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地下魔根(上)

  后來,作為陰鴉的他,還是曾為他們兩個人牽線,也適好,他們兩個人也是看對眼了,他作為見證人,促成了這一對新人。

  當時,作為陰鴉的他,打算培養一位仙帝,玉牝疆國的公主志不在此,他也只好放棄離開,從此之后,他是很少關注過玉牝疆國。

  盡管是如此,得到過李七夜的指點,寶柱圣宗的始祖的確沒有丟李七夜的顏臉,他成就了在那個時代最強的大賢之一,堪稱無敵,建立了寶柱圣宗。

  在那個時代,世人都知道寶柱圣宗的始祖圣體大成,堪稱那個時代的最強者,事實上,世人并不知道,隱于幕后做賢妻良母的玉牝疆國的女皇比她的丈夫更強大,她乃是霸牝仙泉體大成,若是她一旦出手,那絕對鎮壓當世最強的大賢!

  這對恩愛的夫妻,作為陰鴉的李七夜,并不勉強他們,并沒有把他們拖下殘酷的天命戰爭之中,他只能是祝福他們,后來他行走九天十地,找到適合的苗子,以培養下一個仙帝!

  “你是怎么樣知道這些的!”陳寶嬌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連作為陳家的子弟,作為陳家的直系兒女,她都不知道這些秘聞,然而,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竟然知道他們陳家的秘聞,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沒有什么,對于我來說,天下沒有太多的秘密。”李七夜笑著說道。這平淡的話語中,卻有著絕對的自信!

  陳寶嬌呆在了那里,久久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她不由看著李七夜,忍不住問道:“我,我,我的問題能解決嗎?”

  “能。”李七夜點頭說道:“只要你修練了’霸牝仙泉體’的體術。這不止是解決你的問題那么簡單,未來,你將會有橫掃八荒、登臨巔峰的機會。”

  “你有這種體術!”陳寶嬌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忍不住急聲說道。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霸牝仙泉體’放眼九天十地,放眼古今,只怕我才有這樣的體術了,除了我。沒有第二人!”

  此時,陳寶嬌不由為之""起伏,豐腴飽滿的"",隨著她""起伏,乃是波濤洶涌,十分迷人。十分壯觀。

  李七夜看著她,笑著說道:“既然你不愿意嫁給圣天道子,這一切都好辦,跟我走,至于圣天教、寶柱圣宗,我給你解決便是。”

  “嫁給你?”陳寶嬌她那嫵媚動人的秀目不由睜得大大的,瞪著李七夜。

  “不——”李七夜笑著搖頭說道:“做我侍女如何。我左膀右臂,正好缺一個。”

  “你——”陳寶嬌頓時臉色漲紅,怒視李七夜,她都不由咬碎了貝齒,恨恨地盯著李七夜,怒氣地說道:“小鬼,你,你是不是存心侮辱我!你再胡說八道我撕爛你的臭嘴!”

  李七夜乜了她一眼。依然從容自在,說道:“美人,你的確是傾國傾城,但是,在我眼中,那也只是皮囊,紅粉骷髏而己。圣天道子喜歡。所有人都喜歡你,并不代表我會對你青眼有加,在我眼中,那是因為霸牝仙泉體……”

  “……雖然說你是絕世美人。但,你在我面前,不用自視太高,天才也好,絕世美女也罷,若是不能為我所用,那都是不足為道,在我看來,與普羅大眾沒有什么區別。若是擋我道,天才又怎么樣,絕世美女又如何,一樣是殺無赦!”

  李七夜慢理斯條地說出這席話,口吻平淡無奇,但是,這平談語氣中所說出來的話,卻是霸氣沖天,睥睨九天十地,更是鐵血殺伐。

  說到最后一句話,陳寶嬌都聞到了血腥味。李七夜最近的行為她是聽說了一些,坑殺上萬強者,屠殺南天豪,鐵血冷厲,這絕對不是什么信男善女!

  說到最后,李七夜悠然地說道:“你自比霜顏如何,她可是圣命皇體皇輪,古牛疆國公主,九圣妖門傳人,你覺得她比你差嗎?她依然是我的劍侍,你認為呢?追隨我身邊,登臨巔峰,未來,你會明白其中的選擇!”

  一下子,陳寶嬌被震撼了,一直她還以為李七夜娶了李霜顏才是那樣囂張狂妄,但是,李霜顏在他身邊,乃是劍侍身份!想想李霜顏對他的言聽計從,這并不是口出狂言!

  陳寶嬌心里面都被壓了一下,李霜顏乃是大中域公認的天才,幾次出手,她明顯比圣天道子強,然而,她都甘心留在李七夜身邊做劍侍,如此一比起來,她沒有什么值得高傲的!

  陳寶嬌一時呆在了那里,可以說,一直作為被眾星捧月的她、走到哪里都耀眼奪目的她,此時是被打擊不心,就算是想高傲都高傲不起來。

  “好好考慮吧。”最終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當然,我不勉強你。如果你想通了,隨時可以來找我,記住,別太遲了,錯過了修練的時機,這對于你來說,自毀前途。再說,遲早有人站在我左膀右臂。”

  最終,陳寶嬌與跟隨她的馬夫先離開了,李霜顏與牛奮這個時候才走過來。

  李七夜與陳寶嬌談了那么久,李霜顏也不知道他們談什么,但是,李霜顏也不過問。

  當陳寶嬌離開之后,李霜顏見李七夜笑著目送陳寶嬌離去,李霜顏看了李七夜一眼,問道:“你看中她什么?”

  當然,李霜顏也不會認為李七夜是看中陳寶嬌的美色,若是他真的看中陳寶嬌的美色,只怕以他囂張的性格,直接搶了,說不定早就先滅了圣天道子,再搶他未婚妻。

  “體質。”李七夜愜意地伸了一個懶腰,悠然地笑著說道。

  “圣體?”李霜顏不由心里面一震,但,又覺得不可能,如果陳寶嬌是圣體的話,早就很多人都知道了,若她真的是圣體,只怕寶柱圣宗也不愿意把她許配給圣天道子。要知道,寶柱圣宗擁有大量的體術,包括圣體術,若是寶柱圣宗培養出一個圣體大成的弟子,那就是意味著無敵,除非是大成仙體出世了!

  “不,后天之體。”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霸牝仙泉體。”

  “霸牝仙泉體?”李霜顏呆了一下,沒聽過這樣的體質,說道:“一個后天之體?”

  后天之體,可以說不值錢,很多大教疆國都有后天體質的弟子,先天體質還好很多,后天體質完全真的是沒有太多的價值!

  “別小看這種體質。”李七夜說道:“如果她能此體質大成,就算你仙體大成,對于你來說,都是一種挑戰。萬古以來,這種體質只出現過三次,她就是第三個!”

  李霜顏聽到這話心里面一震,仙體大成,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曾經有傳說認為,在萬古以來,曾有大成的仙體雖然沒有成就仙帝,但是,卻擁的挑戰仙帝的資格!

  仙體大成,這意味著無敵,就算是仙帝出手,那怕是戰不過仙帝,只怕也能扛得住仙帝的攻伐!

  若是她仙體大成,這可想而知,然而,一個后天體大成可以挑戰仙體,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世間有這樣的體質?”李霜顏不由喃喃地說道。

  “她與你成對,最好不過,未來你們若是聯手,兩大體質大成的話,那真的是天下無敵。嘿,戰葬地,踏舊土,又有何不可!”李七夜雙目一瞇。

  李霜顏也不由為之動容,大成仙體,而且是兩大仙體,這是多么可怕,萬古以來,從來沒聽說過兩大仙體同出于一世。

  “但,她許配給了圣天道子。”李霜顏不由為李七夜擔憂地說道:“你這是跟圣天教搶人,也是跟寶柱圣宗搶人。”

  “又如何不可,只要她愿意留下來做我侍女,圣天教敢擋我路,我踏滅他!”李七夜笑著說道。

  他的野望,他的決心,無人能阻止,總有一天,他會帶著無敵的隊伍殺回仙魔洞,總有一天,他會踏滅仙魔洞!

  當李七夜帶著李霜顏回到了地陷之處的時候,只見陳寶嬌也在那里,此時,還沒有下去的門派傳承已經是寥寥無幾了,絕大多數的修士門派都跟隨著青玄古國、圣天教進去了。

  李七夜對陳寶嬌笑了笑,說道:“怎么,猶豫了?”說著,騎著蝸牛沖了下去。

  陳寶嬌也不由輕哼一聲,坐著馬車也沖了下去。落入這個深不見底的地陷之中的時候,發現下面的空間遠遠比上面的洞口要大,宛如是一個巨甕一樣。

  而且,在這地下,竟然有無數的地洞,交錯縱橫,宛如是蜂巢一樣,走進去,說不定會迷失在里面。

  站在這地洞之下,李霜顏也不由為之動容,看著李七夜,說道:“難道這里曾經是生長著一棵巨樹?這里是樹軀所長之處?”

  眼前的地陷看起來的確是像一棵巨樹生長過的地方,無數的地洞,或者曾經是樹莖扎根的地方。

  “沒錯,蒲魔樹,誕生古老無比的年代,扎根于這方小世界之中,曾經是比肩于神靈一般的存在。”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