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圣天道子(下)

  “動手揍他!”此時,李七夜笑著說道。

  “錚——”李七夜話一落下,一劍當空,瞬間,李霜顏出手,一劍掃過,星辰皆暗,圣天道子臉色大變,急速后退。

  突然的變異,也讓在場的許多人大吃一驚,誰人都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李霜顏會突然出手。

  “李仙子也要插一足?”圣天道子一看是李霜顏,灑瀟一笑,說道:“難道李仙子是爭風吃醋?若是如此,我不介意一娶兩的。”

  “一個王八蛋也裝灑瀟,霜顏,給我屠了他!”李七夜十分膩歪地看了圣天道子一眼。

  “不知死活的東西!”圣天道子目光一厲,只手向李七夜抓去!

  “錚——”的一聲,不需要李七夜出手,李霜顏劍芒掃空,瞬間斬向圣天道子的大手。

  面對李霜顏這樣的劍芒,圣天道子也不敢托大,立即縮手,另一只手一扣,頓時寶器碾寶,直劈向李霜顏。

  看到這一幕,頓時人面面相覷,誰都搞不懂,李霜顏竟然會對一個凡體凡命凡輪的凡夫俗子言聽計從,要知道,李霜顏可是天之驕女,更是登臨王侯的天才!

  “難怪吃軟飯吃得如此囂張,原來是有女人作靠山!”江左侯都不屑地說道。盡管這話說得不屑,卻不夠有點是酸溜溜的。

  “姑娘,跟我走吧。”此時,李七夜騎著蝸牛,爬上虛空,對陳寶嬌悠然地說道:“一句老俗話,跟著我,包你吃香喝辣的。”

  這樣離譜的一幕,頓時讓所有人無語,連作為力挺李七夜的古鐵守都久久無語,頭額直冒黑線。

  至于在場的洗顏古派弟子,都不由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都只能是嘆服,泡妞泡到這樣的境界,這已經無人能及了,有婚姻之約的李霜顏在身邊,還敢光明正大地跑去泡圣天道子的未婚妻,這已經是囂張得無法形容了。

  “奶奶的,我老龜活了幾千年,第一次見到這樣囂張的人!”最終,連飛蛟湖的老龜王都不由嘆服了。

  這樣一幕,讓所有人都傻眼,當著圣天道子面前泡他的未婚妻,這不是狂妄到無知的白癡,就是不可一世的人物,眼前的小子根本就不是后者。

  若是一般的青年跑到自己面前說跟他走,陳寶嬌一定會發飆,把他當作是之徒,然而,眼前的小男人明明只有十四五歲,明明是比她還要小,更離譜的是,竟然騎著蝸牛來泡自己,這實在是離譜得一塌糊涂。

  “小男人,想泡女人,等你毛長齊了再出來!”陳寶嬌瞪了李七夜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姑娘,你想到哪里去了!”李七夜露出夸張的表情,說道:“你看我是那種不正經的人嗎?我乃是一身浩然正氣,素不起沾花惹草。我讓姑娘你跟我走,是說讓姑娘你跟我混,為我效力,未來包你吃香喝辣的。”

  說到這里,李七夜捉狹一笑,說道:“再說了,姑娘,我又沒有脫衣服,你又怎么知道我毛還沒有長齊?”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在場的無數人笑噴,但是,礙于寶圣上國的情面又不好大聲笑出來,讓他們憋得厲害。

  “小男人,你這是找死!”被李七夜如此捉狹,陳寶嬌粉臉通紅,更是迷人無比,她是嬌叱一聲,一指向李七夜擊去。

  陳寶嬌不是真的要殺李七夜,不過,李七夜也速度極快,鯤鵬躍空,只見頭頂上的鯤鵬一躍,李七夜輕而易舉地躲到了另一邊。

  天變,鯤鵬六變之一,此變一出,速度極快,不論是任何空間,都能自由翔躍,難于阻擋。帝術的玄奧,在李七夜手中發揮得淋漓盡致。

  “鯤鵬六變?”陳寶嬌一見李七夜躲過了自己的一指,都不由為之動容,一看李七夜,說道:“原來你是洗顏古派的弟子!”

  如此年輕,能修練帝術,這也的確讓陳寶嬌動容。

  “姑娘還是識貨。”李七夜從容閑定地說道:“帝術,對于我來說,不成問題。姑娘跟了我,你將是前途無量。”

  “小畜生,找死——”此時圣天道子都不由發飆,再也沒有剛才的灑瀟,厲喝一聲,遠遠地一指擊來,欲斬李七夜。

  “哼——”李七夜沒出手,陳寶嬌冷哼一聲,祭出一寶,“砰”的一聲,擋下了這一指。

  “霜顏,殺只雞而己,怎么慢吞吞的,你殺伐雖然不足,但,還不至于如此弱,你的體術呢?”對于圣天道子還有反擊之力,李七夜不滿。

  “真的殺?”李霜顏都還以為李七夜開玩笑,圣天道子可是圣天教的傳人,殺了他,那可是捅破天的事情,絕對會給洗顏古派招來滅頂之災。

  “我說的話,有假嗎?”李七夜悠悠地說道:“又不是仙帝的兒子,一位道子,殺了就殺了,趕緊動手。”說著,那是揮了揮手,已經是不煩耐了。

  這樣狂的話,這已經讓人傻了,至于圣天道子,更是氣得吐血,他可是當世天才,放眼大中域,都是赫赫有名的人杰,竟然被一個無名小子如此的輕視。

  “殺——”此時,圣天道子不由發飆,厲喝一聲,剎那間宛如泰山壓頂,命宮噴起了無盡的道紋,如同浩瀚一樣,這如同浩瀚的道紋一出,足可以磨滅天地。

  “嗡——”然而,此時圣光沖起,宛如一朵圣蓮張開一般,李霜顏在這剎那之間,全身吞吐了淡淡的仙芒,在這個時候,李霜顏宛如仙子下凡一樣。

  李霜顏一步跨出,如行云流水,一步便跨過了圣天道子的無盡道紋,這無盡道紋可以碾滅虛空,但是,此時李霜顏就像是出水芙蓉一樣,滴水不沾,無盡道紋根本就對她沒有影響。

  無垢體,無上仙體術,這一系列的體術中,李霜顏所修的無垢仙體術,已經是萬古第一!

  “噗——”李霜顏一劍裂空,刺中了圣天道子的胸膛。在生命懸一線,“錚”的一聲,圣天道子身上突然穿上了一身的道衣,擋住了一劍。

  但是,盡管是如此,這一劍依然是太突然了,圣天道子依然整個人被劍勁擊飛,被擊飛得百里,他才能站住,臉色煞白。

  “好可怕的體質,難道李仙子真的是圣體大成了!”見到這一幕,飛湖湖的老龜王都臉色發白,喃喃地說道:“萬法不沾,這真的是玉清體大成嗎?”

  此時,在場的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包括了隨圣天道子而來的灰衣老者,都不由臉色駭然。道法不沾,這對于任何一個修士來說,都是很可怕的事情,遇到這樣的對手,那絕對是致命。

  李霜顏她自己都不由為之動容,在這一刻,她才領會到李七夜所傳授的仙體術是何等的無敵!就算世間還有無垢體的仙體之術,也無法與李七夜的無上仙術相比,這是第一仙體這術!

  “霜顏,你攻伐太弱了。”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以后有機會要修練幾門大殺術。”

  一劍,本是足可以斬圣天道子,可惜,李霜顏的優點不在于殺伐,她更多的時間是沉醉于陣法,但是,在這一方面,她還沒有修練到適合的殺陣。

  此時,圣天道子臉色變得很難看,他前不久登王侯,自視極高,自認為堪稱是當今大中域第一人,沒有想到,今天卻在李霜顏手中吃了大虧。

  “碧清皇體,果然了不得。”圣天道子冷冷地說道:“李仙子,今日讓你見一見什么才是大殺術!”話一落下,“轟”的一聲巨響,在這瞬間,他身后背負一片的荒域,在這個時候,圣天道子宛如兇獸出柙一般,殺氣縱橫,宛如無數的洪獸荒禽撲天而來,讓十萬里大地的生靈都不由為之顫抖。

  此時,圣天子的壽輪浮現,壽寶催動著所有的血氣,這讓圣天子的王侯之威撐開了一片光膜,他整個人看起來宛如統御疆土的王者。

  “小心,他身上藏有兇器。”一感受到那洪荒兇獸的氣息,古鐵守也不由臉色一沉,上前一步,提醒李霜顏。

  “古長老,如果你要動手,我陪你走幾招。”此時,隨圣天道子而來的灰衣人中走出一個老者。

  此老者一站出來,隨時一股氣息遠揚,宛如一代真人羽化登仙,氣場渺遠,這給人感覺他是天上星辰,讓人仰望。

  “司徒國師——”一見此人,古鐵守臉色大變,目光一凝。

  “司徒真人!寶圣上國的國師,真人呀。”一看清這位灰衣老人的真面目,不少人臉色大變,紫霞觀、飛蛟湖這些大教傳承的高手都不由臉色大變。

  真人,在王侯之上。若是說王侯在眾生之上,那么,真人就凌駕于王侯,如天上星辰,讓人仰視。

  道艱時代剛結束,一位真人站在這里,這絕對是讓人栗然的事情。

  在道艱時代的三萬年,能成為真人的修士,那是了無比的驚人,甚至可以說,王侯與真人雖然只是差一個境界,但,有天壤之別。

三萬年所出的真人,不是坐化就是隱世,當世真人,絕對了不得!今天爆發,三更。今天也是上強推的第一天,很不容易。蕭生在起點也算是新嫩,有很多地方是不懂的,這是第一次上強推,1號就要上架了,所以,心里面不由有些忐忑。1號上架的時候,更新將會大爆發,將會有十更的大爆發,所以,請大家支持蕭生,到時候請大家多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