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周皇圣體(下)

  “你說什么?”蘇雍皇聽到李七夜的話,看著李七夜,奇怪地說道。

  李七夜閉著嘴巴,搖了搖頭,說道:“沒什么。”剛才他脫口而出,就是想說她與他的祖母蘇女很像,這不單是因為她的一雙眼睛像蘇女,更是因為她的奉獻精神與蘇女很像。

  一個十三歲的少女,出身于天涯蘇家,出任洗顏古派掌門,這是何等的不容易,要知道,今天的洗顏古派沒落了,天涯蘇家不知道比今天的洗顏古派好上多少!

  當年,洗顏古派氣勢沖天,君臨九天十地之時,這種榮耀,這種輝煌,這種權勢,與蘇家無間,他們只是居于一隅的隱世家族而己。

  然而,今天洗顏古派沒落了,作為天涯蘇家傳人的她,卻站出來肩負起了振興洗顏古派的責任,一個十三歲的女孩子,在當年,并不受洗顏古派諸老待見,但,她依然是選擇了站出來。

  那只是因為洗顏古派乃是她祖先明仁仙帝手中建起來的!

  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過去的回憶,太過于沉重,這一件事,他都不愿意多去提起。

  “我會與古長老他們言明,明日便可傳位于你。”蘇雍皇干脆利索,直爽由心,對于洗顏古派的掌門之位,并不貪戀。

  一直站于身后的屠不語,他只能是輕輕地嘆息一聲,沒有再說什么。

  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你就說錯了,你是明仁仙帝的后人,沒有誰比你更適合坐這個位置了。再說,你既然是明仁仙帝的后人,振興洗顏古派,正確來說,不是我的責任,而是你的責任,你說是不是?所以說,你依然是洗顏古派的掌門,我依然是洗顏古派的弟子,至于古長老他們,我相信,他們遲早會信任你的。”

  蘇雍皇看著李七夜許久,最終,她沒有說什么,起身就走,毫無疑問,她是同意留下來了。

  “龍抬頭之日,你們蘇家還舉行大祭嗎?”在蘇雍皇離開的時候,李七夜忍不住問一句。

  正欲離開的蘇雍皇聽到這句話,身軀明顯一震,回過頭來,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掐指一算!”李七夜輕嘆一聲,蘇雍皇沒有回答,但,他已經知道這個答案了。

  龍抬頭之日,或者蘇家的子孫并不知道,這一天,是明仁仙帝的誕辰!蘇女雖然遠離而去,最終再也沒有見過明仁仙帝,但是,她始終還是愛著明仁仙帝。

  這一點,一直讓李七夜懷愧,當年是他說服蘇女追隨明仁仙帝的,可惜,最終卻落個如此下場。

  蘇雍皇盯著李七夜,久久沒有說話,最終,她轉身離去,但是,臨出門的時候,蘇雍皇突然回過頭來,對李七夜說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來歷,但,既然你讓我留下來,不要忘記一件事,你是我的徒弟!”說完便飄然而去。

  蘇雍皇飄然而去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至少這一點她不像她的祖母蘇女!

  “師弟,我可以離開了吧。”蘇雍皇走了之后,屠不語和藹地笑著說道。他這個上千歲的老怪物卻偏偏叫他為師弟,而且一點都不別扭,這一點還真讓人佩服。

  李七夜不由瞥了他一眼,說道:“你扯出這樣一個爛攤子來,最終卻要我給你收拾,你做師弟的是不是以后我跟你往東,你就別往西!”

  然而,屠不語卻一點都不生氣,和藹地笑著說道:“師弟,這樣的事情你可不能怪我,正確說來,這是上一任掌門他們扯出來的爛攤子。我這個作弟子的,也只是跑腿,所做的事都是苦差。”

  李七夜瞪了一眼這個老狐貍,不過,他也拿這只老狐貍沒有辦法。

  屠不語走了之后,沒多久古鐵守他們迫不及待地趕來,一見到李七夜,孫長老就忙是說道:“怎么樣?談得怎么樣了?”

  “有什么談得怎么樣了?”李七夜慢理斯條地說道:“魔背嶺的事情,我們慢慢再談。”

  “魔背嶺這事,可以慢談。”錢長老沉聲說道:“但是,以我之見,我們應該先談掌門之位這一件事情。以我之見,現在你應該上位,出任洗顏古派的掌門,在改革之時,先穩定門下弟子的信心,以壯士氣!”

  “我覺得也有道理。”吳長老說道:“掌門一直在外,她在宗門之中的威望不高,并非是民心所向。我們洗顏古派要大刀闊斧改革,應要穩定軍心,在這個時候,掌門若傳位于你,那最好不過,你登掌門之位,也是師出有名。”

  “雖然說掌門退位,她可以入職長老之位,我們也正好缺一位長老。”周長老也是勸李七夜,說道:“真的沒辦法,如果掌門愿意退位,就讓掌門當太長老,我們洗顏古派現在也沒有太長老。”

  這并不是說吳長老他們急著奪權,在現在洗顏古派這種局勢之下,內憂外患,積弱的洗顏古派要改革崛起,那么必須需要一個可以給洗顏古派帶來奇跡的人來掌舵洗顏古派,毫無疑問,李七夜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蘇雍皇雖然當了掌門這么久,但是,她一直居于外面,她的存在感很弱。

  “古長老如何看法呢?”李七夜看著古鐵守,從容不迫地說道。

  古鐵守看了看他們,苦澀一下,說道:“我能怎么辦?當年扶掌門上位的是我,現在要掌門傳位,那也是我,我豈不是一直當刀使?當年我師父他們拿我當刀使,現在你們又拿我當刀使,好像我一直都是在扮壞人的角色。”

  “古兄,這沒辦法,在宗門內,論威望,論地位,也只有你才能親自操刀這件事情了。”孫長老也只好這樣說道。

  古鐵守沉默了很久,最終無奈地說道:“如果真的為了宗門,我也只能又背負罵名了。”說到這里,他看著李七夜,說道:“七夜的意思是怎么樣呢?”

  “這樣吧,長老都先回去,明天我們祖殿談這件事情。”李七夜說道:“長老不是說宗門內還有祖師畫像嗎?明天也帶來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諸位長老面面相覷,最終,五位長老也點頭,都紛紛告辭。唯有大長老古鐵守是最后一個離開的。

  “舊址如何?”古鐵守比任何人都關心洗顏古派的興衰,李七夜回來之后,他一直沒有機會詢問這事。

  “暫時來說,難,我們需要時間。以我們洗顏古派現在的情況來說,我們也只能把舊址的事情放一放。先搞定魔背嶺,魔背嶺對于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李七夜說道。

  古鐵守猶豫了一下,最終說道:“但是,魔背嶺已經不屬于我們洗顏古派,可以說,魔背嶺現在是屬于天下,魔背嶺一開,到時候只怕大中域能排得上字號的門派疆國都會來,我們還有機會入魔背嶺嗎?”

  作為洗顏古派的長老,古鐵守又何嘗不想收回魔背嶺,但是,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沒有這個實力。

  “以我看,魔背嶺一開,圣天教、寶圣上國那是肯定會來,江左世家、南天上國這樣的強大傳承疆國也一樣會來,甚至有可能連青玄古國這種龐然大物的無敵古國都會來。”古鐵守不由為之擔憂,說道:“我們拿什么跟他們爭呢?”

  “這個長老放心。”李七夜從容不迫地說道:“這一次我親自帶隊,親自去一趟魔背嶺,既然是屬于我們洗顏古派的,收回它,那是遲早的事情。此去魔背嶺,誰敢擋我道,殺無赦!”

  古鐵守知道李七夜并非是口出狂言,但,他不明白李七夜還有什么樣的殺手锏能與江左世家、南天上國甚至是青玄古國這種龐然大物的無敵古國爭雄。

  “那好,去魔背嶺,我們就定下來了,魔背嶺一開,不論如何,我們洗顏古派必入!”最終,古鐵守也同意了李七夜的做法。

  第二天,五大長老都齊聚于祖殿之中,除了五大長老,還有李七夜,蘇雍皇,以及作為蘇雍皇隨從的屠不語。

  “今天,那我們就談掌門之位這一件事。”諸人齊聚一堂,氣氛顯得有些凝重,李七夜作了開場白。

  這樣的情況下,讓周長老他們也都閉嘴,他們也不好開口了,畢竟逼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雖然說蘇雍皇成為掌門,并不受大家待見,但是,她的掌門之位終究還是合法的。

  “我知道,諸位長老,乃至是宗門的護法與堂主,對于掌門是心懷芥蒂。”李七夜緩緩地說道:“不過,今天,掌門也應該是歸宗認祖的時候了。”

  “歸宗認祖?”諸位長老都呆了一下,大家今天談掌門之位這件事,還以為是逼蘇雍皇退位。

  “沒錯,掌門的確是該歸宗認祖的時候。”李七夜站了起來,緩緩而鄭重地說道:“我們的掌門人蘇雍皇,乃是我們祖師明仁仙帝的后人!”

  “什么——”這消息一出,讓在場的長老都不由為之震撼。

  求票票………………最近票票不多呀,同學們每天投一下票票,支持一下蕭生,你們的熱情,是蕭生的動力!!!!!!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