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仙王講經 莫過于此(下)

  第五十二章仙王講經莫過于此(下)

  大長老此番話是鏘鏗有力,雄勢逼人,這不再是詢問的語氣,他一說出這番話,已經是沒有回旋余地,諸位長老必須同意。

  大長老雄勢咄咄逼人,頓時之間,讓吳長老他們心里面為之一震,曹雄也不由臉色一變!

  四位長老對于大長老的支持,在近二三年來,已經有所動搖,但是,今日大長老突然雄勢逼人,這讓諸位長老心里面又不由為之一震,仿佛之間,當年的大師兄又歸來了。當年,大長老可是一個主持著洗顏古派的大局,在當年,大長老就是此般的雄勢逼人。

  曹雄是臉色一變,這些年以來,他對于掌門的野心不減,但是,大長老的心灰意冷,頹廢衰老,這讓曹雄已經不怎么把大長老放在眼里,畢竟,他不見得比大長老差!若再爭雄掌門之位,大長老不是他的對手。

  現在大長老突然發飆,這讓曹雄再一次意識到,大長老依然是洗顏古派的棟梁!

  “師兄認為李七夜值得培養,我支持師兄的決定。”最終,最先表態的還是莫護法的師父孫長老。

  三長老沉吟了一下,也表態說道:“師兄真的決心培養李七夜的話,希望他并沒有辜負師兄的一番心血。”他的這一番話無疑是同意了大長老的決定。

  五長老也沉默了一下,說道:“這一次,我同意師兄的決定。”

  一時之間,四位長老都以同意通過了這個決定,這一次的決策通過,不是因為李七夜的功勞,而是因為大長老。四位長老隱隱又覺得,大長老還是雄心未老!他們希望大長老能再肩負起洗顏古派的重任。

  曹雄剛才在心里面還打著許多的小算盤,還盤算著如何不讓李七夜得到這一份皇體膏,然而,這突然的逆轉,讓曹雄想好的所有計謀都未能用上場,讓曹雄一時之間愕在了那里,是極為不甘心。

  在洗石谷,李七夜是狠揍了這三百號弟子十多天,大大地糾正了洗石谷弟子在修行上的招式缺陷。

  到了今天,洗石谷的三百號弟子已經是對李七夜心服口服,就算是心高氣傲的駱峰華對于李七夜也是心服口服。

  那個眼睛大大的神態怯怯的許佩成了這三百號弟子的大師姐,這個許佩年齡明顯比李七夜大不少,但是,她膽小缺主見。而在這十多天的魔鬼般強訓之下,李七夜也有意打磨許佩,不單是糾正她招式的缺陷,同時也打磨許佩的道心,以增她的自信。

  眨眼之間,半個月匆匆過去,這一天,李七夜是登上高臺,事實上,李七夜不是一個人來,陪在李七夜身邊的不再是南懷仁,而是李霜顏。

  事實上,李霜顏不是第一次陪李七夜來洗石谷,當李霜顏第一次來洗石谷的時候,三百號弟子中掀起不小的波瀾,畢竟對于洗石谷這些還沒有正式入門的弟子來說,李霜顏這樣的神女是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九圣妖門的傳人,古牛疆國的公主,天之驕女,修道天才,不論是哪一個頭銜都足可以震撼著這些弟子,對于這些弟子來說,李霜顏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不過,在李七夜的打磨之下,李霜顏最近也常陪著李七夜出現在洗石谷,這讓洗石谷的三百號弟子慢慢習結了李霜顏的存在。

  李霜顏對于李七夜這一套粗暴兇殘的授道之法也是十分奇怪,但是,在這幾天之中,見李七夜一針見血地指出門下弟子招式的缺陷不足,這讓李霜顏心里面為之一震!

  她看得出來,打蛇棍是一件寶物,但是,單憑打蛇棍這件寶物不足讓李七夜一針見血的彌補招式的缺陷不足,毫無疑問,李七夜是已經掌握了這些功法招式的真正玄奧。

  雖然說,洗石谷弟子所修練的功法不是什么高深絕世之術,但是,想要掌握十幾門功法的玄奧,精通真正的奧義,又談何容易之事?更何況,洗顏古派的不少基礎功法寶術是出自于明仁仙帝之手,越是簡單的功法,就越是磅礴大氣,要掌握真正的奧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毫無疑問,現在看來,沒有修練過這些功法招式的李七夜卻掌握了這些功法招式的真正奧義!這樣的事情出現在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十三四歲少年身上,這實在是不可思議致極!

  李七夜登上高臺,看著諸位弟子,開口說道:“今天的課程是講解’碧螺心法’的基本奧義,這是洗顏古派的最基本心法之一,有三分之一的弟子都修練過這門心法。如果沒有修練過這門功法的弟子可以選擇不聽。”

  “師兄,我們,我們今天的課程不是挨打了?”現在作為三百號弟子負責人的許佩突然聽到李七夜的宣布,都不由脫口說道。

  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許佩,說道:“怎么,我們的師妹是不是挨打上癮了,一天不打,就渾身不舒服?”

“不,不,不是……”李七夜的話頓時讓許佩滿臉通紅,急忙搖頭否認  事實上,李七夜突然開講,這讓其他的所有弟子都不由為之意外,李七夜狠揍他們十幾天,他們對于痛苦的感覺都快麻木了。

  不過,李七夜開講,在場的三百號弟子都沒有離開,都傾神以聽。現在這三百號弟子對于李七夜是十分的信服,李七夜能指點他們的招式缺陷破綻,他現在所講的奧義,絕對不會差到哪里。

  現在,洗石谷的弟子都忘記了李七夜入門比他們晚、資質比他們差、年齡比他們小的諸多事實,不知覺間,李七夜在他們心中已經是大師兄,洗顏古派的首席大弟子。

  然而,當李七夜一開講之時,頓時讓所有弟子聽得津津有味,久久失神。

  莫說是眼前這三百號弟子,就算是李七夜身邊號稱天才的李霜顏都聽得津津有味,久久難于回神。

  碧螺心法,是洗顏古派的最基礎最普通的心法,可通壽法、命功,屬于全能功法,這門功法在洗顏古派受眾很多,事實上,這一門功法在洗顏古派算不上什么機密,連一般的弟子都能把這一門功法拿出來流傳出去,因為這門功法太普通了,完全是普通的入門功法。

  這一類的功法在大中域是多如牛毛,對于這樣的功法,對于修士門派的入門弟子來說,那是不屑一顧。

  但是,這最淺陋的入門功法,今天在李七夜口中說出來,卻宛如天花亂墜、地涌金泉,李七夜娓娓道來,以簡入繁,則淺入深。從他口中所說出來的奧義,讓人聽得如癡如醉。

  若是有人還清醒,都不由懷疑,這只是一部淺陋的入門功法嗎?“碧螺心法”的奧義在李七夜演繹之下,已經是成了一部修道的總綱!

  事實上,“碧螺心法”就是一門修道入門的總綱,這門功法雖然是粗淺,但是卻蘊藏著人族在漫漫大道上摸索的心血。

  這門功法傳承于荒莽遠古時代,在那個時代,萬族在漫漫大道中摸索,可以說”碧螺心法”是人族先賢開始修道的諸多雛形功法之一,雖然此門功法粗淺,但是,卻是一門極好的入門功法,此功法中正平和,最適合打下扎實的基礎。

  在當年,李七夜與明仁仙帝建洗顏古派的時候,也傳授了不少弟子這部心法,不過,后來洗顏古派擁有帝術玄功,沒有多少弟子愿意學這樣功法。

  現在在洗顏古派,也只有那些還沒有拜入宗門的弟子愿意學這門功法!事實上,也是因為沒得選擇。

  當李七夜講完了這番奧義之后,許多弟子是久久回不過神來,李霜顏是第一個回過神來的,當她回過神來之后,不由打了一個激靈!

  李霜顏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碧螺心法,這種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她也曾看過幾眼,對于她這樣的天才來說,這種基礎的入門心法,她看過一遍就通領悟其中的奧義。

  但是,現在一聽李七夜的講解,頓時覺得,她對這部心法的見解是多么的淺陋,在李七夜的演繹之下,這粗淺的入門功法竟然成了修道入門的總綱。

  如此的奧義,如此的領悟,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就算她師父輪日妖皇只怕也講不出如此的玄奧。

  而且,李七夜這樣的奧義不是生搬硬套,這部心法奧義從李七夜口中講出來,似乎,他已經是這部心法的大宗師。

  李霜顏又怎么知道,李七夜閱讀過“碧螺心法”之后,就找回了這部心法的記憶。這部心法的奧義,不單是李七夜世代的見解參悟,也聚集了莽荒時代無數人族先祖的心血,李七夜只不過是把這門功法的奧義揉合在一起而己。

  在當年,這門功法曾經當作是洗顏古派的重要入門功心法之一,明仁仙帝座下的幾位最強大的神將都曾修練過這門功法。

  只是后來,明仁仙帝承載天命,洗顏古派擁有了帝術之后,后代弟子不屑再修練這門心法。

  因為昨晚有事外出,所以未能把第三更更上,現在把昨晚這一章補上。。.。

  更多全文字章節請到神馬閱讀,地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