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屠魔戰場(上)

  這模樣若是平時看起來,那是十分好笑,但是,此時誰都不敢笑出來。

  南懷仁這小子是長袖善舞,但是,心有神明,一說到神,他心里面還是打了個哆嗦,此時,這一次他是真心誠意地向巨樹認錯的。

  當南懷仁磕完了頭之時,突然之間,天空飄飄落下一物,落于南懷仁面前。此物金黃,吞吐著一縷縷如金絲一般的光芒,此乃是蓮蓬,此蓮蓬如黃金所鑄,雖然無實,但是,蓮蓬內的一個個蓮孔竟然是閃動著晶瑩的光華。

  “好小子,你的確是一片誠心。”李七夜都不由點頭贊道:“桂蓮樹的確諒了你的過錯,賜你一枝六道蓮蓬,這可是了不得的東西,未來大有可為,能煉成神器!還不快謝過桂蓮樹。要知道,這東西已經是極少極少了。”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諸人都不由為之動容,能煉成神器,此時,就算再不識貨的人一看到這如黃金所鑄一樣的蓮蓬也知道是了不得。

  南懷仁打了個激靈,急忙是恭恭敬敬地向巨樹磕頭,最后是歡天喜地地收起了六道蓮蓬,不敢有絲毫的放肆。

  此時,洗顏古派的不少弟子都羨慕地看著南懷仁,沒有想到會得到如此的神物,作為師父的莫護法,都為自己的弟子高興,沒有想到這一番誠心之舉,竟然得到神樹賜下神物。這其中的一飲一喙,已經是注定了。

  此時,有弟子都忍不住,學著南懷仁的模樣,希望也能讓神樹賜下神物。

  “別費心思。”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無垢無污,那才是本心,有一絲毫的功利之心,都是不行的。懷仁這小子算是福緣不淺,這種福緣不是能強求的。”

  李七夜這樣一說。其他弟子都不由干笑一聲。雖然未得到神物,但是,不論是諸位弟子,還是護法堂主,都不由敬畏,此時,諸位弟子與護法都認定眼前的巨樹是一尊神樹。

  李七夜不理會這些事。對古鐵守說道:“古長老,我去東部一趟,你帶著諸弟子留守于此,記住,千萬不得離開這里,否則。有可能招來滅頂之災。”

  “我會注意的。”古鐵守不敢掉于輕心,沉聲地說道。

  李七夜帶著李霜顏與牛奮離開了這片圣土,在途中,李七夜把圣水與蓮灰各分給了李霜顏與牛奮一部分,說道:“如果遇蒲魔根,必斬之,若遇蒲魔花。立即遠避。若是被困,殺不出來,以蓮灰退敵,若是被蒲魔花落身或被魔根扎體,以圣水澆體,否則它會吸干你們的鮮血。”

  李霜顏與牛奮謹慎地收起了圣水與蓮灰,謹記李七夜的話,不敢有絲毫大意。

  “我們此去是干什么?”李霜顏收好了圣水與蓮灰之后。不由問道。

  “看情況——”李七夜遠眺東部,說道:“現在不知道情況如何,總之,在事情惡化之前,收拾掉那鬼東西,不然,一旦再次讓它生長出來。那就真的是大難臨頭。”

  “轟——轟——轟——”然而,李七夜的話剛剛落下,整個東部一陣搖晃,接著。泥土部天,在東部的大地之上,在無人區域之中,突然之間,竟然是一條條巨大的骨刺從大地之下刺起,每一道巨大的骨刺竟然萬丈之長,更可怕的是,每一道骨刺竟然是黑如漆,每一道的骨刺都是黑氣縈繞。

  一時之間,本是青水綠水的東部區域竟然是冒起了縷縷的黑氣,縷縷的黑氣冒起之時,縈繞著整個無人區,沒有多少功夫,讓整個無人區成了如地獄地帶一般。

  不論是任何人,看到這一幕,都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心里面有著不祥的感覺。

  “吼——”在這個時候,巨吼響起,只見滅天魔猿從老巢中沖了出來,那可怕的氣息彌漫著整個無人區。

  “滅天魔猿——”一見到這百萬年的天獸,所有人都打了個哆嗦,那怕是青玄天子這樣的人物,都不由臉色大變。

  “啾——”然而,滅天魔猿剛剛沖了出來,在另一個方位,一個深谷之中,一聲長嘯,一頭壽精也飛了起來。

  “我的媽呀,百萬年壽精——”所有人都被嚇得哆嗦,百萬年天獸,百萬年壽精,它們如驚駭濤浪一樣的氣息席卷著整個東部!所有的修士被被嚇得臉如土色,不知道多少道行弱的修士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完了,完了——”此時,有修士失神,嚇得魂飛魄散。

  此時,所有人想逃都來不及,甚至可以說,面對百萬年天獸,百萬年壽精,就算是真人也逃不掉。

  然而,沖天而起的滅天魔猿與百萬年壽精根本就沒有理會進入無人區的修士,它們都是狂吼長嘯一聲,有些不舍,最終還是放棄了自己的老巢,沖出了東部,一頭壽精是沖入了北方,滅天魔猿是沖入了西方,最終消失在茫茫的荒莽之中。

  此時,剛啟程的李七夜不由瞇著眼睛,遠遠地看著那擎天而起的巨骨,久久沒有說話。

  “那是什么?”連牛奮都不由為之動容,他有一種不祥的預兆,喃喃地說道。

  “曾經的骨骸。”李七夜笑了一下,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道:“都已經是死了千百萬年的東西了,還想借骨骸重生。”

  “這是什么樣的魔物,五百萬年的天獸嗎?或者是五百萬年的壽精?”牛奮不由為之動容,一根根的骨刺都是萬丈之高,試想一下,這魔物是何等的巨大。

  李七夜閑定地笑著說道:“既不是天獸,也不是壽精,但是,比它們更可怕。天獸與壽精還能殺得死,這鬼東西很難殺得死,頑強得讓人不可思議,只要它還有一點點根須,都依然能活下來,謀圖它日重生。”

  牛奮與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動容,世間還有如此之物,實在是可怕至極。

  “走,我們去看看。”李七夜這個時候笑著說道:“說不定我們能挖了它最后的希望,看能不能順手挖到好東西。”

  在李七夜騎著蝸牛趕往東部的時候,在東部無人區,許多大教疆國、圣地秘宗的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覷,在這個時候,許多人心里面都不安,有著一股不祥的感覺。

  “這,這,這真的是諸神寶藏出世嗎?我,我覺得更應該是魔鬼出世才對。”有教主看著那一根根的巨骨,都不由臉色發白。

  “此地不祥。”此時,青玄天子身邊的官老都不由為之動容,對青玄天子說道。

  青玄天子目光一厲,宛如可以看穿無人區最深處一樣,最終,他徐徐地說道:“不祥又如何,天兇之地,必蘊神物!這正是我們需要的東西。世間再可怕的不祥,敢在我們祖先的神威下放肆嗎?”

  官老一聽此話,也覺得是道理,他們青玄古國,乃是兩代仙帝,足可以讓他們傲視八荒。這一次他們前來,可是有備而來,就算遇到再大的兇險,都能全身而退。

  青玄天子沒有猶豫,依然帶著身邊的人繼續往無人區更深處而己。現在滅天魔猿都逃了,所以,他們就不用再小心翼翼,直接長驅而入,速度快了許多。

  “我們也進去。”青玄天子進去了,圣天道子也不弱于人后,沉聲地說道。

  作為國師的司徒真人不由擔憂地說道:“公子,只怕此中大有兇險。”

  “這個我知道。”圣天道子說道:“既然入寶山,就不能空手而歸。再者,若真有諸神寶藏,必是藏有兇險,世間哪里有輕易而得的神物!若有神王之器,我需要這樣的東西來助我完成無上大業!”說著,他雙目中露出了可怕的光芒,堅定無比。

  “公子雄韜偉略。”司徒真人也不由為之贊同,欲成大事,欲踏入仙帝之途,必須有這樣的野心,必須有這樣堅定的道心。

  青玄天子與圣天道子相繼帶著人進入了無人區更深處,讓許多猶豫的大教疆國的修士又不由心里面一動,畢竟,連青玄天子、圣天道子這樣的后輩都進去了,他們不可能不心動。再說,來此的大教疆國都實力不俗,有些大教疆國也是有王侯帶隊,甚至是老一輩的王侯!

  “我們也進去!有青玄古國與圣天教開道,我們還怕什么。”有教主沉聲地說道:“就算我們得不到神王之器,能得一二件神器,也是不枉此行。”

  最終,有不少的大教古派都紛紛隨青玄天子、圣天道子他們進入了無人區的最深處。

  多數的大教疆國都對傳說的諸神寶藏不死心,青玄天子與圣天道子進去之后,他們也都紛紛跟風進入了無人區的更深處。

  也有一小部分的傳承與修士是放棄了再進去的念頭,突然從大地上冒出了一根根巨大的骨刺,黑氣縈繞,讓人毛骨悚然,讓人心生不安,所以,少數的傳承門派是放棄了繼續深處。

如飛蛟湖的那個見多識廣的老龜王便向他們少主建議守到這個時候更新,真心不容易,上架第一章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