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六道蓮,蒲魔樹(下)

  透過無數老根的空隙,遠遠看到在另一條地洞的圣天道子他們,陳寶嬌不得不呼叫道:“龍翔天——”

  “殺——”而老仆死死護住陳寶嬌,真人神威再一次爆發,此時,他身上已經被斷根扎體了,但,只能最后一拼了。

  遠在另一條地洞的圣天道子聽到陳寶嬌的呼叫聲,頓時臉色一變,不由上前了一步。

  “少主,三思,連陳家的石真人都撐不住,我們殺進去,只怕是送死。趁此時魔莖無暇他顧,我們必須沖進最深處,找到寶物!”司徒真人說道。

  “滋——滋——滋——”此時,無數的樹莖根須如潮水一樣把死洞瞬間淹沒,整個死洞被封死。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就在這剎那之間,天搖地晃,整個大地都為之沉陷,所有的人都臉色大變。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人看到一個人狂奔而來,經絕無倫比的速度撞擊而,在他的撞擊之下,地洞就像是豆腐所徹成的一樣,輕而易舉撞穿了一個又一個的地洞,甚至是能從地下深處直撞而起,橫沖直撞,無物能擋。

  在瞬間撞擊而來,一下子,被打穿了十幾個地洞,甚至是擊穿了大地。

  “轟——”一聲巨響,橫沖而至,從另一端直接擊穿而至,來勢無物可擋,瞬間沖至,如暴龍一樣撞擊而來,一下子撞擊穿了死洞。

  “走——”李七夜沖擊而至,瞬間帶著陳寶嬌與老仆從破洞中沖了出去。“嘩啦、嘩啦、嘩啦”就在這瞬間,所有的老根都像瘋了一樣,像百萬條毒蛇滾滾而來,狂追向帶著陳寶嬌的逃走的李七夜。

  見陳寶嬌被李七夜帶走,圣天道子臉色一沉,一語不發。

  “少主,趁魔根追殺他們之時,我們此時不走,還待何時?”司徒真人沉聲地說道。

  “走。”圣天道子臉色一冷,沉喝道,帶著諸人向更深處而去,不見諸神寶藏,他們是絕不死心的。

  “轟——轟——轟——”李七夜像暴龍一樣,撞穿了地下世界,一個個地洞被他打穿,而他身后,無數的根莖根須追殺而來。

  口中的美味被奪走了,蒲魔樹的老根簡直就是抓狂,一時之間,不止是后面的樹莖老根,就是四面八方的樹莖老根都瘋狂地向李七夜沖來。

  “沙、沙、沙……”一時之間,沙沙響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四面八方被擊穿的地洞都被無數的樹莖老根所淹沒,所有的魔根都向李七夜包抄而來。

  “動手!”終于,李七夜帶著陳寶嬌與她老仆沖入了他們事先布設好的陷阱之中。

  早就隱蔽起來的李霜顏與牛奮一見如洪水一般滾滾而來的樹莖根須立即暴身而起,瞬間出現,一聲暴喝,滿天飛灰,一下子,無數的蓮灰被潑出,把所有滾滾而來的樹莖根須都罩入了其中,這突然的變化,來得太快了,如洪水一樣追殺李七夜的樹莖根須想逃都來不及了。

  “轟——轟——轟——”就在這剎那之間,所有的樹莖根須都像被擊碎七寸的毒蛇一樣滿地打滾,這搖晃大地翻滾,一條條的地洞倒塌,這嚇得沖往更深處的修士大吃一驚,與為這片天地要崩塌了。

  沒有一會兒功夫,所有的樹莖根須都死在了地上,就像是一條條被曬干的毒蛇。

  蒲魔樹的根須,一旦遇到蓮灰,那是遇到了克星,一旦被沾上,那是必死無疑。

  所有的樹莖都死在了這里,接下來一片寂靜,沒有李七夜意料中的事情發生。

  “這要都不出來,還真的是成了精了!”李七夜看著死得一地的魔根,不由喃喃地說道。

  他帶著李霜顏與牛奮去了另外一個地洞,但是,依然沒有找到主根,這讓李七夜猜測主根是游蕩不定,以免被人獵殺!所以,李七夜設下了圈套,欲大量擊殺魔根,以激怒蒲魔樹的主根,引誘蒲魔樹的主根出來。

  然而,李七夜殺了大量的蒲魔樹的根須,但是,蒲魔樹的主根依然沒有出現。

  “好家伙,竟然這樣都能忍。”沒有等待到蒲魔樹的主根出現,李七夜不由為之失望。這片地下天地可就廣闊了,想獵殺可以在這片地下來去自由的主根沒有那么容易。

  陳寶嬌一時之間不由會呆,她沒有想到,最終來救她的竟然是李七夜,作為與她訂了親的圣天道子都未出手相助,而李七夜卻出手相救!

  “啊——”就在這個時候,老仆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全身痙攣,此時,根須扎入他的體內,一條條根須在他的肌肉上賁起。

  老仆被好幾條魔根刺入了體內,雖然他斬斷了魔根,但是,這魔根卻扎入了他的體內生長起來,他想鎮壓都鎮壓不住。

  “石老——”陳寶嬌大驚,欲去扶起倒在地上的老仆。

  “別動他,小心魔根鉆入你的體內。”李七夜沉喝道,立即隔開了陳寶嬌,吩咐牛奮說道:“撕開他的傷口!”

  牛奮立即把老仆的傷口撕開,李七夜取出圣水,一一倒在了傷口上,老仆頓時全身抽搐,痛苦得不由慘叫起來。

  “石老怎么樣?”陳寶嬌不由臉色發白,急聲叫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扎入老仆體內的魔根就像是被灑了石灰的水蛭一樣,從傷口中爬了出來,落在地上時已經死在了那里,一動不動。

  圣水可以出于六道蓮,被蒲魔樹的根扎入了體內,唯有圣水灌入傷口,逼出根須,不然,它就會體內生根,吸光人的精血。

  當牛奮為老仆灑上金創藥的時候,這老仆才喘過氣來,這個時候他才悠悠地睜開了雙眼。

  “石老,你怎么樣?”見老仆起死回生,陳寶嬌不由又驚又喜,急忙叫道。

  老仆在陳寶嬌扶持下才坐了起來,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氣,說道:“小姐,我是死不了!”

  “老頭的道行還不錯,火侯如此深的真人實力,竟然隱藏得如此深。”牛奮說道:“這道行歇口氣就能恢復了。”

  “李公子相見我小姐與老朽,實是感激萬分。”老仆終于站了起來,向李七夜道謝說道。

  李七夜點了點頭,瞅了陳寶嬌一眼,說道:“雖然你還沒有做出決定,但,還不至于讓你喂了魔根。”

  陳寶嬌此時低著頭,沉默不語,什么話都沒有說,這一次,有些事情撼動了她的心,不知覺間,她心里面已經有了選擇。

  “現在該怎么做?”沒有誘出主根,李霜顏不由為之擔憂,說道:“經過一次誘殺,只怕它是不會第二次上當。”

  李七夜不由瞇了一下眼睛,說道:“這鬼東西是成了精了,不過,還有一個手段。就算它精如鬼,也要喝我的洗腳水。走,我們去另一個地洞,我就不信它不出來!”

  誘不出主根,這時,逼得讓李七夜要使出另一個殺手锏!當年滅了蒲魔樹,血璽仙帝在這里留了一個后手,后來把魔背嶺當作洗顏古派的私產之后,明仁仙帝再加強了這個后手,這個后手就是為了掃蕩活著的根須。

  最終李七夜帶著李霜顏他們去另外一個地方,此時,陳寶嬌與她的老仆也唯有跟著李七夜了。

  在李七夜他們前往另一個地方的時候,再也沒有出現過一條的魔根。事實上,不止是李七夜他們這一邊,其他地洞的修士也都紛紛發現,讓人驚悸的魔根突然間沒有再出現了,宛如是消失了一樣。

  事實上,作為隱藏于地下的主根也意識到了危險,感受到了被人獵殺,也如同幽靈一樣潛伏于地下,不再輕易出手,伺機行動。

  最終,李七夜帶著李霜顏他們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石洞之中。這個石洞很大很大,如果不是李七夜帶路,只怕李霜顏他們也找不到這里。

  在石洞中竟然有一個看起來如巨盒又如道臺一樣的東西,這如巨盒又如道臺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么神石所鑄,它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一縷一縷的血光從道臺內部散發出來,宛如血鉆一樣的光芒,十分美麗。

  然而,此時,這個道臺之上竟然懸浮著一把劍,但是,仔細一看,這把劍不是神金所鑄,也不是寶鐵所造。

  一把黑白劍懸浮在了道臺之上,仔細觀看,就發現這把劍竟然是木的,而且整把劍竟然是由兩條木根交股而成,一黑一白的木根相交成劍,一半為黑,一半為白。黑者,如曜石,白者瑩玉,看著這黑白兩劍,讓人還錯以為是玉石所成的劍。

  然而,李七夜卻不是被這把劍所吸引,李七夜的目光緊緊地被道臺上的一只蛤蟆所吸引。

  一只普通的蛤蟆,只是肚子大了一點,就是這么一只普通的蛤蟆趴在了道臺之上,一動不動。

  李七夜雙目盯著這只蛤蟆,一下子變得熾熱無比,不由喃喃地說道:“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大戰堅持到現在,今晚,對于大家來說,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這也是蕭生作為一個新作者,第一次參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