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生出一個石蛋(下)

  在府內的大院中,地面被撞出一個大坑來,而且大坑鏟得很遠,留下了深溝!此時,大家往大坑里面一看,只見里面是青煙裊裊,一陣燒焦味傳來。

  此時,大坑之中躺著一個人,全身焦黑,就像是剛剛放進火里烤焦一樣,這個人被燒得焦黑,但是,懷里面還緊緊地抱著一個石蛋。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傻眼了,哪里冒出來的一個烤得焦黑的家伙。

  “媽的,把我都烤熟了,操,老冇子遲早要折了天古尸地!”在這個時候,大坑內焦黑的人破口大罵道。

  “李公子——”一聽到這熟悉無比的聲音,赤云諸老一下子震撼在那里了。

  “公子——”在這個時候,李霜顏他們趕來了,屠不語與眾小也趕過來了,李霜顏他們一聽到這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差點都哭了,一下子沖下大坑,把抱著石蛋的李七夜扶了起來。

  “公子,真的是你——”扶起了李七夜,李霜顏與陳寶嬌兩個絕世美女都不能自持,不由擁抱李七夜,不知覺間雙止都濕了。

  “兩位大美女,作為公子的我,當然不介意你們的熱情了。不過,我現在已經夠火熱了,現在我全身都要冒火了,你們再這樣抱著我,那我忌不是yu火焚身,燒得灰飛煙滅。”全身焦黑的李七夜依然有著說不出的優雅從容!

  在這個時候,激動得不能自己的李霜顏與陳寶嬌才回過神來,此時無數雙眼睛看著她們呢,這頓時讓她們粉臉通紅,不由啐了一聲!

  當李七夜被扶上來之后,不論是屠不語他們,還是九圣妖門的諸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了幽冥船,還活蹦亂跳地回來了,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

  “哈,哈,哈,大師兄,我就知道天下無敵,幽冥船算得了什么,就算是地府也不敢收你!地府敢收大師兄,一定會被大師兄折得稀爛!”見到李七夜活著回來,洗顏古派的眾小興冇奮無比,特別是南懷仁,哈哈大笑地說道。

  一身焦黑的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胸勺上,笑罵道:“少在這里拍馬屁,我都快被燒成烤鴨了!”

  “嘿,公子,這小鬼說得也是理,也唯有公子天下無敵,年紀輕輕上了幽冥船竟然還能活著回來,這可以說是萬古奇跡。”牛奮也不由贊嘆地說道。

  “李公子,實在是神勇無雙!年輕一輩上幽冥船,還能回來,只怕李公子是第一人。”赤云都不由感嘆地說道。赤云這樣的話可不是拍馬屁,而是由衷而發。

  此時,對于九圣妖門的所有弟子來說,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不要說是年紀輕輕的活人,就算是那些只剩下一口氣的老不死葬入了幽冥船之后,能回來的人那是寥寥無幾!

  此時還留下的戰神殿的元老也趕過來了,幾位元老看到活蹦亂跳的李七夜,他們冇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簡直就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家伙竟然是活著回來了,而且才離開二十天,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好了,你們老眼昏花也是正常的,不過,我是活著回來了。”李七夜瞅了在揉眼睛的戰神殿的元老一眼,悠然自在地說道。

  這話讓戰神殿的元老都是僵在了那里,雖然尷尬,但是,依然感到不可思議,如果不是他們親眼所見,一定會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論是九圣妖門,還是洗顏古派的眾小,都是十分的喜悅興冇奮。

  “雖然我知道大家都熱情,但是,現在總得讓我洗個干凈吧,我都快成烤鴨了。”李七夜瀟灑自在地笑著說道。

  最終,眾人還是一哄而散,李霜顏與陳寶嬌為李七夜洗涮!

  一番洗涮之后,李七夜換上了全新的衣裳,實在是精神氣爽,不過,現在對于他來說,一切都不要緊,最要緊的是他要搞明白這只石蛋!

  “一顆石蛋而己,至于嗎?”見到公子爺著了迷一樣,在身邊侍侯的陳寶嬌都不由嬌嗔一聲,風華絕世,嫵媚入骨。

  如此美麗的風姿,如此讓人魂銷的嫵媚,讓人難于抗拒,不過,此時,李七夜并沒有放在心上,他的一雙眼睛是盯瞅著石蛋。

  “丫頭,你這就不知道了,這石蛋,了不得,大大的了不得。”李七夜**著石蛋,宛如是撫著情人一樣,他想感受這只石蛋的脈動,但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聽到李七夜叫自己為“丫頭。”陳寶嬌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媚嫵得勾人魂魄!

  “如何了不得法?”李霜顏都不由看了看這只石蛋,從回來之后,她們公子就沒有放下過這只石蛋,一直抱著,連洗涮的時候,他都把這只石蛋里里面面涮了一通!似乎這是他的心肝寶貝一樣。

  李七夜抬頭看了她們兩個一眼,笑著說道:“如何了不得法?拿件仙帝真器跟你公子爺換,公子爺都不換。”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為之動容,仙帝真器,這已經世間最強大無敵的兵器了!

  李霜顏與陳寶嬌都不由瞅著這顆石蛋,伸手去摸了摸,但是,依然看不出這只石蛋的玄奇,這只不過是一顆灰不溜丟的石蛋而己。

  “這好像就是一般的石蛋,真的那么值錢?”陳寶嬌都有些懷疑,這石蛋不論怎么樣看,都好像沒有不平凡的地方。

  “這個你就不懂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如果世人知道這只石蛋吞了一池的星辰萬物水,那只怕是被嚇死,就算是仙帝聽到這樣的事情,只怕也會被嚇得傻眼!只怕萬古以來沒有任何人任何生靈能比它吞下更多的星辰萬物水了!

  不過,李七夜依然搞不懂,這只破石蛋吞了這么多的星辰萬物水為何依然一點變化都沒有,他見識過的神物太多了,如果這只石蛋有生命的話,吞下一池的星辰萬物水,那絕對有反應變化。

  他的萬爐神了不得吧,來歷夠驚天吧,堪稱世間第一爐!但是,只吞了一大口星辰萬物水都像喝醉了一樣。

  然而,這只破石蛋卻是吞下了整整一池的星辰萬物水,而且沒有任何反應,他都懷疑,這只石蛋有沒有擁有生命?若是真的擁有生命卻吞下一整池的星辰萬物水都沒有反應,那就太恐怖了,他都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是這樣,這究竟是什么樣的生靈!

  世間生靈,李七夜都敢開海口,沒有他沒見過的!但是,如果世間真的有生靈吞下一池的星辰萬物水連一點反應都沒有,那么,真有這樣的生靈的話,他還真的沒見過。就算是仙帝吞了一池的星辰萬物水,那只怕也承受不了,一時半刻根本就消化不了。

  “這是什么東西?”李霜顏見李七夜沒有開玩笑的模樣,都不由仔細觀看著這只石蛋,但是,她卻看不出所以然了。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知道就好了,用不著琢磨著這破蛋!事實上,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

  回來之后,李七夜一直琢磨著這只石蛋,但是,他依然琢磨不透這只石蛋,他可以肯定,這只石蛋藏著驚天的秘密,不是與天古尸地有關,就是有地府有關,但是,到現在為止,他還是琢磨不透這只石蛋。

  幽冥出,重生起;天冇路現,神石開。入天棺,成萬天;啟尸地,天將古!李七夜一直在推算著這一句想,想把這只石蛋與這句話聯系起來,但是,到目前為止,他還未能理透其中的頭緒!

  在李七夜回來第二天,李霜顏告知李七夜說道:“戰神殿的一位老祖想見一見你。”

  “見我?”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說道:“讓他來吧,難道不成我去拜見他不成?是他有求于我,不是我有求于他。”

  李霜顏不由為之無語,莫說是她,若是說世人聽到這樣的話,都為之傻眼,戰神殿的老祖,簡直就是無敵的人物,莫說是圣主皇主這樣的人物,那怕是大賢,面對戰神殿老祖都不敢托大,但是,她們公子卻囂張得一塌糊涂!

  最終,還是戰神殿的老祖來了,事實上,戰神殿不止只有一位老祖,這位老祖是留下來的主持大局之人,其他的人都回戰神殿了。

  戰神殿老祖進來之后在一旁坐了下來,這一次這位老祖沒有穿黑衣,只是穿了一身葛衣,他血氣收斂,看起來像普通的老人,事實上,達到了他這種逆天無敵的境界之后,血氣已經是收發由心了。

  “老朽暮晨。”戰神殿的老祖雖然沒有倨傲,但是,還是有幾分矜持的,事實上,以他的身冇份,以他的無敵,足夠有資格傲氣逼人。

  暮晨!如果外面的人一聽到這個名字,絕對會被嚇得屁滾尿流,不要說是圣天教這樣的存在,那怕青玄古國的老祖聽到這個名字,都會一樣臉色大變。

  而李七夜只是眼皮撩了一下,看著他,有些意外地說道:“你還活著,都出我意料。當年暮戰神那老頭下葬的時候,聽說你給他抬過棺!暮老頭還是蠻器重你的。”

  李七夜的話讓暮晨為之一震,這樣的事情莫說是外人,就算是他們戰神殿的弟子都不知道,那是極為久遠的事情了,除了戰神殿還幸存的其他老祖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情!

  “只是靠時血石塵封到現而己。”暮晨說道。這一次若不是為送先祖而來,只怕他也不會以付出極大的代價從時血石中出來。

  說到這里,暮晨看著李七夜,說道:“暮先祖雖然再活一世,卻未能熬到現在。”

  李七夜揮了揮手,說道:“別來探試我,你們藏仙殿的老頭都不愿意再深究下去,難道你想賭一把嗎?”

  暮晨頓時沉默,說實在,對于他來說,對于戰神殿來說,李七夜太邪門了,他覺得,李七夜不止是洗顏古派首席弟子那么簡單!但是,他們先祖也提到過這事,現在李七夜這樣一說,他也不再探試李七夜的來歷。

  “暮戰神已經活了兩世,后來還把自己埋在時血石內活了很久,這已經是逆天了!老天早就不容他了,能熬這么久,已經是奇跡了。現在你們藏仙殿的老頭又葬入幽冥船,已經夠可以了,別太過于念心。”李七夜看了暮晨一眼,說道:“你們戰神殿什么都好,就是腐氣太重了,跟你們戰神殿活著這么多的老頭不是沒有關系的。”

  李七夜這樣一說,讓暮晨頓時無語,他們戰神殿能從荒莽時代屹立到現在,除了歷代人才輩出之外,還是因為有著一代又一代愿意塵封起來庇護戰神殿的先祖有著莫大的關系。年輕一輩,創造未來,塵封老祖,堅守傳承,正是因為如此,戰神殿才能傳承到現在。

  “好了,我們也不廢話,你有什么事就說吧,念頭你們戰神殿對于人族貢獻巨冇大的份上,只要允許的情況下,我可以告訴你。”李七夜慢吞吞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話,暮晨心里面一震,這話不簡單!他凝神而坐,隨之看著李七夜,說道:“我想請問李公子,幽冥船停靠之后,那是何地方?幽冥船飄泊而去,不知道李公子能否說一說其中的詳情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