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一十五章殺無赦

  “這小子奪了公子的風頭。”在李七夜的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不知道什么時候,李七夜身邊坐著一個看起來黝黑的青年,李七夜看了他一眼,就知道這個家伙是司空偷天。

  “風頭是什么玩意。”李七夜不在乎,笑了一下,說道:“有人喜歡就拿去,我更喜歡殺人!”說到這里,舔了舔嘴唇。

  見李七夜這樣的動作,司空偷天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冷顫,他見過很多的風浪,連大教疆國的宗土祖地他都潛進去過,對于他來說,能讓他害怕的東西并不多,但是,當李七夜舔了舔嘴唇的時候,他卻毛骨悚然,在這一刻,他恍然間看到了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景象,李七夜就像是一尊嗜血的惡魔,看著這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在舔著嘴唇,就像是意猶未盡一樣,這讓司空偷天不由發怵,他好像是聞到了血腥味一樣。

  此時,祖皇武他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到了這樣的地步,他們背后的龐然大物想把其他人排除在外那都已經不可能的事情了,對于搖光古國他們而言,未來最好的發展是先清場,方便他們騰出手腳。

  但是,現在他們想把其他人排除在外,清理掉其他想染指分享門戶的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最終,這一場所謂的會議不了了之,祖皇武他們這些大教疆國想架空整個章程序秩也是如意算盤落空,這場會議成了一場鬧劇,最終什么事情都未能達成一致。不了了之。

  “可惜了。”在離場之時。李七夜不由扼腕嘆惜。被梅素瑤、姬空無敵他們一攪和,他的好事未能達成,他這一次出席會議,當然不是為什么秩序而來。

  他正愁沒有導火線呢,他正打算大開殺戒,看那些躲在后面的老不死還能不能沉得住氣。

  “可惜什么?”李七夜離席之時,冰語夏乜了他一眼,也跟了上來了。

  李七夜悠然地笑頭說道:“沒什么。本想雙手沾點鮮血,好摘下玫瑰。本想讓這天空蕩漾著血河的波瀾,好染紅大地。可惜,這樣的好戲被攪黃了。”

  鮮血淋漓的事情,到了李七夜口中似乎是變得詩情畫意一般,這招來了冰語夏的一個白眼。

  “你想干什么?”當回去之后,冰語夏就盯著李七夜看,好像是要把李七夜看透一樣。

  李七夜瞅了她一眼,說道:“沒干什么,就是殺殺人。做做事,再撈撈寶物。就這樣簡單,還能干什么。大家都不是這樣干嘛,現在所有修士都聚集在這里,所做的事情,也就無非是這些了。”

  “打打殺殺,本姑娘沒興趣。”冰語夏是“涮”的一聲,打開手中的折扇,逍遙自在地說道:“等門戶開了,再找我。打打殺殺的事情,你自己去玩吧,我要陪姑娘們去瀟灑了。”

  李七夜瞪了她一眼,說道:“姑娘家家的,整天左冇抱右擁,還是好好做女孩子吧。”

  “管你什么事!”冰語夏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本姑娘愛怎么樣就怎么樣,用得著你來管嗎?大爺,你就少瞎操心了。”

  “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打在了她的香臀之上,這把冰語夏嚇得一跳,一下子跳「百度」開,張牙舞爪地警告說道:“小鬼,你敢再占本姑娘的便宜,小心我剁了你的雙手!”

  李七夜拍了拍還有余香的手掌,悠閑自在地說道:“妞兒,如果你是男人,我還懶得占你便宜,好好做一個女孩子吧。”

  這話把冰語夏氣得牙癢癢的,最后冷哼一聲,轉身就走,不愿意去理李七夜。

  雖然這一次的會議一事無成,一切都不了了之,但是,進入了天道院之后的人,不論是大教疆國,還是小派散修,都不愿意撤離出去,大家心里面明白,呆在天道院中,就是對自己最有利,甚至其他大教疆國都想盡辦法,把宗門的千軍萬馬弄進來。

  對于這樣的事情,對于小派散修來說,當然是壓力很大了,大教疆國把千軍萬馬弄進來,直接威脅到他們。

  然而,作為東道主的天道院對于這樣的事情乃是睜一只眼睛閉一只眼睛,當作沒有看見,天道院在這件事上完全是做一個甩手掌柜,根本就不去多過問。

  天道院如此的態度,這讓很多人一時之間意識到,此時天道院已經是自身難保,天道院的大災難臨頭,天道院本身都應付不過來,哪里還有精力去管這件事情。

  特別是在天道院內之后,天地裂變一天比一天劇烈,大家都明白,天道院這一次真的是大難臨頭了。

  想到這一點,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一下子眼熱起來,眼紅起來,垂涎三尺。要知道,如果天道院真的崩潰了,那就意味著這片山河的寶藏就成了無主之物,試想一下,天道院經在了千百萬年的積累,這是擁有多么驚人的仙珍神器!所以,想到這一點,一時之間,不知道有多少人蠢蠢欲動,甚至有人開始在暗中探試著天道院的祖地宗土,偷偷地潛入天道院的最深處。

  獅吼門也沒有撤離,他們本是為支援天道院而來,他們欲靜觀其變,看這場風波要演變到怎么樣的地步。

  然而,就在第二天,李七夜在室內打坐修練功法的時候,池小刀焦急地闖了進來,一見到李七夜,就像是見到救星一樣,急聲地說道:“李兄,大事不好了,快救我姐姐。”

  “怎么了?”李七夜站了起來,皺了一下眉頭,他印象中池小蝶并不是一個會惹事的人。

  “怒仙圣國上門逼婚了。”池小刀氣憤無比,此時,他是臉色漲紅,憤怒得恨不得殺出去,但,偏偏他不是對手。

  “逼婚?”李七夜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怎么,怒仙圣國不要臉到這樣的地步了?你姐擺明不嫁給司馬龍云,難道他們怒仙圣國還要強娶不成。”

  “正是如此!怒仙圣國大皇子霸下帶著不少人來了,向我父皇逼婚,要我姐嫁給司馬龍云那畜生!”池小刀憤怒地說道。

  李七夜摸了摸下巴,說道:“一個疆國,不要臉到這樣的地步,還真不容易,「百度貼吧啟航冇文字」這還真需要有一點水平才行。”

  “嘻,嘻,這不足為奇。”此時,司空偷天在門外冒出來,笑嘻嘻地說道。

  司空偷天進來,笑嘻嘻地說道:“我正好打聽到一些小道消息,娶池姑娘,司馬龍云肯定是求之不得。不過,對于怒仙圣國來說,娶池姑娘,那只是附帶的事情,他們的真正目的是你們池家的仙體術,還有最近池姑娘修練的’神瞳千兵道’……”

  “……嘿,不論是你們池家的仙體術,還是池姑娘的’神瞳千兵道’,那都不亞于帝術的無上絕學。若是娶到池姑娘,那就意味著兩大無上絕學盡括囊中,如此劃算的事情,就算怒仙圣國的聘禮再珍貴也一樣是值得!”

  聽到司空偷天這樣的話,池小刀的臉色難看到極點,恨恨地說道:“我們池家絕對不會讓這群畜生得逞的!”

  “我最近打聽到一點小消息。”司空偷天笑嘻嘻地說道:“嘿,怒仙圣國的霸下仙體術的確是不完整,霸下生前雖然作有補憾,但是,依然還不是十分冇完整的仙體術。聽說最近怒仙圣國的大皇子想渡仙體小劫,但是,他體魔很兇狠,他體魄的體煞乃是極為斑雜,就算他渡過了這樣的小劫,體煞依然不能驅除干凈,這會為未來仙體的大劫埋下反噬的隱患……”

  “……最近霸下可就急了,他想補全他們怒仙圣國的仙體術。傳說你們池家的仙體術乃是傳承于荒莽遠古時代,并非是你們祖先所創,這是完整的仙體術,所以,霸下想看一看你們池家的仙體術!看能不能彌被他們怒仙圣國仙體術的殘缺部分。”

  說到這里,司空偷天咂了咂舌頭,看著池小刀,笑著說道:“事實上,在東百城垂涎你們池家仙體術的大教疆國不止一個,這也是為什么一直沒有人動手的原因,就像怒仙圣國,他們直的是滅了你們獅吼門,奪了仙體術,那么,就會讓其他大教疆國有了討冇伐他們怒仙圣國的借口,說不定,到時候,你們池家的仙體術就是人人抄一本!”

  池小刀臉色難看到極點,他不由緊緊地握住拳頭,事實上,池家的仙體術他也一樣沒見過,只有他爺爺清楚!

  對于池家的仙體術人人如此垂涎,這不足為怪,畢竟,這東西比帝術還要珍貴,可以媲美于天命秘術!若不是池家的老祖獅吼圣皇還活著,而獅吼圣皇又與天道院的幾位院主有著不淺的交情,不然,早就有人對獅吼門動手了!

  不過,對于不少大教疆國來說,現在動手也不遲,現在天道院自身難保,不可能幫助獅吼門,現在局勢如此混亂,甚至怒仙圣國他們結成聯盟,此時不奪池家的仙體術,還待何時?

第三百一十五章殺無赦  “李兄,快點呀,現在霸下已經逼上門來了。”池小刀焦急地對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點了點頭,悠然地說道:“也罷,正是時候,既然有人上門上送死,我不滅了他,還真是對不起他。”說著露出了笑容。

  看著李七夜燦爛的笑容,司空偷天不由毛骨悚然,覺得像是看到了一頭嗜血的兇獸露出雪白的獠牙一樣,他想轉身就溜。

  “去哪里。”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也該你立功的時候了,無功,何足讓人信?”

  本是打算要溜走的司空偷天只好站定了身體,笑嘻嘻地說道:“不去哪,不去哪,只要公子你一聲令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那很好,準備好大屠冇殺吧。”李七夜很認真地點了點頭,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

  司空偷天只好苦著臉跟上了,正面的硬碰硬,一直以來都不是他的作風,但是,現在他沒得選擇!

  霸下帶著司空龍云親自來提親,這一次霸下前來,可謂是咄咄逼人,志在必得。

  對于任何人來說,上門提親被拒絕了,特別是池小蝶已經下了斷言不嫁,換作是其他的人,絕對不好再hòu著臉皮再次上門提親。

  但是,這一次霸下卻帶著司馬龍云而來,甚至可以說是辣氣壯,他那架勢,再明白不過,池小蝶非嫁不可。

  “池皇主,三件大賢真器,以作池姑娘的聘禮。我想我怒仙圣國已經足夠誠意了!”霸下徐徐地說道。盡管他把話說得平緩。依然是咄咄逼人。

  三件大賢真器,這論是擱在哪里,都是驚天的事情,不管這是哪一個層次的大賢真器,那都是嚇人的東西,無價之寶!三件大賢真器作聘禮,換作是其他的小門小派,那絕對是認為一大榮幸。

  此時。獅吼皇主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至于池小蝶,更是怒氣沖天,秀目噴出了怒火。

  “賢侄請回吧。”獅吼皇主冷冷地說道:“怒仙圣國乃是當世霸主,我獅吼門高攀不起!”

  霸下咄咄逼人而來,這不是上門提親,而是逼婚!池小蝶不愿意都得嫁,這樣的事情對于作為父親的獅吼皇主來說,這是奇恥大辱。

  霸下雙目一厲,氣勢逼人。說道:“池皇主,切莫自誤。我師弟乃是當世俊杰,論相貌,論天賦,論才情,皆與池姑娘天生一對,地設一雙!他們兩人大婚,我父皇親自主持,老祖祝福,此乃是一大盛事。我相信,這是一樁美滿的聯婚,任我怒仙圣國,也不辱沒池姑娘,對于獅吼門來說,此乃也是一樁光宗耀祖的事情。”

  霸下如此欺人太甚,這把獅吼皇主與池小蝶氣得哆嗦,這對于獅吼門來說,此乃是奇恥大辱!

  “光宗耀祖?”在這個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說道:“怒仙圣國的始祖算什么東西,也敢與池家的祖先百戰神皇相比!你祖先還活著的時候,給百戰神皇提鞋還差不多!”

  “李七夜!”一聽到這聲音,在場的司馬龍云就像是被蝎子蜇了一下一般,一下子跳了起來,尖叫道。

  此時,李七夜踏步而至,閑庭信步,看了霸下一眼,也未把他放在眼中。

  霸下頓時雙目一厲,頓時霸氣如虹,一步踏出,山河皆動,滾滾如洪水的血氣,頓時鎮冇壓整個場面,讓人喘不過氣來。

  見李七夜,池小蝶不由為之心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有李七夜在,她一顆芳心都寬了下來,感覺就算是天塌下來李七夜都會只手撐起!

  看到李七夜出來,霸下冷笑一聲,也一樣不理李七夜,對獅吼皇主沉聲地說道:“池皇主,莫因為一個外人把你獅吼門的百世基業推入萬丈深淵!如果池皇主還有點遠見的話,某此人應該驅逐出你們的獅吼門,不然,說不定會給你獅吼門帶來滅頂之災。”

  “霸下兄說的一點都沒錯。”在這個時候,另一個聲音響起,虎嘯宗的虎岳竟然闖了進來,獅吼門的弟子想攔都攔不住。

  虎岳闖進來,虎虎生威,龍騰虎步,一眨眼就踏了上來,如出入無人之境,來自去由,進退無阻,傲氣凌人。

  虎岳竟然如此闖了進來,這頓時讓獅吼皇主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虎岳如此闖進來,完全是目中無人,根本就不把他們獅吼門放在眼中。

  虎岳闖了進來之后,虎目顧盼,笑著說道:“我也覺得司馬兄弟與池姑娘是天生一對,地設一雙,池姑娘能嫁入怒仙圣國,乃是祖上庇蔭。霸下兄,你們兩家聯姻,擇日不如撞日,不由今天成親算了。”

  “你——”此時,獅吼皇主他們一家三口被氣得哆嗦,池小刀站了出來,怒氣地說道:“你們虎嘯宗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虎岳俯視池小刀,傲然不屑,說道:“池小刀,聽一句勸,別跟姓李的鬼混在一起,還有,以后你敢再出現在寶云世家,我會親手斬了你的手腳,毀了你的道行,讓你一世做一個殘廢!”

  “云師弟,還不快上前去拜見岳父!”此時霸下冷笑地說道。

  司馬龍云頓時大喜,急忙上前去,欲納頭就拜,這把獅吼皇主與池小蝶氣得都要吐血。

  “怎么,做拜我做爺爺不成?可惜,我沒有你這樣的不屑子孫!”司馬龍云剛要下拜,但是,李七夜已經一下子擋在了獅吼皇主的面前。

  司馬龍云頓時怒氣沖天,在這一刻,他終于爆發了,更何況他今天有霸下與整個怒仙圣國撐腰,他根本就不怕李七夜了,他怒吼道:“小畜生,我受夠你了!”話一落下,狂吼一聲,如瘋牛狂奔,他的黃金莽牛體以最強的姿態沖了過來,欲把李七夜撞飛。

  “轟——”的一聲,李七夜沒有躲,當司馬龍云以黃金莽牛體撞過來的時候,他一伸手,一下子把司馬龍云給抓住了,那怕司馬龍云的黃金莽牛體可以撞碎山岳,但是,都無法撼動李七夜。

  此時李七夜宛如是千手萬臂,如同真神臨世,每一只手臂可以托起一個世界,背后浮起了九大界!此時,司馬龍云被李七夜四只手抓住,有五馬分尸之勢。

  李七夜四只手如同神金所鑄一樣,牢不可破,司馬龍云被抓住,那怕他是王侯的實力,那怕他是黃金莽牛體,都根本撼動不了李七夜絲毫。

  小成仙體,千手逆九界,再加上李七夜今天已經是王侯境界的實力,司馬龍云根本不是李七夜的對手。

  在小成仙體之下,作為萬相真神的鎮族之寶的千手逆九界,上可撼動九天,下可擊沉地獄,逆可斬仙,順可舉世,像司馬龍云的區區黃金莽牛體與小成仙體之下的千手逆九界相比起來,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李七夜,今日你敢動我師弟一根毫毛,你休想活著離開這里!”霸下頓時上前一步,霸氣沖天,全身血氣如同風暴一樣。

  虎岳也踏前一步,冷笑地說道:“姓李的,識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否則,今天誰來了也救不了你,到時候,只怕你會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此時,虎岳與霸下頓時成了犄角,有困住李七夜之勢,他們雙雙出手,有一擊斬殺李七夜之勢。

  看來,今天他們是有備而來,不止僅僅是為了提親而來,只怕也是為斬殺而李七夜而來,他們欲成好事,欲謀獅吼門無上仙體之術,必是先斬李七夜,鏟除李七夜這顆擋路的石子。

  “就你們兩只毛毛蟲也跑出來威脅我?”李七夜千手萬臂,看著虎岳與霸下,慢吞吞地笑著說道:“莫說你們兩條毛毛蟲,就算你們祖先從墳中爬出來,惹怒了大爺我,我一樣親手拆了他們的一身骨頭!”話一落上,抓著司馬龍云的手臂一用力。

  “不——”司馬龍云慘叫一聲,“噗”的一聲,他活生生地被李七夜撕成了四塊,連真命都沒有逃過一劫,被另一只手一下子捏滅!

  眨眼之間,司馬龍云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一下子被李七夜活撕了!司馬龍云就算是臨死的時候都不甘心,他有師兄在場撐腰,李七夜竟然敢殺他!

  “找死!”霸下與虎岳頓時狂怒,兩個人瞬間出手,一擊打沉天地,以強橫無比的一擊直斬李七夜,他們欲一擊殺了李七夜。

  “滾——”李七夜此時鎮獄神體爆發,神體之威席卷九天十地,千手托起三千小世界,背負九大世界,千手萬臂鎮冇壓而下,宛如是三千小世界鎮冇壓而至,壓塌了諸天,崩碎了十八層地獄。

  王侯實力,小成仙體,真神鎮族之術,三者一出,就算是古圣親自出手,也一樣沒戲,仙體無上,這不是一句空話!

  “轟——”的一聲巨響,獅吼門的營地在這一擊之下當場崩裂,但是,霸下與虎岳出手,都沒有討到任何便宜,他們被千手萬臂抽中,頓時被抽得飛了出去,撞破了獅吼門的營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