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章運籌帷幄(下)

  第七十章運籌帷幄(下)

  見其他長老沉默,曹雄趁火打鐵,說道:“既然是一場誤會,那也就不重罰了,就罰李七夜在鬼樓面壁半年,以罰他行來魯莽,處事無方!”

  “鬼樓?”聽到曹雄的話,孫長老皺了一下眉頭,說道。

  曹雄說道:“鬼樓雖然陰森,但,卻無兇險,大師兄已經親身體驗過,這毋容我多說。如果罰李七夜其他地方面壁,這只怕是讓門下弟子笑我們太過于袒偏他!我個人認為,鬼樓正適合。”

  說到這里,曹雄看著李七夜,說道:“再說了,李七夜既然有祖師庇護,他去鬼樓那是再適合不過了,鬼樓是祖師鎮壓過邪魔歪道的地方,正好借祖師的神威再一次鎮壓鬼樓!”

  “這,這不妥吧。”在長老中,孫長老最力挺李七夜,他皺眉頭說道。

  而古鐵守還沒有下決定之時,李七夜看著曹雄,笑了一下,從容不迫地說道:“既有祖師庇護,那我還怕什么,鬼樓就鬼樓,弟子愿意受罰!”

  看著李七夜好一會兒,古鐵守最終點頭說道:“也罷,既然你愿意去,那就鬼樓吧。就罰你鬼樓面壁半年,莫護法執行監督!”

  古鐵守這樣的安排,無非是極好,與其說讓莫護法監督李七夜,不如說是讓莫護法保護李七夜。

  下了定論之后,古鐵守沉聲地說道:“七夜行事魯莽,的確該罰。作為整件事的慫恿者周堂主,也應該重罰。若不是周堂主無知愚蠢,也不會導致胡護法他們慘死!所以,革去周堂主的堂主之職,不再出任派中任何職務。”

  聽到這樣的決定,曹雄心里面都滴血,他死了兩個弟子,三個效忠他的堂主,現在他身邊愿意為他效忠的走狗已經寥寥無幾,現在又革去周堂主職位,對于他來說是損失慘重,但是,此時,他只能忍了,小不忍,亂大謀。

  “周堂主無知愚蠢,我也同意師兄的決定。”曹雄在心里面咬著牙,同意了古鐵守的決定。

  連曹雄都同意這樣的決定,至于其他的長老那就不用說了,這樣的決定一致通過。

  長老的決定,很快就公布出去,很快,洗顏古派的每一個弟子都聽到了這樣的消息,聽到這樣的消息之后,洗顏古派內的許多弟子都不由為之瞠目結舌,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當時李七夜拜入洗顏古派的時候,有多少弟子嘲笑,有多少弟子不屑,現在李七夜竟然殺死了三位堂主、一位護法,連所有弟子都認為洗顏古派第一天才的何英劍都死在了李七夜的手中,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更可怕的是,李七夜犯了這樣的大錯,只是受到輕罰而己,這怎么不論門下弟子與堂主為之動容,在這個時候,不少弟子,特別是堂主級別的人,都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場的氣氛。

  至于洗顏古派內的精銳弟子,更是得到了自己師父或護法的警告,莫輕易談論這件事情。對于李七夜得到祖師托夢的事情,已經被長老們下了封口令,除了長老與護法之外,其他的人都無權過問與得知此事!

  對于這件事情,洗顏古派的長老與護法都極為重視這件事情,李七夜得到了祖師的托夢,這味意著洗顏古派有振興的希望,從李七夜身上,有可能找回洗顏古派丟失的帝術。

  對于這件事情,事實上五位長老也私下討論過,這一次討論是作出處罰李七夜決定之后,而且排除了曹雄。

  這件事情沒有召開會議,只是以私下的形式進行了討論,五位長老都暗中出席了。

  “應該讓李七夜修練晝天功!”私下討論的時候,孫長老作出這樣的建議。

  六大長老中排行第三的錢長老也不由點頭贊同地說道:“這個可以有,祖師庇護李七夜,托夢授道,若是讓他修練晝天功,說不定我們能找回天命秘術!”

  明仁仙帝承載天命,創下了舉世無雙的天命秘術,天命秘術,是一代仙帝最高的成就,它的威力遠遠在其他的帝術之上,天命秘術,可以說是承載著天命神威!

  明仁仙帝也曾經把他創下的天命秘術留在了洗顏古派,可惜,這種逆天無敵的天命秘術后來竟然被洗顏古派丟失了。

  現在李七夜能得到祖師的托夢傳道,這讓錢長老他們都希望能從李七夜身上找回天命秘術,如果找回天命秘術,這對于衰落的洗顏古派來說無疑是一針強心劑!

  “我覺得,現在七夜是我們洗顏古派的寶中之寶,派中的任何有關于帝術的東西都可以讓他學,他能得到祖師托夢傳道的話,我們洗顏古派就能找回所有丟失的帝術!”吳長老也不由說道。

  “的確可以讓七夜修練晝天功,說不定真的能找回天命秘術。”作為大長老的古鐵守點了點頭,沉吟地說道:“不過,我們也不能太過于急躁,俗話說,貪多嚼不爛,如果我們現在逼著李七夜修練晝天功,他不見得能領悟,若是不能領悟,不見能呼喚出祖師,所以,我們先讓李七夜修練’紫陽十日功’,當然穩定下來了,再練晝天功。”

  事實上,大長老古鐵守根本不知道,李七夜根本就沒有去修練“紫陽十日功”,他已經修練了“鵬鯤六變”,又修練了“月渦日”,完全沒有必要去再修練“紫陽十日功”。

  “大師兄說得有道理,七夜是我們洗顏古派的寶,他的蘊能我們要慢慢來挖掘,我們太心急的話,萬一逼得他走火入魔怎么辦?這不是毀了我們洗顏古派的前程嗎?”孫長老也覺得有道理,說道。

  在五位長老私下討論之下,最終有了結論,他們準備讓李七夜有序地修練洗顏古派任何與帝術有關的功法。

  在洗顏古派的另一座主峰之上,曹雄秘密地會見了董圣龍,在大殿之中,只有他們兩人,今天的曹雄不再像上一次那樣沉得住氣。

  “董兄,計劃已經執行了,這一次,可千萬別出差錯!”此時,曹雄也沉不住氣,冷聲地說道。

  上一次計劃他損失太慘重了,兩個弟子被殺,忠于他的三位堂主慘死,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萬段。

  “曹兄,這一點你放心,從現在開始,你我就是同一條船上的人,這一次絕對不會有任何差錯,不出三天,烈戰侯必到。我已經向陛下提出申請,到時,局勢對曹兄大大有利。”董圣龍是勝券在握的模樣,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曹雄心里面不由為之一震,烈戰侯,這可是寶圣上國的一大猛將,由寶圣上國人皇親封!

  “曹兄,若是陛下赦令一下,這可是你登上洗顏古派掌門的好機會,你可要掌握住這個機會呀。”董圣龍笑吟吟地說道。

  曹雄不由為之沉默,成為洗顏古派的掌門,一直以來都是他的野心,但是,在以前他并不希望以這種形式登上掌門之位,但是,今天他沒得選擇,他寄于希望的何英劍慘死在李七夜手中!這對于他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也是斷了他讓何英劍成為掌門的希望。

  “曹兄可保證,事成之后,烈戰侯退兵,人皇不再犯我洗顏古派。”曹雄沉聲地說道。

  董圣龍笑著說道:“這一點曹兄放心,曹兄,你想想,以今天的圣天教、寶圣上國的實力,要滅你們洗顏古派,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說是不是?但是,陛下仁慈,從未有行動,這說明什么?陛下所想要的,無非是天命秘術,只要曹兄能把天命秘術弄到手,其他都不是問題。”

  “董兄,你放心,天命秘術這事,包在我的身上。”曹雄沉聲地說道。他并不希望出賣洗顏古派的天命秘術,這讓曹雄想到了很多很多,若是一旦他掌握了局勢,如果祖師的畫像在他的手中,就算烈戰侯不撤兵,他也無所懼!

  至于李七夜……哼,曹雄雙目中閃爍著可怕的殺意。

  董圣龍當然不知曹雄所想,他也不知道洗顏古派的祖師畫像之事,但是,他背靠圣天教,有寶圣上國給他撐腰,他也無所懼,就算曹雄能翻出浪花來,在圣天教這樣的龐然大物之前,也不足為道。

  而在另一邊,南懷仁聽到消息,不由大吃一驚。

  “師兄,你真的要去鬼樓面壁半年?”南懷仁臉色一變,對李七夜大聲說道。

  “難道是假的不成?”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既然長老們都決定了,我還能怎么辦?”

  看到李七夜一派輕松的模樣,南懷仁忍不住說道:“師兄,你知道鬼樓是什么地方嗎?”

  “你以前不是說過嗎?那是以前的琴閣。”李七夜依然從容自在地說道。

  南懷仁忍不住跳起來,說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以前那里的確是叫琴閣,但是,早在上萬年前,那里就改名了,人人稱之為鬼樓!膽小的人,會被嚇破膽子。現在莫說是那座鬼樓,就是那個地方的整座主峰,都沒有人敢去。”

  今天三江第一天,所以今天三更,還有票票的同學,請投過來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