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章陰謀(下 )

  第六十章陰謀(下)

  這樣的事情,給曹雄十個膽子也不敢,莫說是他,就算是整個洗顏古派都不敢得罪李霜顏,得罪了李霜顏,就是等于等罪了整個九圣妖門,得罪九圣妖門這樣的龐然大物,那是自尋死路!

  “見鬼了!”曹雄不由這樣罵了一句。他的天才弟子竟然讓李霜顏看都看不上眼,然而,李七夜這樣的廢物草包,竟然能讓李霜顏青睞,這簡直就是見鬼了。

  這樣的事情,唯一的解釋就是李七夜乃是九圣妖門的奸細,但是,這種解釋更是見鬼了,比李霜顏青睞李七夜還要不靠譜。

  如果九圣妖門派出這樣的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弟子來打入洗顏古派,那簡直就是見鬼了,更要命的是,如果李七夜是奸細的話,那是最不合格的奸細,誰見過這么囂張的奸細?

  說李七夜是九圣妖門的奸細,連曹雄自己都不相信,那只不過是用來打擊李七夜的手段而己!

  既然李七夜不是九圣妖門的奸細,為什么李霜顏會如此青睞李七夜呢?難道真的是因兩家的聯姻之約?又或者說,李霜顏真的是喜歡李七夜?

  這樣的問題,讓曹雄想破了頭都想不透。曹雄臉色難看到極點,最終,他走了洗顏古派的一個地方。

  在洗顏古派的一座主峰之上,這本是洗顏古派現在天地精氣最郁濃的地方,但是,今天,這座主峰的大殿之中所居住的既不是洗顏古派的長老,更不是洗顏古派的護法,而是洗顏古派的客卿董圣龍!

  客卿,這樣的席位在很多門派甚至是在很多疆國都有,作為一派或一國的客卿,平時是享受著一派一國的貢奉,不過問該派的事務,只有該派該國有難之時才會出手相助!

  董圣龍就是洗顏古派的客卿,而且,也是洗顏古派唯一的客卿!

  在古殿之內,王侯氣息如水銀泄地一樣,無孔不入,讓外人不敢靠近!古殿之中,一襲青衣的老人雄姿逼人,他全身吞吐著可怕的王侯氣息,毫無疑問,他是一位強大的王侯,一位資深的王侯!

  董圣龍,洗顏古派的客卿,一位強大得讓人變色的王侯,他的道行比洗顏古派的六大長老都還要強。

  此時,董圣龍與曹雄同桌共酌,雖然同桌,曹雄顯得謹慎居恭。

  “曹兄最近心氣浮躁呀。”董圣龍為曹雄酌酒,作為一代王侯,似乎是平易近人,但是,他那雙深不可測的雙目卻吞吐著擇人而噬的寒芒!

  曹雄默默地喝著美酒,一時間不說話,他當然是有為而來,但是,他不愿意先開口,他是等著董圣龍開價碼而己。

  “曹兄為掌門而分憂?”而董圣龍依然為曹雄酌灑,他臉上帶著笑容,但是,目光的寒意是十分可怕。

  董圣龍他雖然居洗顏古派的客卿,事實上,他自己有驚人的出身,董圣龍的王侯之稱,那可不是他自稱的,他的王侯之位,可是受過寶圣上國賜封的。

  董圣龍他本身出身于寶圣上國的貴族,他出身的家族與掌執寶圣上國的圣天教有著錯綜復雜的關系,甚至可以稱得上是圣天教的一個旁支。

  而董圣龍所出身的家族本身實力不弱,比現在的洗顏古派不知道強出多少!

  董圣龍來洗顏古派當客卿,當然不是洗顏古派所請來的。開什么玩笑,洗顏古派與圣天教可以說是仇敵!

  三萬年前之時,洗顏古派沒落,圣天教對洗顏古派發動了攻勢,洗顏古派不單是丟了掌執無數時代的古國,而且,當時洗顏古派所有太上長老都差不多在這一戰中全部戰死!

  這一戰之后,從此洗顏古派一蹶不振,而圣天教在洗顏古派所崩倒的古國之上,建立了寶圣上國!

  董圣龍乃是寶圣上國的貴族,又承寶圣上國封為王侯,洗顏古派怎么可能請他來當客卿,他是由寶圣上國的人皇所指定的客卿。

  對于董圣龍這么一位客卿,洗顏古派無從拒絕,今天的洗顏古派已經無法與強大無匹的圣天教、寶圣上國爭雄,寶圣上國派了一位客卿來,洗顏古派只能是像奉神一樣把他奉在了洗顏古派之中。

  董圣龍在洗顏古派當客卿,他是有著自己的使命,所以,他在洗顏古派內當客卿的日子還是十分低調的,他平時除了修行,很少外出,更不干涉洗顏古派的事務,所以,董圣龍這個客卿才讓洗顏古派的諸多護法、長老沒有那么的排斥。

  曹雄作為洗顏古派的長老,在以前他也與諸多護法長老一樣對董圣龍有敵人。不過,曹雄心里面也有不如意的地方,他一直以來對掌門之位有雄心。

  在當年,掌門之位的傳承,以地位來排序,上任掌門,要么是把掌門之位傳給大長老,要么是傳給他!

  然而,后來卻莫明其妙地殺出了一位蘇雍皇,讓他痛失掌門之位!這些年過去,曹雄已無望登上掌門之位了,他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徒弟何英劍的身上。

  正是因為如此,曹雄好幾次都想讓自己徒弟何英劍成為首席大弟子,但是,進展并不是十分順利。

  這樣的結果,讓曹雄也是郁郁不歡,壯志難酬。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董圣龍有意示好,不知覺間,曹雄與董圣龍走得很近,他對于董圣龍的敵意也消了很多。

  后來,董圣龍曾經幾次暗示過,他與他背后的靠山可以助他登上洗顏古派之位!

  對于董圣龍這樣的拉攏,曹雄不心動才怪!曹雄也知道董圣龍背后靠山的可怕!但是曹雄也知道董圣龍要什么!

  如果真正的投靠了董圣龍,曹雄知道,自己登上掌門之位那不是難事,問題是,一旦投靠了董圣龍,他必須有所付出,董圣龍與背后的寶圣上國不是那么容易打發的,這其中的交易就意味著背叛了洗顏古派,背叛了洗顏古派的列祖列宗。

  雖然說曹雄對于掌門之位有野心,對于董圣龍的拉攏還是動心,但是,作為洗顏古派的長老,作為洗顏古派土生土長的弟子,他始終還是跨不過心里面的底線,畢竟,對于他來說,背叛洗顏古派,背叛列祖列宗,這是需要受良心譴責的事情!

  當然,董圣龍也不急,洗顏古派已經沒落了,洗顏古派的東西,總有一天會落入他的手中,他有足夠的耐心。當然,曹雄能投靠他,那就更好。

  對于董圣龍的話,曹雄喝著酒,不回應,而董圣龍只是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

  “掌門外門在外,不需要我分憂。”最后,曹雄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

  董圣龍笑了一下,皮笑肉不笑,說道:“曹兄是洗顏古派的元老,為洗顏古派嘔心嚦血,我佩服。曹兄身為洗顏古派的長老,也應該對于洗顏古派的當前局勢看得清才對。”

  曹雄來這里,就是等著董圣龍這一句話,他看著董圣龍,說首這:“我駑鈍,還請董兄指點一二。”

  董圣龍一笑,皮笑肉不笑,說道:“曹兄,九圣妖門雖然說乃是為兩派聯姻而來,但是,曹兄又有沒有想過,他們只怕是為洗顏古派的某些東西而來。”

  “或者是吧。”曹雄不正面回答,事實上,他心里面也清楚。

  董圣龍不怕曹雄拿姿態,他怕的是魚兒不吃誘餌,只要魚兒吃誘餌,一切都好辦了,他還怕曹雄不心動嗎?

  “曹兄有沒有想過?事實是,最終能保護洗顏古派的,還是寶圣上國。九圣妖門遠在天邊,他們只是想要他們的東西而己,至于洗顏古派的死活,他們只怕完全不關心。”董圣龍誠懇地說道。

  “兩派聯姻,也不見得是壞事。”曹雄依然慢吞吞地說道。

  董圣龍一笑,含有深意地說道:“當然,以我個人立場而言,不介意你們兩派聯姻,這是一件喜事,當是恭賀。如果真的兩派聯姻的話,以我看,曹兄的高足何英劍能娶李公主的話,那就更是十全十美了。”

  “可惜,我徒弟不是首席大弟子!”曹雄這個時候才慢吞吞地說道。

  “聯姻嘛,不一定要首席大弟子是不?”魚兒咬鉤,董圣龍一笑,曹雄終究是逃不出他的手掌門,他信心十足,笑吟吟地對曹雄說道:“雖然說,兩派有婚約,但是,萬一首席大弟子有什么意外,或者說,你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犯了什么大罪呢?”

  “董兄這話怎么說呢?”曹雄目光一凝,說道。

  董圣龍笑吟吟地說道:“曹兄,有些人取得一點成就,不免是居功傲慢,以下犯上,做出有違派規的事來?曹兄說是不是呢?就比如說,你們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李七夜,他真的犯了事,洗顏古派應該稟公處置呀,這樣的害群之馬,不處置的話,對于洗顏古派不利。”

  曹雄目光一凝,但是,久久不說話。

  董圣龍也看著曹雄,最終,他徐徐開口地說道:“曹兄,既然你有困難會想到小弟,小弟當然是兩肋插刀,曹兄有什么想法,盡管去做,天塌下來,這不是有小弟為曹兄分憂嗎?”

  “董兄如此抬愛,曹某謝過了。”最終,曹雄站了起來,一抱拳說道。

  曹雄離開之后,董圣龍笑了一下,最終慢慢地說道:“只要上了這條船,還怕你不叛出洗顏古派。曹雄呀,曹雄,看來你想跟古老頭斗,還必須要求于我!”。.。

  更多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閱讀,地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