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下)

  第六十六章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下)

  “回長老,大師兄并未傳授我新的功法,大師兄只是為我演繹我入門之時所修練的’碧螺心法’以及糾集我修練的’飛蛾劍法’中的缺陷。”這個弟子忙是說道。

  “大師兄所講的心法都你講來聽聽。”大長老古鐵守沉聲地說道。

  這個弟子不敢怠慢,忙是把李七夜所講的心法、所糾正的招式都一一講給大長老聽。

  聽到這個弟子所講,大長老古鐵守都時不由為之動容,事實上,何止是大長老古鐵守動容,就是在場的其他長老護法都不由心神一震,大吃一驚。

  “這真的是大師兄所講的心法?”聽到這個弟子所講,大長老古鐵守都不敢相信。

  “回長老,弟子不敢說謊,千真萬確。”這個弟子真誠地說道。

  古鐵守不敢相信,然后又從三百號弟子中隨便挑出了幾位弟子,這幾位弟子所述的功法、招式缺陷,都讓古鐵守與及在場的長老護法為之震驚。

  “這哪里是一門奠基心法呀,這完全是一門大道綱領!”作為六大長老之一的錢長老不可思議地說道。

  吳長老也不由震驚地說道:“我修道上千年,’碧螺心法’閱讀不下百遍,但是,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如此參悟這門心法的,如此演繹’碧螺心法’,只怕這是’碧螺心法’最終極的奧義了,這只怕是此心法的真正精華了。”

  孫長老也力挺李七夜,說道:“如果這都是魔門邪道的話,那我們修練的才是真正的魔門邪道,世間只怕再也無人能把入門心法演繹得如此精奧,如此的大道堂皇!”

  孫長老不是第一次見識李七夜的神奇,今天第一次聽到如此的演繹,他依然為之震撼無比,他比任何長老都力挺李七夜。

  更多的長老護法是震撼得難于說出話來,李七夜所演繹的入門心法,精奧萬分,絕無倫比,李七夜所指點招式缺陷,可以說是一針見血,他們修道幾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還沒有演繹到這樣的地步,他們今天才知道,最基礎的入門心法也可以演繹到這樣的地步,他們以前所參悟的心得,那只不過是入門功法的皮毛而己。

  “若是當年我能把’碧螺心法’參悟到如此的地步,一生只修此心法足矣!”一位護法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古鐵守久久才回過神來,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乃是凡體凡命凡輪,但是,他卻演繹出了如此的精奧,說出來這完全沒有人能相信,就算是天縱奇才,也不見得能演繹到這樣的地步!如此的演繹,已經是無與倫比了。

  “這真的是你所參悟的心得?”古鐵守都難于相信,看著李七夜,動容無比地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回長老,這只是我的一點小小參悟而己,一點小心得,談不上什么深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噎得大長老古鐵守說不出話來,這只是“小小的參悟而己、一點小心得”,把入門心法參悟到這樣的程度,連“天才”兩字都不足形容他了,這只能說是“妖孽”!

  “師兄,看來,我們是錯失天才,七夜的悟性極為驚人。前段時間,我修行出現了點問題,正是七夜給了我寶貴的意見。”此時,孫長老也說道,在這個時候,他是力挺李七夜,他把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到孫長老的述說,在場的護法、長老都不由為之動容,這實在是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曾經有傳言說,體質、壽輪、命宮不是衡量一個人的唯一標準,以前我一直不相信,認為這是狗屁不通,今天看來,古人不欺我也。”錢長老不由為之動容地說道。

  六大長老之一的吳長老此時看著周堂主,說道:“周堂主,如果這是魔門邪道,那么,世間沒有什么正道之術了。你再糊涂,也不至于糊涂這地步吧。”

  “我……”一下子情勢逆轉,這讓周堂主有些措手不及!

  “這只怕不是糊涂,這只怕是一場陰謀,對于周堂主來說只怕我傳授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除去我。”李七夜在這個時候幽幽地說道。

  古鐵守目光一厲,氣勢頓時鎮住周堂主,沉聲地說道:“周堂主,這究竟怎么一回事?”單是李七夜所參悟的入門心法,對于衰落的洗顏古派來說,那都是一筆寶貴無比的資產,這個時候,古鐵守絕對是要保下李七夜,不論是怎么樣的情況,此時,他意識到李七夜僅僅是因為聯姻那般的重要。

  “我,我,我……”周堂主一時半刻說不出話來,不由看了看曹雄。

  曹雄見勢不妙,立即沉聲地說道:“周堂主是笨鈍,連功法精奧都看不出來!這是該罰,但是,這叛徒是大逆不道,殺害三位堂主、胡護法以及劍兒,這絕對不能饒恕!”

  對于曹雄來說,今天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單是沒有把李七夜斬殺,連他兩個徒弟都被殺害,特別是何英劍,那可是繼承他的衣缽,這么器重的弟子被殺死,他心都在滴血。

  李七夜悠然地說道:“如果我真心謀叛,那是罪該萬死。可惜,我是被人陷害的,先是周堂主不分青紅皂白,誣陷我把魔門邪道帶入洗顏古派之中,然后胡護法突然還著一大隊的執法弟子要當場斬殺我,連給我分辯的機會都沒有,這絕對是一場陰謀……”

  “……這里面也太巧合了吧,這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嗎?曹長老與董老頭怎么又會走在一起呢,你們兩個人比其他長老還先趕到,也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動手要殺我,這擺明是要殺人滅口?曹長老,你不會是勾結圣天教吧?背叛師門,勾結外人,那可是死罪,遺臭萬年!”

  李七夜侃侃而談,這讓洗石谷的弟子都不由呆住了,大師兄輕而易舉地逆轉局勢,如此的運籌帷幄,實在是太可怕了,這是智慧如海!

  作為全程旁觀此事的李霜顏心里面更是動容,李七夜屠殺三位堂主、胡護法他們,根本就是無所忌憚,隨手而為,現在他又侃侃而談,輕易地逆轉局勢,這簡直就是覆手為云、翻掌雨,而且,他開始至今是從容不迫,閑定自在,這樣的事情,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一般,這讓李霜顏感到駭然。

  這個時候李霜顏意識到,李七夜已經不止是神秘那么簡單了,在今天,她才真正見識了李七夜算計他人的手段,這簡直就是殺人不見血。

  連一直站在一旁不語的屠不語此時都不由目光閃爍,他活了幾千年之久,今天見李七夜所為,他都不由為之動容。

  事實上,這種小謀小計,對于李七夜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當年,他算計天下,那才是真正的大手筆!

  “逆畜,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曹雄被氣得哆嗦,這場計謀是他一手盤算的,但是,現在卻被李七夜反將一軍,這怎么不讓他束手無措!

  “曹師弟,這件事情疑點重重,現在說七夜為叛徒,太過于武斷了。”此時,大長老古鐵守冷冷地說道。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是曹雄跟董圣龍走在一起,但是,現在答案已經是很明顯了。

  莫說是大長老古鐵守,就是其他的長老、護法在這個時候都不由偏向李七夜這一邊,只沒有證據,不敢輕言而己。

  “師兄不會真的相信這逆畜的話吧?”曹雄氣得吐血,他如意算盤只怕是落空了,而且他兩個徒弟慘死!

  “這件事,至少是疑點重重。”古鐵守冷冷地說道,沒有證據,他不能指證曹雄與董圣龍勾結,但,這已經讓他十分不滿了。

  “好,好,胡護法他們這是白死了!”曹雄狠狠地說道,在這個時候,他打出了另一張底牌,沉聲地說道:“就算周堂主糊涂,但是,這逆畜圖謀不軌,這是鐵一般的事實,這逆畜偷學了’鯤鵬六變’!”

  “偷學’鯤鵬六變’!”此時,在場的護法與長老都不由為之動容。

  大長老古鐵守也不由臉色一緊,一下子盯著李七夜,“鯤鵬六變”這是洗顏古派的核心帝術,也是目前洗顏古派所留下完整無缺的帝術!此事關系重大,不可馬虎。

  “這可是真的?”古鐵守盯著李七夜,沉聲地說道。談到“鯤鵬六變”,這事古鐵守也不得不謹慎起來。

  “’鯤鵬六變’是什么?”李七夜十分辜地說道。

  “長老,別被他欺騙了。”此時周堂主看到扳回一局的希望,大聲說道:“我親眼看到他用’天變’從何師侄的三十六天罡劍陣中逃了來的,千真萬確!”

  “長老說的是這個嗎?”此時,李七夜命宮中躍起了鯤鵬,拳頭大小的鯤鵬無比的逼真,當鯤鵬躍起之時,符文浮動,隨著鯤鵬的輕輕擺動,星河易轉,宛如讓人處于另一個星空一樣,鯤鵬的每一個變化,都玄奧無匹,就算是長老他們,都無法參悟!

  今天有事,所以更新完了。昨天搞錯了,以為是星期天,將錯就錯,今天依然是三更,請大家投票支持。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