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紫山侯(上)

  最后,孫長老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派中既沒有仙帝真器,也沒有仙帝寶器。推薦去眼快看書”

  “一件都沒有?”雖然說李七夜心里面有準備,但是,聽到連一件都沒有,他都有些郁悶,洗顏古派可是帝統仙門!現在竟然連一件仙帝寶器都沒有,這說出去都讓人不敢相信!

  古鐵守輕輕地嘆息說道:“聽說祖師曾經留下了三件仙帝寶器以及祖師他的本命寶兵仙帝真器,但是,待我掌舵洗顏古派的時候,這些東西都沒有了影子,至少,在上任掌門之前,這些東西都已經不在洗顏古派之中了。”

  “丟了,還是被搶了?”李七夜問道。仙帝寶器也就罷了,但是,明仁仙帝的本命寶兵,也就是仙帝真器,對于洗顏古派來說,卻是十分重要!

  “這,這個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古鐵守干笑一聲,說道:“仙帝真器,具體怎么樣,我也說不清,只怕上任掌門也說不清。當年我聽師叔他們在談論,有的師叔說,仙帝真器在很久以前就飛走了,也有師叔說,當年我們洗顏古派的師祖牧少帝在與踏空仙帝爭天命的時候,最后驚天一戰之中把仙帝真器丟失了……只怕,我們洗顏古派有好幾代甚至有可能上十代人沒有見過仙帝真器了。”

  “三件仙帝寶器呢?”李七夜問道。

  古鐵守沉吟了一下,說道:“這個我也說不準。”說到這里,他看了其他四位長老一眼,說道:“聽說,有一件仙帝寶器有可能被柳師祖帶入地下了,跟他葬在一起,具體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柳師祖曾經是我們洗顏古派的第一護教人,按輩份來推算,他應該是牧師祖的徒孫。聽說,三萬年前與圣天教一戰,就是他主持的,后來我們洗顏古派敗退回祖地宗土后柳師祖就再也沒有露過臉了,關于他的傳聞還是很多的,有長輩說他是戰死了,也有長輩說他重傷之后回祖地坐化了。”孫長老對李七夜解釋說道。

  柳三劍,傳說是洗顏古派繼牧少帝之后的最了不起的天才,可惜,他最終還是沒有保住洗顏古派,使得洗顏古派的古國被滅!

  “還有一件仙帝寶器很有可能落入圣天教手中。”此時,錢長老沉聲地說道。

  “落入圣天教手中?”李七夜聽到這話,不由目光一凝,這可是仙帝寶器,這樣的東西落入圣天教手中,對于洗顏古派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

  古鐵守輕輕地嘆息一聲,說道:“這也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這件事已經無法求證了,但,這只怕是可以確定,這件仙帝寶器是在圣天教手中。聽說三萬年前與圣天教一戰,我們洗顏古派慘死無數王侯、真人、古圣,當時為了保住古國,聽說有師祖請出了仙帝寶器迎戰圣天教,后來我們洗顏古派大敗,整個古國崩潰,局勢混亂一團,那件仙帝寶器就一直下落不明。”

  “我是擔心寶圣上國持此仙帝寶器來攻打我們洗顏古派。”周長老也不由擔心地說道。

  如果圣天教有足夠強大的大人物掌御仙帝寶器來攻伐洗顏古派,只怕洗顏古派就算是擁有琴樓,也難于撐得住仙帝寶器的一輪又一輪攻伐。

  周長老這樣一說,古鐵守他們也都不由臉色一變,這的確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他們清楚仙帝寶器的威力。

  “讓他們來吧,仙帝寶器又如何。”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閑定愜意地笑了一下,說道:“水來土淹,兵來將擋!我們計劃不變,三天后,斬董圣龍與烈戰侯。”

  “我們就這樣干吧,這是我們洗顏古派中興的第一戰,也是我們洗顏古派中興的起點!”古鐵守沉聲地說道,他也下了決心。

  在場的長老護法,都希望振興洗顏古派,重拾祖先的輝煌。特別是古鐵守,他自小在洗顏古派長大,把洗顏古派當作自己的家,自從他掌舵洗顏古派之后,他又何嘗不希望洗顏古派強大,但是,苦于自己資質有限,才略有限,無力振興洗顏古派。

  現在李七夜這樣的奇跡出現,祖師庇護,這讓古鐵守看到了洗顏古派重新振興的機會。

  第二天,洗顏古派之內,宣布了曹雄勾結敵人、出賣宗門的事實,并處決了曹雄!這消息一出,洗顏古派上下一片嘩然,門中弟子,都不由唾棄曹雄所作所為,洗顏古派大難臨頭,本應同舟共濟,曹雄所為,讓所有弟子不上為之唾罵。

  至于扶李七夜為中興之主這事,洗顏古派并沒有宣布,此事由洗顏古派的長老、護法所知,堂主都無權知道。

  同時,洗顏古派在第二天向寶圣上國傳出了三天后處決董圣龍、烈戰侯的消息,這一次,洗顏古派竟然有著前所未有的高調,這一次處決,洗顏古派邀寶圣上國的諸多門派傳承來出席觀看。

  這消息一傳出去,整個寶圣上國一片嘩然,許多大教圣門為之動容。

  “洗顏古派這是要翻天了!”聽到這樣的消息,不少大教圣門都是面面相覷,董圣龍也就罷了,烈戰侯是何人?乃是寶圣上國的戰將,乃是寶圣上國人皇座下的一代兇人!

  現在洗顏古派要公開處決他們兩個人,這既不是要與寶圣上國、圣天教撕破臉皮!

  “這究竟是什么讓洗顏古派有了如此強大的信心?”也有教主不由動容地說道。

  這幾千年來,洗顏古派的沒落,是大家親眼所見,然而,今天洗顏古派竟然敢公開處決董圣龍、烈戰侯,這太大膽了。

  有觀那一夜一戰的修士強者則是臉色一變,有不少人紛紛討論,有人認為洗顏古派還擁有一件仙帝寶器,也有人認為洗顏古派的柳三劍還活著!

  “難道這一次洗顏古派有絕對的底牌,否則,他們為什么不惜冒著與寶圣上國開戰的風險,要處決董圣龍、烈戰侯。

  “瘋了嗎?”有人則是這樣認為,說道:“今天的洗顏古派與圣天教相比,那簡直就是以卵擊石,就算洗顏古派還擁有仙帝寶器,也無法挽回洗顏古派的衰落之勢,現在寶圣上國可是人才濟濟,王侯無數!”

  “洗顏古派這是自尋滅亡呀。”有老教主也不由感嘆地說道,知道內幕的他搖頭說道:“洗顏古派是后繼無人,盲目自大,就算是擁有仙帝寶器,對于今天的洗顏古派來說,也無濟于事,要知道,圣天教的老祖還活著。”

  提到圣天教的老祖只怕寶圣上人的強大圣主、教主都為之沉默。道艱時代之后,像圣天教老祖這樣的存在已經是無人能敵了,那是高高在上的巨擘!像圣天教老祖這樣的存在一旦出手,莫說是洗顏古派,就算是大教世家,在他彈指之間也被覆滅!

  提到圣天教的老祖,不知道有多少老教主老古董臉色一變,打了一個哆嗦。

  “這活了幾萬年的老祖,洗顏古派除非是牧少帝還活著了,否則,他一怒,洗顏古派是不復存在!”有見過圣天教老祖可怕的老一輩王侯輕輕地嘆息說道。

  洗顏古派高調宣布處決董圣龍、烈戰侯,在寶圣上國之內,當然是沒有什么門派修士敢入洗顏古派作客,出席觀看處決了。

  雖然大家都很想知道這一場風波是如何結局,但是,都不敢出席這一次處決,當然,這是阻止不了諸多大教古派的強者遠遠觀望。

  現在的圣天教,何等強大,統治著整個龐大的上國,寶圣上國疆土內沒有任何門派敢與圣天教為敵!誰出席洗顏古派的這一次處決,那就是等于與圣天教為敵,誰都不愿意招惹圣天教這樣的龐然大物。

  不過,他們遠遠觀看,暗中窺視,這個圣天教就管不了了,也師出無名。

  所以,在洗顏古派還沒有處決董圣龍與烈戰侯的時候,不知道有多少修士關注著洗顏古派的一舉一動,不知道有多少大教圣地的掌門教主暗中窺視著這一切。

  在這三天內,洗顏古派的弟子既是興奮,也是緊張,對于洗顏古派的弟子來說,圣天教那是龐然大物,平時提到圣天教、寶圣上國,都不由忌之三分,今天洗顏古派有機會處決董圣龍、烈戰侯,對于洗顏古派來說,那是一件振奮人心的事情。

  同時,洗顏古派也進入了備戰階段,任何一個弟子都進入了最高狀態,隨時都進入戰斗之中。

  在洗顏古派之中,唯有一個人輕松,那就是李七夜,唯有李七夜是老神在在,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

  “你還真是有信心!”看到李七夜老神在在,連李霜顏都不由為之側目,這件事情,一弄不好,就要與圣天教開戰,就算她這樣天之驕女,對于這捅破天的事情,都為之謹慎,但是,李七夜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小門小派而己,何足為道。”

  第三更來了,同學們還有票票嗎?有的話,都投給蕭生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