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兵臨城下(下)

  第七十六章兵臨城下(下)

  “古鐵守危矣,就算烈戰侯不能發揮此陣圖的十成威力,也足可以斬殺古鐵守。”看到這一幕,不由搖頭說道。

  見古鐵守被困在了陣圖之中,洗顏古派上下大驚,四位長老也都不由臉色一變,這情況對洗顏古派不妙。

  不過,所有人都低估了古鐵守的實力,這一戰,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古鐵守雖然被困在了古圣的陣圖之中,但是,他借著“鯤鵬六變”之威,依然縱橫捭闔,雖然他未能從“陽首山河圖”中沖殺出來,不過,烈戰侯想在陣圖之中鎮殺古鐵守,也沒有那么容易。

  一時之間,古鐵守與烈戰侯僵峙在了“陽首山河圖”中,雙方都鎮殺不了彼此。

  “古鐵守果真是深藏不露,以前一直以為他是豪雄實力,沒有想到,他竟然是一位資深的王侯!”

  洗顏古派上下,都不由一顆心高高地懸著,現在,洗顏古派中也唯有古鐵守能獨擋一面了,至于四大長老,作為豪雄實力,完全不行,就算是他們四人聯手,只怕也無法與烈戰侯爭雄。

  洗顏古派大難臨頭,門中上下弟子都知道,被罰于鬼樓面壁的李七夜也知道,王侯氣息淹沒洗顏古派,在鬼樓中的李七夜只是抬頭遠眺了一下外面而己。

  而洗顏古派之外,大戰僵峙了五天五夜,古鐵守無法從陣圖之中殺出來,而烈戰侯也殺不死古鐵守,雙方都耐奈不了彼此。古鐵守不能投降,而烈戰侯不能撤兵,雙方只能是繼續耗下去。

  第五夜,夜晚顯得寂靜,鬼樓更是氣氛詭異,李七夜跌坐于大廳之中,閉目養神,似乎,洗顏古派之外的大戰與他無關一樣。

  鬼樓寧靜,似乎,這里真的是有鬼一樣,寧靜的夜晚,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突然,一陣風撩起,李七夜張開了雙眼,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前面已經站著一個人了。

  李七夜一看站在面前的人,笑了一下,說道:“曹長老,夜這么晚了,你還來這里干什么?”

  此時,站在李七夜面前的,正是留在洗顏古派內療傷的曹雄!

  曹雄看著李七夜,雙目一寒,但是,臉色又掛著笑容,笑吟吟地說道:“賢侄天賦過人,我是受諸位長老所托,前來傳授賢侄’晝天功’的。”

  “晝天功?”李七夜聽到這話,不由笑了一下,說道:“曹長老,聽說’晝天功’乃是我們洗顏古帝的天命秘術的末技,關系重大,雖然只是末技,但是,它的地位比大賢之術還要高,聽說要傳授此功,必須是諸長老同意才行。”

  “我來傳授你’晝天功’就是得諸位長老一致同意。”曹雄忙是說道:“現在洗顏古派大難臨頭,大師兄被困于陣圖之中,諸長老需要奇跡,需要天命秘術的來解圍。希望賢侄能呼喚祖師托夢,以傳授你天命秘術。”

  “曹長老,這只怕不行吧,就算祖師托夢授道,說不定是需要三五個月呢。”李七夜聽到曹雄的話,猶豫了一下,說道。

  曹雄忙是說道:“暫時你先試一試,看能不能呼喚祖師托夢,若是不行,再想其他方法。”

  “好吧,我試一下,不知道曹長老把’晝天功’的秘笈帶來了沒有。”李七夜也忙是說道。

  曹雄取出一冊手卷,說道:“事態緊急,’晝天功’的原本秘笈并未帶來,我給你帶來了一卷’晝天功’的以前手抄卷。”

  李七夜接過秘笈,正要打開來看,但,又猶豫了一下,然后放下手中的秘笈,望著曹雄,說道:“曹長老,我雖然只是一位第三代的弟子,但是,事態輕重,我還是知道的,天命秘術,這關系著我們洗顏古派的根基,這事關系重大,我想應該見一見其他的長老。不是我懷疑曹長老,但是,這件事太重大了,我需要見一下其他長老,是不是所有長老一致同意。”

  “賢侄,此時洗顏古派存亡關頭,諸位長老在外力拒強敵,一時不能歸來,此時只能托付于我。”曹雄忙是說道,焦急的模樣,然后目光一轉,說道:“若是賢侄真的要見諸位長老,這樣吧,我帶你去便是。”

  “那再好不過了。”李七夜聽到這話,點頭說道,旋即,又搖了搖頭,說道:“曹長老,這只怕不行,我現在還在受罰之中,我要在鬼樓面壁半年,不能離開。”

  “現在洗顏古派已經存亡關頭了,長老們已經取消了你的懲罰,賢侄,時間無多,快快跟我走。”曹雄忙是說道。

  李七夜猶豫了一下,但,又搖了搖頭,說道:“長老,還是不行,莫護法擔任我的監督,如果我要離開這里,那是必須先通知莫護法。不如這樣吧,長老速速讓莫護法來,陪同我一起離開。”

  “休啰嗦!”此時,曹雄不耐煩說道:“我讓你走,你就便跟我走!”

  李七夜看著曹雄,說道:“曹長老,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走正常的程序而己,曹長老作為洗顏古派的元老,應該知道正確的程序!”

  “廢話少說,現在就立即跟我走!”曹雄目光一厲,吞吐著兇光,沉聲地說道:“是你自己走,還是我帶你走!”

  “曹長老,你不是受諸位長老所托而來。”此時,李七夜一副明悟的模樣,抱著琴后退了一步,吃驚地說道。

  “嘿,嘿,你還不算蠢!”見李七夜動疑,曹雄索性不再假裝,陰森森地說道:“認相的就立即跟我走,否則,本座親自動手,讓你好看!”

  李七夜這個時候似乎定神下來,看著曹雄,說道:“這么說來,曹長老是想奪天命秘術了?不過,就算祖師托夢,我也不會給你的。”

  “嘿,嘿,這個你不用擔心,等本座把你帶到無人的地方,把你囚禁起來,到時候,本座不怕你不招!”曹雄陰陰地笑著說道。

  “若是我失蹤了,只怕莫護法會很快發現。”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曹雄陰陰一笑,說道:“發現又如何?嘿,嘿,現在洗顏古派大難臨頭,亂糟糟的一團,鬼樓一帶又不設防,說不定你是趕亂逃走了。嘿,嘿,若是在這鬼樓之中丟落一二頁’晝天功’手抄卷的心法,只怕人人都會懷疑你是潛入洗顏古派的奸細,正是為洗顏古派的’晝天功’而來,正是為洗顏古派的天命秘術而來,嘿,到時候,莫護法他們都是你的同黨!”

  “曹長老,你對自己的算計太過于自信了,你就不怕諸位長老識破。”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嘿,嘿,諸位長老識破?嘿,說不定這次災難,洗顏古派會有新的掌門誕生。嘿,古鐵守被困死在陣圖之中,洗顏古派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長老來率領洗顏古派上下反擊強敵!而現任掌門軟弱無能,大難落頭,龜縮于外面,所以,洗顏古派上下,只怕會作一個明智的選擇!”曹雄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盤,不由陰陰地笑著說道。

  “這么說來,曹長老是會成為新掌門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既然曹長老要成為新掌門,又何必急于一時,要奪天命秘術。”

  “廢話少說——”曹雄目光一厲,變得急躁起來。

  李七夜看著曹雄,不由笑了一下,說道:“我明白了,原來你是跟別人談條件。是董圣龍,還是烈戰侯呢?看來,眼你談條件的人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你拿不出天命秘術,是他們不愿意撤兵,還是不愿意扶你上位呢?”

  “廢話,跟我走!”曹雄變得急躁無比,厲喝一聲,伸手向李七夜抓去。

  “曹雄,沒有想到背叛師門的竟然是你!”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厲吼響起,在這個時候,外面沖進了五個人,除了洗顏古派的四位長老之外,還有莫護法!

  孫長老他們突然沖了進來,曹雄臉色劇變,后退一步,一下子抓住了李七夜,退到了一個角落。

  而此時,孫長老、錢長老、周長老、吳長老四位長老一下子把曹雄圍住。

  “曹雄,你背叛洗顏古派,出賣宗門帝術,你對得起列祖列宗嗎?”錢長老厲喝道。

  曹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都不敢相信,驚悚道:“你,你們怎么會在這里?你們不是在山門之外嗎?”

  “曹長老,我一直關注著你的一舉一動!你與烈戰侯演戲演得太真了,連長老都被騙過了,但是,卻沒能騙過我。”莫護法沉聲地說道。

  曹雄臉色難看到極點,他本來就是趁洗顏古派內部空虛、不設防備來虜走李七夜的,他本想做得神不知鬼不覺,沒有想到卻被莫護法盯上了。

  “曹雄,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吳長老厲喝道。

  “成王敗寇,沒有什么好說的,識相的就給我讓出一條路來,否則,我捏碎你們寶貝疙瘩的頭顱,沒有了他,你們永遠找不回天命秘術。”曹雄厲喝道。

  見曹雄五指捏著李七夜的頭顱,孫長老他們都不由臉色大變,都不由相視一眼。

  “原來他才是天命秘術的關健!”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