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陰謀(上)

  第五十九章陰謀(上)

  “孤峰乃是長老分配給大師兄居住的。”南懷仁為李七夜抱不平地說道。

  聽到南懷仁的話,何英劍冷冷地瞥了南懷仁一話,冷聲地說道:“現在我收回孤峰,你有意思嗎?”說到這里,何英劍頓了一下,說道:“南懷仁,你在派中也算是個聰明人,別整天與草包廢物膩在一起,這是你自毀前途!跟著一個草包廢物,你在洗顏古派,只會是裹步不前!”

  何英劍這話,不止是嘲笑南懷仁這么簡單,甚至是威脅!

  南懷仁長袖善舞,八面玲瓏,弦外之音他又怎么聽不出來?跟隨誰,南懷仁心里面有主見,對于何英劍這樣的話,南懷仁是毫不猶豫地表態,沉聲地說道:“這個不勞師兄操心,大師兄乃是洗顏古派俊杰,我當馬首是瞻!”

  “自甘墜落!”南懷仁當面拒絕他的探試,何英劍冷冷一哼。

  李七夜懶得理會這種勾心斗角的事情,他只是看了何英劍一眼,說道:“念在同門的份上,我給你一個機會,把拆掉的小院重建好,否則,明天你爬都爬不起來!”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何英劍目光一寒,殺意跳躍,冷笑一聲,說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你真以為你是洗顏古派的大師兄嗎?竟然敢跟我這樣說話!哼,就憑你與眼前這一群的破銅爛鐵,也敢口出狂言!一群跳梁小丑,也夠資格與我為敵?”說著冷冷地環視了李七夜與南懷仁諸人一眼。

  何英劍這樣的話,頓時讓許佩他們心里面忿怒,何英劍這話不止是侮辱了李七夜,也是侮辱了他們。

  見何英劍不知進退,李七夜都懶得理他,轉身就走。

  “怎么?剛才你不是口出狂言地說讓我明天爬不起來嗎?現在怎么又要逃走了?不戰未怯,你這樣的蠢材草包也敢在我面前蹦……”見李七夜轉身就走,何英劍冷笑地說道。

  “把他扔下山去,揍到他父母都認不出來為止,如果不給我重建小院,打斷他第三條腿!”李七夜根本就不跟何英劍多費口舌,只是走到了李霜顏的寶樓前站著,吩咐李霜顏說道。

  “哈,哈,哈……”李七夜突然吩付李霜顏,何英劍好像是聽到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一樣,都笑得彎下了腰,指著李七夜,淚水都快笑出來了,大笑說道:“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是妖皇?還是人帝?就憑你這樣的草包,也敢對李仙子頤指氣使!李仙子,這種蠢貨,我為你收拾他……”

  然而,何英劍還沒有說完,李霜顏已經站了出來,如同看白癡一樣看著他,冷冷地說道:“我給你一個出手的機會。”

  頓時,何英劍的笑容僵在了那里,那神態比吃了狗屎還要夸張,他整個人僵在了那里,已經無法再有其他的神態。

  “砰——”的一聲,當何英劍還不能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被李霜顏一擊打得飛出了孤峰,接著,一陣慘叫聲在孤峰山下響起,毫無疑問,李霜顏出手夠重的。

  此時,拆小院的其他弟子都僵在了那里,李霜顏出手教訓何英劍,舉止之間就把何英劍揍得慘叫連天!這樣的一幕,嚇破了這些弟子的鼠膽!

  就是連許佩他們這些洗石谷的弟子都不由面面相覷,雖然說,這些日子以來李霜顏一直陪李七夜出現,但是,他們很少交談過。在他們看來,李霜顏留下,只怕是因為兩派有聯姻之約,留下來以大師兄相處。

  然而,他們沒有想到,天之驕女的李仙子,萬人之上的古牛疆國的李公主,竟然聽從他們大師兄的話,這樣的事情傳出去都難有人相信。

  九圣妖門是什么,現在的洗顏古派是什么?現在李霜顏的地位高得難于想象,就算是洗顏古派的長老都沒資格跟她比,這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聽他們大師兄的話,這太不可思議了。

  在李霜顏教訓何英劍之時,作為李七夜最忠誠的狗腿子,南懷仁冷笑一聲,環視了在拆小院的幾個門下弟子說道:“還不快滾,難道要等我們來收拾你嗎?哼,同為洗顏古派的弟子,別做得太過份,以為抱了曹長老這條大腿,就無法無天了嗎……”

  “……大師兄的神威也是你們能挑釁的?哼,鼠目寸光,就算是妖皇當前,大師兄也是貴賓!別以為你們找了一個靠山,就能挑釁大師兄神威!大師兄仁慈,不與你們計較,否則,你們搬來什么靠山都是死路一條!”

  南懷仁不單是長袖善舞那么簡單,八面玲瓏的他,還很清楚知道有些話他該怎么說,有些事該怎么做,他說出這番看似狐假虎威的話,這除了說給這些拆小院的門下弟子聽之外,還是說給在場的許佩他們聽,這是給他們提個醒!

  拆小院的這些弟子回過神來,打了個激靈,二話不敢,丟下手中的工具,轉身就逃。他們的主子此時已經被揍得跟殺豬叫一樣,就算再給他們十個膽,也不敢去挑釁李七夜的神威。

  就在許佩這些弟子發呆的時候,李霜顏已經飄落于寶樓之前,出手狠狠教訓了何英劍一頓,對于她這樣境界的人來說,那只是舉手之勞而己。

  就算何英劍號稱洗顏古派的天才,與李霜顏這樣的天之驕女相比起來,那也不足為道!

  “擋我道者,無門派內務之說,記住你的責任,擋我道者,不管是誰,殺無赦!”李霜顏回來之后,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許佩他們這幾個弟子聽得滿頭霧水,而南懷仁則是心里面一震!許佩他們不知道其中的原由,但,南懷仁卻知道。

  因為李七夜說過,貶李霜顏為女侍!現在李七夜如此吩咐李霜顏,這頓時讓他明白過來了。這樣的事情,這怎么不震撼著南懷仁呢。

  李霜顏,何許人物也?古牛疆國的公主,九圣妖門的傳人,然而,今天也只是作大師兄的劍侍而己!

  就在許佩這幾個弟子還一頭霧水的時候,李七夜已經轉身走入了李霜顏的寶樓,李七夜的話從里面傳出來,他的話永遠都是那么的平淡從容:“這次是你的失職,我暫住你的香閨,你在側室給我護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李霜顏又氣又惱,她最終只是跺了一下腳,然后就進去了,什么話都沒說。

  這樣的一幕,頓時讓許佩他們這些弟子石化了,這樣的一幕也太霸氣了吧,這只怕他們見過最霸氣的一幕。

  李霜顏,在他們心目中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代神女,九圣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師從輪日妖皇,且還是天生皇體圣命!不論是哪一點,都足夠震撼他人,像李霜顏這樣的天之驕女,不論走到哪里,都是眾星捧月。

  然而,今天,李霜顏這樣的天之驕女,也只能是在側室侍候他們的大師兄,這,這樣的一幕,太霸氣了,如此的霸氣,人帝也莫過于此!

  在李霜顏的寶樓之內,在李霜顏的閨房之中,李七夜高踞秀床,看了一眼神態不爽的李霜顏,他雙手墊著后腦勺,愜意從容地說道:“我知道你心里面不爽,不過,你的確是失職了,作為我的劍侍,你應該知道該怎么做。如果你覺得我不值得你來追隨,你隨時都可以離去,這樣的事情,我不勉強你,強擰的瓜不甜。”

  李霜顏看了李七夜一眼,沉默起來,什么話都沒有說。

  “既然你沉默,那我就默認你還是愿意留下了。”李七夜從容地說道,說到此,就不再談這個問題,他對李霜顏說道:“跟我輪日妖皇說一聲,我需要一位藥師,造化越強越好。”

  “我給師尊傳消息,至于師尊派何人來,就不是我所能決定的了。”過了好一會兒,李霜顏脾氣也消了,她畢竟是天之驕女,角色轉換還不是十分習慣,脾氣消了之后,也重新面對自己。

  “這個問題,我想輪日妖皇自有見解。”李七夜笑了一下,吩咐完之后,就不再去操心,蒙頭大睡。

  這樣的一幕,不知道讓李霜顏惱氣好,還是無語好,這個十三四歲的小男人,卻比她見過的所有男人都要霸氣,今天,他霸占了她的秀床,還理所當然,安心自得地呼呼大睡!這樣囂張另類的男人,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更讓她感到無語的是,現在床上這個男人,還是一個比她小好幾歲的小男人,一個十三四歲的小男人!

  果然,第二天,小院就被人重新建好,新的小院跟舊的小院可以說是絲毫不差。

  何英劍被李霜顏揍得爬都爬不起來,這讓作為師父的曹雄一時之間是滿腔的怒火無地方發泄!

  他的想法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能攀上李霜顏然這樣的高枝,沒有想到,讓他最驕傲的天才徒弟不單是沒有換來李霜顏的青睞,還被李霜顏揍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這樣的事情,把曹雄氣得吐血,自己的徒弟九圣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揍了,他能怎么樣?殺上門去找李霜顏算帳?

這一章看得很爽吧,覺得爽的同學,請打賞、投評價票,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