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血染天道院

  “殺”此時,諸多長老、護冇法以及諸位元老都迎戰從天而降的黑影,守護天冇道院的寶藏!

  一時之間,血光濺射,慘叫冇聲起伏,一件件的寶物騰空而起,紛紛轟殺向敵人,一時之間,鮮血染紅了大地,一具具的尸體從空中墜落。

  “第二個洗顏古派!”看到這一幕,早早退出天冇道院的修士喃喃地說道。

  當年洗顏古派被圣天教敗擊,這除了傳說中洗顏古派沒落之外,還有傳言說,在擊敗洗顏古派這個古老傳承之時,背后有著其他帝統仙門的影子。

  傳言說,在當時,有人遮蔽了天機,具體是哪一個帝統仙門參加了當年的洗顏古派、圣天教一戰,后人無法得知。

  “天冇道院只怕是要重演洗顏古派的悲劇!”看到這一幕,有人輕輕地嘆息一聲,終究還是有人是從天冇道院走出來的學冇生,但是,面對這一幕,誰都幫不了,好幾件的仙帝寶器鎮冇壓,不止一件的仙帝真器斬殺,在黑冇暗中,不知道有幾位老不死親自出手,現在莫說是古圣,就算是圣尊圣皇殺上去,那也是必死無疑。

  “垂死扎掙!”神壇上降下蒼老的聲音,突然,一道帝芒斬落,“砰”的一聲,擊碎了一座神閣的防御,一斬而下,守護神閣的十幾位護冇法以及大世院的院主當場被斬殺。

  “院主!”看到院主被斬殺,大世院許多學冇生都不由悲憤地大叫一聲,對于大世院的學冇生來說大世院的院主是那么的和藹,為他們講經,為他們解惑,今天卻慘死在了敵人手中。

  此時,有大世院的學冇生恨不得沖殺上去,欲為院主報仇,但是,在天穹上的神壇鎮冇壓之下,他們這些道行淺的人根本就無法站起來完全被無敵神威鎮冇壓了,連動都動不了。

  ”的一聲,神壇之上,斬下了無上一擊,劈冇開了一座神峰,里面露冇出了一座古老的古殿!

  “古荒殿,果真在此!”見這古殿,神壇上大手探出,直取這座古殿。

  神壇不止是一把仙帝寶器不止是一件仙帝真器而且,都是由老不死親自掌執,此時,在神壇上,斬下了另一道無上一斬,裂開了天冇道院的一個深谷。

  “嗷一一”深谷之中,一頭百丈巨虎躍出,這是天冇道院守護寶物的兇獸。巨虎躍出,狂嚎一聲直撲向神壇然而,神壇的仙帝寶器斬下,巨虎慘叫一聲當場被斬殺。

  同時,被裂開的深谷出現了寶礦,神光騰騰,這是一條神鐵礦脈,珍貴無比,甚至是有市無價!

  “云仙鐵,全部收了!”神壇上一聲吩咐,而從天而降的黑影頓時奔去,收寶礦,奪諸物。

  ”的一聲,神壇一件仙帝真器斬落,劈冇開了一條大河,大河之內一條蛟龍沖起,但是,依然被斬殺,大河被劈冇開,里面竟然出現了古老的圣碑!

  隨著一聲吩咐,殺入天冇道院的冇一個個黑影直奔而去,收獲所有寶物。

  “跟你們拼了一一”天冇道院的護冇法長老死守宗土祖地,但是,依然擋不住,神壇之上,不知道有幾個老不死掌執著仙帝寶器、仙帝真器。此時此刻,天冇道院根本就擋不住敵人的殺伐。

  一時之間,天冇道院節節后退,往天冇道院最深處撤退,而敵人有神壇開道,一路推進,跟隨而來的無數黑衣人收獲著天冇道院的寶物!

  “莫欺人太甚!”在天冇道院諸老節節后退之時,天冇道院最深處響起了一聲狂吼”一個老者踏空而起,當他踏空而起之時,周冇身有雷澤相隨,雷鳴不止,閃電交織,宛如他是雷神一樣。

  “雷老祖!”在外面有心助天冇道院而無力相助的修士看到這個老人,不由一喜,喃喃地說道:“雷老祖與踏空仙帝同一個時代!說不定天冇道院有求了!”

  ”雷老祖出現,撐開了一片雷域,無盡的天雷落下,直殺向神壇。

  “雷老頭,你還不行!”頓時,神壇之上騰升起了三股無敵帝威,沒有知道這是三件怎么樣的仙帝寶器,也沒有人知道這具體是由幾位老不死掌執著這三件無敵的仙帝寶器。

  “轟”三股無敵之威毫無懸念地擊碎雷域,雷老祖狂噴一口鮮血,被劈回了天冇道院的最深處。

  “這片天地應該換主人了,你們天冇道院霸占這片天地太久了,這片天地的祖脈不再屬于你們天冇道院。”神壇之中響起了兇狠霸道的聲音,沒有人知道這是誰,神壇遮蔽了一切天機!

  一時之間,神壇以推朽拉朽的姿態橫掃天冇道院。

  “天冇道院完了!”此時,一些曾經出身于天冇道院的修士不由臉色發白。

  而天冇道院之外,不少人目光閃動,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在此之前,五大學院的學冇生都差不多撤出了天冇道院,此時,那還是天冇道院的學冇生,都目光閃動,有人憤怒,有人惹有所思,也有人心存他意……,

  然而,當天冇道院裂變之時,就算曾經留下來的大世院學冇生都撤離了天冇道院,唯有李七夜沒有撤離!在李七夜的吩咐之下,池小蝶他們都離開了,但是,司空偷天、小泥秋依然在李七夜的身邊。

  事實上,就算李七夜想離開天冇道院,敵人也不會放過他,當神壇上降下一個又一個黑影之時,頓時,一個又一個讓人看不透來歷的黑衣人向李七夜圍殺而去。

  “殺”李七夜與司空偷天、小泥秋迎殺向黑衣人,李七夜雙手執兩件仙帝寶器,如同暴走的shenmo,仙帝寶器橫掃而過,一片腥風血雨。

  “奶奶的熊,殺個痛快。”小泥秋狂吼一聲,他的泥炮打開,同時,他身上負著零域空輪,在零域空輪的支撐下,他的泥炮的威力更加強大,泥炮轟出,頓時一片黑衣人消失。

  司空偷天這家伙也了不得,一個個木制人偶暴走,沖殺入人之中,毫無畏懼。

  “小輩,休狂!”李七夜他們大開殺戒之時,神壇之上騰升起了無敵的仙帝一斬,這一斬橫跨亙古,屠滅一切,無人可擋。

  “砰”的一聲巨響,李七夜以兩件仙帝寶器擋這一擊,他依然被斬得飛了出去,狂噴一口鮮血。

  “仙帝真器!”李七夜雙目一凝,盯著神壇,緩緩地說道。

  “小輩,交出帝器,交出所有絕學,包括仙體之術,或可以饒你一命!”神壇之上響起了聲音。

  “走”李七夜召出了四戰銅車,載看小泥秋、司容偷天轉身就走!

  “天涯海角,皆無你藏身之處!”神壇之上的聲音讓人不寒而栗,仙帝真器直壓而至,帝威無敵。

  “開一一”李七夜狂吼一聲,兩件仙帝寶器擋在前面,欲擋住這壓來的仙帝真器,但是,依然是擋不住,噴了一口鮮血!

  “李師冇兄一一”已經撤出天冇道院的大世院學冇生看到這一幕,大叫一聲,有人欲沖進來幫忙,但是,天冇道院根本就被神壇鎖住,外人根本就沖殺不進去。

  “小輩,識相的現在繳械投降還不遲,否則,會讓你生不如死!”神壇上的聲音響徹天冇道院。

  很明顯,對方并不是立即要殺掉李七夜,而是想得到李七夜一身絕學。

  根本就沒有人知道有幾件仙帝寶器,有幾件仙帝真器,除了一件仙帝真器鎮冇壓李七夜之外,其他的橫掃冇整個天冇道院,逼入了天冇道院宗土祖地最深處!

  李七夜掌兩件仙帝寶器,演化一身絕學,連戰連退,眨眼之間,他退到了天冇道院山門處,退到了那塊刻有無數先賢名字的石碑之前!

  這是天冇道院的榮耀石碑,所有天冇道院出來最強大的存在都留有名字在此,踏空仙帝、浩海仙帝、武神、霸仙獅王、刀啊……

  邊戰邊逃的李七夜逃到了這塊石碑之前,突然停了一下,一下子不逃了,此時,就算是他全身血冇跡斑斑,依然是神采奕奕!

  看著神壇已經進入了天冇道院的最深處,李七夜突然露冇出了笑容,緩緩地說道:“老不死,今天是本大冇爺屠滅你們的時候了!”

  “好大的口氣,小輩,先毀了你,再奪你一身之學!”就算神壇已經強推入了天冇道院最深處,但是,這樣的距離對于他們來說,依然是近在咫尺!

  “該關門打狗了!”李七喪狂吼一聲,長嘯道。

  嗡一一嗡一、”在這剎那之間,天冇道院最深處一下子沖起了一道道的仙光,每一道仙光就像是一把斬天仙劍一樣,每一把的仙劍充滿了無情的殺伐,當仙光化劍,讓人覺得鮮血淋漓,似乎,每一道的仙劍都是飲過仙人之血。

  “嗡一一”劍鳴九天,剎那之間,一個巨冇大無皆劍陣浮現在了天冇道院宗土最深處,一下子鎖住了整個宗土核處地帶,而強推入宗土最深處的神壇也一下子被劍陣鎖住。

  “諸天伐神陣!你們這陣還在!”神壇上響起了動容的聲音。

  但,另一個聲音響起,冷冷地說道:“就算諸天伐神陣還在,也不行!”話一落下,“轟”剎那之間,七道仙帝寶器之威,兩道仙帝真器之威,瞬間合成了一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