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冰語夏的美麗

  “敢爾——”隨皇甫鳳而來的男女頓時大驚,大喝一聲,但,投鼠忌器,皇甫鳳被李七認捏在手中,又不敢殺上去。

  李七夜連看都未多看他們一眼,只是看了一下皇甫鳳,從容閑定地說道:“王侯也敢在我面前撒野,我雙手沾過王侯的鮮血,比你喝的水還多!”

  “我,我可是虎嘯宗的郡主,你,你若敢殺我,虎嘯宗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皇甫鳳這一下她感到了恐怖,李七夜那風輕云淡的眼神讓她在心里面產生了巨大的恐怖,似乎在李七夜的眼中殺死她就像是捏死一只螞蟻一樣,微不足道。

  “虎嘯宗稱霸了東百城了嗎?”此時,一個清脆而悅耳的聲音響起,一個人已經站了樓梯入口,一身男裝的她,絕世風華。

  “冰少宮主——”一看到這個女子,隨皇甫鳳而來的男女都臉色大變,都不由后退了一步。

  突然冒出來的女子正是冰語夏,此時,冰語夏正悠閑地站在那里,一收手中的折扇,走了進來,看了皇甫鳳一眼,說道:“虎嘯宗嚇嚇小孩子還可以,要想嚇住李兄,那你至少得搬出飛仙教來才行。”

  看到冰語夏,此時連池小蝶一群的小冇姐妹都不由呆住了,冰語夏,冰羽宮的傳人,作為帝統仙門的傳人,在小門小派眼中那可是真正高高在上的人物。

  “飛仙教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李七夜風輕云淡地接過冰語夏的話,他說著,隨手就把皇甫鳳扔在了地上,如同丟下一件垃圾一樣。

  “滾,我今天心情不錯,不想殺人!下次再敢出現我面前,雖然我不喜歡殺女人,但,一樣親手斬了你!”李七夜連正眼都未看一下皇甫鳳。

  皇甫鳳臉色煞白,爬起來帶著其他的男女轉身就走,不敢逗留半刻,這一下她真的是被嚇得不輕。

  此時,在座的女孩子都被嚇呆了,剛才她們還取笑李七夜,在她們看來,李七夜還是一個比她們還小的小鬼而己,六畜無害,然而,眨眼間,剛剛還六畜無害的小男孩竟然一下子變成了真正的猛人,一位王侯在他手中也宛如一只小雞一般,這樣的突然轉變,讓她們都一時之間回不過神來,都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李七夜。

  “多好的歡樂時光,卻被一個俗不可耐的蠢物破壞了。”李七夜看了看這群女孩子,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

  此時女孩子們都回過神來,看著李七夜,一時之間你看我,我看你的,誰都說不出話來。

  “喲,一直不要我給你介紹說媒,原來李兄是好這么一口,自己建了一個大后宮,金屋藏嬌。”冰語夏一瞅在座的女孩子,一副風流倜儻的公子哥的模樣,笑吟吟地說道:“李兄,俗話說,美酒雖好,可不要貪杯,一個人養那么多的女孩子,你吃得消嗎?”

  “冇啪”的一聲,李七夜一巴掌拍在了冰語夏那豐冇滿的香臀之上。

  “你干什么——”被李七夜突然偷襲,冰語夏都被嚇了一大跳,立即跳了起來,一下子與李七夜拉開了距離。

  而在場的女孩子,頓時無語,這可是冰羽宮的傳人!當今東百城最強大的年輕天才之一!李七夜竟然敢打她的香臀,敢輕薄她,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李七夜悠閑地看了冰語夏一眼,從容不迫地說道:“一個女孩子好好的不當,卻便便整天當假小子,小心有一天我剝了你的衣服!”

  “你敢——”此時,冰語夏雙手在腰間一叉,胸膛一挺,一副氣勢嚇人的模樣,直瞪著李七夜。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對在座的女孩子笑著說道:“諸位姐姐,玩開心一點,小弟就此告辭了。”說著,轉身就走。

  “走吧,難道你也要留下來不成?”出到門口,李七夜頭也不回,說道。他這話當然是對冰語夏說的了。

  冰語夏笑了一下,一打開手中的折扇,乃是一位風度翩翩的濁世公子,她向諸位女孩子一拱手,笑吟吟地說道:“諸位姑娘,在下先走一步。”說著,飄然而去。

  當李七夜與冰語夏離開之后,在座的幾十位女孩子都一時間回不過神來,一時間愕在了那里。

  好一會兒之后,女孩子們都回過神來,那位鄰國的公主問池小蝶說道:“小蝶,這不是你的堂弟吧?”

  “我又沒說是?”池小蝶苦笑了一下,說道。

  “池殿下,他是誰呢?什么來頭?”一時之間,在席的女孩子都七嘴八舌地問了起來:“他竟然連虎嘯宗都不放在眼中,一定是出身于帝統仙門吧。”

  池小蝶心里面嘆息一聲,何止是虎嘯宗,能讓他放在眼中的存在只怕是寥寥無幾吧。

  “小蝶姐,你跟他一起飛雙宿,他不會是你的未婚夫吧?你們兩個天天膩在一起,你們兩個該不會……”一個女孩子鬼精靈地說道。

  池小蝶頓時臉色一紅,輕嗔斥道:“別胡說八道,被人聽到了可不好!”她心里面不由為之一黯,輕輕地嘆息一聲,當世之間,怎么樣的女子才能御駕得住他呢?

  李七夜回到了大世院獨峰的居住院中,冰語夏也跟了過來,這一次冰語夏是一個人來的,她身邊沒帶任何一個美女。

  “沒帶上女孩子,還真不多見。”李七夜坐下之后,瞅了冰語夏一眼,說道:“說吧,有事就直說,別轉彎抹角。”

  “這一次我們合作如何?”冰語夏也開山見山,這一次她獨身而來,可不是為了看熱鬧的,她的確是需要與李七夜談談。

  李七夜瞇了一下眼睛,說道:“合作,什么合作?”他還以為冰語夏會談截天碑的事情。

  冰語夏也盯著李七夜,說道:“你不會是恰巧拜入大世院吧,難道你不會是為天道院的虛空門而來。”

  李七夜看著眼前的女孩子,這氣質,這風范,還真是有些像當年的冰羽仙帝。他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虛空門,一直是傳說,世間從來沒有人知道是真是假,現在談虛空門,你不覺得為時過早嗎?”

  “如果虛空門只是傳說,你還會在這里出現嗎?”冰語夏可不是那種只會裝腔作勢的人,她能成為冰羽宮的傳人,她的確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這倒讓我有點興趣了。”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天道院這么多人,為何偏偏找上我呢,不會因為我長得帥吧。”

  冰語夏笑了起來,男扮女裝,三分陽光,七分柔美,說道:“你跟帥不沾邊!再說,那些所謂的古國傳人,大教巨子,我還看不上眼,多數是表面道貌岸然,卻干著你虞我詐、居心叵測的事情!”

  “有點意思。”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為什么我要跟你合作?坦白地說,冰羽宮雖然了不得,你也的確是一個了不得的女孩子,實力不俗,但是,真正想跟我合作,沒那么容易。一句話,我不缺人!我想招人的話,比你更強的老怪物都能招得到。”

  “我知道你囂張,中大域你干過囂張的事情不少。”冰語夏笑了起來,十分迷人,她已經是派人親自去大中域打聽過李七夜的事,為了摸清李七夜的底細她可是花費不菲。

  冰語夏笑吟吟地說道:“但是,有一件東西是別人給不了你的!我冰羽宮的鎮宮之寶!如果你真的想進入虛空門,說不定你是需要這件東西!”

  “看來冰羽宮的老頭子、老姑娘還很看重你,連那件東西都讓你帶來了。”李七夜瞇了瞇眼睛,說道:“有點意思,好,我給你一份,跟著我吧。”

  “到了虛空門,你分我什么?”冰語夏看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輕擺手,打斷冰語夏的話,說道:“小丫頭,不要跟我談條件!坦白地說,真的有虛空門,我的把握比你大!你冰羽宮的鎮宮之寶雖然厲害,我能動用的東西,不會比你冰羽宮差!我給你分一份,那是我覺得你這丫頭不錯!不然,憑你冰羽宮的東西也想跟我分享虛空門?明白嗎。”

  李七夜這話說起來霸氣無比,外人聽了都會覺得李七夜這是口出狂言,冰羽宮乃是帝統仙門,冰羽宮的鎮宮之寶可想而知。

  冰語夏沒有動怒,盯著李七夜好一會兒,最終點頭說道:“好,一言為定!”

  “啪”的一聲,冰語夏剛站起來,李七夜又一巴掌拍在了她的香臀之上。

  “小鬼,你干什么!”冰語夏一下子跳了起來,頓時怒視李七夜。

  “丫頭,不要老是學冰羽仙帝,女孩家家的,搞什么女扮男裝!”李七夜拍了拍手上的余香,說道。

  冰語夏被氣得粉臉通紅,酥胸起伏,最后沒好氣地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小鬼,別老氣橫秋,姐我比你大!”說完,恨恨轉身離去。

  李七夜不由哭笑不得,這個小妞兒真是越來越像冰羽仙帝那妞兒了。

  冰語夏走了之后,李七夜正欲打算修練,但是,池小蝶的幾個小冇姐妹突然闖了進來,神態慌張,一見到李七夜,就像是見到救星一樣,忙是說道:“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好吧,昨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