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一怒屠千敵(下)

  然而,南天豪根本不知道這只蛤蟆的來歷,根本就沒有抓這只蛤蟆的技巧與方法,他以為憑自己豪雄道行,一只小小的蛤蟆,在泥洞之中,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呱——”然而,南天豪手剛伸去,一聲蛙叫,石火電光之間,那只蛤蟆以比閃電還要快幾倍的速度一下子跳走,如此的速度,所有人都只是眼前一花而己,不要說是追,就算是看,都無法看清楚。

  南天豪一下子失手,頓時呆了一下,沒有想到這只普通的蛤蟆竟然有如此快的速度!

  “不——”被擊飛的李七夜剛爬起來,看一幕,不由又驚又怒,他是費了不少的心血,卻被人壞了好事。

  “原來你還沒有死,挺能捱打的。”蛤蟆飛走了,南天豪收手,看著爬起來的李七夜,三分驚訝,然后說道:“好,倒要看你的皮骨有多厚,好好地教訓他,打到他爬不動為止。”

  南天豪冷笑一聲,吩咐隨行的弟子,而隨行的幾十個弟子猙獰一笑,一下子把李七夜團團圍住。

  “捱了王侯一掌還不死?”見李七夜竟然活蹦亂跳,渾然無事的模樣,連遠觀的諸多修士都吃驚,也有修士說道:“這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有逃命的機會還不逃,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此時,南天上國的弟子把李七夜圍住,有弟子猙獰地笑著說道:“小鬼,我們倒要看看你的皮有多厚,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們折磨你的手段,就算你是鐵打銅鑄,也會慘叫著哀求的!”

  此時,李七夜臉色冷到了極點,如同暴風雨來臨,冷冷地說道:“你們都該死!”蛤蟆逃走,想再次捉它,只怕是遙遙無期,這已經讓李七夜狂怒了。

  “先打斷他手腳,給我拖過來!”南天豪臉色一冷,殘忍地說道。

  “小鬼,只怪你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下輩子投胎做人,千萬別與我們南天上國為敵!”南天上國的弟子殘忍地說道,寶器斬向李七夜。

  “滾——”李七夜狂怒,一聲冷喝,身影一閃,整個人撞了過去,這個弟子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身體撞向他的寶器,那是自尋死路!

  “砰——”寶器碎,“啪——”滿天血雨,這個弟子被撞中,就像是小娃娃被巨錘砸中一樣,當場是成了肉醬,支離破碎的骨碎在血雨中灑落。

  “休行兇——”其他的弟子大驚,厲喝一聲,都寶器斬向李七夜。

  “轟——轟——轟——”然而,李七夜此時是暴走,沒有任何招式,只有身體的橫沖直撞,在他的命宮之上,鯤鵬遨游,天變之下,他的速度變得極快,鎮獄神體,讓他的身體變成了最可怕的兵器,重億萬鈞,堅硬無比,如此的肉身,比暴龍不知道可怕多少千倍!

  “啊——”最后的一個弟子終于有了慘叫的機會,但是,他慘叫一落下,頭顱一下子粉碎,腦漿混著鮮血,噴灑得一地都是。

  寶器、身體,在鎮獄神體的撞擊之下,全部粉碎,億萬鈞的重量,如億萬座巨岳鎮壓,什么的寶器,什么的身體,都承受不了這樣的神體撞擊。

  在此之前,連肉身極為強橫的負天猿都拼不過李七夜的鎮獄神體,更別讓這些南天上國的弟子了。

  如此的變化,讓所有人都看呆了,沒有招式,沒有式術,沒有大道之力,沒有法則道章,純粹的身體,無敵的肉身,強行地撞碎了一切阻攔他的敵人!

  “你,該死!”此時,李七夜盯著南天豪,他的目光變得無比可怕,比惡魔還要可怕,他盯著南天豪,一步一步走去,一步一步走來,大地沉陷,在鎮獄神體之下,大地變得如同紙糊的一樣。

  “殺了他!”被李七夜盯上,南天豪背脊發寒,厲喝一聲。

  兩位王侯也臉色一變,齊喝一聲,王侯之兵斬殺向李七夜,李七夜狂喝道:“滾——”直接沖撞過去。

  “砰——砰——”兩件王侯之兵根本就擋不住李七夜,王侯之兵的確是強大,斬在李七夜身上是見血,但是,鎮獄神體的堅硬,還無法斬殺死李七夜。

  被如此強橫的身體沖擊,兩件寶器當場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這讓兩位王侯心痛無比,這可是他們花了無數心血祭煉出來的寶器。

  然而,李七夜雖然身上見血,依然如暴龍一樣,沖擊向南天豪,兩件王侯寶器,根本擋不住。

  “殺——”南天豪見李七夜撞來之勢不可擋,狂吼一聲,張嘴祭出了一件寶輪,寶輪一出,瞬間化作如石磨大小,挾著呼嘯之勢擊殺向李七夜。

  “砰——”在李七夜的撞擊之下,一聲巨響,寶輪當場碎裂,李七夜的身勢依然不減,極速撞向南天豪。

  南天豪臉色大變,翻手一面寶鏡,欲擋住李七夜,“砰”的一聲巨響,結果可想而知,寶鏡粉碎,南天豪整個人被撞飛,狂噴了一口鮮血,骨頭之聲響起,讓人聽得都毛骨悚然。若不是寶鏡先擋住李七夜的撞擊,只怕南天豪是必死無疑。

  “少主,先走——”兩位王侯臉色大變,雙雙翻手,祭出了一件寶器,兩件寶器一出,頓時圣尊之威沖天而起,一道道的法則垂落,錚錚之聲響起,圣尊之威鎮壓而下,碾滅山河,在圣尊的法則壓下之時,大地開始碎裂。

  “圣尊寶器——”見兩位王侯祭出來的寶器,不少人為之動容,圣尊寶器,這可是能擊殺真人的東西!

  “轟——”李七夜強大的身體撞擊在鎮壓而來的法則之上,頓時,兩件寶器都搖晃不止,宛如隨時都能墜落一樣。

  這一幕,不止是王侯,就是所有人看到,都不由為之駭然。這是怎么樣的體質,連圣尊寶器都能撼動,這也太可怕了吧!

  至于南天豪,看到這一幕,駭然失色,轉身就逃!

  “煉化他——”兩位王侯都駭然,厲喝一聲,兩件寶器合二為一,所有的法則化作巨爐,把李七夜困在了里面,瞬間,巨爐沖起了滿天的真火,欲把李七夜煉化!

  見南天豪要逃走,李七夜又怎么會放過他呢,狂吼道:“殺——”一聲狂吼,雙手持奇門刀。

  “錚——”奇門刀突然一震,感受到了李七夜的怒火,瞬間,如同兩把帝刀出鞘一樣,刀芒噴出,帝蘊一閃!

  “帝威——”當帝芒一斬之時,兩位王侯頓時魂飛魄散,他們連奇門刀太近了,帝芒一斬,他們只有一個感覺——死亡。

  “嗤——”帝芒一閃而過,帝威只是瞬間而逝,但是,這已經足夠了,兩道的帝芒一斬,鮮血噴涌,法則斷裂,就算是圣尊寶器,也一樣被斬成了兩半。

  兩位王侯頭顱飛起,身體筆直仰倒于地,鮮血噴得很高很高。

  雖然帝芒只是一閃而逝,但是,這已經足夠驚心動魄了,剎那之間,所有人都不由顫了一下,就像是被一刀斬在了靈魂上一樣,全身發寒,軟弱無力!

  “錚——”此時,李七夜一刀橫空,逃走的南天豪駭然,這一切變化太快了,只不過是石火電光之間而己,他都沒逃多遠。

  “開——”南天豪狂吼一聲,神甲護體,“嗤”的一聲,什么神甲都沒有用,一切法則都歸于虛妄,以南天豪那豪雄級別的實力,根本上擋不住這帝蘊一閃的奇門刀。

  “錚——”的一聲,南天豪整個身體被釘在了大地上,仰天躺在了那里,一動不動,鮮血汩汩而流,此時,他已經是剩下了一口氣!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顫了一下。發現異變,趕來的李霜顏、牛奮都不由臉色一變,他們都不敢出手,此時,李七夜怒氣沖天,他是要親手屠殺南天雄他們,誰敢壞他好事?

  此時,李七夜如同神魔一樣,他身上所帶著的怒氣,讓人不寒而栗,無人敢直視,讓人不敢相信,如此可怕的氣息,竟然是從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身上所散發出來的。

  李七夜走近了南天豪,冷冷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南天豪,最終,怒氣滔天的李七夜終于收斂起了可怕的怒氣。

  “就算你與我為敵,我都可以仁慈饒你一命。壞我此事,就算仙帝之子,殺無赦!”李七夜看著南天豪,緩緩地說道。

  “你,你,你敢殺我,我,我南天上國敢滅你九族,必,必屠你洗顏古……”南天豪躺在那里,恨恨地說道。

  “喀嚓——”然而,南天豪話還沒有落下,李七夜一只手就把他的頭顱連同脊骨一下子拔了出來,鮮血淋漓,南天豪那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南天上國還不夠資格威脅我!”李七夜把南天豪的頭顱隨手一扔,緩緩地說道。

  此時,整個場面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此時,遠處的所有修士,都不由背脊發冷,毛骨悚然。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