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諸神寶藏(下)

  “我們出去,天上來獵狩,在這地下,那是它的天地。”李七夜踩動了道臺上的幾塊古磚,推動著道臺上的符文。

  “嗡——嗡——嗡——”就在這個時候,整個道臺亮了起來,一縷縷如線的血鉆光芒從道臺中透射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一縷縷的血鉆光芒如無數的線一樣交織成網,透射入地下,透射進了地下的所有地洞之中,似乎,這是一張無窮無盡的天羅地網,可以掃射整個地下世界。

  “嗡——”的一聲,接著,道臺的中央是一道血光沖天而起,穿透了穹頂的大地,直入天際。當這一道血光沖天而起的時候,從道臺周邊所透射出來的血鉆光芒更加鮮艷奪目,這一縷縷的血鉆光芒,此時就不再是光芒了,更像是一縷縷的血絲在流動,一縷縷流動的血絲交織成了天羅地網,鉆透入了整個地下世界。

  “那天沖天而起的血光就是從這里發出來的。”看到道臺中央所透射出來的血光,陳寶嬌不由動容地說道。

  那一天正是突然血光沖天,這才吸引了所有的修士,所有人都認為這里有寶藏。

  “你說對了。”李七夜說道:“它是誘捕了一次那鬼東西,很明顯,沒有誘捕成功。”說著,李七夜推動著道臺上的一塊古磚,大喝道:“起——”

  “嗡——”的一聲巨響,道臺飛了起來,“轟”的一聲,撞在了穹頂之上,一下子撞穿了穹頂,沖上了天空。

  道臺從地下飛上了天空,隨著李七夜推動著道臺上的符文,血光越來越強烈,道臺所透射出來的血光像瀑布一樣直瀉而下,全部鉆入了地下。

  “那是什么——”此時,撤離在普通區域的大教疆國的強者。如飛蛟湖的諸多妖王,他們在這個時候透過天鏡都看到了道臺飛上天空,看到道臺上血光如瀑布一樣傾瀉而下,都不由為之動容。

  “那是諸神寶藏嗎?”有妖王在天鏡中看到血光如瀑的道臺,不由喃喃地說道。

  在道臺之上,李七夜張望四周,但是。沒有看到主根的出現,似乎,蒲魔根的主根也知道誘捕。

  “好家伙,我看你能經受得起多久的誘惑,不要逼我放出最大的威力。”李七夜推動著道臺上的符文,頓時間。血光更盛,一縷縷如鮮血一樣的血光流入了大地之下,化作了血流,如同無孔不入一般鉆入大地下的每一個地方。

  “你來過這里?”見李七夜如此熟練地操作著道臺,陳寶嬌不由動容地說道:“不然,你怎么會知道如何使用這道臺。”

  至于李霜顏他們對于這樣的事情,都已經見怪不怪了。似乎,天下已經沒有什么李七夜不會的東西了。

  “小丫頭,不要忘記了,魔背嶺是洗顏古派的私產,我可是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知道怎么樣操縱洗顏古派的私產,這有什么出奇。”李七夜瞥了陳寶嬌一樣,悠然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陳寶嬌臉色漲紅。狠狠地睕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小鬼,我比你大好嗎?”她這風姿,無比的迷人。

  這也讓陳寶嬌氣憤,她可是比李七夜大不小,然而,這個十五六歲的小男人竟然稱她為“小丫頭”。這怎么不讓她不氣憤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地洞之下沖出了不少的修士,一時之間。一個個大教疆國的強者都從地洞中沖了出來。

  自從魔根停止了攻擊之后,雖然諸門派的強者都長軀而入,但是,沒有找到傳說中的寶藏,就在這個時候,地下各地洞下的強者都同時看到了一縷縷的血光透射而來發,像鮮血一樣流淌到各處,所有的修士都不由為之動容,都認為是寶藏出世,一時之間,所有的修士都追尋著血光的源頭而來。

  “諸神寶藏——”此時,沖上來的諸大教疆國都不由眼紅,一下子沖上天空,一下子圍了過來。

  “哼——”此時,陳寶嬌的老仆冷哼一聲,一步踏前,頓時,真人之威如巨浪一樣砸了過去,“砰”的一聲,沖上來的不少強者當場被砸飛,強勢無比。

  這可是真人,就算是王侯在此,也不夠看!至于其他的修士就不用說了。

  真人出手,頓時讓沖上來的許多修士都不由臉色大變,但是,對寶藏依然不死心,一層層地遠遠把李七夜他們圍住。

  不需要李七夜言語,老仆一步踏出,真人氣息滾滾,誰敢沖過來,首先就要過他這一關!李七夜救他一命,他難于為報,此時愿為李七夜擋敵。

  “諸神寶藏——”陸陸續續有修士從地下沖了出來,看到血光如暴的道臺,不由為之動容無比,不論是哪一個門派的修士,哪一個疆國的傳承,看到血光如鉆的道臺,都不由眼紅,都不由垂涎三尺。

  此時,先入為主的觀點讓所有的修士認為這道臺里面肯定是鎖著傳說著的諸神寶藏,諸神寶藏呀,這怎么不讓人眼紅!

  但是,老仆擋在前面,真人氣息滾滾如浪,讓任何傳承、任何疆國的強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就算是王侯都不敢貿然上前,與真人為敵,那是自尋死路。

  就在這個時候,青氣浩蕩,終于,青玄天子帶著一眾強者從地下沖了上來,接著,一股血氣如虹,圣天道子也帶著圣天教的諸王從地下沖了上來。

  “神王之器——”青氣縈繞的青玄天子一看到李七夜手中的木劍,不由雙目一寒,踏了上來。

  青玄天子可是低氣十足,就算是有真人擋道,他都無所懼,更何況,他身邊是強都如林。

  圣天道子帶著諸王沖了上來,一見陳寶嬌還活著,頓時目光收縮,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至于陳寶嬌,只是冷冷地盯著圣天道子。

  此時,最為強勢的圣天道子與青玄天子帶著強者踏入了老仆的氣息范圍。

  看到這么多人圍著,而蒲魔樹的主根卻沒有一點的動靜,李七夜瞇著雙眼,笑盈盈地對老仆說道:“石老,來者是客,用不著這么緊張。”

  老仆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無聲無息地退回道臺,如果誰人敢殺上來,他是第一個出手。

  “怎么?大家都想諸神寶藏?”李七夜瞇著眼睛,望著所有人,都笑盈盈地說道。

  此時,青玄天子上前一步,他那如可以穿透一切的目光盯著李七夜,他那富有神威律韻的聲音響起:“交出神王之器,本座立即就走!”他的目光盯著李七夜手中那如掌陰陽的木劍。

  大家都是識貨之人,看著李七夜手中陰陽沉浮的木劍,就知道這是絕世之兵,不知道多少人是垂涎三尺,眼紅無比。

  不過,此時青玄天子開口要這把神王之器,在場的人只怕是沒有幾個人敢與他爭。

  “可是,這神王之器乃是我先得到的。”李七夜瞇著眼睛,笑盈盈地說道,一點都不動怒。

  至于李霜顏與牛奮就完全是無語了,什么神王之器,什么諸神寶藏,他們都知道根本就沒有這些東西,李七夜這是有心誤導他人。李霜顏都不由以可憐的眼神看著這些人,這些人簡直就是連怎么樣死都不知道,自己成了別人口中的肥肉了,還對子虛烏有的諸神寶藏垂涎三尺。

  “神王之器,德者居之。”青玄天子神態威嚴,真的宛如天子,此時他拔高的聲音,如同洪鐘一樣,說道:“此神器,在你手中只會招來殺身之禍,若想全身而退,交出它,我可保你安全離開!”

  “沒錯,天華物寶,諸神之物,有德者居之,憑你一個小輩,有什么資格獨吞所有寶藏!”此時,在場有修士起哄地說道。

  諸神寶藏,誰人不眼紅?此時,所有人都恨不得隨便找一個借口,出手搶寶藏。

  “交出諸神寶藏,分你一份!”圣天道子也是氣勢如虹,此時,他是與青玄天子站在了一起,有聯手之勢,冷冷地說道:“否則,就算我與青玄兄同意你離開,只怕天下人都不會允許你離開。”

  圣天道子這一手更漂亮,借天下人名義,強搶寶藏。陳寶嬌不屑地看了圣天道子一眼,不齒他的為人!

  “就是,諸神寶藏,見者有份,想獨吞寶藏,門都沒有,否則,人人誅之!”一時之間,附和者無數,在場的諸多大教疆國的強者都開口說道。

  “小子,如果你識相,寶藏就分你一份,不然,只怕你死無葬身之地!”有教主森然地說道。

  也有王侯雙目熾熱,宛如可以擇人而噬,冷冷地說道:“分你一份寶藏,這已經是大仁大義了,再猶豫,連你的一份都沒有!”

  此時,所有人都見寶藏眼紅,恨不得撕碎了李七夜,把道臺搶過來。

  李七夜看著這一個個眼紅的強者,瞇著眼睛,從容不迫,說道:“這么一說來,我最先找到諸神寶藏,反而是成了原罪了。”

今天最后一更!更完了這一更,蕭生也有些累了,但是,蕭生心里面依然很興奮,在整整一天中,大家都十分熱情地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