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九章洗顏舊址(上)

  洗顏古派,起始于諸帝時代初年,建于明仁仙帝之手,帝基堪稱無可撼動!

  從諸帝時起,洗顏古派貫穿至今,所建的洗顏古國最強盛之時,céng經是覆蓋于整個大中域,號召整個人皇界,可想而知洗顏古派céng經是有多么的強大。

  千百萬年過去,洗顏古派終于沒落衰弱,不復當年橫掃tiānxià、縱橫九界的實力。盡管是如此,洗顏古派的宗土依然還在。

  洗顏古派的宗土céng經極為廣闊,有人言,洗顏古派的宗土最廣闊之時幅蓋百萬里,所建古殿樓宇千萬座,門中擁有弟子數之不盡,而且門下弟子,遠遠不止來自于人皇界!甚至是魅靈、天魔、石人這樣的天之寵兒的種族都céng經有拜入洗顏古派之中。

  洗顏古派的榮耀是一復不返,最終,洗顏古派甚至是放棄了廣闊的宗土,只能是龜縮于當年宗土的一隅。

  李七夜一行人上路,莫護法一馬當先,為李七夜帶路,因為莫護法céng經去過舊址好幾次,所以,他可以算得上是輕車熟駕。

  今天的洗顏古派所居的主峰只有幾十而己,所涉地域,也只是千里之廣而己。今天洗顏古派的規模是遠遠比上不以前。

  李七夜他們離開洗顏古派,一路往舊址而去,此去舊址,只見山巒起伏,高山崇嶺宛如龍虎一樣盤踞在大地之上。

  洗顏古派當年的宗土,可以說是大好山河,宛如仙土,但是,今日李七夜他們前往,所見之地,卻并非是如此。

  接是往舊址而行,所見越是凋零,只見所過之處,乃是枯樹死藤,山禿河竭,飛鳥走獸罕見,一片的死寂。

  一路所見,只見山巒深谷之中,皆有古殿樓宇,可惜,這些古殿樓宇已經殘破不堪,甚至是倒塌成了斷墻殘垣,枯草雜生,一派死氣的光景。

  從這此斷墻殘垣的精致雕飾可以看得出來當年這里是何等的繁榮,當年這里是何等的大氣磅礴。

  山巒起伏無數,céng建于深谷巔峰的古殿樓宇也無數,但是,到了今天,卻都全部倒塌,最終化作了殘磚斷壁!

  行走在這凄涼的大地之上,莫護法都不由輕輕地嘆息一聲,一種愁悵,一種無奈,見這凄涼的大地,céng經可以看得出洗顏古派當年的繁華無敵,可惜,今天是落到了這種境地。

  李七夜默默行走在這片大地上,céng經熟悉的地方,走到今天,已經是面目全非了。然而,洗顏古派的沒落不是讓李七夜動容的地方!讓李七夜為之動容的是他行走在這大地之上,他隱隱感受到了地下的邪氣!

  這種邪氣,在鬼樓之中,李七夜céng見識過,事實上,對于這種邪氣,李七夜是很熟悉,他知道這種邪氣的láilì,但是,他xiǎngxiàng不出來這種邪氣會怎么會zài一次出現。

  這片大地,céng經充滿了傳說,當年化作陰鴉的李七夜清楚,明仁仙帝也清楚,這片大地,的確是神秘,的確是神奇,但是,也埋葬著可怕。

  把洗顏古派建在這片大地上,在當年,有李七夜的道理,為了除去后患,李七夜céng經殺入了這片大地的最深處,后來,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成就仙帝之后,李七夜更是讓他親自煉化,以無敵的手段封印了這片大地的最深處。

  按道理來說,這種邪氣不應該出現,事實上,明仁仙帝之后,作為陰鴉的他zài次出世的時候,他也關注過這片大地,甚至說,明仁仙帝之后,他沉浮著一個又一個的時代,他依然關注過這片大地,但是,都沒有出現這種情況。

  然而,當他最后一次沉睡的時候,短短三萬年卻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實在是讓李七夜精yà。

  “這地下有不祥!”跟李七夜走在一起的李霜顏最終都不由說道。

  作為天才的她,極為敏銳,走在這片大地之上,她都感受到地下有一種氣息,讓她心里面有躁意。

  “聽說,當年發生了異變,才導致我們洗顏古派從此走向衰落。”莫護法輕輕地搖頭嘆息說道。

  南懷仁在洗顏古派中可以算得上消息靈通,他又擅辭,就忙是替他師父說道:“聽說當年我們洗顏古派并不是敗于圣天教之中,若是我們洗顏古派不是發生異變,莫說是區區一個圣天教,就算是十個圣天教也一樣會被我們洗顏古派碾滅。”

  “當年洗顏古派的大災難之說是真的了。”李霜顏也不由動容地說道:“聽聞過洗顏古派發生過大災難,雖ránhòu來有世人認為洗顏古派是為自己的慘敗找借口。”

  “哼,什么找借口,聽長老他們說,若是當年不是大災難,圣天教算什么東西,踏空仙帝還在世的時候,都不見得敢口出狂言滅我洗顏古派。”南懷仁冷哼一聲,牛氣沖天地說道。瞧他牛氣沖天的móyàng,好像他親身經歷過當年一戰一樣。

  “休得狷狂!”莫護法斥喝自己的徒弟說道:“一代仙帝,承載天命,掌執乾坤,焉是你信口雌黃!”

  被師父斥喝,南懷仁縮了縮頭,干笑幾聲,他是個活潑的人,被師父罵了之后,依然不在意,忙是說道:“聽長老他們說,當年的災難,是我們洗顏古派的致命災難,遙想當年,我們洗顏古派突然發生災難……”

  “休得在公子與公主面前滿口胡言,就算是古長老,對于當年的災難也難知一二,只是聽說皮毛而己。”對于自己徒弟一開口就是滿口胡吹,作為師父的莫護法是瞪了他一眼。此時,作為護法的他,已經稱李七夜為“公子”。

  南懷仁被自己師父臭罵一頓,尷尬地干笑一聲,這才正經地說道:“聽長老說,我們洗顏古派當年突然發生了異變,具體時間,事實上連長老也不清楚,有人說是三萬年前,也有人說是五萬年前,也有人說是四萬年前,總之是三萬年前到五萬年前這一段時間,我們洗顏古派突然發生災難異變。”

  “怎么樣的異變?”李霜顏問道,事實上,關于這個傳說,她也聽過,但,她終究不是洗顏古派的弟子,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也是以訛傳訛。

  “這個,這個,這個……”這一句話就難到了南懷仁,他艾艾期期地說了大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事實上,這件事他也只是聽傳說而己,具體怎么樣的災難,他也一樣不知道,連古長老他們這些年紀大的人都說不清楚,更別說是他了。

  “聽說是出現了不祥,宗土核心地帶。”最終,莫護法輕輕地嘆息說道。

  至于怎么樣的不祥,事實上莫護法他也不知道,洗顏古派的高層只聽說過當年發生了不祥,具體怎么樣不祥法,大家都說不出所以然來,因為經歷過當年異變的弟子都已經不在世間了。

  “大地封印出了問題。”莫護法與南懷仁說不出所以然來的時候,一直沉默的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很少神態凝重的他,此時顯得是冷漠。

  李七夜這樣一說,李霜顏心里面不由為之一震。她九圣妖門中céng經有一個古老的記載,那是他們祖師九圣大賢留下的只言片語而己。傳說,明仁仙帝在建洗顏古派之時,céng經封印過這片大地,ránhòu才打下了牢不可撼動的帝基!

  至于明仁仙帝為什么要封印這片大地,封印的是什么,其中沒有提到,后世也探討不出所以然來。

  現在李七夜一口道破,如此的胸有成竹,毫wúyí問,他是知道這片大地的封印了,這讓李霜顏感覺不可思議,這是十分古老的事情,連記載都沒有,他又是怎么樣知道呢?

  如果能勾勒出當年洗顏古派的宗土山河的話,將會發現,當年洗顏古派的宗土像是一只巨大無比的海螺,這只巨大無比的海螺伏在大地之上,背負著整個洗顏古派的宗土。

  今天洗顏古派的宗土,那只不過是在于這只海螺的尾部。而當年洗顏古派的核心地帶是在海螺的背脊之上。

  當李七夜他們踏入當年宗土的核心地帶的時候,發現這里樹木花草全部枯死,這些枯想可以看得出來,當年,這里乃是巨樹擘天,神草灼灼,仙藤蔽空,可惜,今日乃是一地的枯枝。

  踏入核心地帶之后,見到了一幕古怪的景象,在核心地帶之外,那些建在深谷巔峰之上的古殿樓閣乃是全部倒塌,成了殘墻斷壁,但是,核心地帶卻不是如此。

  作為當年洗顏古派宗土的核心地帶,明仁仙帝céng經是居于此,céng經在此號令tiānxià,接受九界各族的朝拜,后來,洗顏古派的歷代掌教都是在此發令施號。

  這里的所有古樓神殿看起來就像是打了一層厚厚的石膏,讓人無法看清楚這些樓閣古殿的面目,只能看到一個大致的輪廓而己。

  今天兩更,所以今天晚上同學們不用等更新了,順便求票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