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六道蓮花(下)

  “嘿,諸神寶藏?真的有諸神寶藏,還輪得到他們。”李七夜冷笑了一下,說道。

  李霜顏不由看著李七夜,說道:“那是什么東西?”很明顯,他是對魔背嶺知道得一清二楚。

  “死神——”李七夜雙目一瞇,說道:“饑餓了千百萬年、已經是難耐的死神。”

  李七夜這樣一瞇著眼睛的時候,李霜顏就不由打了個冷顫,她明白,這件事比她想象中還要可怕。

  “我們走。”李七夜吩咐牛奮說道。

  “公子,去哪?”牛奮對于李七夜的命令從不質疑,一直效犬馬之勞。

  “回桂蓮樹!”李七夜說道:“憑那群草包,只有去送死,成為美味,根本就鎮壓不住那鬼東西!”

  李七夜騎著蝸牛趕回了桂蓮樹那邊,一見到李七夜回來,古鐵守他們都不由松了一口氣,古鐵守依然不由問道:“那邊發生什么事了?”

  雖然古鐵守帶著弟子未離開過這片凈土半步,但是,依然看到了沖天而起的血光。

  “禍事。”李七夜從禍牛背上跳了下來,吩咐古鐵守說道:“古長老,若是還有弟子在外,立即召集回來。所有弟子,從現在開始,不得離開,與樹軀的距離不許超過十丈。”

  “所有弟子我已召回,我會吩咐他們不許離開的。”古鐵守見李七夜神態鄭重,就忙是說道。

  當見東方血光沖天的時候,古鐵守不知禍福,立即召回了狩獵磨練的弟子,以免得發生什么意外。事實上,血光沖天之后,古鐵守就一直盼著李七夜回來,李七夜不在,作為大長老的他,不單是心神不安,還是有些六神無主。現在,不知覺間,李七夜已經成了洗顏古派的主心骨,對于李七夜的運籌帷幄,古鐵守他們都是信心十足,反而,李七夜不在,就變得沒有把握。

  古鐵守吩咐傳達命令之時,李七夜徑自走向桂蓮樹下,在桂蓮樹的樹軀之前,李七夜蓮坐在地上,雙手合什,暗暗祈禱,以傳達自己的意志:“當年與閣下聯手,屠滅魔物。閣下也知,此物斬之不盡,故此我曾在此域種下了苗子,留下了后手,以制衡之,以滅魔物再生之望……”

  “……如今,閣下也知,當年我所留后手遭受破壞,今日魔物有重生的希望。為魔背嶺,我必親臨一趟,閣下若不宜駕臨,我不勉強。但,我需閣下蓮骨、圣水,以破魔物之兇術……”李七夜蓮坐于地上,默默禱祈,向桂蓮樹傳達自己的意志。

  李霜顏他們不是第一次見到李七夜如此姿態,現在李霜顏他們也都知道,眼前這棵巨大無比的巨樹已經通神,至于為什么這棵樹被李七夜稱之為桂蓮樹,他們就無可得知了。

  在李七夜的禱祈之下,在無聲無息之間,樹軀之上竟然慢慢地長出了樹枝,而且長出來的樹枝不止是一條,一條條的樹枝與眾不同。

  樹軀所生長出來的樹枝有手臂大小,但是,卻雪白無色,不明里就的人一看,還以為是生長出來的白骨,這白森森的樹枝宛如白玉一般光澤,一條條這樣如白骨的樹枝生長出來,不單不讓人毛骨悚然,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味,宛如是有大道之音從這白骨一般的樹枝上傳來一樣。

  樹軀上突然生出一杈杈白如玉的樹枝,這讓李霜顏、屠不語他們都看傻眼了,這巨大的桂蓮樹還真的是通神了。

  就在李霜顏他們傻眼的時候,那一杈杈的樹枝的末梢竟然生出了一朵朵花蕾,接著朵朵的花蕾盛開,這個時候,大家才看清楚,這一朵朵盛開的花蕾竟然是蓮花,六片花瓣的蓮花,每一朵的蓮花都如斗笠大小。

  當這一朵朵蓮花盛開之時,在場的諸人都感覺自己飄飄欲仙,全身舒泰,在這個時候,諸人都感覺這盛開的蓮花能與他們的大道鳴和,其中反應最為強烈的就是天生是碧清體又修練了無垢體的李霜顏了。

  此時,李霜顏整個人如同一道圣蓮盛開一樣,瞬間,仙光沖起,她的周身散發出了大道之音,這大道之音很輕很輕,但是,這輕如花瓣剝開的大道之音聽在周人耳中,卻宛如晨鐘暮鼓,敲動著所有人的心臟。

  在這個時候,李霜顏宛如是謫仙下凡,絕世無雙,此時,李霜顏宛如是萬法不侵,萬物不沾,無塵無垢,宛如傳說的真仙一樣。

  見到李霜顏這番模樣,任何人都不由為之動容,李霜顏她自己都為之動容,因為她完全能感受到自己的無垢體受到了很大的益處,這些蓮花盛開,簡直就像是為她的無垢體所量身打造的一般。

  “這是何物,與我體質乃是極配。”李霜顏不由為之動容,如果世間真有此蓮,她肯定要種在身邊,以蘊養自己的無垢體。

  “六道蓮花,無垢無污,諸天之上,清濯無雙,當然是與你的無垢體絕配了。”李七夜說道。

  “六道蓮花——”李霜顏不由喃喃地念著這個名字,當然,她也是第一次見過這樣的蓮花。

  此時,李七夜折一朵蓮花,當蓮花折下之時,生長在樹軀上的那枝白如玉的樹枝竟然脫落,李七夜以蓮花托住了這杈落下的樹枝。

  蓮花托著樹枝,李七夜遞給屠不語,說道:“以真火煉之,把它煉成灰。記住,摘蓮托枝,否則,蓮骨落地,必遁土而化。”

  屠不語記住了李七夜的話,雙手一托,頓時讓蓮花浮起,在這瞬間,屠不語雙手浮現了純青無比的焰火,焰火化作了洪爐,一下子把蓮花納入了其中,煉化成灰。

  屠不語摘了一朵朵的蓮花,托著一杈杈的樹枝,以真火把它煉成了灰。

  “能把生命洪爐的真火練得爐火純青,不愧于戰神訣。”李七夜都點頭贊道。

  屠不語并沒有得色,他修練戰神訣,當然知道戰神訣的奧妙了,如果他都不能練到這種程度,正如李七夜所說,那就真的是愧于此神訣了。

  此時,李七夜取出玉瓶,大喝道:“圣水來——”

  李七夜話一落下,頓時天噴飛泉,這一道飛泉是從巨樹最頂端噴落而下,直落入了李七夜的玉瓶之中。李七夜手中的玉瓶空間不小,但是,沒有多長的時間,玉瓶裝得滿滿的。

  飛泉消失,李七夜也收起了玉瓶,而在這個時候,屠不語也把所有蓮花與蓮骨煉成了灰,以寶盒裝好。

  在這個時候,南懷仁學著李七夜的模樣,蓮坐在樹軀之前,雙手合什,一副叨叨絮絮的模樣。

  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了他的后腦勺上,說道:“你這是干什么。”

  南懷仁干笑了一聲,嘿嘿地笑著說道:“我是學大師兄向神樹祈禱,請神樹賜我寶物。嘿,我看此神樹如此通神,必能聽到我的祈禱。”

  李七夜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腦勺上,乜了他一眼,說道:“就算此樹通神,也不是你能所溝通的。”

  連莫護法者瞪了自己徒弟一眼,沒好氣地斥道:“你都能通神的話,就不是南懷仁了。”

  盡管被自己的師父斥喝,南懷仁依然是厚著臉皮嘿嘿地笑。

  “此樹通神。”此時,站在李七夜身邊的李霜顏看著眼前這棵巨大無比的桂蓮樹都不由為之動容,輕聲問李七夜說道:“這樹真化神嗎?”

  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然后看著擘天遮地的桂蓮樹,最后說道:“若是世間有諸神,它算是一尊,可惜……”說到這里,李七夜就沒有再說下去。

  聽到李七夜的話,在場的人不論是李霜顏,還是屠不語,又或者是牛奮等等,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震,在頓時,連南懷仁都身子站得筆直,不敢輕笑放肆。

  此時,諸人望著眼前這株巨大的桂蓮樹,不由為之敬畏!諸神,一直是傳說,從極為古老的時代就有傳說。在未有人承載天命,在未有人稱仙帝之時,就有諸神的傳說。

  曾經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仙帝之前,諸神統世!至于傳說是真是假,無人知道,但是,諸神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讓人敬畏的存在。

  李七夜話竟然如此說,若是世間有諸神,它算是一尊。這么說來,眼前的桂蓮樹可以比肩于諸神了,就算世間無諸神,它也可怕到想人駭然。

  在此之前,古鐵守與眾多弟子都只是把桂蓮樹當作巨大無比的巨樹,最多也就認為此樹成妖擁有成通,但是,現在李七夜話這樣一說,那就讓人敬畏了。

  此時,莫說是門下的弟子,連在場的一些護法堂主心里面都不由打了個哆嗦。南懷仁更是被嚇得雙腿有些發軟,他是忙跪在地上。

  “神爺爺,神祖宗,不,樹神大人在上,小的年少無知,不知道您乃是比天還高的存在,前兩天小的一時頑皮,削了您一些樹皮。樹神大人,你高高在上,莫跟小的一般見識,小的真心給你陪罪認錯了。”南懷仁這一次還真是誠心,伏在地上,真的是給巨樹磕了幾個頭。

  因為明天上架大爆發,所以,今天養神蓄銳,今天兩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