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蘇玉荷(上)

  第七十三章蘇玉荷(上)

  “如果你不現本相,小心我斬了你。”李七夜抱著古琴,從容地笑著說道。

  “舛——舛——舛——”這怪物陰森林地笑了起來,聲音難聽,刺耳無比,讓人毛骨悚然,舛舛的笑聲響起:“你永遠殺不死我,沒有人能殺得死我!”

  “是嗎?等我挖了望歸峰下的白骨之時,你說能不能殺死你!”李七夜愜意地笑著說首家。

  “咚、咚、咚……”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這怪物被嚇得連連后退。

  “給我現本相吧,不要在我面前裝神弄鬼。”李七夜看了怪物一樣,盤坐于地上,輕輕地撫起了古琴。

  “錚、錚、錚”琴聲再一次響起,琴聲宛如流水一樣流淌在鬼樓之中,隨著琴聲的流淌,鬼樓內的琴韻也隨之鳴和,輕柔流暢。

  在琴聲之中,宛如讓人看到,在那裊裊的青山之中,小橋跨河,院落雞鳴,宛如一個小寧靜的小村莊浮現在眼前一樣。

  怪物不可思議地聽著這琴律,咚咚后退,此時,它身上一層層的霧氣散去,最終龐然大物消失了,當霧氣散盡之后,哪里有什么怪物,一個人影出現在那里,一個裊娜的影子,單是看她的背影,都足可以傾倒眾生,單是一個背影都可以讓萬眾回眸,這絕對是傾國傾城的美人,這絕對是曠世尤物!

  又有誰想到,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怪物,它的本相竟然是一個絕世美女的影子。

  “流水人家!”這看不清楚的影子不可思議地盯著李七夜,喃喃地說道:“你,你,你怎么知道這首琴曲!”

  “小荷,果然是你。”李七夜停下了手,愜意一笑,看著這個朦朧絕世的影子。

  絕世美女的影子聽到李七夜的話,頓時駭然,連連后退,不可思議,駭然道:“你,你,你是什么人!”

  “當年,在梧桐樹下,給你挖尸骨的,除了明仁小子之外,你說還有誰呢?”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你,你,你,你是神鴉大人!”這絕世的影子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睛,說道。

  李七夜輕撫了一下古琴,悠然地說道:“除了我,除了明仁小子,又有誰知道梧桐樹下,又有人誰知道望歸峰,又有誰人知道’流水人家’,這一曲’流水人家’,還是我傳授給明仁小子的。”

  “真的是你,神鴉大人。”這個絕世的影子驚喜無比,快步走了過來,驚喜地說道:“神鴉大人,你真的還活著。”

  “我是萬古不死,這不足為奇。”李七夜笑了一下,又是感慨。

  絕世影子走近,她的影子朦朧不清,但是,從輪廓可以看得出來,她是絕世美女。

  李七夜最終看了看她,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沒有消散,你這是何苦呢,把自己弄得不人不鬼的,你要記得,當年我跟你說過的話,你不是蘇玉荷,你不是鬼,但,也不是人,你只是那一縷不愿散去的戀念而己。”

  絕世影子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低著頭沉默不語。

  “我知道。”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你是喜歡明仁小子,不過,你不要忘記了,就算是當年,明仁小子也不能重塑你,你終究是死去的人,而且,魂魄已散去,怨念己消,你不是鬼,也不是游蕩在世間的怨念,更不是蘇玉荷留于世間的魂魄。事實上,你已經與蘇玉荷沒有任何關系!你只不過是一縷戀念,一縷對于明仁依戀的戀念。”

  絕世影子依然低頭不語,她不說話。

  “明仁小子最大的缺點就是太過于心慈,當年我跟他說過,以一曲超渡你,他卻沒有做到!”李七夜沉聲地說道。

  這個絕世影子低聲地說道:“大人,這不怪明仁仙帝,是,是,是我不愿意被超渡,我,我,我只是想留下,那,那怕是一縷戀念!”

  “明仁小子已經不在了,你覺得作為一縷戀念繼續留在這里,你覺得有意義嗎?明仁小子還在的時候,心慈手軟的他,還會常來這里為你彈一曲!但是,你也知道,這不止是為你而己。明仁小子已去,你為何還留在這里呢?”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被李七夜這樣一說,這個被稱之為小荷的影子神態一黯,把頭低得很低很低,最后她只是輕輕地說道:“他離開之后,我,我希望有一天能葬在大人與他所說的桃樹之下,只,只是無能成愿,只好,只好一直陪著此琴。后來,此琴自行沉于地下,我,我也隨之沉睡在那里。”

  望著眼前可憐的女人,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最后只好說道:“也罷,等我諸事了了之后,我去望歸峰取出你的尸骨,把你葬在桃樹之下,希望了了你最后的愿望。”

  “多謝大人。”小荷拜了一下,感激地說道。

  看著她,李七夜輕輕地嘆息一聲,心里面也無法表達,他只能說,這是造化弄人。

  當年,他把明仁仙帝引入道途,他讓明仁仙帝選擇這里建立洗顏古派是有道理的。早在荒莽時代,這里就是一片神秘的大地,曾經發生過許多奇異的事情,在那個時代,無數種族探試過這里。

  直到拓荒時代,終于有一個天縱之姿的異族在這里崛起,建立了不可一世的帝國!這個異族在這里成了一代暴君,此人殘暴無道,使得整個人皇界的人族都受其殘害。

  后來人族一位大賢崛起,力抗這個暴君,這個大賢的確是道化無雙,傲視八荒,他曾是力敵這個暴君。

  然而,這個暴君探得這片大地的神秘,他與大賢生死相決之時,每次危險之時,他都能借著這片大地的神秘擊敗大賢。

  大賢并不氣餒,一次又一次地征戰這片大地,但是,一次又一次失敗,從當年血氣方剛的少年征戰到白發蒼蒼的人帝,最終,這個大賢都不由絕望,除非他能承載天命,才有可能擊敗借著這片大地神秘的暴君。

  但是,他卻沒有這個機會了,他錯過了承載天命的機會!在最后一次潰敗之時,大賢想到了一個方法!

  大賢有一個女兒,他的女兒,不論是天賦還是美貌都是絕世無雙,稱當時第一美人!大賢為了得知這片大地的秘神,終于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了這個暴君。

  這個暴君也明白自己死敵的用心,但是,他貪戀第一美人的美色,也把她奪入了自己的帝國之中。

  從此之后,讓無數人傾心愛慕的第一美人成了暴君的禁臠,成了暴君的玩物,落入了暴君手中,第一美人受盡了辱羞,受盡了猥玩,但是,最終卻還是被她得到了這片大地的秘密。

  大賢借著自己女兒得到的秘密,最終一戰下擊敗了暴君,崩毀了殘暴的帝國。

  然而,事情并沒有如此結束,大賢后來依然未能經承起這片大地秘密的,他強行登天,欲借這片大地秘密而拘天命,承載天命,欲成為九界無敵的第一人!

  但是,受辱負重的第一美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在黑暗中憂郁死去,但是,她卻怨念不散,久久的徘徊于這片大地之上。

  大賢欲沖擊天命之時,久久不散的怨念受到刺激,突然發瘋。對于自己的女兒,大賢一直心有虧,自己女兒憂郁死去之后,大賢更是一度受到極大的刺激,讓他道心生了心魔。

  在重要關頭他女兒的怨念突然沖入了上天,沖入了天譴之中,這讓大賢心魔發作,頓時讓他發狂,最終他承受不住心魔的反噬,死在了天譴之下。

  最終,大賢在這里建立的人族國度,又是化作了一片廢墟!

  這個大賢的女兒,那個時代的第一美人,就是蘇玉荷!

  無數歲月過去,作為陰鴉的李七夜指引明仁仙帝在這里建立了洗顏古派,但是,在當時這里是一片廢墟,然而,蘇玉荷的怨念卻依然還在,常常出來作亂,怨氣沖天,把這里化作了一片鬼域。

  后來明仁仙帝在李七夜的指點之下,找到了蘇玉荷葬埋的地方,為她起尸,把她葬于另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

  明仁仙帝以無上琴曲為蘇玉荷的怨念渡化,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渡化之下,最終,蘇玉荷的怨念消散,終于瞑目下葬。

  但是,怨念消散之后,蘇玉荷留于世間的游魂在明悟之時,在瞑目之時,卻對明仁仙帝產生了一縷的戀念,最終,蘇玉荷瞑目安葬在一個無人知道的地方。

  但是,一縷戀念,卻隨著那張古琴回到了洗顏古派之中。后來作為陰鴉的李七夜發現之時,這一縷的戀念已經是落戶于洗顏古派之中了。

  對于這樣的事情,李七夜并不贊同,蘇玉荷已經死了,不可能再重生,而且,這一縷戀念也不是蘇玉荷,這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生靈,只是一縷戀念而己。

  一縷戀念留于世間,只是對她自己折磨而己,她不可能成為有血有肉的生靈,她也不可能追隨明仁仙帝,她只不過是飄渺虛無的戀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