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鎮威侯(上)

  李七夜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斷崖上的所有人臉色一變,鎮威侯可是寶圣上國老一輩的王侯,在寶圣上國可以說是擁有甚為崇高的地位,更何況,他道行乃是處于王侯巔峰,實力讓人十分的忌憚,他在寶圣上國可是與紫山侯齊名!

  “無知的逆畜,本侯今日收了你!”鎮威侯臉色大變,身為王侯的他,何時被一個晚輩如此斥過,這讓他威名何存?一怒之下,他手向李七夜拍去,一只大手,宛如山岳,一手之下,足可以碾死李七夜!

“砰”的一聲,然而,李七夜高坐于蝸牛之上,巍然不動,根本不需要他出手,古鐵守橫移一步,就擋住了鎮威侯的大手。全文字閱讀  “鎮威侯,既然你想戰,我陪你便是,何需對晚輩出手。”古鐵守冷冷地說道。

  古鐵守這樣的話一出,頓時讓不少人臉色一變,古鐵守說出這樣的話來,完全是無懼于寶圣上國,這是不給寶圣上國情面。

  要知道,在此之前,沒落的洗顏古派一直都是低調,不敢惹事,更別說是與寶圣上國相沖突了,現在古鐵守毫不考慮地為了一個晚輩與鎮威侯這樣級別的王侯沖突,難道這是洗顏古派崛起之勢嗎?

  “好,好,好,古鐵守,本侯就要看你洗顏古派有多少底細,盡管拿出來。”鎮威侯冷森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待本座斬了古鐵守,再斬你小輩也不遲。”話一落下,躍空而起。

  眨眼之間,鎮威侯與古鐵守在天際各踞一方,在這剎那之間,雙雙都是血氣沖天,壽輪沉浮,滾滾如巨浪的血氣滔滔不絕,血光吞吐,王侯之威席卷萬里。

  面對兩位王侯的對決,級別底的修士都不由打了個哆嗦,雖然他們兩個人在天際開辟了戰場,但是,他們可怕的王侯氣息,依然讓人敬畏!

  此時,鎮威侯右手托著一座寶塔,雙目吞吐著一道道的法則,冷視古鐵守,而古鐵守目光冷厲,頭懸命宮,壽輪轉動不息,壽寶更是催動著強大的血氣,如同洪流一樣滾滾不止。

  “殺——”鎮威侯一聲厲喝,寶塔祭起,寶塔一陣轟鳴,剎那之間,寶塔如山,當寶塔一打開之時,噴薄出了一陣陣巨浪般的罡氣,當如巨浪般的罡氣沖擊而下之時,一道的罡氣可以把一座山峰擊碎。

  “開——”古鐵守長嘯一聲,命宮大開,只見鯤鵬躍起,鯤鵬躍起,巨尾甩出,“啪”的一聲,這一幕宛如一只巨大遮天的鯤鵬躍于海面,巨尾重重地擊拍海水,當場把寶塔的罡氣拍散,甚至有罡氣被拍得逆沖回去。

  鎮威侯不由臉色大變,立即寶塔一翻,收回了逆沖回來的罡氣。而在這瞬間,古鐵守如鯤鵬翔空,一下子出現在鎮威侯的面前,只見鯤鵬俯沖而下,其翅若垂天之云,雙翅擊落,削平山峰,擊飛巨岳。

  “殺——”如此氣勢,讓鎮威侯臉色難看,毫不保留,寶塔如鯨吞一樣借天地精氣,勢著無匹之威,鎮壓而下,粉碎虛空,穿裂大地,欲把鯤鵬鎮壓!

  一時之間,古鐵守與鎮威侯兩人在天際殺得天崩地裂,鎮威侯乃是寶塔翻飛,殺伐冷厲,而古鐵守卻寶器不出,任借著“鯤鵬六變”,硬撼鎮威侯的真器。

  這一幕,看得不少人臉色一變,不論是同出自于寶圣上國的混元侯,還是紫霞觀的老道又或者是飛蛟湖的諸多大妖,至于其他人修士,更是被這大殺四方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來。

  “帝術無雙呀。”看到古鐵守竟然連寶器都不用,竟然能憑借著“鯤鵬六變”與鎮威侯殺得天崩地裂,難分難解。這讓同是寶圣上國的混元侯不由為之失色,喃喃地說道。

  在場中的修士,只要是見過世面的修士,都不由為之動容,像飛蛟湖的一只老龜王不由變色,又是羨慕地說道:“鯤鵬六變呀,傳說是明仁仙帝不可一世的帝術,乃是以無敵鯤鵬演化而成。”

  連來自于江左世家的江左侯看到古鐵守的“鯤鵬六變”,都不由雙目一寒,臉色陰晴,他的雙目吞吐著噬人的光芒,對于他來說,對于江左世家來說,這樣的帝術有著不同的意義,若是有可能,他都想奪洗顏古派的這種帝術。

  對于江左世家來說,明仁仙帝的帝術可以說是一種痛。他們祖先江左賢王,曾經是不可一世的巨擘,在那個時代,堪稱是人皇界最有天賦的天才,連明仁仙帝都曾敗在他的手中。

  然而,最終還是明仁仙帝笑到最后,他們的祖先江左賢王所開創的功法,最終是不敵明仁仙帝所開創的功法,當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之后,明仁仙帝所開創的功法,成就了帝術!

  這意味著,他們江左世家的功法,不論是大賢之術又或者是古老秘法,最終都是遜明仁仙帝的帝術一籌。

  此時,見“鯤鵬六變”如此無敵神威,這讓江左侯目光變得可怕,若是能奪得洗顏古派的帝術,這將意味著他們江左世家會更上一層樓!

  “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但,帝術依然無敵呀。”看到這一幕,依然讓人感慨,今天的洗顏古派只不過是一個小派而己,在大中域已經不入流,然而,今天帝術在古鐵守手中,依然那么可怕!

  這一時之間,更是讓人虎視耽耽,甚至有不少人暗中垂涎三尺,如果能滅掉洗顏古派,奪得洗顏古派的帝術,那是大大地提高了本門派的底蘊。

  正是因為這種原因,在以前古鐵守很少出手,也很少動用帝術,這東西太招別人眼紅了,但是,現在局勢不同了。

  李七夜沒有多看一眼戰場,吩咐牛奮向斷崖上的石門而去。

  “站住,此地不是你們洗顏古派能來的,速退,否則,你們洗顏古派必招滅門之禍!”隨鎮威侯而來的弟子厲喝一聲,擋住了牛奮的去路。

  “滅門之禍?”李七夜高踞于蝸牛背上,冷冷地看了寶圣上國的強者一眼,說道:“誰要攻打我洗顏古派,我隨時歡迎,人越多越好,免得不熱鬧。現在,給我滾!”

  “好大的口氣,洗顏古派何時出了一位如此夜郎自大的弟子,這是挑戰天下嗎?”李七夜這樣的話,讓不少人面面相覷!

  “找死!”李七夜這樣囂張的話頓時讓寶圣上國的強者大怒,寶器向蝸牛背上的李七夜砸去。

  “轟——”然而,牛奮巨大的身體突然一震,擋著李七夜他們去路的上百強者當場就被震飛,高高飛起之時,突然一道觸角一卷,把被震飛的強者全部卷入了嘴里,如同狼吞虎咽一樣,把上百的強者全部吞掉!

  “什么妖物——”見到牛奮一口吞掉了上百強者,不少人打了個哆嗦,背脊是涼颼颼的!

  就是蝸牛背上的洗顏古派弟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許佩這個女弟子不由臉色發白,手掌心出冷汗,喃喃地說道:“它,它,它還能吃人?”

  “天生的兇物,吃人有什么奇怪。”高坐于蝸牛背上的李七夜從容地說道,好像根本沒什么事情發生一樣。

  這樣的話,讓洗顏古派的弟子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心里面不由發毛,牛奮看起來是一個不怎么起眼的老頭,干癟瘦小,洗顏古派的弟子在此之前還以為他只不過是一只普通的蝸牛妖而己,現在一見牛奮張嘴就吞了上百的強者,這讓他們都不由背脊冷颼颼的。

  這不是普通的妖怪,而是大兇之物,如果不是李七夜在,此時他們還不敢安穩地坐在牛奮的背上。

  洗顏古派的弟子當然不知道,天牛祖禍在很古老的時候就是兇物,只不過后來它們都快要滅絕了,世間才極難見到。

  此時,巨大的蝸牛慢吞吞地向斷崖邊的石門爬起,守在這里的寶圣上國強者都不由打了個哆嗦,紛紛后退,都不敢攔它的路,這樣的蝸牛實在是太兇了。

  蝸牛爬于崖邊,李七夜從上面跳了下來。在斷崖邊,有雙扇巨大的石門,此時,石門緊閉。這巨大的石門是建于高高的臺基之上,似乎,這里曾經是一個祭臺一般。

  不論是臺基,還是石門,此時都已經殘近得分不出顏色了,石基更是有所殘缺,石門斑駁,坑坑洼洼,明顯是刀劍之傷,很明顯,曾經有人攻擊過這石門。

  事實上魔背嶺百年才開啟一次,很多人都不甘心,曾經有不少人欲強行打開入魔背嶺的石門,可惜,從來沒有成功過,就算是大賢也是如此。

  李七夜輕撫石門,魔背嶺,曾經承載了不少的往事,事實上,第一個進魔背嶺的不是明仁仙帝,在遠久的時代,他還是陰鴉的時候,他不止是帶明仁仙帝進去過,只不過,最后他們花了無數心血,把魔背嶺折騰成了洗顏古派的財產而己。

  “你知道在遙遠的時代,第一個打開這面石門的是誰嗎?”李七夜最終收回手,問身邊的李霜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