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戰神訣(下 )

  第六十四章戰神訣(下)

  就是躺在地上的周堂主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量,也連滾帶爬地逃出了洗石谷。

  “師兄,你,你,你快逃吧。”當執法隊的弟子與周堂主逃走之后,駱峰華他們回過神來,頓時知道闖禍了,殺了堂主,屠了護法,這樣的事情,不論是擺在任何一個門派任何一個傳承,那都是大罪,甚至是死罪!

  “逃,為什么要逃?”李七夜從容地說道,他這模樣,哪里像是剛才還殺了四個人的模樣,完全就像是剛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是,你,你殺了胡護法他們。”駱峰華他們都不由心驚肉跳,在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什么叫做兇人,駱峰華都心里面砰砰直跳,幸好當日他挑釁大師兄的時候,大師兄并沒有與他計較,否則不堪設想!大師兄殺了護法堂主都風輕云淡,殺一個門下弟子,這算得了什么。

  “這叫自衛,不叫殺人。”李七夜笑著說道。

  洗石谷的弟子頓時無語,大難臨頭,眼看是死罪難逃了,大師兄竟然當作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此時,李七夜看著屠不語,最后說道:“很好的神訣。”“戰神訣”一個難忘的回憶,屠不語竟然修練了“戰神訣”!這的確是讓他意外的事情。

  “不敢,不敢,比起師兄的仙訣來,小弟乃是雕蟲小技。”屠不語依然和藹笑吟吟地說道。

  李霜顏也不由秀目一凝,“戰神訣”或者今天的洗顏古派的弟子都忘記了此術了,說不定今天洗顏古派的弟子已經沒聽過此術了,但是,她卻聽過一個傳說,傳說明仁仙帝年少時修練的便是“戰神訣”,傳說,此術貫穿明仁仙帝一生!而且,此術傳聞是遠古赫赫有名的古術,極為逆天。

  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成為仙帝之后,他并沒有把此術傳下來,明仁仙帝的徒弟,沒有一個修練過此術。

  明仁仙帝甚至連自己的天命秘術都傳給了自己的徒弟,留于洗顏古派之中,但是,偏偏沒有傳下“戰神訣”,這件事一直以來都讓人覺得奇怪。

  對于屠不語的話,對于屠不語模棱兩可的態度,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說道:“戰神訣也好,屠神訣也罷,修什么術不重要,重要的是,別擋我道,否則,殺無赦!”

  “師兄言重了。”屠不語忙是說道:“師兄英明神武,天縱奇才,小弟一向以師兄馬首是瞻,師兄一聲令下,小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屠不語這樣的話連洗石谷的弟子都無語,屠不語明明比李七夜年紀大了很多很多,他甚至可以做李七夜的爺爺了,但是,拍起馬屁來,一點都不含糊。

  “我一直以為懷仁的溜須之術沒有人能比,今天看來,懷仁是遇到對手了。”李七夜看了屠不語一眼,事實上,對于他來說,屠不語的話是真是假,這已經不重要。

  李七夜這樣說,屠不語也不生氣,依然是和藹地笑著,讓人摸不透他,變得神秘莫測。

  “叛徒,受死!”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吼炸開了整個洗石谷,一只巨手凌天而下,可以把洗石谷的一切瞬間拍成粉碎。

  曹雄趕來了,聽到徒弟遇害的消息,他是怒火沖天,一趕到洗石谷,出手就斬李七夜。此時,曹雄如同是狂怒的雄獅,雄勢滾滾,每一縷的氣息都讓人感到窒息。

  曹雄巨掌拍下,挾著千萬鈞的力量,一掌之下,可以拍碎整個洗石谷!豪雄終究是豪雄,達到這樣的境界,跺一下腳,大地都會抖三抖!這是一方的雄主。

  曹雄出手,巨掌覆下,洗石谷的弟子都駭然失色,臉色發白,沒有絲毫血色,豪雄一怒,可以血流千里。豪雄一掌,可碎山河!

  “開——”一聲嬌叱,站在李七夜身邊的李霜顏出手,剎那之間李霜顏傲世獨立,整個人宛如一朵盛放的蓮花,每一朵的花瓣都是晶瑩璀璨,更可怕的是,花瓣之大,可以擎天,蓮花怒放之時,可以撐開九天十地。

  “砰”的一聲,未見李霜顏有任何動作,就輕而易舉地撐起了曹雄的巨掌,曹雄一掌,再也難于拍下。

  李霜顏,天生碧清體,經過修練,作為二十四皇體的碧清體早就圓滿大成,她現在所修練的十八圣體之一的玉清體也有所成就!

  大成碧清體,晉升為玉清體,此體一出,宛如蓮花盛開,以強大得不可思議的體勢擋住了曹雄一掌。

  “李公主,此乃是我洗顏古派清理門戶,你休出手干涉!”弟子被殺,曹雄能不狂怒嗎?

  曹雄雖然不敢與李霜顏翻臉,但是,說話還是底氣十足。

  然而,李霜顏一句話都沒說,體勢宛如蓮花盛開,擋住了曹雄,這讓曹雄臉色漲紅,氣得哆嗦,作為豪雄的強者,依然不是李霜顏的對手。

  這也不怪曹雄弱,李霜顏何許人也,輪日妖皇的親傳弟子,古牛疆國的公主,大中域的天之驕女,莫說是大中域,就是放眼整個人皇界,年輕一代,她也是赫赫有名。

  “九圣妖門,果然名不虛傳!”此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一個跨步而來,此人一出,頓時星斗轉換,他的血氣一下子淹沒了整個洗石谷,他的王侯之威如是一把把利劍一樣,刺得人全身發痛。

  “客卿——”洗石谷的弟子都駭然,有弟子失聲叫道。

  客卿董圣龍,號稱洗顏古派的第一人,資深王侯,當他一出之時,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氣。在洗顏古派來說,王侯簡直就是無敵,更何況董圣龍這種資深的王侯,受過人皇封賜的王侯!那就更了不得了了。

  董圣龍一出,一步踏出,大道鳴和,他腳下交織成了大道章法,催動山河之勢,借洗顏古派地下的磅礴天地精氣向李霜顏逼去,一式如浩瀚翻滾,地牛翻身,聲勢驚動整個人洗顏古派。

  李霜顏秀目一寒,秀手一卸,宛如纖龍屠龍,一擊之下,擋下了董圣龍的章法,“轟”的一聲,一擊之下,沖擊著整個洗石谷,地下裂開了巨縫。

  董圣龍也不由目光一寒,一出手他便知遇到了對手了。這讓他心里面震驚,以李霜顏這樣的年紀,竟然問鼎王侯,這樣的天賦太可怕了。要知道,道艱時代才結束不久,李霜顏竟然問鼎了王侯,這樣的天賦的確是可怕得讓人發寒。

  “董兄,何事值得勞駕你!”此時,一聲沉喝響起,話一落下,五人從天而降,這正是大長老在內的其他五位長老!

  大長老趕來,董圣龍也收回了踏出的一腳,緩緩地說道:“古兄,貴派叛徒兇狠,我只是有意相助貴派而己。”

  曹雄能趕來,大長老也一樣接到了弟子的匯報,他知道發生大事了,才會聯袂其他的長老趕來。

  此時,李霜顏收起了體勢,蓮花一消失,曹雄厲喝道:“叛徒,受死!”話一落下,直斬李七夜。

  然而,對于曹雄出手,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

  但是,大長老卻一下子擋住了曹雄,沉聲地說道:“曹師弟,莫急躁,聽聽七夜有何話可說。”

  “師兄,以下犯上,殺堂主,滅護法,這是欺師滅祖的大罪,還需要說什么?這種逆畜斬了,便是為宗派清理門戶。”曹雄怒喝道。

  大長老依然沉聲地說道:“曹師弟,是非曲直,宗門會有一個斷論,既然他犯了大罪,師弟又何必急著取他性命,等下了斷論,再斬他也不遲。”

  “古兄,此子兇狠,不止是冷血無情,殘害同門,而且,還是勾結外人,叛出師門,圖謀不軌,此子多留一天,對于洗顏古派來說,就是多一分風險。”旁邊的董圣龍此時也是推波助瀾。

  “洗顏古派的事情,什么時候輪到外人來指指點點了!洗顏古派的份內之事,還輪不到一個外人來多嘴。”在風暴要來臨之時,作為這件事情主角的李七夜卻是閑情逸志,此時,才慢吞吞地說道:“洗顏古派的事,還輪不到你說三道四,識相的就閉嘴!”

  李七夜目光直視董圣龍,毫無疑問,這是裸的挑釁董圣龍。

  李七夜這樣的話,把駱峰華他們的膽子都嚇破了,這是捅破了天,先殺堂主護法,現在又在挑釁王侯的客卿,這是自尋死路呀!駱峰華他們都被嚇得發呆,大師兄還嫌事情不夠大嗎?連董圣龍都得罪了。

  “我若是外人,那你身邊的李公主呢?”此時,董圣龍目光一寒,氣勢逼人,冷冷地說道:“小輩,你勾結外人,欲圖謀不軌,還敢大言不慚!”

  “哪來的老王八在我面前嘰嘰歪歪!”李七夜十分膩歪董圣龍的模樣,說道:“我洗顏古派與九圣妖門聯姻,這又不是什么秘密,李公主也算是我們洗顏古派的份內人!怎么,我洗顏古派與九圣妖門聯姻,讓圣天教感到緊張了,所以,派你這個老王八來挑拔我們兩派的關系?這樣看來,這定是你這個老王八指使我們洗顏古派的叛徒,欲謀害于我,以破壞兩派聯姻的關系。”。.。

  更多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閱讀,地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