接抵擋,白玉山只會被一劍兩斷,就算如此,也受傷很重,不及時救治的話,可能會失血過多而死。

  劍風過處,楊導師也落在擂臺上,面色冰寒到極致,雙眸更蘊含驚人怒意。

  “陳宗,你出手太重了。”楊導師直接呵斥,旋即看向白玉山處:“還不將白玉山帶下去救治,另外,我以劍耀堂導師的身份宣布,白玉山身為首席大師兄,卻違背首席大師兄的原則,剝奪他首席大師兄的身份,由陳宗暫代。”

  一堂的首席大師兄,不僅要有過人的實力,還要能處事公平公正,畢竟,身為首席大師兄能享受到別人所沒有的待遇和權利,如果不公平公正,只會亂了規矩。

  之前的白玉山,盡管沒有完全做到公平公正,但也不會偏頗多少,楊導師就沒有在意,畢竟人都是如此,會有自己的喜好等等,行事難免會有所偏頗,只要在范圍之內就能接受。

  但這一次,在面對陳宗時,白玉山的所作所為,讓楊導師十分失望,回憶起白玉山對陳宗的評價,如今想想,未必沒有白玉山的私心在內。

  這樣的人,自然沒有資格在擔任首席大師兄。

  陳宗展現出更加強橫的實力,將白玉山擊敗,便有資格成為首席大師兄,但他的品行如何,楊導師還不清楚,所以,只能暫代,也算是一個考核期。

  受重傷的白玉山傷口被灑下止血藥粉后被抬走,傷勢過重又被剝奪首席大師兄的身份,讓白玉山昏厥過去,等到他醒來之后,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陳宗,記住,身為首席大師兄,當要維護劍耀堂的榮譽為首任,不管是對劍耀堂弟子還是其他堂的弟子,都要做到公平公正。”楊導師語氣嚴厲。

  “我會做到問心無愧。”陳宗卻是回答,自己很清楚,所謂的公平公正,都是相對的,看什么情況,而不是一成不變,所以自己能做到的,就是問心無愧。

  “從今天起,你就搬進首席樓內,享受大師兄的待遇。”楊導師點點頭說道。

  身為首席大師兄,居住的地方,是獨立樓閣,名字就叫做首席樓,比十座上品小樓更好,此外,還能夠每個月得到一萬白玉錢、擁有一把珍鐵級武器或者一件金絲內甲、每個月免費領取三粒大赤血丸和一粒精血丸等等這樣的待遇,并且,會有人專門服侍生活起居,也不需要到膳堂用膳,因為會有人專門做好,吃的是蘊含豐富能量的虎牙米和二級妖獸的肉骨做成的食物。

  總而言之,首席大師兄的待遇,讓很多人都感到羨慕,而今,白玉山不再享受到,都變成陳宗的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