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生出一個石蛋(上)

  ,去眼快杠杠的。

  但是,就是這么一大池的星辰萬物水,他已經沒有什么東西可以把它裝下來,這讓李七夜苦笑,眼前一大池無上寶水又如何,他也只能是望水興嘆。

  最后,李七夜打消了奪取星辰萬物水的念頭,他目光落在了“天地始金”之上,這塊寶金可以稱得上萬古第一金呀。

  李七夜深呼了一口氣,伸手就奪噴泉上的天地始金,但是不論李七夜怎么去取這塊天地始金,但是,它都不為所動!

  “開——”李七夜狂吼道,以最大的力氣去拿這塊天地始金,但是,它依然不為怕動,那怕是李七夜用盡了吃奶的力量,都無法動這塊天地始金絲毫。

  “砰——砰——砰——”李七夜也被惹毛了,以身體去砸,以劍去砍,以寶物去劈,都沒辦法撼動這塊天地始金。

  砸到最后,李七夜都有些泄氣了,最后,李七認索性把那塊石碑狠狠地砸了過去,罵道:“見鬼了——”

  “轟——”就在李七夜把石碑砸了過去的時候,石碑一下子把天地始金砸飛,幸好李七夜,一下子接住了砸飛的天地始金。

  “這可是寶物,千萬別飛走了。”李七夜一下子接住了天地始金,不由為之興奮說道。

  “咕嚕嚕——咕嚕嚕——咕嚕嚕——”一陣喝水聲響起,當李七夜接住天地寶金的時候,這塊石碑沉入了池中,一下子堵住了泉眼,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石碑竟然瘋狂地吞著池中的星辰萬物水,在這石碑的瘋狂吞食之下,池水的星辰萬物水以很快的速度下降!

  “見鬼了——”李七夜看著石碑瘋狂地吸著星辰萬物水,他一下子都傻眼了。他的萬神爐來歷驚天,喝了一口天地萬物水都承受不住,然而這塊破石碑竟然瘋狂地喝著星辰萬物水,在它喝來,星辰萬物水好像就是白開水一樣,喝起來一點難度都沒有。

  “別,給我留一點。我還要試一下我身體能不能承受星辰萬物水呢!”發呆的李七夜回過神來,立即大叫一聲。

  “滋”的一聲。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石碑卻把最后一點的星辰萬物水喝得一干二凈,只留下了一個干枯的水池。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李七夜欲哭無淚,星辰萬物水呀,不要說是一池,那怕一杯流傳出去,都讓九界瘋狂。甚至連真神都會從墳中爬出來!然而,這塊破石頭卻吞掉了整整一池的星辰萬物水!

  如果他能得到一池的星辰萬物水,足夠讓他瘋狂揮霍,到了那種地步,他不想橫掃天下都有點難度了!

  “媽的,萬古以來,我自認為是最敗家的人了。最奢侈的人了,沒有想到你這破石頭比我還敗家一千倍一萬倍!”李七夜望著這干枯的水池都是欲哭無淚。

  跳下了水池,李七夜用腳去踢石碑,罵道:“給我滾一邊去,別堵住泉眼,看還沒有有星辰萬物水流出來。”

  然而。李七夜一腳并沒有踢走石碑,而是“喀嚓”的一聲響起,石碑竟然碎得一地都是,當石碑碎裂之后,竟然露出了一只石蛋,這只石碑只是比石碑小一點而己,而且眼前這只石蛋竟然是灰不溜丟的。一看就是不值錢的玩意。

  “蛋——”看到石碑裂了之后,李七夜都傻眼了,眼前這個石蛋灰不溜丟,看起來根本就不起眼。

  “不會就是你吸了所有的星辰萬物水吧。”李七夜有些發懵,喃喃地說道:“今天還真是見鬼了!”

  李七夜回過神來,看著眼前這顆石蛋,不由傻眼地說道:“我以為神石開能給我一個永生,這破石頭一開,卻給了我一個石蛋,這太離譜了吧,我又不是母雞!”

  盡管李七夜口中這樣抱怨,但是,他心里面卻明白,這只石蛋卻是吞下了所有的星辰萬物水,這灰不溜丟的石蛋絕對了不得。

  李七夜雙手把石蛋一抱,大喝道:“給我起——”

  “轟——”一聲巨響,石蛋如同是打出去的大炮一樣,連同李七夜一下子打入了虛空之中。

  “我的媽呀,這是要把我送到哪里去!”被一下子轟了出去,李七夜都傻了一眼,緊緊地抱著這只灰不溜丟的石蛋。

  天古城,今天的天古城是一片平靜,因為幽冥船結束之后,絕大多數的大教疆國都開始撤離天古城,留下來的修士已經不多了。

  天古城內九圣妖門的府邸洞天之中,氣氛顯得壓抑,不論是李霜顏他們,又或者是赤云他們,都開心不起來。

  這已經離李七夜搭著幽冥船離去有二十天了,但是,李七夜一直都沒有消息。李霜顏與陳寶嬌當然是不用說了,她們乃是憂心忡忡,她們為李七夜擔憂祈禱,她們希望李七夜能再次創造奇跡,從幽冥船上平安歸來,盡得她們對李七夜依然有信心,但是,心里面依然發虛。

  這終究是幽冥船呀,萬古以來,能從幽冥船中活著歸來的人寥寥無幾,除非是選對了生船的人了,那種垂死之人,然而,李七夜并不是這種情況。

  至于屠不語他們,聽到李七夜上了幽冥船,他們第一時間是傻了,這只怕是他們一生中聽過最瘋狂的事情。

  “大師兄一定能凱旋歸來的!”南懷仁信誓旦旦,對李七夜信心爆棚!但是,當二十天過去,李七夜依然沒有歸來,此時莫說是其他弟子,就是一直對李七夜信心爆棚的南懷仁在心里面也開始不安起來。

  在他們之中,最安心的或者是牛奮了,牛奮曾遠征天古尸地最深處,喃喃地說道:“天古尸地也擋不住他的歸來!”

  至于赤云這些九圣妖門的諸老更是焦急不安了,九圣妖門的諸老焦急不安遠不止為李七夜安危擔憂那么簡單!

  他們九圣妖門向戰神殿下了保證,這一次葬入幽冥船,雖然是李七夜與戰神殿做交易,但是,他們九圣妖門砸下了巨大的本錢去作擔保,為了作這一次擔保,連他們的妖皇都留在了戰神殿之中,萬一李七夜真的回不來了,那就真的是麻煩大了!

  甚至連戰神殿的不少元老都沒有離開,他們依然留在了天古城之內,他們是等著李七夜的消息,他們也想看一看李七夜能不能從幽冥船中活著回來,如果李七夜能從幽冥船中活著回來,那么他們對這一次的交易就更有信心了。

  “二十天過去了!”在府邸之內,陳寶嬌托腮坐在窗邊,望著天邊!陳寶嬌可以說是修練狂人,那怕她是絕世無雙的美女,她依然是一個修練狂人,修練起來,比任何人都要瘋狂,都要努力!不論什么時候,她都不會浪費時間,只要一有時間,她都會勤練不輟!

  但是,這二十天來,陳寶嬌心不在焉,一點修練的心思都沒有,整日坐著茶飯不思,一天一天的企盼,企盼著她們的公子歸來,但是,一天又一天過去,依然沒有看到他們的公子,這更讓她憂心忡忡。

  “他一定會回來的,他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強大!”李霜顏坐于一旁,寒梅傲雪的她依然是清冷高潔,但是,此刻,她秀眉間已經有揮之不去的憂愁。

  李霜顏說出這樣的話來,她心里面都開始沒底氣,畢竟,這是幽冥船,而且已經二十天過去了!

  李七夜曾與她們約定,若是半個月他還沒有回來,她們就應該帶著眾小回歸洗顏古派,但是,現在已經二十天過去了,她們依然舍不得離去,她們心里面還抱有希望,希望她們公子回來。

  今天,天古城的天空,一片晴朗,萬里無云,此乃是一個好天氣。

  “嗖——”就在這萬里無云的天空上,就在這一刻,突然一聲尖銳的響聲掠過天古城上空,一顆流星從天古城上空掠過。

  “流星——”很多人紛紛抬頭一看,說道:“不,那不是流星,是人!”

  天空上劃過的流星,不,那是一個人,劃過的速度太快了,宛如是燃燒著的流星,全身都冒著熊熊火焰。

  “那是李七夜——”雖然劃過的速度極快,但是,依然有王侯眼尖,一下子認出了熊熊烈火中的那個人。

  聽到這話,在場的許多修士心里面一震,有大人物失聲說道:“不可能吧,我是親眼看到他坐著幽冥船飄走的!”

  “那的確是李七夜!”此時,認出熊熊火焰中的人不止是一個人,看到熊熊烈火中的人,這的確是李七夜。

  一時之間,看到這一幕的許多強者大人物都被震撼了,李七夜竟然是活著回來了!

  “這小鬼,太邪門了!”不論是老一輩的皇主還是掌門,又或者是一些不愿意露臉的老不死,都為之深深震撼。

  “上了幽冥船,還能活著回來,這簡直就是邪門透頂了!”一時之間,無數人是面面相覷,覺得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轟——”的一聲巨響,九圣妖門的府邸洞天被撞出一個大窟窿來,一時之間,把府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

  “發生什么事了——”九圣妖門內的赤云諸老被嚇了一大跳,自從上次被圣天教攻打之后,九圣妖門就更加警惕,一時之間無數的弟子與強者沖到了事發現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