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圣天道子(上)

  圣天道子,一個名動大中域的天才,早在十五年少之時,便是為寶圣上國掌執一方疆土,號令百萬雄師,曾經是為寶圣上國立下了赫赫功勞。(www.juyit.com 君子聚义堂小说网)

  圣天道子如此的風采,不論是走到哪里,都是鶴立雞群,極為出眾。

  圣天道子,乃是圣天教的傳人,有人說他是寶圣上國人皇的親子,也有人說是謫子,更有人說,圣天道子并非是寶圣人皇的兒子。

  圣天道子的來歷頗為神秘,道行極為逆天,早就有傳言說他已成就王侯,雖然他在寶圣上國未被封王,但,已經擁有王侯的地位,甚至是讓不少王侯尊之。

  圣天道子,徐步而來,氣宇軒昂、皇氣浩然的他,的確是讓人矚目,那怕他姿態低調,他身邊的灰衣老者姿態也低調,但是,依然鶴立雞群,讓人不注意他都不行。

  圣天道子徐步而來,跨于斷崖之上,他雙目一凝,仿佛是群星薈萃,目光之中,有道芒錚錚,似乎能刺穿虛空。

  此時,圣天道子凝視李七夜,說道:“一個蘊體境界的小輩,以為背仗九圣妖門,便可以橫行疆國嗎?當今大世已開,處處皆藏龍臥虎,天才輩出,你一介俗輩,也不過是螢光浮塵而己!”

  雖然許多大人物都看得出李七夜道行淺,但是,未怎么細看,現在圣天道子一說李七夜只不過是蘊體境界,這讓不少人為之面面相覷。

  對于在場的許多修士來說,在這里蘊體境界,那簡直就是上不了臺面,想要在這里立足,怎么也得浴涅、天元這樣的境界。

  “藏龍臥虎?天才輩出?”李七夜翹了一下嘴角,閑定自在,慢悠悠地說道:“龍虎,不過是我胯下的坐騎而己?天才,何足為道,在我面前,就算是萬世一出的天才,也都必須給我盤著。對于我來說,天才,那只不過是我通往巔峰大道上的枯骨而己!大道悠悠,唯我道心無敵,天才值幾個錢?”

  “好狂的口氣——”李七夜說出如此囂張的話,讓在場諸人面面相覷,更是有修士不由說道:“這樣狂妄到夜郎自大的白癡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讓不少人投去不屑的目光,這簡直就是牛皮吹破天,竟然敢口出狂言,說出“天才值幾個錢”這樣的狂語!就算是再絕世的天才,只怕也不敢說出這樣的狂語!

  “大道悠悠,唯我道心無敵!”此時,一個清脆動聽的聲音響起,贊道:“說得好,天才又有什么了不起,無非是天生筋骨好而己!”

  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句話來,讓在場的許多修士都不由相視了一眼,在這節骨眼上說出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與圣天道子過不去?

  大家放眼看去,不知道什么時候虛空上已經停著一輛馬車,馬車看起來頗為低調,不論是走到哪里,都不怎么引人起眼,駕馬車的,那也只是一個頭戴著氈帽的老頭。

  但是,很多人看到馬車上的徽標之時,都不由為之動容,有修士說道:“寶柱圣宗!”

  寶柱圣宗,聽到這個門派,不少人為之動容。這個門派的名字中,柱,指的是身軀,也就是意味著體質!

  寶柱圣宗在大中域乃至是整個人皇界都有赫赫名氣,雖然寶柱圣宗沒有出過仙帝,但是,他們堪稱是大中域乃至是整個人皇界出大成體質最多的人,曾經有傳言說,寶柱圣宗擁有大量的體術,堪稱大中域第一,甚至有傳言說寶柱圣宗擁有仙體術!

  在大中域曾經有傳言,寶柱圣宗曾經有幾位大賢差一點就仙體大成,所以,很多人都在推測寶柱圣宗擁有仙體術。

  一看馬車,圣天道子并不動怒,他瀟灑一笑,說道:“寶嬌,你此次來魔背嶺,乃是助夫君一臂之力,還是與我嘔氣呢?”

  圣天道子這話一出,讓不少人為之動容,很多人一下子猜出了馬車內女子的身份,有人動容地說道:“是玉牝疆國的公主!”

  “聽說玉牝疆國的公主與圣天道子有媒妁之言,玉牝疆國早些年就與圣天教提親,把公主許配了圣天道子。”有修士低聲地說道。

  “圣天道子冠絕當世,俊才無雙,不知道有多少大教的傳人、疆國的公主欲嫁給他,寶柱圣宗要與圣天教聯姻也是正常的,寶柱圣宗看好圣天道子。”知內幕的修士說道。

  “你太瞧得起你zi了,誰是你的未婚妻了!”馬車之中傳來冷冷的聲音,毫無疑問,馬車內的女子對圣天道子的話十分不痛快。

  圣天道子曬然一笑,說道:“寶嬌,婚姻大事,父母有命,既然你們寶柱圣宗把你許配于我,你便應做一個賢妻良母。”

  “滾——”此時,馬車內的公主頓時發飆,瞬間,一人撲了出來,此人一出手,如長虹掠空,直取圣天道子。

  然而,圣天道子卻依然從容,只手一揮,如星羅地網,皇氣洗然,巨手如扇,一掌之下,就輕易地擋住了對方的一擊。

  但是,從馬車內撲出來的女子卻是極為兇悍火辣,一出手就是十幾招,剛猛霸道,一出手便是招式滔滔不絕,血氣一浪高于一浪。

  然而,面對女子的攻伐,圣天道子依然是應付得綽綽有余,只見他劍指一彈,錚錚作響,以指化劍,每一劍都是深奧博大,有大家之風,輕而易舉地化解了對方的攻伐!

  “砰”的一聲,最后,圣天道子劍指一豎,門戶森羅,一劍萬象,一劍壓下,輕而易舉地擊退了女子。毫無疑問,女子遠不是圣天道子的對手。

  當女子站穩之時,大家才看清楚她的容貌,一看此女子的容貌,不少人頓時為之喝彩,不少人為之傾倒。

  眼前的女子,有二十三四,卻美貌絕世,青絲如瀑,眉黛如山,丹鳳眼,瓜子臉,朱唇一抹嫣紅,女子嫵媚動人,丹鳳眼兒乃是秋水盈盈,波光蕩漾,一顰一笑,都勾人魂魄,嫵媚妖艷。

  更讓人神魂顛倒的乃是女子的身材,雖然女子穿著寬衣,但是,依然可以看到她那驚心動魄的酥胸,酥胸高挺如峰,渾圓飽滿,就算是她那寬大的衣服都是遮之不住,宛如欲破衣而出。

  女子柳軀裊娜,腰肢盈盈一握,盈盈一握的腰肢卻勾勒出了她那驚心動魄的豐臀,她乃是豐臀翹挺,圓潤豐腴,就算是寬大的衣裙也是能勾勒出那隱隱欲現的臂溝。

  更讓人失神的是,她玉腿修長,渾圓精致,多一分,則太肥,少一分則太瘦。

  眼前的女子,論美貌,或者不是天下最美麗,但是,卻絕對是讓人神魂顛倒的尤物,絕對是讓人一見就想擁入懷中占有的紅顏禍水。

  一見這女子,讓在場的人都不由為之驚嘆,侍zai是太迷人了,嫵媚的容顏,魔鬼的身材,這絕對是男人心目中的尤物!

  “寶嬌,你剛登豪雄,遠還不是我的對手!”圣天道子灑瀟一笑,雙目都不由貪婪地多看一眼,說道:“你還是別在這里嘔氣,乖乖的跟我走。”

  “放你的屁——”然而,這個美麗的尤物卻性子火辣,喝道:“做你的春秋白日夢!”

  “看來為夫是要親自動手把你降服!”此時,圣天道子雙目一凝,大手向女子抓去!

  “滾——”女子厲喝一聲,反撲圣天道子。女子是玉牝疆國公主,陳寶嬌,她被寶柱圣宗許配于圣天道子,但是,對于這一樁婚事她是極為反對抵抗,但是,她卻無力作主。

  “好,侍zai是好,這妞我要定了。”陳寶嬌chuxian之后,李七夜一雙眼睛盯著她,最終輕輕地點頭說道。

  見李七夜一直盯著陳寶嬌,他身邊的李霜顏都不由來氣,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說道:“就算是好色,也不用如此夸張吧。”

  李七夜乜了李霜顏一眼,說道:“霜顏,你這看事情就太膚淺了,我是贊她是一根好苗子,又沒說是她美貌。容貌,在我眼中,不過是皮囊而己,就算是天仙美姿,若是沒有潛力,我也不會留在身邊浪費我的資源!”

  李霜顏不由瞪了他一眼,心里面有一種怪異絕倫的感覺,眼前十四五歲的小男人,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小,但是,卻對女人評頭論足,似乎極為老道一樣。

  “砰——砰——砰——”此時,圣天道子與陳寶嬌的搏斗已經近尾聲,陳寶嬌雖然天賦很好,但是,與圣天道子相比起來,侍zai是有著很大的距離,若不是圣天道子手下留情,她早就不敵了。

  圣天道子與陳寶嬌對決,這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雖然有不少年輕俊彥為之嫉妒,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也只有圣天道子這樣的天之驕子才能配得上陳寶嬌。

  “寶嬌,跟我回去!”此時,圣天道子大手一張,而陳寶嬌此時不敵,在圣天道子的大手之中,宛如是飛蛾一般,再也難逃出這張大網。

  見這一幕,為陳寶嬌趕馬車的老夫目光一凝,但,依然坐在那里。

三更完畢,晚安。君子聚義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