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章洗顏舊址(下 )

  一層厚厚如石膏一樣的東西覆封了核心地帶的所有樓閣古殿,這讓整個核心地帶看起來就像是被打上了石膏的地方。

  看到眼前這一幕,李七夜沉默地站在了這片大地上,久久不語。這里曾經是作為洗顏古派的中央,在這里,不止是明仁仙帝,在這里,他曾經調兵遣將,曾經帶著一支無敵的神軍從這里出發,遠征九天十地。

  欲興洗顏古派,必啟舊址,否則,洗顏古派必須搬遷。因為洗顏古派現在的宗土太小了,地脈所吞吐的天地精氣也稀薄。

  李七夜曾打算重啟舊址,重建洗顏古派,但是,當他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洗顏古派的不祥是什么了!

  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這一點讓李七夜沉默,也為之有些想不透,是誰打開了封印!如果是踏空仙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踏空仙帝要強行打開封印的話,那只怕整個洗顏古派都不復存在,只怕是摧毀帝基才行,但是,現在看來,情況并不是如此。

  如果不是外人打來了當年的封印,那么,究竟是誰打開了這個封印了?想到這一點,讓李七夜為之沉默起來。

  南懷仁是十分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他也是第一次來這里,最終,他按捺不住好奇,取出自己的寶劍,去鑿一座古閣上所覆蓋的如石膏一樣的東西,然而,他拼命地鑿,拼命地鉆,那也只是弄出一個米粒大小的劍痕而己,根本就鉆不透這如石膏一樣的東西。

  “沒用的,古長老曾經來試過,根本就是鑿不開,若是達到一定境界強攻的話,反而是受到反彈。”莫護法搖頭說道。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李霜顏見這像石膏一樣覆蓋在古閣神殿上如石膏一樣的東西,也不由為之奇怪。

  “帝基的自我守護。”此時李七夜說道:“這片大地被打下了不可撼動的帝基,一旦災難臨頭,帝基有自我守護的手段,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壓制了這片大地地下的邪氣從這里逸出來。自我守護還在,這說帝基依然還在。”

  李霜顏也不由為之動容,洗顏古派曾經發生不祥,曾經招受災難,然而,帝基依然不倒。這個屹立千百萬年之久的帝統仙門,這的確是可怕!帝統仙門的底蘊,的確是不可估量,現在看來,如果當年不是招受如此的災難,就算洗顏古派真的沒落,也不是圣天教所能挑釁的!

  “需要時間。”最終,李七夜說出了這么一句話,大地封印出了問題,李七夜知道問題嚴重,想崛起洗顏古派,想重建這片大地,那么,就必須像當年一樣殺入這片大地的最深處。

  若是真的這樣,他必須有充分的準備,他需要悍將勇士,這種事情,不能一揮而僦,想成功,他就必須有充分的準備。

  “這里有一個洞。”就在這個時候,四周蕩逛的南懷仁有所發現,大叫一聲。

  李七夜三人忙是趕去,南懷仁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地勢極低的一個山谷,然而,就在這樹木花草枯死的山谷之中竟然有一個巨大的洞直垂而下,也不知道這直垂而下的巨洞究竟有多深,放眼望去,只見下面是黑漆漆的一片。

  仔細看這個直垂而下的巨洞,這讓人發現,這巨洞是一圈圈如螺紋一樣的紋路,好像是有一個巨鉆垂直鉆了下去一樣,很明顯,這個巨洞不是天然下陷的。

  “這個巨洞只怕被鉆開沒有多少時間。”李霜顏仔細觀看這個巨洞,最終得出這樣的結論。

  李七夜仔細地觀看了這個巨洞,他是細細丈量盤算了一番,最終露出了笑容,對莫護法吩咐說道:“莫護法,你立即回去,給我弄紫槡樹來,越多越好,要干的。還有,給我弄一口巨大的鍋來,海醋三瓶,六劑的鳩夜水,還有青空骨……”

  李七夜說出了一堆的藥名,莫護法雖然不知道李七夜要干什么,但是,他還是一一記下,當李七夜吩咐好之后,他立即跨空而去,不敢絲毫怠慢。

  只要達到天元境界,修士才能遁天而行,不需要憑借任何寶物,都可以飛行。

  “大師兄,這是要干什么?”見李七夜要這么多的東西,南懷仁不由好奇地問道。

  李霜顏也奇怪,李七夜說出一大堆藥名,很多連他都沒有聽過。

  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薰老鼠。”笑著,他索性坐了下來,愜意地等著莫護法回來。

  莫護法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一去一回,他依然是足足的花了一天時間。

  “架起來,放火燒。”莫護法回來之后,他給李七夜帶來了大量的紫桑樹,全部都是干柴,李七夜一聲吩咐,南懷仁與莫護法立即把紫桑樹干柴架在巨洞口,點火燒了起來。

  眨眼之間,滾滾的濃煙沖入了巨洞之中,這種濃煙帶著一種特殊的味道,一種說人說不清楚的味道。

  隨著滾滾的濃煙無窮無止地沖入了巨洞之中,過了好一會兒,終于有動靜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大地搖晃,好像有地牛翻身一樣。

  “轟——”的一聲,隨著一聲巨響,垂直而下的巨洞之中有一個龐然大物從里面沖了出來,這龐然大物沖出來之后,“轟”的一聲,重重地摔在大地上,把大地都砸出一個巨坑來。

  “是什么人用這種討厭的煙味打擾我睡覺!”一個蒼老的怒吼響起,似乎對于被濃煙薰著特別的憤怒。

  一看這砸在地上的龐然大物,南懷仁他們都不由傻眼了,砸在大地上的龐然大物不是什么兇猛可怕的怪獸,而是一只巨大無比的蝸牛,一只會說話的巨大蝸牛。

  這只怕是南懷仁他們一生中見過最大的蝸牛,而且是唯一會說話的蝸牛!

  看到這么巨大的蝸牛,唯有李七夜老神在在,這個時候,李七夜站了起來,打量了一眼這只巨大的蝸牛,從容不迫地說道:“不錯嘛,竟然能六解,對于你們這一族來說,的確是不容易。”

  李七夜這話讓這只巨大的蝸牛一震,它觸角上的兩只巨大眼睛如同牛眼一樣盯著李七夜,蒼老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如同打雷一樣,喝道:“小子,你是何許人也,竟然知道六解這樣的說法!”

  “我是何許人,不重要,不過重要的是,你卻出現在這里!”李七夜依然老神在在,看著巨大的蝸牛說道:“至于你說的六解嘛,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連十八解我都能信口而出。”

  “好你個小子,信口開河,口出狂言,世間無人知十八解。”這個巨大的蝸牛大叫道:“不,不對,若真的有十八解,的確有一個人知道。”

  說到這里,這個巨大的蝸牛盯著李七夜,兩只生長在觸角上的眼睛又像搖頭晃腦一樣,說道:“不對,不對,除了那個存在,世間再也沒有人知道十八解。你一個人族小子,能知道十八解才是怪事!”

  “悠悠黃禍,鼎夜海青,圣桑在槐,金烏入翕……”此時,李七夜開口,說出了一段李霜顏他們根本聽不懂的真解。

  聽到李七夜這一段真解,這只巨大的蝸牛為之劇震,駭然,兩只巨大的眼睛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在這剎那之間,他巨大的蝸殼之下伸出了一個肉呼呼的巨手,一下子抓住了李七夜。

  一下子,李七夜被這只巨大的肉手抓在了天空之上,這讓莫護法與李霜顏為之駭然,李霜顏他們欲動手,但李七夜卻擺了擺手,讓他們稍安毋動。

“你,你怎么知道這一glue/"炮灰攻略  段真解!”巨大的蝸牛不可思議,巨大的眼睛盯著李七夜。

  “區區第七解開篇而己,有什么了不起的,十八解我都胸有成竹。”李七夜笑了一下,從容不迫地說道。

  “說,快給我說出十八解!”這個巨大的蝸牛變得急躁起來,迫不及待,蒼老的聲音厲喝道。

  “十八解一直是你們一族追尋的東西,讓我說出來,哪里有那么容易,你追隨我,我或者還能考慮一下。”李七夜依然從容地說道。

  “無知的小子,竟然敢與老夫談條件!”這個巨大的蝸牛暴躁地喝道:“待老夫撕開你的識海,抽出你的記識,看你還能藏著什么!”

  話一落下,蝸牛的一只觸角竟然化作了一道法則神鏈,一下子刺入了李七夜的眉心,直探李七夜的識海。

  “不好——”見到這一幕,李霜顏臉色劇變,頓知大事不妙。

  “轟——”然而,就在這剎那之間,整個天地如同炸開一樣,李七夜眉心處一下子炸開了一道仙光!隨著一聲巨響,巨大的蝸牛被炸得飛向天邊!

  在瞬間,李七夜就一尊仙帝狂怒一般,眉心間炸開的一縷仙光,都直接震得南懷仁師徒趴在地上,連李霜顏想站都站不穩。

  李七夜飄飄落在地上,他眉心間的仙光一逝而去,盡管是如此,這一道仙光炸開的時候,李七夜就像是仙帝狂怒,九天十地的諸神都要在這道仙光之下伏拜!

  今天三更,小小爆發一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