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運籌帷幄(上)

  第六十九章運籌帷幄(上)

  “放肆,以權謀私!這等事情,宗門絕不允許!”對于李七夜的要求,其他長老還沒有說話曹雄立即是沉喝道。

  帝術,這可以說是長老專享,就算是護法,都不能修練核心帝術,現在連一個第三代弟子都要修練核心帝術,曹雄當然不樂意了。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說道:“曹長老,如果你找回核心帝術,若是作為弟子能決策的話,莫說是曹長老的徒弟,就算曹長老的徒孫修練這門核心帝術,我都贊同。哦,忘記了,曹長老現在已無弟子,更別說是徒孫了。”

  李七夜這話一刺曹雄,曹雄頓時臉色大變,臉龐扭曲,一下子站了起來,沉喝道:“小畜生,找死!”

  “曹師弟——”大長老古鐵守沉喝道:“七夜只不過是小孩而己,不必跟他一般見識!”

  若是在此之前,曹雄對于大長老古鐵守還不怎么放在心上,現在得知大長老不單是王侯,資深的王侯,而且還修練成了“鯤鵬六變”,這讓曹雄變得忌憚無比,他絕對不是古鐵守的對手。

  “古師兄,你這是太過于縱容這逆畜了,他遲早是本派的心頭之患!”曹雄恨恨地說道。

  “童言無忌,曹師弟不必放在心上。”此時,古鐵守擺明是袒護李七夜,在這個時候,不止是古鐵守,連其他四位長老都擺明袒護李七夜,這讓曹雄心里面恨恨的。

  對于李七夜的要求,最終,大長老他們商量之后,同意了李七夜的要求,對李七夜說道:“既然你用自己的功勞來抵此事,長老會商議之后,同意你的要求。莫護法為我們洗顏古派效忠了那么久,一直都是忠心耿耿,他現在就可以修練’紫陽十日功’,至于南懷仁嘛,他也可以修練,但,不是現在,再考驗幾年,若沒問題,他便可以修練此功。”

  最高興的莫過于孫長老了,莫護法是他的徒弟,南懷仁是他的徒孫,現在都有資格修練“紫陽十日功”,作為師父的他能不高興嗎?

  曹雄心里面是恨得發狂,現在他都快變成了孤家寡人了,他徒弟胡護法與何英劍都殘死在李七夜的手中,他是恨不得把李七夜碎尸萬段,但是,現在在這節骨眼上,李七夜又立了大功,而且還成了洗顏古派的重點培養與保護對象,這讓他想為自己的徒弟報仇都難。

  而聽到消息之后,莫護法與南懷仁激動得說不出話來,這個時候,他們都不由無比動容,在前不久,李七夜還曾說過,一年之內絕對會讓他們修練上“紫陽十日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來得如此之快,連他們都覺得像做夢一樣。

  這時,他們都覺得,當日選擇跟隨李七夜是這一生最英明的決定,在當時,他們這樣的決定,若是被人知道,只怕都會笑他們瘋了,身為護法,追隨一個第三代弟子,而且還是凡體凡命的弟子。

  現在,他們的付出,終于得到了回報,李七夜對于們的追隨與忠心賜于了豐厚的回報!

  “師兄,你這是怎么樣做到的?”南懷仁接到命令之后,興奮得不得了,與他師父來見李七夜。

  “小事而己,又有何難。”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南懷仁是興奮得不得了,帝術呀,核心帝術,這樣的東西是何等的讓人眼紅,他不可思議地說道:“師兄,你,你這是怎么找回帝術的,真的是祖師托夢?”

  祖師托夢這樣的消息,被洗顏古派的高層封鎖,南懷仁也是從他師祖孫長老口中得之。

  “騙你我有好處嗎?”李七夜笑著說道。

  “大師兄的大恩大德我是無以回報,只要大師兄一聲令下,赴湯蹈火,我不皺一下眉頭。”南懷仁興奮無比地說道。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說道:“又拍馬屁了,你若對我不忠心,我賜你帝術嗎?”

  被李七夜如此數落,南懷仁也不見怪,嘻嘻地一笑。至于莫護法,他為人本來就是寡言少語,不擅于說客套話,他只是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其他話都沒有說。

  已經作為李七夜劍侍的李霜顏一直冷眼旁觀,走到今天,她除了無語還是無語,最近發生的事情,她一直都作為旁觀者旁觀著這一切。

  李七夜所展示出來的不是驚人的天賦也不是修士的天縱之資,而是逆天的手段,驚人的計謀。

  舉止之間,逆轉局勢,一下子成了洗顏古派最重要的資源,斬殺三位堂主、胡護法、何英劍,竟然還全身而退,輕而易舉粉碎曹雄的陰謀,化解危機,這看似是隨手而為,事實上,這里面已經蘊藏著驚人的智慧。

  如此老練的手段,如此果斷老辣的行動,如行云流水一樣的運籌,這還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嗎?這一切在眼中小男人手中施展出來,一切都變得不可思議,殺何英劍,逼曹雄,不論哪一步舉措都沒有一點幼稚的火氣,一切都行云流水,一切都羚羊掛角,這根本不像是一個小男人,而是一個洞察一切的智者。

  這讓李霜顏在心里面不由為之動容,在來洗顏古派之前,她還以為她師父輪日妖皇看重的是李七夜精通一些秘密,現在看來,只怕并非是如此!

  在這個時候李霜顏不由想到了一句話,漫漫的修道,有時候最重要的不是體質、壽輪、命宮!似乎,這一句話在李七夜身上驗證了。

  李霜顏沉默不語,她留在李七夜身邊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她在李七夜身邊呆得越久,越覺得李七夜是深不可測。

  她作為天才,天之驕女,對于自己的天賦,對于自己的悟性,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傲,但是,走到今天,再仔細觀察凡體凡命凡輪的李七夜,作為天才的她都不由為之默然!換作是她,只怕都沒有如此的手段,舉止之間,統籌全局,棋起棋落,已經將死敵人,這不是悟性,這也不是天賦,而是大智慧,歲月的沉淀。

  要命的是,這樣的歲月沉淀卻出現在眼前這個十三四歲的小男人身上,這讓李霜顏這個天之驕女都感到無力。

  如果李七夜天生像她一樣,天生是皇體圣命的話,那還得了,只怕早就橫掃九天十地了!

  不過,這件事情并未就此結束,殺死三位堂主,一位護法還有洗顏古派最杰出的弟子何英劍,這樣的事情,不論是擱在哪一個門派都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為了給這件事情作一個了斷,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特別地召開了一場會議,而且,這會議特地允許李七夜出席。

  毫無疑問,在長老心里面,李七夜已經擺在了極重要的位置,除了曹雄之外,其他的長老都認為李七夜將會是洗顏古派振興的關健!

  “這件事,是一場誤會。”最終,作為大長老的古鐵守作出這樣的結論,事實上,作出這樣的結論之時,大長老他們幾個私下已經作了討論,不過,他們五人私下討論,排除了曹雄。

  在以前,其他四位長老對于大長老的消沉,都不由有些失望,信心有所動搖,但是,經過這一件事情,反而是讓四位長老抱成一團,大力支持大長老,而且因為這一件事情,讓四位長老對于曹雄的信任產生了懷疑,這件事上,曹雄跟董圣龍走得太近了,這讓諸位長老心里面有疙瘩。

  洗顏古派與圣天教是死敵,雖然萬年來兩派已經沒有再發生過征戰,但是,洗顏古派依然視圣天教為大敵!

  曹雄與董圣龍走得如此之近,這招來了其他長老的反感。

  “雖然這只是一場誤會,但是,若就此罷了,只怕難于讓門下弟子信服。三位堂主、一位護法、一位門中天才慘死,這對于我們整個洗顏古派來說是慘重的損失!”此時,曹雄在心里面滴血,但是,他又無可奈何,這件事情他是全盤皆輸,而且引火燒身,經過這一件事情,他也知道讓四位長老倒戈!

  “曹師弟還想怎么樣?”古鐵守不滿地說道。

  事實上,這整件事情現在連其他的長老乃至是護法都懷疑這是曹雄策劃的,但是,苦于死無對證,他們也沒辦法指責曹雄,只能說是一場誤會了。

  “同門相殘,這宗門的不幸,若是李七夜不受一點點的懲罰,只怕門下所有弟子都為之不安,會被門下弟子認為我們草率行事,草菅人命!既然是一場誤會,那就不重罰李七夜了,但是,輕罰是少不了的,不然,難于服眾。”曹雄沉聲地說道。

  曹雄的話讓五位長老相視了一眼,雖然他們對于曹雄有所懷疑,但是,也承認曹雄這話說得有道理,他們也有過這樣的想法,畢竟,三位堂主與一位護法還有何英劍被殺,以一場誤會搪塞過去也是有點勉強。

  古鐵守他們都想過給李七夜一場無關痛癢的懲罰,作為是向門下所有弟子一個交待。

  這周上三江,蕭生努力沖榜,不定期爆發,所以,請大家投票支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