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章 精血內丹

  (實在抱歉,第二更來晚了)

  “陳宗,我蕭衛若不報今日之仇,誓不為人。”蕭衛一邊怒吼,一邊帶著滿身血液疾奔下山。

  身后,黃標扛著孟元沖腳步飛快,面色煞白的模樣,看起來似乎力量消耗許多又身受重創。

  暗血山地詭異寂靜,仿佛大戰之后的陰影籠罩,氣氛壓抑。

  陳宗再次進入暗血山地內,立刻敏銳把握到氣氛和之前有所不同。

  一路前進,看不到任何一只妖獸,漸漸,陳宗發現地面上有許多凌亂痕跡,很新,分明剛出現不久。

  “戰斗很激烈啊。”陳宗仔細辨認地面上的凌亂痕跡:“不知道是否兩敗俱傷?還是……”

  很快,陳宗看到了自己丟在地上的蝎尾,并未遭到破壞,運氣不錯。

  再往前,陳宗看到了一尊強壯的身影靠在精血果樹上,不知為何,竟然有種英雄遲暮的感覺。

  嗜血鐵鱗獸的身上,有一道米許長的傷口,切開了鐵鱗,鮮血汩汩流出,染紅半邊身軀,其他細小傷口多達十幾道,也紛紛有血液滲出,看起來受傷不輕,但最重的,應該是那把插在它左眼上的刀,只剩下刀柄。

  只是一眼陳宗便辨認●長●風●文●學,w∨ww.cfw□x.n▼et出來,那是蕭衛手中的那把短刀。

  “若是那刀再長一些,可能致命。”陳宗暗道。

  至于蕭衛三人,陳宗并未發現他們的蹤跡,估計沒死,已經逃離。

  深吸一口氣,陳宗目光變得熾熱。

  一頭身受重傷的二級中品妖獸,還是較為罕見的嗜血鐵鱗獸,其身上的鐵鱗和兩根獠牙以及利爪以及火紅的鬃毛和尾巴,都很有價值。

  “殺!”

  陳宗目光變得果絕變得冷厲。

  踏風步施展,身如乘風而起,極快,輕盈又靈活的沖向嗜血鐵鱗獸。

  覺察到陳宗逼近,嗜血鐵鱗獸起身,后腿卻不自覺一顫,上面的傷口開裂,鮮血彌漫。

  “吼……”巨吼聲充滿憤怒與狂躁,嗜血鐵鱗獸發力往陳宗沖鋒,不死不休。

  拔劍!

  劍光凌厲,如光似電掠空長空,化為一點星芒,直擊左眼刀柄處,令得那短刀一顫,似乎又刺入幾分,劇痛令嗜血鐵鱗獸渾身狂顫,前沖之勢不自覺停頓。

  “孤星問世!”

  劍起光耀,化為一顆孤獨星辰降臨世間。

  孤星黯淡消失之際,長劍,已經刺入嗜血鐵鱗獸的右眼之中,陳宗身形仿似乘風飛起,落在嗜血鐵鱗獸的頭部,雙足發力穩穩踏住,雙手握住劍柄,不斷將劍刺入更深,只剩余劍柄。

  嗜血鐵鱗獸**掙扎,四周石頭被踐踏碎裂,枯木化為粉齏,陳宗站在遠處看著,暗暗咋舌不已,這破壞力,實在是太強了。

  片刻之后,嗜血鐵鱗獸才倒地,那一劍從右眼直貫腦門,直接刺穿,片刻掙扎,死得不能再死了。

  拔出長劍入鞘,再拔出短刀沿著傷口切割起來,分解嗜血鐵鱗獸。

  “不知道這頭嗜血鐵鱗獸有沒有凝結內丹?”陳宗突發奇想。

  二級妖獸的體魄更加強橫,其一身氣血之力更是驚人的旺盛強烈,有一定的可能會凝聚出內丹,那是精華。

  能凝結出內丹的二級妖獸,往往會比同等級的其他妖獸強大一些,這頭嗜血鐵鱗獸比較少見,而且實力很強大,和尋常的二級上品妖獸相比也不會有太大差距,說不定有可能凝結出內丹。

  帶著一絲希冀,陳宗剖開嗜血鐵鱗獸的身軀,在胸口心臟附近,挖出了一顆雞蛋般大小的圓球。

  “哈哈,果真有內丹。”陳宗滿臉喜意。

  將內丹表面的血液小心擦掉,這內丹有點柔韌,像是一顆橡膠球,通體紅色,散發出狂暴的氣血波動。

  這,便是妖獸體內才能夠凝結出來的精血內丹,若是妖獸,可以直接吞服,對自身大有裨益,但武者不行,一旦直接吞服,會被其中所蘊含的狂暴力量摧毀一身氣血,嚴重者直接爆體。

  不過,經過先輩多年研究,找出一些方法。

  比如將之煉制成丹丸,只是,那需要很高明的煉藥造詣,還需要搭配種種去除雜質中和藥性的品級草藥,這是最佳方法。

  次一些的方法,就是浸泡烈酒,滿七七四十九天之后,精血內丹化開融入烈酒之中,使之成為精血丹酒,論前期投入,要比煉制成丹丸簡單并且便宜無數倍,論藥性也不會絲毫遜色,唯一缺點就是其中的狂暴力量依然存在,只是被稀釋掉,還需要由自身去承受。

  一般而言,有氣血境七層的修為以及修煉人級上品功法,便可以承受并化解其中的狂暴力量。

  收好內丹,帶上分解后的嗜血鐵鱗獸材料以及蝎尾,陳宗迅速離開。

  這里血腥味太重,停留久了,說不定會引來更多妖獸。

  “黃標蕭衛和孟元沖三人未死,估計會來尋我麻煩。”陳宗一邊趕路一邊暗道:“不如,我暫且不回去,先找個較安全的地方煉化兩顆精血果,盡可能提升修為,最好是能提升到氣血境七層,等到進入沸血池修煉時間差不多時再回去。”

  打定主意,陳宗便前往觀海崖,那里的環境很好,自己很滿意。

  山崖臨云海,風起云涌,變幻不定。

  一道身影持劍起舞,劍光閃閃,時而輕柔時而犀利時而緩慢時而急驟。

  戰斗、生死撕殺,每一次都是磨礪,如同磨劍石,讓陳宗對劍的駕馭對劍法的理解一次次提升。

  如今所揮出的劍,已經不拘泥于殘影劍法、拂柳劍法還是鷹擊劍法,亦或者閃雷劍法,唯獨真劍八式,縱然達到入微之境,依然給陳宗一種還有潛力可以繼續挖掘的感覺。

  或者說,那四門筑基劍法的奧妙,契合真劍八式當中的某一些奧妙。

  收劍入鞘,陳宗呼出一口氣息,白色如霧彌漫。

  返回山壁小洞處,陳宗取出一顆精血果,仔細看著,精血果很軟,有點彈性,外面是一層薄皮,里面是鮮紅色的柔軟果肉,有著豐富的汁水。

  一口咬碎,嘴巴都是怪異的味道,像是血腥味,又不會腥臭,反而有點清香。

  吞入肚中,立刻修煉真劍天絕功,氣血如劍,一絲絲鋒芒氣息從陳宗體內彌漫開去。

  第三重真劍天絕功的修煉速度驚人,精血果的力量迅速化開彌漫全身,融入氣血之內,迅速被煉化,陳宗能清晰感覺到一身氣血之力,迅速的變得更充盈。

  氣血如潮水般的一圈又一圈沖擊,不斷高漲。

  一個小時后,精血果被徹底煉化,吸收率驚人,但凡丹丸或者草藥服用后,人體都會有一個吸收過程和比例,有人吸收程度比較高有人比較低,除了本身緣故,還與所修煉功法有關系,越是高明的功法吸收效率越高。

  被神秘劍尖改在過的陳宗,身軀吸收藥性的效率已經很高,超過人級極品的真劍天絕功其吸收效率毋庸置疑,兩者結合之下,幾乎達到了十成,沒有半分浪費。

  “好,一顆精血果足足讓我節省至少一個半月的修煉時間。”陳宗欣喜不已,這一個半月,是指修煉真劍天絕功所提升的一個半月。

  可惜,若是將精血果配以其他的草藥煉制為丹丸,效果會更好上許多,問題在于,投入要很多,也要等待時間,而此時,陳宗更想盡快提升修為,唯有修為提升起來,實力變得更加強大,才能夠更好保護自身,更好賺錢收獲其他寶物等等。

  一個是短期效益,一個是長期效益,如何選擇,要綜合各種情況。

  氣血如潮,飽滿充盈,渾身上下充滿力量,陳宗走出小山洞,面向云海再次練劍。

  第二天,朝陽升起,金光普照,云海被染上一層光芒,云海之下,則是陰影彌漫,讓陳宗有莫名的觸動,不由自主聯想到天光云影劍,仔細對比之下,似乎還有提升之處。

  朝陽光芒照耀,于云海縫隙之中被分開,又在下方被聚合,形成一幕奇特的景色,又讓陳宗聯想到分光劍法的分光掠影與分光無影,種種明悟,涌上心頭。

  一時間,分光劍法與天光云影劍之間的一絲關聯變得清晰起來。

  “二者都分不開光與影……”陳宗喃喃自言自語,雙眼先是迷茫,倒映陽光與云海,漸漸變得清晰。

  劍起,天光與云影交織幻滅,一道劍痕切過,清晰的留在山壁上。

  “這一劍,我只用一成體魄之力和氣血之力,威力卻比之前提升了半成不止,出劍也更快了一分。”陳宗雙眸更亮,依稀覺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正確的方向,提升天光云影劍。

  反復參悟入微之境的分光劍法與天光云影劍,一點點的將分光劍法的精義融入天光云影劍之中,使得天光云影劍的威力一點點提升。

  取出第二顆精血果服用,滿口腥香彌漫,吞下肚中,開始發熱。

  真劍天絕功運轉,氣血如劍,鋒芒彌漫,精血果迅速被煉化吸收,氣血之力宛如潮水波波相隨,陳宗皮膚發紅發熱,渾身通紅一片,熱氣騰騰如霧氣裊裊升起。

  一個小時后,精血果再次被吸收一空。

  陳宗呼出一口氣息,睜開雙眸,精芒閃過。

  “可惜,未能突破到氣血境七層。”暗道一聲,兩顆精血果,讓自己的一身氣血之力,達到了氣血境六層巔峰,距離七層只是一步之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